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硅谷“暴君”:那些偏执地创造历史的人们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10分钟(3750字)

2019-07-02 22:12:28 硅谷“暴君”:那些偏执地创造历史的人们

这些企业家们虽然是“疯子”“暴君”,但他们确实地创造了历史。

猎云网注:这些企业家们虽然是“疯子”“暴君”,但他们确实地创造了历史。所谓商业之美,正是这些用凡人之躯,在某一细分的领域,通过偏执的努力取得了一点点英勇的成功。或许在过程之中显得狂野,粗粝又不近人情,但也正因此才得以打破循规蹈矩,对既有秩序做出破坏性创新,推动技术的变革和文明的发展。文章来源:鲲鹏商业评论(ID:kunpengshangye),作者:檀枪枪。

1888年,印象派巨匠梵高在挚友高更离开后割下左耳,此后一蹶不振,37岁时便开枪自杀。梵高是表现主义的先驱,并深深影响了二十世纪艺术,其画作至今已成为人类历史上最重要的文化瑰宝之一。

1_meitu_1.jpg

图源:电影《至爱梵高》

1914年,奥匈皇储费迪南大公夫妇在萨拉热窝遇刺,意图“make Germany Great Again”的德皇威廉二世借口遇刺事件打破了欧洲已经持续了30年的和平,发起了第一次世界大战,造成了超过1000万人的死亡。

威廉二世与梵高都作为“疯子”创造了历史,而这类疯子在性格上通常都有一个共性——偏执。

文艺界与政界,有才能的偏执狂数不胜数,不论是曾提出“千年德国”展望的希特勒,还是西方音乐之父巴赫,在这些改变历史的重要人物的人生中,偏执这一性格特点在其成就的“功业”中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

到了现代,真正普遍意义上的“创造历史的人”开始出现在商业和科技领域,偏执的性格体现在治企经商中则是让这些经理人们变成了压榨员工不讲情理的“暴君”。

硅谷钢铁侠

“公司破产之后,他们会有更多时间陪伴家人”

2_meitu_2.jpg

埃隆马斯克的履历,无疑是充满冒险与传奇的。

从1995年开始,还在斯坦福大学攻读硕士学位的马斯克辍学创业,与合伙人先后创办了在线内容出版软件Zip2、电子支付X.com、国际贸易支付工具PayPal。不到30岁就成为了亿万富翁,payapl如今已成为全球使用最为广泛的第三方支付工具之一。

而这仅仅只是马斯克在生命历程的早期所取得的成就,依靠这些财富积累。马斯克正式开始了他“改变世界,移民火星”的宏伟蓝图。

2002年6月,马斯克投资1亿美元创办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两年后,投资630万美元创办特斯拉汽车公司;2006年,投资1000万美元与合伙人联合创办光伏发电企业太阳城公司。

2016年,马斯克在墨西哥国际宇航大会的演讲,透露了他的终极目标——延续人类的生命,让人类成为一个多星球物种。

事实上,为了实现这个大目标,马斯克所有的商业布局,都致力于这个目标的达成——特斯拉解决火星的出行问题,太阳城解决火星移民后的能源问题,太空探索公司负责将人低成本地带往火星。

让人难以相信的是,这样一个对人类共同命运有如此深度关切的人,在日常工作中对身边为他实现这一理想的员工如此刻薄与无情。

与马斯克长期共事的人都有这样的感悟:在完工时间方面,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他会假设一切顺利,制定出他能想到的最激进的时间表,然后假设每个人都可以更加勤奋地工作,以便完成生产进度。

有一次项目进度慢了。马斯克发表了一场演讲,要求员工在周六和周日依然努力工作并睡在桌子底下,直到这项计划完成。人群中有人表示反对,认为每个员工都为这辆车工作的如此辛苦,也需要休息一下,可以有时间陪陪家人。马斯克说,我想告诉那些人我们破产之后他们会有更多的时间陪家人的。

在特斯拉,每个员工最应该做的便是迅速高效地完成马斯克给予的任务,而最致命的错误,便是告诉马斯克,他的要求是无法实现的。

如果你告诉马斯克,他的要求是无法实现的,比如预算实在降不下来或者在截止日期前无法造出某个部件,他就会说:“好吧,这个项目与你无关了,从现在开始我是这个项目的 CEO。在担任两家 CEO 的同时,你的工作也由我来做,但我可以完成。“

