• 0
“赔钱货”DeepMind去年亏损40亿,谷歌还要不要继续供养?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6分钟(2108字)

2019-08-08 19:32:00 “赔钱货”DeepMind去年亏损40亿,谷歌还要不要继续供养?

DeepMind除了“下的了围棋、打的了电竞”的无限风光外,一直都是以“赔钱货”的形象深入人心,究竟DeepMind连年亏损的背后是谁在暗箱操作?

猎云网注:自2014年谷歌将DeepMind纳入麾下后,DeepMind一直都是谷歌的“赔钱货”。究竟DeepMind连年亏损的背后是谁在暗箱操作?此次面对DeepMind的转身,谷歌未来到底会不会撒手?文章来源:AI星球(ai_xingqiu),作者:奇点

近日,DeepMind提交给英国“公司登记局”(Companies House)的2018年财务数据显示,谷歌母公司Alphabet旗下的DeepMind在2018年的营收翻了一倍达 1.24 亿美元,但其净亏损竟已飙升至5.7亿美元(约合40.2亿人民币)。

不仅如此,从DeepMin从成立迄今,一直都处于“入不敷出”的状态。

首图.png

DeepMind的亏损额,从2011年的29.3万英镑(约合250万人民币),一路猛增到去年的4.7亿英镑(约合40.2亿人民币),其连续七年竟增长了1600多倍!

更令人惊讶的是,相比去年数据,自2011年29.3万英镑到2017年3.02亿英镑亏损额来看,六年翻了1029倍,七年翻了1600倍!

下一步是不是要呈指数增长了?

从DeepMind烧钱史看:它是如何被供养的?

据悉自2014年DeepMind入驻谷歌麾下后,虽然凭借着AlphaGo名满天下,但是其“温饱”几乎全靠谷歌母公司Alphabet解决,DeepMind一直都是被供养长大的?

据了解,DeepMind经历了连续六年至1029倍的疯狂亏损后,截止到 2017年,其总“烧钱额”达3.02亿英镑(约4亿美元),而2016年的亏损额是9395万英镑;其中运营损失额度相比2016年的1.24亿英镑猛增到2.79亿英镑,几乎翻了一倍;除此之外,其税前亏损的2.81亿英镑(3.41亿美元)与上一年的1.27亿英镑相比扩大了124%。

机器人.png

同时据最新资料显示,去年DeepMind4.7亿英镑的亏损相比上一年的3.02亿英镑,涨幅更是达到了55.6%。

这其中,经营亏损 (Operating Loss) 也由2017年的2.8亿英镑激增到4.65英镑。

不仅如此,DeepMind不但无底线的赔钱,而且在赚钱盈收方面的进展,一直都令人担忧。

2017年,DeepMind从其他公司收取的技术服务费共计5442万英镑(约合计人民币4.9亿元),同比2016年的营业额4020万英镑增长了35%。听起来,好像是赚了钱,实际和2017年亏损的3.02亿英镑相比,简直就是“杯水车薪”。

据了解,2016年DeepMind虽盈利4020万英镑(5270万美元),但这部分钱也都完全来自为其母公司Alphabet 其他版块所做的工作,而不是其自身的外部客户。也就是说,连年都赔钱,好不容易赚了点钱,还是“依靠”Alphabet得来的。

而且就DeepMind一直连年“烧钱”的情况下,金主“谷歌”还依旧不撒手,DeepMind这碗“软饭”吃的是稳稳的。

烧钱的背后:DeepMind要的自由和面包一样都不能少

为什么DeepMind这么“烧钱”?

因为DeepMind团队背后是数百名昂贵的研究人员和数据科学家来支撑的,说白了,DeepMind的员工太值钱了!

DeepMind CEO戴密斯·哈萨比斯据了解,此前亚马逊,苹果,Facebook与DeepMind和Alphabet陷入了一场以构建“可以改变行业的自学算法”为目标的激烈纷争中,他们都要雇佣世界上最好的AI专家。

谷歌谷歌.jpeg

不言而喻DeepMind赢了,他赢在了“百万年薪”上!

