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弘毅投资赵令欢:独角兽不是新经济的专利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10分钟以上(4029字)

2019-06-25 15:00:12 弘毅投资赵令欢:独角兽不是新经济的专利

弘毅将自己定位为帮助企业家圆梦的人。

猎云网注:近年来,弘毅的地产金融业务发展迅速,我们的专注策略是价值增值型投资,重点是改造、功能调整、运营提升、资产解困,通过运营提升释放价值。目前已投资15个项目、32栋楼宇,多数项目都是收购存量资产、通过改造和运营实现资产增值。这也是存量创新在不同投资领域的实践。文章来源:投中网(ID:China-Venture)。

作为一家老牌的、以“国企改制”、“跨境并购”著称的大型并购基金,弘毅投资近年投资名单上增加了很多如WeWork、柠萌影业等新经济独角兽。这样的转变背后有哪些战略考量?业务的延展策略是什么?以及未来有哪些规划?

1.作为一家大型并购基金投资人,弘毅过往总是和中国玻璃、中联重科、石药集团这样的传统行业领军企业联系在一起,为什么会突然杀入创投基金的领域,拿下WeWork这一类的新经济独角兽?

赵令欢:弘毅投资的PE业务是以并购重组为主要模式的,我们将自己定义为一家立足中国、以投资管理为专长的财务投资公司,这里面包括几层含义:有很好的战略资源和增值服务能力,是中国的投资管理专家,但仍然是财务投资人。这个定义决定了我们的角色,是帮助被投企业做成大而强的公司,帮助创业者、企业家成为相关行业和领域的领军者。

这是我们的业务和业务模式。所以,WeWork就像弘毅过去有缘投入、有幸支持的近百家企业一样,我们都是看好企业、看好企业家,以我们的专长提供支持、帮助企业发展。

但WeWork的不同之处是,这是一个国外快速成长的早期创业企业。到目前为止,弘毅还不是一个重点关注创业投资的公司,一般情况之下我们就应该袖手旁观。如果问我们看到什么所以投入,WeWork投资的方法、投管的思路,实际上反映着我们关于投资的重要信念,其中之一是“移动互联改变人类”。

第一,WeWork代表的是一种对于工作方式的颠覆,不管是对个人创业者、小企业还是大企业。什么引发了这个可能性呢?移动互联的生活方式。WeWork的创新中,很重要的是全球网络、全球会员、新的办公方式、新的生活方式。

第二,因为我们认同中国在崛起、在改变世界,一个美国了不起的独角兽公司,发展到关键时候需要吸收中国的资本,会希望服务中国的市场。而方式不像以前那样,等做成了再来发展国际业务。像这样的一个先进理念,中国有需求,而WeWork有先进的实践,有一定的基础。所以问题就变成了,怎么投才能投得更好。

最终下这个决心,因为我们认为移动互联改变人类生活方式的趋势是真实的,弘毅在与时俱进,拥抱数字经济。所以,我们虽然在国企改制、并购投资领域很领先,也很有业绩。但是随着中国的变化,世界的变化和生活方式的变化,中国会在很多领域实现引领。我们作为一个投资公司,要把握住这个时机,这在逻辑上也很清楚。

2.进入中国三年以来,WeWork在北京、上海、香港、杭州、成都、深圳等10个城市开有超过70个办公地点,会员总数逾85000个(包括正式会员和闪座会员),其中大企业会员的整体占比超过三分之一。2019年,WeWork还计划将业务继续拓展到武汉、广州、南京、苏州、西安、重庆、天津等城市。在增长迅猛的数据之外,WeWork作为创造者社区、设立房地产基金……正在呈现出更加多元化的属性,估值470亿美元的WeWork,到底是什么?

赵令欢:弘毅入资WeWork三年来,一方面,WeWork全球发展迅速,从不到100个办公空间发展到超过400个办公空间;另一方面,WeWork在中国市场以更快的速度扩充,拥有近80个办公空间。这体现了我们的两个主要判断:第一,WeWork拥有独特的业务模式和明确的领先优势,就是全球社区的理念:不仅提供办公空间,更通过会员网络提供全球化的服务、资源;不仅服务于创业者、初创企业,更创造了新的工作方式、吸引大企业入驻,30%的世界五百强已经成为WeWork会员。同时为企业量身定制的Powered by WE服务。第二,中国WeWork的创新设计和资本注入,创造了跨国公司在中国发展的新模式,也创造出一个全新的生态系统。

所以从投资人角度,我们认为,WeWork在全球的领先优势已经建立,同时,中国市场的特色、中国资本的助力,会帮助它成为一个十分本土化的全球公司,very localized international company.

