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上世纪经典“弹球游戏”的互联网复兴之路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9分钟(3330字)

2019-07-03 07:50:00 上世纪经典“弹球游戏”的互联网复兴之路

在2010年至2018年间,每年的弹射比赛数量增加了近10倍,参加这些比赛的人数从16625人跃升至133751人。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7月3日报道(编译:罗彬杰)

Digg的联合创始人计划用在线排行榜和获取成就的方式来实现弹球机的现代化。但世界上最大的弹球公司也是这么想的。

大约五年前,Jay Adelson在和十几岁的儿子一起修复一台老式弹球机时,获得了一个新启发。

2004年,Adelson与他人共同创办了社交新闻网站Digg。他曾与两位朋友Brian O 'Neill和Ron Richards讨论过如何将弹球机连接到互联网上。他们知道,把这些实体游戏机连接到网上,就可以实现社区记分牌和个人记录等简单的功能,但他们当时还不知道该怎么做。Adelson说,当他和儿子重新修复这台机器时,他忽然间就受到了启发。

Adelson说:“在你修复弹球机的过程中,你会学到有关它的一切知识,从电子、机械、构造等一系列方面了解它们是如何工作的,是如何实现其功能的。在这个过程中,它让我开阔了眼界,也让我儿子开阔了眼界,让我们可以共同完成一些事情。我立刻回去找Brian和Ron,对他们说,我觉得有办法了。”

该项目现在被称为Scorbit,包括定制的硬件和软件。与O’Neill和Richards共同创办该公司的Adelson预计,该项目将在6至12个月内公开推出。但他的初创公司并不是唯一一家尝试将弹球机连接到互联网的公司。备受尊敬的弹球制造商Stern目前生产着全球90%的弹球机,该公司也正在开发自己的连接系统,计划于今年晚些时候发布,这可能会让Scorbit在竞争中显得非常弱势。

不管Scorbit和Stern的计划最终能否实现,现在的竞赛是看谁先把几十年来一直在线下的爱好——弹球游戏——带入互联网时代。

你能改变游戏

多年来,弹球机经历了许多变化,但从上世纪70年代末开始,大多数机器的内部都有一些共同的元素,包括处理器、内存和显示器。为了让这些机器连接到互联网,Scorbit使用了一种名为Scorbitron的定制硬件,在游戏分数、错误代码和其他数据传输到显示器的途中将它们截取下来。为了实现这种连接,Scorbit设计了一系列连接器或“探测器”,可以插入数百台不同的机器中。

“没有一台机器产生的数据是我无法收集的。”Adelson说。

之后,Scorbitron将数据发送到Scorbit的在线服务器上,这将反过来为应用程序提供动力,玩家可以用这个应用程序记录自己的分数,并与朋友对比竞争。排行榜将不再局限于一台机器,同时,玩家还将能够解锁不同游戏的成就。支持Scorbit的机器可能也能支持移动支付,而不仅仅依靠游戏币或25美分硬币。

Scorbit还将为希望围绕自己公司数据构建专属应用程序的开发人员提供API(应用程序接口)。例如,有人可能会想要一个实时更新分数的锦标赛板,或者一个提供自己的成就系统的本地街机。

Adelson说:“你可以改变游戏,或者为以前觉得可能有点无聊的游戏增加价值。现在,突然之间,这些游戏就有了新的挑战和成就。”

Scorbit也将自己定位成为商业弹球机运营商提供的一项服务,帮助他们分析哪些价格和游戏设置能带来最大收益,并在机器故障或离线时通知他们。由于Scorbit的商业模式主要是从销售硬件盈利,希望运营商对Scorbitrons的投资能够收回成本。。

Adelson说:“想象一下,你是一个在纽约市拥有100台机器的操作员,你的工作就是开车四处修理机器,然后把钱拿出来。你也许两三个星期都不会去查看某一台机器,而当你去查看时,却发现它已经关闭了,因此你损失了这台机器几周的收入。所以操作员对于将弹球机连接到网上统一管理的重要性有非常不同的看法。”

没有人想做困难的事情

Adelson说,尽管这一切听起来很简单,但如何把过去40年的弹珠设计——从老式固态电脑到现代的4K液晶显示器——联系起来,是一个花了大约5年时间才解决的重大挑战。

Adelson说:“当我看着那台机器的时候,我在想为什么没有人去做这件事。在修复它、焊接它的过程中,我意识到,这确实很难。没有人愿意做一些艰难的事情。”

2014年,Adelson开始与几个朋友讨论这个想法,大约在同一时间,他的儿子Ben开始在高中上一个“创客”课程。对于Ben来说,适应高中生活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他有阅读障碍,也有一些学习上的困难,但他与创客班的接触达到了Adelson从未见过的水平。Adelson的妻子Brenda想出了一个主意,把儿子的新激情投入到弹球机修复项目中。

“有些爸爸会和孩子一起扔球。我更像是一个书呆子,所以对我来说,这是一个史诗般的时刻,它绝对改变了我们的生活,以及我和儿子的关系,”Adelson说。

随着修复工作的进行,Adelson对建造Scorbit所需要的东西越来越有信心,他开始寻求外界的帮助。他联系了一位名叫Edward Cheung的弹球爱好者,他在网上写了大量文章,介绍他如何用现代的现场可编程门阵列取代老式威廉姆斯弹球机的电路。Cheung让Adelson相信Scorbit将需要自己的定制硬件。他现在拥有这家初创公司的股份。