更可怕的是,他不仅仅是说说而已!他确实能保质保量得在身兼数职的情况下,完成被他赶走员工未能完成的任务。

马斯克不仅在公司内部表现的刻薄易怒,在大众媒体上也从来不安分,时常“怼天怼地怼空气“,不仅在推特上毫无顾忌地反击黑子们,还因为意见不一而DISS过许多政企名人,这其中就包括 扎克伯格,巴菲特,甚至是特斯拉的股东。

2018年,马斯克因为在推特上的不当言论而自食了恶果,在推特发布“私有化特斯拉”的言论后,不仅让马斯克遭到SEC检查,还丢掉了董事长的职位,造成了特斯拉股价大跌。

乔布斯

“我的工作并不是取悦别人,我的工作是让他们做得更好。”

3_meitu_3.jpg

乔布斯特别注重人事招聘,在招聘结束后,乔布斯会特意安排一个与新员工见面会,接受新员工的提问。

有一位新员工问乔布斯:「您觉得最快乐的事情是什么?」

乔布斯不耐烦地丢回来一句:「没有比这个问题更傻的了。」就把头扭向了一边。提问题的员工委屈得几乎要哭出来。这时候,这些新员工们才反应过来,乔布斯不只是那个在斯坦福毕业典礼上讲着:“stay hungry, stay foolish”的人生导师,更是苹果公司的CEO,是一个对效率和品质有着极致追求的“暴君”。

几乎没有人可以在让人窒息的电梯间里,在乔帮主威严气场的笼罩下,顺利回答上他问的问题。而一旦员工的回答让乔布斯不满意,员工在电梯里听到的最后一句话就一定是:“好吧,你明天不用来上班了。”

乔布斯的“电梯裁员”神话在苹果内部广为流传,以至于许多员工宁愿走楼梯也不愿进到狭窄的电梯间里“自投罗网”。

《连线》杂志在2003年召集了一次有1300余位前苹果员工参加的聚会。尽管乔布斯没来,但他仍是聚会上的核心话题。一个参会者回忆说:“几乎每个人都有他们自己的,有关乔布斯是个浑蛋(Asshole)的故事。”

在乔帮主的眼中,世界上的人只有两种:是天才,就要千方百计地抓住;是笨蛋,就要毫不犹豫地鄙视。

当年接替乔布斯管理Macintosh团队的法国人让-路易·卡西后来是这样评价乔布斯的管理风格的:“民主的管理方式并不能造就伟大的产品──你需要的,是一个能干的暴君。”

前苹果公司首席设计官Jony Ive 曾说,有一次他问乔布斯为什么这么严厉,为什么不能温和一点。乔布斯说:“我的工作并不是取悦别人,我的工作是让他们做得更好。”

贝索斯

“为什么要浪费我的生命”

4_meitu_4.jpg

亚马逊的公司文化素以当面争执而闻名,这正是从贝索斯开始的。

贝索斯在公共场合常表现的富有魅力,知性守礼,但在私下里,他的怒气可以爆发到被下属称之为“癫狂”的程度。

要是一名雇员在最紧要的关头没有给出适当的答案或试图糊弄过关,或者抢别人的功劳,以及表现出内部争斗的苗头、显得不可靠或意志薄弱——贝索斯前额就会爆出青筋,口不择言。

他将员工作为可消耗的资源对待,从不考虑他们的贡献。而这一点又让他能够冷漠地分配资本和人力,作出超级理性的商业决策,而其他的管理者或许会在考虑时掺杂情绪和人际关系的因素。

以下是他最具杀伤力的一些言论,由亚马逊老员工收集并转发:

“你是懒还是无能?”

“对不起,今天我吃脑残片了吗?”

“我是不是得下去拿个证明我才是这家公司CEO的证书,才能让你不要继续在这个问题上挑战我?”

“你是想把跟你毫无关系的功劳据为己有吗?”

“要是我再听到那个想法,就真得自杀了。”

“我们得在这个问题上用点人类智能。”

[看了一份开会备忘之后]“这份文件明显是由充当后备的B组写的。谁能给我一份A组写的文件?我不想在B组的文件上浪费时间。”

[在一名工程师演示之后]“你为什么要浪费我的生命?”

