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同心医联CEO刘伟奇:互联网医疗的价值在于通过连接和交互,提高医疗服务供给效率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7分钟(2643字)

2019-07-01 12:23:31 同心医联CEO刘伟奇:互联网医疗的价值在于通过连接和交互,提高医疗服务供给效率

对于创业公司来说,如今更重要的“闭环”是找到突破点,挣钱养活自己。

【猎云网(微信:ilieyun)北京】7月1日

6月28日,“FUS猎云网2019年度医疗健康产业峰会”在北京金茂万丽酒店隆重举行,近百位知名资本大咖,独角兽创始人、创业风云人物及近千位观众共聚一堂。本次峰会由猎云网主办,锐视角、猎云资本、猎云财经、企业管家、创头条协办。

同心医联创始人兼CEO刘伟奇受邀出席《大力提倡社会办医背景下,如何打造医疗服务闭环?》的高峰论坛环节。

今年1月17日,《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方案》(下称《方案》)经国务院批准正式发布。《方案》表示,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选在北京、天津、上海、重庆和沈阳、大连、厦门、广州、深圳、成都、西安等11个城市(即“4+7”城市)开展,通过跨区域联盟集中带量采购,让这些城市的公立医疗机构率先给患者提供质优价廉的药品。此外,2019年是新医改的第十个年头,随着医改的推进,有的领域已经取得阶段性成果,有的领域则已经驶入快车道。

对此,刘伟奇表示前景乐观,但也要持谨慎态度。他认为,医疗健康事业是一场“长跑”,因此也需要执行层面的耐心,不可一蹴而就

大力提倡社会办医的情况下,如何协助打造医疗闭环的模式?在刘伟奇看来,对于创业公司来说,如今更重要的“闭环”是找到突破点,挣钱养活自己

同心医联成立于2014年,最初主要聚焦于互联网慢病管理和随访。后来,公司转型成为第三方闲置影像资源共享平台,并延伸到线下,布局影像中心和影像云平台。目前,公司已经形成了“影像中心+互联网医院”的业务模式,并布局医疗AI,以提高临床诊断效率。

现阶段,同心医联线下拥有影像中心超过300家,积累超过1000万病历;线上则已推出38个面向心脑血管和肿瘤患者的智能诊断产品,互联网医院面向近5万名临床医生服务

近几年来,在政策、技术和资本的助推下,“互联网+医疗”迎来市场机遇。发展到今天,互联网医疗虽然大幅提升了就医效率和体验,但在提升医疗服务质量等社会核心需求上,作用还十分有限,一些行业的痛点也未见明显改善。

结合多年来的行业经验,刘伟奇认为,医疗服务供给端受制于人才培养周期长等因素,尤其注重效率的提升,即“提高现有供给的效率”。

为此,同心医联采取了成像技术+AI分析+影像诊断+临床应用相融合的方式——通过线下影像中心和影像云平台做好基础设施建设,并通过开放式平台集合各类产品,实现对多种疾病的综合性辅助诊断

99.jpg

2019年,猎云网以发现产业独角兽为初衷,全面开启“FUS(Future unicorn Summit)未来独角兽峰会”品牌。本次大会以寻找产业独角兽为初衷,围绕“科技携手资本赋能大健康产业 ”的主题,对新时代下的医疗健康进行解析,分享投资人视角下的产业新机会,共同探秘医疗健康领域未来独角兽的机遇与挑战。

以下为刘伟奇论坛实录,猎云网整理:

王林(主持人):非常荣幸来到FUS猎云网举办的盛会,在这里我先做一下自我介绍,我是王林,北京医院骨科主治医生,我来到这里也是深入的学习一下了解一下整个行业的前沿。

刘伟奇:大家好,我是同心医联的刘伟奇,我们公司主要业务是面向慢性病人群,主要以心脑血管和肿瘤为主,目前在全国17个城市开展业务,现在积累的患者病例已经超过一千万。今天讨论的主题是关于社会办医,这是很好的主题,一方面国家由于医保控费,公立医院的费用在不断压缩,由于十部委发布的社会办医政策给市场注入了新的活力。期待今天有机会跟各位嘉宾、台下的嘉宾去进行交流,谢谢。

王林:大家有来自于医疗各领域的,有做直接临床服务的、有服务医生的、给医生带去病人的,也有做影像学的支持或者是在某一个领域像肿瘤这个领域做深入服务的。在这个过程中国家起到主导作用,与此同时政策对于社会办医有很大的影响力,首先谈一下我们认为医疗产业的发展和政策之间的关系,在发布最新通知的情况下,我们是否可以认为社会办医新一轮大潮来临了?