3.那么,您认为,进化中的WeWork,在多元商业模式下,未来有怎样的可能性?

赵令欢:从投资时点我们就认为,WeWork不仅是很多人眼中的共享办公企业,它的业务实质是未来的办公空间和生活方式,通过打造全球社区,其可扩充性(Scalability)是巨大的:这一方面体现在办公空间在全球范围内的迅速增加,另一方面,它会横向延伸到生活方式的方方面面。例如,今年初WeWork将公司品牌调整为We Company,包括WeWork,Welive,WeGrow等业务。我们可以看到,这都是围绕着人的工作方式、生活方式展开和打通的。

4.对于外界给予WeWork的巨大亏损、模式等质疑,你怎么看?

赵令欢:正如前面所说,对于WeWork的模式问题,在投资时点我们看到的是WeWork模式的先进性:全球网络、全球会员、新的办公方式、新的生活方式。而经过三年发展,尤其是中国WeWork设置两年来,我们对业务模式的信心越来越足。同时,这个模式还在不断地演化和优化之中,到今天来看远远超越了共享办公这个概念。同时,WeWork做到了先进的本地化,可以通过机制、体制、人才、管理,在不同的地域有特别好的发展。中国市场就是一个例子。

在我们的投资决策时点,WeWork在全球拥有50多个办公空间、4万多会员,目前拥有超过400个办公空间、超过40万名会员。这都是在短短三年时间内发生的,它的变化还在加速。对于亏损问题,我认为这是WeWork为继续实现战略领先和超前布局所进行的长期投入。

5.综合来看,弘毅过往投资了包括国企在内的传统行业领军企业,与现在更多关注的新经济独角兽相比,企业家层面存在哪些异同?

赵令欢:我们有一个信念,“投资是投人”,对于看准的企业家和团队,我们除了带去资本,还通过我们的增值服务,对企业的发展发挥独特的作用,不管是存量的整合还是企业的成长。

弘毅将自己定位为帮助企业家圆梦的人。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所投资的企业家具有很多共性,例如他们都是具有企业家精神、有战略、有能力、有梦想的人,只是所在的领域、行业、企业发展阶段不同。当然,对于数字经济领域快速成长的企业来说,相较于传统行业企业,创业者、企业家会更快地面对一些重大的机遇和挑战,例如国际化等,需要为此更快地做好准备。

6.上述案例是否意味着弘毅投资战略布局开始向新经济领域倾斜?但同时我们也看到,存量创新也是现阶段弘毅投资重要的战略重点。

赵令欢:我更愿意用“数字经济”来概括弘毅的实践。弘毅是一个以价值投资、长期投资为关键词的投资管理公司,存量、增量都是我们要做的。多数情况下,我们是在一家公司要上量、走国际化道路、需要提升管理时,发挥作用。但为了更好地做好这件事,我们需要全面拥抱数字经济、自我颠覆。这是存量+增量投资的逻辑。

所以,除了像WeWork、字节跳动这样的投资,数字经济也会直接切入和影响传统存量经济领域,例如零售线上线下的结合。数字化会让存量变得更有效,从而更可持续。

例如,弘毅所投资的中联重机近期与美国Landing.AI的结合,就是最传统的存量和最先进的技术的结合。中联重机是中国第二大农业机械生产制造商,我们推动它和美国最先进的人工智能公司合作,将人工智能应用于农业场景,延伸到智慧农业。这就在最古老、最传统、好象最没有科技含量的地方,实现了智能化。这种生产效率和整体效益的提升,是以前的简单相加不能比拟的。

以此为例,在存量经济的各个方面,很多企业不但已经做好了准备,也已经做了很多有效的工作,效果逐渐会显现出来。

7.存量创新具有怎样的特征?