贝索斯最出名的是他的“大笑”,脖颈后仰,面朝天空,嘴角大张,发出银铃般的笑声。有时面对员工的一些错误,贝索斯也会突然一笑,这样的笑声让人胆寒,以至于员工们常常认为,贝索斯的笑比责骂还可怕。

贝索斯的性格对于下属来说是难以捉摸的。他常常会将公开信箱中反应的问题只打一个问号发给相关负责人。而相关负责人在接到这样一封邮件之时就宛如接到了一个定时炸弹,大部分情况下,手头的活都得停下来,用贝索斯能接受的巧妙高效的方法去解决拆除这个炸弹。如果没能及时有效的解决问题,那么这个部门的员工都将大概率迎来一场疾风骤雨般的训斥。

“暴君”的魅力

当代心理分析大师鲁格·肇嘉将偏执型人格的表征归结为以下三点:

精神失常,系统性的妄想。(被迫害,自恋)

极度,非理性的不信任他人。

面对敌人,唯一的责任便是击败他们。

这与许多硅谷商业巨头们的品性不谋而合,除了乔布斯,马斯克,贝索斯以外,因为偏执性格而呈现出“暴君”形象的大佬们并非少数。

比尔-盖茨也曾经在微软董事会上大发脾气,史蒂夫-鲍尔默则经常喜欢扔椅子。英特尔前任CEO安迪-格鲁夫对工作也苛刻严厉,他的一个下属甚至在绩效考核的时候晕倒了。

曾担任过英特尔CEO的著名企业家 安迪·格鲁夫在他撰写的《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一书中曾谈到:传统观点认为获利能力是企业家最重要的能力,企业会被新型的商业模式,组织创新,技术革命替代掉,商业根基会被冲垮,因此唯有破坏式的创新才是企业家精神的本质。

在这个意义上,偏执狂所具有的妄想,对他人的不信任,和勇于攻克难关的特质或许正是这个时代企业家们所必须的。

前苹果公司的计算机科学家拉里·特斯勒说:“乔布斯是在通过恩威并施的手段管理员工。1985年,乔布斯被迫离开苹果的时候,公司每个人都有着各自不同的复杂感受。那时,几乎每个人之前都在工作中受过乔布斯的恫吓或威胁,『暴君』的离开让他们多少有了种解脱的感觉。但他们每个人同时又非常尊重乔布斯,大家都担心,如果没有了这位『暴君』,没有了他的独特魅力,公司将走向何方。”

当大多数公众把乔布斯与员工之间的关系打上「暴君」和「暴政」的标签时,很少有人注意到,苹果员工的离职率实际上非常低,即便是在苹果最困难的时期,单纯因为不喜欢乔布斯的管理风格而主动辞职的人也不是很多。

至于贝索斯,亚马逊的员工虽然对于他的性格惊异又恼火,但他们也不得不承认,贝索斯的指责几乎总能切中要害,无论他是否熟悉这个领域,这让员工们既愤怒又只能接受。

在马斯克的传记作品《硅谷钢铁侠》中,作者阿什利万斯在后记中也写道:

我更加确信马斯科是有情有义之人,他以一种史诗般的方式呈现喜怒哀乐,他感受最深刻的是自己改变人类命运的使命,因而难以意识到他人的强烈情绪,以致他富有人情味的一面被掩盖,令他显得冷酷无情,没有顾及个体的想法和需求,而很可能正是这种人才能将太空网络的奇妙想法变成现实。

结语

在如今消费主义高度发达的社会中,商品货币充斥着我们的日常生活,商业成为改变世界最重要的力量之一。

这些企业家们虽然是“疯子”“暴君”,但他们确实地创造了历史。

所谓商业之美,正是这些用凡人之躯,在某一细分的领域,通过偏执的努力取得了一点点英勇的成功。

或许在过程之中显得狂野,粗粝又不近人情,但也正因此才得以打破循规蹈矩,对既有秩序做出破坏性创新,推动技术的变革和文明的发展。

AD:没有投资人关注?缺少更多资金?“FUS猎云网2019年度教育产业峰会”正式开启融资路演征集活动,为教育领域创业者提供一个脱颖而出的机会。如果您够优秀,那就带着“BP”简历加入这场资本与项目联姻的盛宴吧!详情咨询:13121551981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