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投资人流向BAT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9分钟(3497字)

2019-06-23 12:36:58 投资人流向BAT

众多BAT——产业资本、战投正在兴起,成为传统VC/PE投资人的下一站。

猎云网注:2018年开始,案子通过投决会变得越来越难。进入BAT”变成了投资人的向往。传统VC/PE投资人瞄准BAT的一大原因在于,三家巨头对于投资的布局早已成熟。除去公司战投部门,BAT目前均已设立可独立运作的投资基金。文章来源:投中网(ID:China-Venture),作者:柴佳音。

2017年,28岁的吴峰和朋友喝酒时半开玩笑地说道,“这家机构我应该可以再待十年。”

作为一家知名PE机构的高级投资经理,他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已拥有无数同龄人羡慕的“金饭碗”。

但只过了一年,吴峰便发现,“金饭碗”好像保不住了。

2018年开始,案子通过投决会变得越来越难。“好项目变得越来越少,明显感觉整个人突然闲了下来。”吴峰开始慌了。

此外,“以之前的标准评判,个人觉得还不错的案子,经常被批得一无是处;觉得保过的案子,十有八九会被按下来。”他逐渐意识到,“公司的子弹不再充裕。”

其实,“整个行业的子弹都不再充裕。”某外资PE机构VP李蒙对投中网说道。

从那时起,吴峰的最大愿望,便是“进入BAT”。

向往的BAT

传统VC/PE投资人瞄准BAT的一大原因在于,三家巨头对于投资的布局早已成熟。除去公司战投部门,BAT目前均已设立可独立运作的投资基金。

阿里体系下2008年便已成立阿里资本,并在2015年成立阿里巴巴创业者基金,同年成立阿里巴巴创新投,专注于具备颠覆性创新潜力的新型公司,投资对象面向早期;腾讯集团已分别设立腾讯产业共赢基金、腾讯众创空间、腾讯兴趣内容基金;百度则成立百度风投和百度资本,分别专注于早期和中后期项目。

“有些人把BAT投资想得狭隘了。”李蒙对投中网分析称。“BAT不同资本部门的成立意图不尽相同,有的在意投资回报有的则侧重战略,并非如外界所想,全部是根据各家固有业务条线进行战略投资。”

阿里资本董事总经理兼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张鸿平曾对外分享过阿里的投资理念: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和阿里现有业务做比较强的整合,这部分阿里会采取控股的方式(多数股权、全资);另一部分类似VC,采取少数股权投资,主要是财务投资,目的是打造生态圈、强调布局。

因此,很多时候,创业者接受的是独立的资本方,而非是集团层面的资本方。在此情况下,创业者对待BAT的态度与其他投资机构并无二样。

在这样的“公平竞争”下,BAT的交战时常精彩纷呈。它们不可避免地在各个赛道相遇,打着各自的算盘,有时会得偿所愿,皆大欢喜;但有时亦会机关算尽,却无奈对手做了嫁衣。

共享出行见证了BAT极为激烈的一场投资战役。风口袭来之时,腾讯投资滴滴的重大意义在于接入支付,在滴滴、快的合并之后,支付宝被自然而然接入滴滴中,腾讯再也不能独占滴滴的支付场景。而接连错失滴滴、快的的Uber中国投资方百度,“如果起初直接在百度地图上做网约车平台,似乎比投资Uber中国更划算一些。”李蒙对投中网说道。

在这场共享出行的战役中,各怀心思的BAT,没有人可以全身而退。

竞争激烈展开的同时,三家的投资偏好却各有差异。

据CVSource投中数据,从投资轮次分布来看,腾讯更偏好早期,B轮之前的项目占比相对较大。阿里有较大比重的中后期、并购项目,但在早期、甚至天使阶段也有所涉猎。百度投资最为传统,几乎不投天使种子轮项目,最主要的投资阶段还是以战投、并购为主。

BAT中某公司投资部门员工刘启龙对三家公司的投资风格如是总结,“总体来说,B公司喜欢收购拿控制权,或将其并入B公司体系,方向很有针对性;A公司出手阔绰,但干涉力度比较大,却不像B公司一样一定要收购;T对创业者来说比较友善,出手也比较阔绰,创业者压力会相对较小。”

值得一提的是,在BAT的核心投资成员中,均有传统VC/PE机构投资人的身影。

原北极光创投副总裁张鸿平于2011年加入阿里巴巴,现任阿里资本董事总经理兼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负责投资和战略相关的工作。

同时,原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投资总监李朝晖于2019年6月19日晋升为腾讯公司副总裁,担任投资并购部负责人。至此,李朝晖同时成为腾讯投资并购部、腾讯产业投资基金和腾讯投资的核心负责人。“掌管腾讯整体投资的命脉。”李蒙对投中网评论称。

保不住的“金饭碗”

2018年下半年以来,中国创投市场投资节奏逐步放缓,融资交易活跃度持续走低。据CVSource投中数据,截至2019年5月,创投融资交易数量及规模双双触及一年来最低值,明星项目的大额交易也显著减少。

对比之下,2019年1月至5月,中国私募股权市场投资案例总计679起,其中BAT参与的投资案例共102起(百度25起,阿里24起,腾讯53起),占比高达15%。

“这在VC/PE机构出手颇为保守的当下,已算是一张理想的答卷。”吴峰对投中网说道。

2014年入职某知名PE机构的吴峰介绍称,自己所在机构在2015-2017年十分活跃,每年大概投出20-30个项目,每年大约投出8-10亿元。“每天都有新案子要看,平均每个月都有4-5次尽调要完成。”他告诉投中网,“很累,但是很充实,可以说是我毕业以来最充实的一段时光,收入也非常可观。”

但2018年内,公司进行了三波裁员。“不知什么时候,就会被人力叫走。”

他选择了离开。

入行十余年的李蒙分析称,对于经验尚浅的投资人来说,最快的成长路径就是不断地找项目、看项目、投项目,而当机构已经无法给到相应的发展机会时,出于自身发展考虑,投资人理应选择辞职。

那么,转向BAT是一个理想的方向吗?