Adelson后来才知道,Cheung更广为人知的是他在NASA的日常工作,在那里他帮助设计了哈勃太空望远镜,并因其工作被荷兰皇室授予了爵士头衔。

如今,Scorbit公司雇佣了大约12名员工,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像Adelson那样全职从事这个项目。Scorbit还聘请了法国开发人员Olivier Galliez,他以编写固件修改软件而闻名于弹球界。

Adelson说,Scorbit公司是通过弹球社区有机成长起来的,其发展速度与初创公司截然不同。自他与他人共同创办Digg和流媒体网络Revision 3以来,他一直担任该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创始人和顾问。他表示,尽管Scorbit有投资者,但与传统初创企业相比,该公司的融资规模“低得惊人”,他对改变这一现状并不特别感兴趣。

他说:“我们只是觉得不着急。这是一个不同的领域,其规模到底有多大还不可知。这可能是一项风险投资,但我不想要风险投资。我想自己做这件事。”

弹球的低调复兴

即使弹球机互联业务不会让风险投资家看好,Scorbit也正赶上弹球复兴的好时机。

弹珠配件供应商Marco features的首席运营官Paul Mandeltort估计,今年将有多达1.5万台新弹珠机发货,他认为全球现有的弹珠机数量在100万至200万台之间。(Adelson认为,运行中的机器数量接近50万台。)作为最大的弹珠组件在线供应商,Marco的业务在过去五年中也以每年20%到30%的速度增长。

Mandeltort表示:“弹珠行业作为一个整体,目前正处于一个巨大的增长井喷期。”

他补充说,这并不是弹球运动的巅峰时期,但目前的趋势似乎比上世纪90年代的上一次大繁荣更具可持续性。当时,弹球供应商每年要生产多达10万台机器,主要用于游戏厅、娱乐中心和其他公共环境。但随着街机逐渐衰落,运营商也厌倦了维护昂贵的弹球机,供应过剩导致了崩盘。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初,弹球界最知名的公司,如Williams和Bally,要么倒闭,要么转向其他业务。

Mandeltort说,目前的增长主要来自弹球爱好者,他们在游戏厅或保龄球馆里长大,现在有可支配收入购买自己的机器。对于这些玩家来说,弹球代表着一种对现代科技的逃避。

他表示:“人们只是有些厌倦互联网了。他们不想再为了娱乐而看屏幕,但他们依然想要娱乐,所以他们想要一些物质上的东西来替代。弹球非常符合他们的需求。”

这种热情也通过弹球锦标赛得到了发展,任何人都可以在弹球锦标赛上玩新老机器。国际弹射手协会表示,在2010年至2018年间,每年的弹射比赛数量增加了近10倍,参加这些比赛的人数从16625人跃升至133751人。

与此同时,弹球在“barcades”、家庭娱乐中心和Lucky Strike等新学校保龄球连锁店正经历一场更为广泛的复兴。Stern弹球公司首席创意官George Gomez表示,该公司大约一半的业务来自这些场所,这些场所的玩家人口结构更年轻。

Gomez说:“玩弹球有一种发自内心的体验,虽然你可以在数字设备上模仿它,但你永远无法真正复制它。因此,我们专注于发展新的受众,同时保留我们的传统受众。”

弹球平台之战

尽管大家都在谈论弹球能将我们的视线从屏幕上移开,但Stern同样对互联网连接感兴趣。但作为一家在2008年经济衰退期间几乎破产的自筹资金公司,Stern在投资方面必须谨慎。

Gomez说:“在当今,没有任何神奇的地方会有资金从天而降来投入研发。公司业务的增长是维持新技术创新、新产品设计创新和产品新演进的动力。”

现在,Stern准备认真处理互联网连接问题。该公司设计了最新的弹球系统Spike,通过一个附加模块支持在线功能,并计划在今年晚些时候推出其中的一些功能。虽然Gomez对细节很谨慎,但他表示,这是一个“重要的”产品,其广泛的功能听起来与Scorbit类似,为玩家提供社交功能,同时为运营商提供远程监控服务。

他说:“我不能透露Scorbit在做什么,或者它是如何做的。但如果你拿一个新的Stern弹球机,把Scorbit的产品应用到上面,这么做毫无意义,因为我们的基础设施将相当强大,功能也非常强大。”

这些都意味着,在一年左右的时间里,弹球玩家可能会看到两个相互竞争的生态系统,每个都有自己的高分榜、成就和升级。换句话说,将弹球机连接到互联网也可能带来一些互联网时代的通病。

Adelson似乎并不太担心,他指出,Scorbit仍然可以在Jersey Jack和Spooky Pinball等其他公司的新机器上运行,以及数十万台仍在运行的旧机器上运行。他还希望Stern和Scorbit能找到合作的方法。

Adelson说:“当你看到设备的总库存时你会发现,他们只占其中的10%。我们必须着眼于大局,但我认为正确的解决方案是合作。”

不管怎样,Adelson似乎正享受着过去几十年他所经营的硅谷泡沫的突破和转型。他没有为初创企业提供咨询和融资,而是混迹在弹球论坛上,与弹球行业的资深人士交谈,并把Scorbit带到弹球锦标赛上收集反馈。他的儿子 Ben经常作为Scorbit公司的“实习生”一起参加这类活动。上个月,在金州弹球节上,他们甚至带来了几台修复过的弹球机用于演示。

Adelson说:“我们正在对文化上正在发生的事情做出反应,这让我非常兴奋,因为我确实认为这是一件好事。我认为这是一件积极的事情,我儿子当然也这么认为,因为它改变了他的生活。”

AD:还在为资金紧张烦恼吗?猎云银企贷,全面覆盖京津冀地区主流银行及信托、担保公司,帮您细致梳理企业融资问题,统筹规划融资思路,合理撬动更大杠杆。填写只需两分钟,剩下交给我们!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