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阅文集团因何焦虑?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7分钟(2659字)

2019-05-31 阅文集团因何焦虑?

阅文集团实现泛娱乐生态道阻且长。

【猎云网(微信:ilieyun)北京】5月31日报道(文/曹宇、粮食大丰收)

阅文集团旗下起点中文网和晋江文学城分别于5月20日和5月23日因涉嫌传播淫秽色情信息,全面深入整改,关闭停更相关节目和频道。

2017年上市当日,其股价一度突破110港元,最终收报102.4港元,涨幅86.18%,公司总市值高达928亿港元,成为当之无愧的“网络文学第一股”,然而好景不长,此后其股价一路下跌,自阅文集团上市以来股价已下跌70%,公司市值蒸发达515亿港元。

此番旗下网站“扫黄打非”整治,“网络文学第一股”阅文集团股价也受到波及, 5月27日股价遭遇重创,开盘大跌一度跌穿10%,报29.4港元,盘中创上市以来新低,最终收盘跌7.32%,为2018年11月以来的最大跌幅。

阅文集团核心业务增长乏力

尽管阅文集团在网文领域是垄断级的存在,但版权运营收入和其垄断地位不成正比,增长乏力。2018 年营业收入同比增长 23%,远低于2017年的同比60%左右的增长率。而在线阅读收入2018年同比增长率只有 9.7%。

阅文用户数、付费用户数的增长也不理想。2018年,阅文平均月活用户为 2.14亿,同比只增长11.46%。付费用户数量和比例都出现了负增长,付费用户数量从1110万下降到1080万,付费比例从5.8%下降到 5.1%。业绩不及预期,随着网文监管的加强,阅文的付费用户增长堪忧。

此前阅文集团股价已在持续下跌,本次扫黄行动又给这家网络文学巨头一次重击。对比阅文集团2017年11月上市时引起市场疯抢、上市首日股价便由招股价55港元升至110港元的盛况,2019年以来阅文集团股价多在30至40港元之间波动,在5月27日再创低点。

财报显示,2018年阅文集团旗下各平台的月活跃用户为2.13亿,同比增长11.5%。但付费比率却从2017年的5.8%降至2018年的5.1%,用户的付费意愿在下降。财报显示,2018年在线业务的收入占比76%,版权收入占比24%,在线业务中在各平台的收入种占比最重。

付费阅读遭免费阅读围剿

从2018年开始,趣头条旗下的米读小说异军突起,提供带有广告的免费全文阅读内容,迅速收获了一大批读者群体。米读小说在诞生的几个月就已经迅速登上网文阅读平台的前十。

阅文或许焦虑,在版权意识和内容付费的规则下,为何那些免费阅读的APP仍旧可以打入市场,争夺流量和市场占有率?

优质内容付费的对立面,正是读者喜爱并且唾手可得的免费内容。付费阅读主要面对一二线城市,有消费能力、更注重内容质量的用户,免费模式市场用户则下沉到三四五线城市甚至城镇乡村。

免费与付费模式并行是阅文集团旗下网站的两种策略,同时也是网络文学市场上长期并存的模式。此外还有盗版网站游走在上述两种商业模式之外,但盗版网站自身的盗版文字更新不及时、质量差、频繁的广告弹窗等也将其拖入不利境地。这些阅读体验也让更多的读者选择正版网站观看,为其原创内容付费。多家网络文学平台自身也采取了防盗文规范,比如晋江文学城网站就采取了设置防盗章节比例等举措。

从整个行业来看,徘徊于免费模式下上升的引流难度,与付费模式下高额的营收之间,网络文学平台在其变革历史中已衍生出了多种商业模式。细究而言,免费与付费之前的对立,与正版与盗版有着天然而成的关联。

坚持采取付费模式的网络文学平台,主要赢利点落在付费章节之中,它们以正版之姿,名正言顺地占据忠实读者心中高地,自然也培养了自身的首批付费用户。

一些免费阅读的网站多以“免费+广告”为运营模式,从广告提成中消除读者的费用负担,实则读者为其版权的“隐形付费”。在当今的社会背景下,即便消费水平有所提升,版权意识空前高涨,但为作品付费的风潮始终难以阻挡人们对免费内容的渴望。

