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A16Z合伙人Scott Kupor:风投仍是未来主流融资模式,但不再是唯一来源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10分钟(3756字)

2019-06-09 08:05:00 A16Z合伙人Scott Kupor:风投仍是未来主流融资模式,但不再是唯一来源

Spotify能实现的原因是存在一个非常非常活跃的二级市场,并且不需要承销商去解决太多的价格发现问题。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6月9日报道 (编译:AlphaMk)

编者注:本文原作者是Polina Marinova。

自2009年Andreessen Horowitz风投公司成立以来,Scott Kupor就加入这家公司了。作为管理合伙人,他见证了公司发展到150名员工,管理超过70亿美元资产规模的过程。

在一本名为“Secrets of Sand Hill Road: Venture Capital and How to Get it”的新书中,Kupor从各个角度来揭开风险投资过程的神秘面纱——风投如何决定投资、如何看待创始人路演和组建与发展企业过程中财务细节有哪些重点。我最近就上述这些内容以及其他一些方面,采访了Kupor。

下面是我们之间的对话。

Marinova:您加入Andreessen Horowitz已经十年了,在这时间内您觉得风投行业发生的最重大的变化是什么?

Kupor:我认为最重大的变化是将种子轮作为真正的机构资产类别进行引入。过去常常称这些人为天使投资人,他们会写一些小额支票。我认为在过去十年中,1亿美金资产管理额以下的天使轮超过了500轮。

它之所以这么重要是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促进了很多在没有这种资本情况下不可能实现的实验。其次,它改变了行业的竞争动态。因为以前往往是传统的风投会成为第一笔融资,而现在可以是这些天使基金。这显然改变了竞争的动态,并且促使投资人去思考除了钱以外,他们还能提供什么来让自己与众不同。

请解释一下您的“我需要相信什么?”估值分析法。

让我们说说第一原则。如果我们在寻找一家最终能够上市的企业,那意味着这家公司必须能值数十亿美元的市值。不幸的是,对于我们大多数公司来说,只值小额市值已经不够了。

那么我分析的时候就会考虑——“怎么能成为一家价值50亿美元的公司?”这大概率意味着它必须拥有3亿到4亿美元的收入业务,然后你才能有个最起码的可能性。有这么大的市场体量吗?是否有足够多的客户群体?期望人们为此付出的合理价格是多少?需要一个非常简单的自下而上的分析方式来思考这家公司是否可以实现这些目标。

在什么情况下提出估值打折是个好主意?(估值打折指的是融资投资者在一轮融资中购买同一家公司股票的价格低于上一轮支付的价格。)

我认为这以下几种情况都适合。第一,如果说你还是确认确实是有这个市场的,而且你对这个公司的团队还是有信心的,但是出于某种原因,没有达到目标,那么就可以考虑估值打折了。要么是产品还不行,要么就是上一轮融资给的钱太多了,你没有把钱花到极致。因此,这种情况下,提出估值打折是一个好机会。

在融资过程中,您注意到企业犯过哪些看似不起眼但却是致命的错误呢?

人们往往对于该筹集多少资金是没有具体概念的。我们尝试鼓励企业家思考的是:想一想在下一轮融资中,你想要传递的是什么故事。就是你在A轮的时候,你应该考虑的是在B轮中你想告诉投资者的点。在这之后,你再考虑你现在要筹集多少钱。

人们常常会对市场上发生的其他事情过于迷恋,而不会批判性地考虑他们需要什么。正如我们所看到的那样,A轮融资金额过高带来的问题是提高了人们对于B轮融资金额的期望值,然后你可能就会发现自己的标准设置的太高了。相比于A轮中筹集到相对少一点资金,给企业更多试错空间的情况来说,这一种情况可能更糟糕。

一些像软银愿景基金这样的大型风险投资基金如何影响风险投资?

前几年,愿景基金这样的基金是一流的。就资本总额而言,现在仍然没有人可以与他们相媲美,但现在有很多人可以给出价值3亿美元、5亿美元的支票。我认为愿景基金确实发挥了重要作用,但我认为现在人们对它的期待并不会说像第一次面世那样。它做到的成就就是吸引了更多的其他后期资本——主权财富基金、共同基金甚至是私募股权基金。

我确实认为我们已经看到了需要考虑保持更长期私有化的这个问题的趋势了。我们可以争论这是好事还是坏事,但这种钱存在的事实肯定加强了这一趋势。在某些情况下,这可能对公司有利;而在一些其他情况下,这意味着他们保持私有的时间比应该保持的时间要更长了,并且可能在没达到市场预期的增长水平下就进行公开募资了。在大多数情况下,这是健康的。因为我们已经看到其他参与者进入市场为公司提供了比愿景基金首次面世时更多的融资多样化。

花时间培养公司文化有多重要,特别是在融资以及公司从10人发展到100人的时候?

我认为非常重要。融资的时候,很多限制会被放宽。很多公司会力求发展的越快越好,而这往往需要招聘更多的人来完成。首席执行官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要做到透明化。因为“我们没钱去做这事”不再是一个很好的理由了,必须要向人们解释做出这些决定的原因以及说明为什么认为在某些情况下放慢发展速度反而是好事。

您解释说,对于追求筹集大额资本的公司来说,公共市场的作用已经减弱。那么如今企业IPO的意图是什么?