刘伟奇:我觉得整个发展趋势不是今天我们开一个新政策,就像互联网,突然风口就来了,大家都来干这个事。医疗健康是“长跑”,“长跑”的过程中就像主持人所说的有反复。这次出的政策对我们社会办医是利好,其实这个事情在过去几年已经讨论几次了,在真正执行层面,各个地市级别的卫健委主管部门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前面一个政策还没消化,后一个政策就来了,前后政策是“打架”的,该怎么办,我们认为执行层面还是要有耐心,不可能是一蹴而就,我们的态度是乐观但也要谨慎。

王林:大力提倡社会办医的情况下,如何协助打造医疗闭环的模式?

刘伟奇:要看怎么理解“闭环”这个概念,比如我们线下做完检查,包括后续的购药都是在线上完成的,我们说我们自己是“闭环”。但可能医生说,你不能做手术,这叫闭环吗?所以,如果不纠结闭环本身的话,很重要的一点作为,我认为,对企业来说,“闭环”就是我们能挣钱养活自己,特别是在今天的市场环境下。

我们做社会办医的企业,不管我们办的是医疗机构还是企业,大的方向有两种,第一个是给公立医院服务。第二个就是公立医院的替代者,社会办医,公立医院的辅助者往往做单点,解决公立医院的一个问题,药或者是器械,帮助医疗企业挣钱的项目是好推广的,如果做效率提升在公立体系不太好推广,对应来说,如果是我们在公立体系之外建立一个民营,或者是社会办医体系下形成一个闭环这个难度确实比较大。

要么我们选一个单病种,要么就是选择某一个领域或者是跟大家一起合作,这个合作我个人的看法还是有困难的。今天来看,所有的企业都还太小,大家可能还没有办法说真的你在这儿很强,大家合在一起,大方面医疗资源还没有掌控到公立体系里面,我们先找到一个点,能实现商业上的闭环,自己先养活自己,公司能盈利。

我们的定位跟公立医院不一样的,公立医院的影像科只做普通标准的影像诊断,比如动脉瘤的大小、形状,对动脉瘤有无破裂风险的评估是没有时间处理的,但我们的产品会考虑动脉瘤会不会破裂。

公立医院他没有这个收费机制,这个事情我们通过AI的技术去做,帮助临床医生更好的知道动脉瘤到底会不会破裂,这样我们形成区隔化,患者是愿意为此而付费的,这才能形成闭环。

王林:“互联网+医疗”在这么一个大环境下,下一步的发展方向可能是什么,“互联网+”又会对医疗行业带来多大的影响,它在这个过程中对社会办医、民营医院的发展有什么样的影响?

刘伟奇:互联网医疗很多人都经历这个过程,2013、2014年有几千家企业,到今天继续还在运转的公司,可能几十家的样子,甚至都没有这么多了,我们自己本身也经历了这个过程。

同心医联也创立了五年,有很多同行在这个过程中慢慢走不下去了,我们在想,“互联网+医疗”能做什么,特别是大家都已经撑不下去的时候。突然2018年国家又认可你做这个事情,2016年、2017年,很多投资人都明确说互联网医疗这个公司我们坚决不看。实话实说我们也转型做了线下,我们一直在反思,包括我们自己的实践就发现,真的不是需求端的问题,而在于供给端。

而供给端的问题又受医疗人才培养周期长、政策限制等问题。我们认为,如果你后面做的事情不能显著地创造让患者信任的供给端,这个公司是很难做大的。我个人的看法,大家从不同的角度去切,我们要增加新的供给,或者说提高现有供给的效率。

我不太敢说赋能,其实很多时候都是给医生辅助性的工作,这些工具都是为了降低医生的误诊率,以前没有CT,医生也在看病,我们是不断通过技术手段辅助医生看的更精准,减少患者不必要的治疗痛苦,这样的企业会有价值。

AD:没有投资人关注?缺少更多资金?“FUS猎云网2019年度教育产业峰会”正式开启融资路演征集活动,为教育领域创业者提供一个脱颖而出的机会。如果您够优秀,那就带着“BP”简历加入这场资本与项目联姻的盛宴吧!详情咨询:13121551981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