前瞻产业研究院预计,到2020年,移动端用户付费比例有望提升至14.5%,这一数字看似给付费网络文学指向了一片更加光明的未来,但剩余的85.5%的读者免费需求实在是不容小觑。以米读为代表的一系列免费阅读平台应运而生,正版且免费的阅读内容占领了那些不愿意付费人们的大片市场。

十年之前的阅文也许难以意料到,在版权意识提高、盗版网站式微的今天,它不得不向免费模式低头。但不论采取何种收费方式,网络文学平台面向的始终是读者,“作品为王”是该行业的永恒真理。

即便收购了强影视化能力的新丽传媒,阅文依旧逃不开对付费用户和网络广告的依附。对任何一个公司来说,核心业务增长率的下降都不是一件好事,尤其是在市场率占有高的网文市场,版权仍是作者原创的核心,平台盈利的核心,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用户付费习惯下降是阅文不愿看到的。

IP难养,打造泛娱乐生态道阻且长

当今网络小说的绝大多数优秀IP都是阅文旗下各大平台孵化出来的。因此对于阅文来讲,版权运营才是重头戏,盈利的重心应放在一系列下游产业链。生IP容易养IP难。阅文也想照抄迪士尼漫威的成功模式:将人气小说漫画先改编影视游戏,再发展一系列线下产业,如周边消费品、主题游乐场等。但阅文是个笨学生,写作业很卖力,老师(大众)看了不满意。

2018 年,阅文集团一共授权了 130 余部网络文学作品改编为影视、游戏、动画、漫画,包括《国民老公》、《武动乾坤》、《斗破苍穹》等。然而上述全部作品贡献给阅文的版权营收只有 10 亿,仅占2018全年收入比重的 20%。收益与投入相比过于惨淡。阅文的“作业”哪出了问题?

表面问题是改编作品质量不佳,流量IP加流量演员不等于好作品。

热门IP改编的电影《悟空传》《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鲛珠传》票房相继失利;影视剧质量同样惨不忍睹,《鬼吹灯》系列的口碑从第一部豆瓣8分掉到第五部3分。因为小说原作人气越高,初始流量越高,大众对改编的质量要求越高,只有达到受欢迎的标准,下游衍生产业才能推进。阅文也明白这浅显的道理,为补影视质量短板收购新丽传媒,以求在身份上平视其他片商,在影视制作时获得内容情节的控制权,最大程度上保住原著粉丝市场。

而更深层的问题是没有充分开发IP价值。“笨学生”阅文抄漫威迪士尼的作业只抄了一半。

全版权运营主要可分为两种模式,集团式运营和开放式运营。集团式运营的典型是腾讯、阿里巴巴这些大型集团,他们内部有完善的产业链支持资源互通,自身即可形成闭环,打造泛娱乐生态圈;不具备完整产业链的企业只能做开放式运营,与其他平台合作共赢。阅文虽背靠腾讯,版权价值开发的广度和深度却远远不够,IP运营各环节尚未打通,改编影视尚处在依赖票房收入的阶段。

合格的“作业”是什么样的?国内其它行业已有许多“尖子生”已经做到了充分发掘版权价值。

毕竟不是只有文学作品能作为产业链的开端,从目前全版权运营的实践来看,文学、影视、游戏、动漫等每个行业巨头都想争上游、都能当好上游。

手游《阴阳师》,2016年9月上线,历时三年仍是网易游戏最赚钱IP之一。同名漫画、动画、电影、音乐剧、实体店多点开花,并以《阴阳师》为蓝本衍生了3款其它类型游戏,一个IP由此成倍扩大。

同是背靠腾讯,手游《王者荣耀》衍生了网综《王者出击》和历史文化节目《王者历史课》,小说《王者时刻》,与哈尔滨市政府合作,打造“王者峡谷”主题冰雕。

产业链末端的消费品也能衍生动画来反哺。酒业新秀江小白,异军突起做动漫。2017年、2018年分别上线两部衍生动画《我是江小白》,动画取景重庆的各个知名地标建筑,促成社交平台“江小白取景处”打卡热度。

更有颠覆迪士尼模式的长隆野生动物园,自创动画IP,衍生动画主题酒店。阅文集团实现泛娱乐生态道阻且长。

如此,各行业巨头雨后春笋般打造泛娱乐生态,阅文的文学版权运营如何站稳脚跟实属焦虑。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