据悉,DeepMind为吸纳人才,其员工数量从2016年的350人到次年的700多名员工,一年时间员工数量就翻了一番。而且,截止到现在为止,DeepMind的员工数量已达到839人。为了留住人才,DeepMind在行政管理上的支出也是逐年激增。

从2017年的1.64亿英镑增加到去年的3.98亿英镑,增幅达104%。其中员工的相关支出已从2016年的1.05亿英镑增加到2亿英镑(2.64亿美元)。在这2亿英镑中,除了人才薪酬之外还包括福利、出差旅行的支出。

折合出DeepMind每名员工的平均年薪竟达28万英镑左右(约合人民币250万元),这仅仅是去年。

震惊的是,据领英数据显示,就目前DeepMind839名员工的基础上,现每名员工的成本已增长到47万英镑(约合人民币400万)!所以在“吸纳人才”这件事上,DeepMind真正的赢在了“百万年薪”上。

“百万年薪”是烧钱的一个原因之外,另外一个原因才是重头戏:DeepMind的创始人兼CEO哈萨比斯是个搞研究的傲娇自由主义者。

正如哈萨比斯想的那样,DeepMind的使命就是要“解锁智能”,初心一直都是致力于解决人工通用智能方面的挑战,同时也可以使得公司创建出多功能、通用化的人工智能,能够像人类一样真正具有思考的能力。

但DeepMind缺乏持续稳定的营收能力,所以在2014年谷歌向DeepMind提出“资本联姻”时,DeepMind基于以下两点收下了谷歌的橄榄枝:

   1.谷歌在AI上的研究起步早、并且想获得谷歌的计算能力;

   2.谷歌的盈利能力很强,一家营收能力较弱的公司想要发展必要得到这样的大公司支持。

若被谷歌纳入麾下,哈萨比斯就可以专心做研究,而用在运营等琐事上花费较多的精力。

因为在哈萨比斯心中,他认为AI将有助于解决一些全世界最棘手的问题。所以他想做的一直都是专注于搞研究。

而且哈萨比斯除了专注搞研究之外,还喜欢自己掌控一切,绝对的自由

自动驾驶货车.jpg

所以在谷歌收购了DeepMind之后,他还是让DeepMind留在了伦敦,和位于硅谷总部的谷歌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这样他就可以在运营中保留更多的控制权。

据了解,DeepMind的创始人哈萨比斯从小时候他心里就只想着两件事情:要打造世界上第一个人工通用智能;我的技术就要拥有绝对的自由。

所以DeepMind背靠了谷歌这个“金主爸爸”,既有钱又可以专心搞研究,何乐而不为呢!也是因为哈萨比斯这样一个搞研究的傲娇自由主义者,DeepMind连年亏损也是合乎常理的。

DeepMind的转身,谷歌究竟要不要撒手?

DeepMind连年亏损,决定转身进军“自动驾驶”领域?

近日第一家提供自动驾驶出租车服务的自动驾驶汽车公司“Waymo”大概在商业化的道路上卡了脖子,虽然不论是在现实中亦或者虚拟驾驶中,Waymo已经行驶了一百多亿英里。

自动驾驶.jpg

但自去年年底到现在都没有驶出初创地“美国亚利桑那州凤凰城”,所以DeepMind雪中送炭了!

据悉,近日Waymo正在与DeepMind展开合作,共同致力于提高AI算法训练的有效性,为此DeepMind基于现有的问题上设计了一种基于进化竞争(Population Based Training)的自动优化超参数的算法。DeepMind将与Waymo强强联手,共同推进自动驾驶领域的发展。

DeepMind表示,他们这次是受到了达尔文进化论的启发。

与此同时早在2016 年年初,DeepMind 旗下就成立了 Health 部门,当时宣布将在5 年内把 AI 引入到医疗领域,但在去年年底,DeepMind宣布将旗下的健康部门、以及负责推进“Streams”的团队调整合并到谷歌旗下的“Google Health”部门中。

医疗.jpg

DeepMind的转身还没有结束,赔钱也在继续,谷歌虽具有坚固的营收能力,但对这样一个赔钱货DeepMind,谷歌未来会不会撒手?从谷歌过往曾多次高价售卖旗下不同业务的履历来看,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AD:还在为资金紧张烦恼吗?猎云银企贷,全面覆盖京津冀地区主流银行及信托、担保公司,帮您细致梳理企业融资问题,统筹规划融资思路,合理撬动更大杠杆。填写只需两分钟,剩下交给我们!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