赵令欢:包括传统制造消费行业、大型国企与中小民企为代表的存量经济,是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认为,要真正实现经济新旧动能的转换,创新创业与经济增量部分固然重要,也需要实现对存量经济的创新。存量的优化、效率的提高,本身就是一个长期的投资主题。

相对于前期成长型的投资机会,大量新经济初创企业会进入成熟期,大量国有企业面临市场化转型,大量领先企业也面临国际化拓展。市场化、国际化、数字化是非常重要的三个转型方向。

8.过往弘毅所投资的案例中,会注重哪些方面?如何选择介入新技术、新模式的时机?

赵令欢:从与新技术、新模式的结合而言,我认为,数字经济的下一轮发展一定是以发达的数字基础设施为核心,与传统产业、传统行业、传统服务相结合,对这些产业产生颠覆性的改变。前面说到的中联重机和Landing.AI的合作,就是这样的典型案例。

在选择行业和领域的时候,我们会聚焦于有积累、有专长的领域。例如,中国餐饮行业体量大、发展快,但由于资金、资源的匮乏,还没有成长出可与国际大型餐饮企业比肩的企业,企业小而散,缺乏规范的管理。这是一个典型的存量经济领域。弘毅以“为中国老百姓打造安全、便捷、美味、放心的餐饮服务”为目标,打造了投资管理平台百福控股,目前旗下拥有十多个餐饮品牌,帮助各企业规范管理、提升能力、实现协同。在医院管理行业,我们看到了医疗服务需求日益增长、国家鼓励社会资本办医,也看到了医疗领域投资大、周期长、管理难、缺乏通畅退出通道的问题。为此,打造“弘和仁爱”作为投资管理平台,发挥“管理+投资”的优势,以打造百姓身边最好的医院为目标,致力于构建覆盖全国的医疗服务网络。这都是典型的通过模式创新提升存量的例子。

近年来,弘毅的地产金融业务发展迅速,我们的专注策略是价值增值型投资,重点是改造、功能调整、运营提升、资产解困,通过运营提升释放价值。目前已投资15个项目、32栋楼宇,多数项目都是收购存量资产、通过改造和运营实现资产增值。这也是存量创新在不同投资领域的实践。

9.冠有“并购专家”之名,人们经常将弘毅投资的印象固化在“擅长国企改制”,或“在行业深化转型中进行经典的并购投资”,其实已不能涵盖弘毅投资现在投资行为的全部。数据显示,弘毅投资管理资金规模超过800亿元,除私募股权投资,在地产金融、公募基金、海外对冲基金、创新投资等方面也早有布局,业务的延展的策略是什么?

赵令欢:经过多年的准备和摸索,今天弘毅的确已经不仅仅是一家PE机构,拥有规模领先、特色突出的PE业务,战略清晰、发展迅速的地产金融业务,目前“地产+金融+运营”的特色已十分清晰,AUM和资产规模国内领先。在二级市场投资领域,在境内申请了公募基金牌照,弘毅远方基金目前已发售三支产品,在境外建立了对冲基金平台金涌投资,已成为香港上市公司。同时,还针对颠覆性的新模式,建立了一支创新投资队伍,投出了像“完美日记”这样的新锐品牌。

从投资管理类别的角度和监管的角度,这些业务是独立运作的,但都搭建在一个高效协同的基础上。我们追求在符合监管、高度透明、依规合法的前提下,公募和私募、境内和境外、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的生态体系。对被投企业,做好增值服务,对投资人,提供优秀回报,并且都围绕着价值投资、服务实体经济。这是我们打造弘毅所有业务的逻辑和基础。

10.从“投资”到“投资管理”,成为一个领先性的投资管理公司,如何达到这一愿景?

赵令欢:弘毅希望做成一个以中国经济为基础,但拥有全球投资的能力与特长,以价值创造为标识的投资管理公司。同时,希望在为投资人创造优秀回报的同时,把自身打造成一个值得信赖、受人尊重的公司。

具体的做法是,在多个投资管理领域打造优秀的投资产品,服务于不同类别出资人的需求,并能创造优良的回报,而优良的回报是通过我们的价值创造能力实现的,因此对企业成长和实体经济发展都能够发挥我们独特的作用。

AD:还在为资金紧张烦恼吗?猎云银企贷,全面覆盖京津冀地区主流银行及信托、担保公司,帮您细致梳理企业融资问题,统筹规划融资思路,合理撬动更大杠杆。填写只需两分钟,剩下交给我们!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