“严格意义上来说,这不算是投资人的一种职业转型。”李蒙说道,“尤其对于参股型投资(非并购类业务),投资人只是相当于换到了一家更稳妥的大机构。”

在他看来,BAT投资部门虽然会把“战略”而非“收益”放在第一位,但并不影响一位优秀投资人的素质培养。“很多时候,好项目的标准是统一的。”他说道,“此外,能够在生态中发挥强战略性优势的项目,在传统VC/PE看来,也是极有吸引力的。”因为,“在建立生态的,不仅仅是BAT等大型企业。”

近期采访中,多位VC/PE投资机构合伙人曾对投中网表示,建立生态已成为其所在机构的重要战略之一。尤其对于早期VC机构来说,内部讨论会中,项目间的“生态协同”向来都是一个关键的主题。

“因此,(两份工作间)投资人的能力迁移性极强。”李蒙总结道。金融类资深猎头王丽同样对投中网证实,BAT投资部门的人才选拔标准与传统VC/PE机构基本一致。

王丽提到,无论BAT投资部门,还是从实体业转型做产业金融的控股公司(BAT旗下资本及诸多A股玩家如清华、北航、复星等),抑或是纯金融背景擅长资本运作杠杆投资的机构(PE投资机构、各类基金子公司和资管公司等),虽然它们的核心价值和目标定义不一样,但金融工具和投资手法大体相似。

因此,传统VC/PE的投资人转向BAT等大型公司的投资部门,职业技能上并无障碍。

“其实,在私募股权行业大环境不太理想的这两年,这些大公司的投资部门收获了很多在传统VC/PE机构深耕多年的人才。为BAT投资部门‘挖人’的时候,传统VC/PE机构也一直是猎头的重点关注对象。”王丽表示。

只是,传统VC/PE机构出身的投资人能进到什么级别的公司,依旧取决于自身的背景和实力。王丽说道,“毕竟,进入到BAT投资部门,不会比进入Top5的投资机构更容易。这是属于勇敢者的挑战。”

“勇士”的第二选择

吴峰便是在百度资本第二轮面试中败下阵来的一名“勇士”。

然而,他没有选择进入其他PE机构,而是选定了另一家大型互联网公司的战投部。毕竟,更多BAT——产业资本、战投正在兴起,成为传统VC/PE投资人的下一站。

“薪酬变动不大。”吴峰告诉投中网,“我们全公司共享一套职级薪酬体系,我的薪水和高级研发工程师一个水准。”但是,“工作环境没有以前‘高大上’,差旅标准也差一些。”

跳槽后,这不再是他理想中的“金饭碗”,而他却找回了四年前的热情。

“看项目时又找回了以往的兴奋感。的确,选择项目的标准与以前略有不同,但所运用的专业技能基本一致。”入职四个月以来,他总结下来,“压力不算大,能力基本hold的住。”

然而,昔日“再战十年”的热情,还在吗?吴峰想了想,对投中网说道,“我希望,我的下一个十年,可以属于BAT。”

吴峰的愿望,已被刘启龙实现。

2018年,从某头部PE机构离职后,刘启龙成为了BAT中某公司投资部门的一员。

与前东家相比,“现所在部门的专业水平、人员配置毫不逊色。”他告诉投中网,“财务投资经验是大公司投资部门员工的基础,战略投资会多些分析层面的工作,需要对公司的业务进行充分的了解和梳理。”

目前,刘启龙接触的被投公司主要是一些已有一定实力的创业公司,之后根据公司的产业定位进行布局。

在他看来,这样的工作很有意义,会有更多的资源去接触不曾见识到的领域。“而且,背靠大公司的感觉很踏实。”

刘启龙重点提及的“踏实感”正是其他企业投资部门员工求而不得的保障。

资本寒冬之中,多数企业投资部门存在资金规模不雄厚、业绩不稳定等问题。而一旦企业面临资金缺口,投资人员业务便会被逐渐边缘化。

某A股上市公司投资经理赵雪告诉投中网,“我这大半年来,做的最多的工作就是整理材料,写研究报告。”她三个月前就已开始投递简历,试图找到更加适合的工作,但是,“哪有那么容易。”

“毕竟不是以投资为生的公司,一旦经济环境不好,我们部门的业务开展速度明显放缓,公司领导都不会把重点放在这。”

其实,赵雪对工作的不满情绪,早已积累。“即便是前几年大环境还算可以的时候,我们部门的投资决策也都是领导一个人拍脑袋,尽职调查会请会所和律所去做,员工根本接触不到投资核心流程。”她抱怨道。

学历背景并不出众的赵雪没有奢求过要进入BAT。她唯一的愿望便是,下一份工作的顶头上司在投资领域具有绝对的专业性,让自己有机会把全流程走顺,成为一名真正意义上的“投资人”。

但是,每次遇到BAT的投资人,她都会和对方加一个微信。“我会默认他们很优秀,而且喜欢和他们聊天。”

“你知道我最核心的发现是什么吗?”赵雪问道。

顿了三秒钟,她说道,“很多公司所谓的投资部门都是在单纯地寻找并购标的,而BAT是真的在做投资。”

向往夹杂着失落,热忱混带着无奈。赵雪自己或许也未曾发现,提及BAT,她的情绪竟和吴峰一样复杂而又强烈。

(应受访对象要求,文中吴峰、李蒙、刘启龙、赵雪均为化名)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