我仍然认为公共市场是有价值的。我同意,鉴于现在私人资本市场的资金供应,以前公司上市的主流原因(大多数是为了筹集资金)如今可能不那么重要了。但我认为至少仍有两个关键的意义。

其中一个原因是,如果你没有流动性RSU(限制性股票单位)去吸引员工,那么后期阶段就越来越难。因为一年前加入Uber的人可能也在关注Facebook和谷歌或是其他能够将RSU作为现金补偿形式的公司。所以我认为这很重要,因为随着公司阶段性的发展,你需要招募以及留住员工。

第二个原因是,收购在技术行业一直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虽然作为私人公司进行收购并非不是不可能的,但使用公共股票比私人股票更容易。否则,大家就要陷入收购方愿意花多少钱收购,同时被收购公司值多少钱的斗争。而当我们选择上市的时候,我们至少选择其中一个等值就可以了。

第三个原因是,被低估的是成为上市公司所需的基本原则,这实际上是发展过程的重要组成部分。最近有人采访了Snap首席执行官Evan Spiegel,他谈到了自己没有意识到公共投资者要求的问责制水平。在私人资本市场中很容易陷入这种想法,是的,季度报表很重要,但它们也没有那么重要,因为我没有以股票价格形式呈现的日常报告卡。所以我只想从成熟和卓越运营的角度来看,我们仍然认为上市会增加很多价值。

Slack和Airbnb可能通过直接上市公开上市。为什么你认为其中一些公司会拒绝传统的IPO路径?

其中一些公司不需要起步资本,因为他们在私人资本市场上已经筹集了大量资金,而且他们对现有的现金供应感到非常满意。那么,如果你不需要起步资本,那么为什么要集资来稀释股份呢?我认为这是动机的一部分。

另一方面,过去IPO流程的很大一部分是针对这些公司的营销活动。没有记者会整天去报道他们,因此IPO流程是公司向世界展示自己的一种方式。我只是认为Airbnb和Slack以及其他一些公司早已成为家喻户晓才是事实,因为他们是人们每天都在使用的东西。

我认为也有可能是出于省费用的原因,公司只是不喜欢给承销商6%或7%的费用。当然,现实情况是这些即将上市的巨头并没有支付这6%或7%的费用,但他们仍在为某些费用掏钱。因此,有这样的观点:“如果我们能够在不稀释股份的情况下实现我们想要实现的目标,同时不必担心营销的问题,所有这些都能更经济有效地进行,那么就很好。”

我认为实际上可以实现这一点的公司还是非常罕见的,因为你必须有真正的良好意识以及足够的二级市场交易。Spotify能实现的原因是存在一个非常非常活跃的二级市场,并且不需要承销商去解决太多的价格发现问题。

我个人仍然认为我们不会看到大量公司这样做的。我仍然认为它仅限于少数几个,但它可能会有一个辅助的好处,让承销商认识到这是一些公司的可行替代方案,然后必须考虑自己真正增值的地方在哪里。而且我坦率地认为这是一个净积极因素。

您提到ICO有可能会取代我们今天所知的风投。ICO在很多方面都声名狼藉。对于ICO是否会成为未来融资的可持续模式,您目前有何看法?

ICO是我称之为“威胁融资”的一种形式。总是存在这样一个问题:我们所熟知的风险资本已经远去了吗?对于ICO而言,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对此态度非常清楚并且大多数人都同意,如果有人通过发行虚拟货币而不是遵循Reg D法规发行证券,那么这显然违反了证券法。因此,我认为当下ICO的形式不会取代风险投资。

但我想要试图提出的更广泛的观点是,资本不再是稀缺资源。而这是这个行业最初35-40年的特点——资本有限,只被风险投资公司拥有。因此,风险投资公司在与企业家的博弈关系中拥有更多的杠杆和控制权。而在过去的10到15年里,这完全被颠倒了。资本不再是稀缺资源,所以现在是成为企业家的好时机,因为在确定资本来源方面拥有很多杠杆了。

因此,无论是众筹还是ICO,如果你只是想着资本来源,那么这项业务可能不是一个可行的长期战略。行业竞争力将继续变得越来越大,资本也不将是稀缺资源,因此必须弄清楚自己的优势。如果风险投资想要在此后30年保有价值,那就必须发展成不仅仅是一个融资来源。

硅谷一直被吹捧为世界上最大的财富创造机器。您认为它将在未来十年保持其主导地位还是会被其他地方取代这一地位?

如果看一下这些数据,20年前美国风险投资占全球风险投资的90%,而今天美国的风险投资只有50%到51%左右。因此,在相对全球市场份额的基础上,占比急剧下降。当然,本身市场规模也变得更大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没有理由相信不会有其他地方可以与硅谷在公司组建的成就上相媲美。但我认为人们忘了构建这些体系花了多久时间。毫无疑问,到处都有令人难以置信的杰出工程师,人们也更容易发展技术了。

在美国以外的许多其他地方肯定有资本,但我认为可能需要更长时间才能建立起强大的体系。必须要有一个创业者敢闯,投资人愿意投钱的生态系统,所以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存在这种情况,但我只是认为这种情况发生的时间框架可能比人们预期的要长。

在书的最后,您提到个人座右铭是“更好地被告知(Better to be informed)”在风险投资之外的哪个领域,认为人们有机会更好地了解情况?

我认为在风险投资之外我看到的最重要的事情是技术与整个社会之间的关系。我想我们很幸运能够住在美国和硅谷这个美好的地方,我们每天都见识到技术带来的好处。我们忘记的是,生活在纽约、加利福尼亚和波士顿以外的其他人对这些价值观认识的方式与我们截然不同。

技术的发展速度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快。我们能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注意到这一点,并认识到我们应该与政府以及其他团体进行交流,了解我们如何确保从技术进步里面获得好处,同时也认识到过渡错位可能是真实存在的,我们也必须对此更加注意。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