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星洞CMO张蕾:打造中国奢侈品顶级品牌还差这一点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6分钟(2347字)

2019-05-30 星洞CMO张蕾:打造中国奢侈品顶级品牌还差这一点

终有一天,中国也会有自己的品牌走向世界。

【猎云网(微信:ilieyun)上海】5月30日报道(文/张庆)

5月30日,“FUS猎云网2019年度消费升级产业峰会”在上海扬子江万丽大酒店隆重举行,近百位知名资本大咖,独角兽创始人、创业风云人物及近千位投资人与创业者共聚一堂。本次峰会由猎云网主办,锐视角、猎云资本、猎云财经、企业管家、创头条协办。

峰会上,在由辰海资本合伙人王维玮主持、以《新商业下的未来消费升级独角兽》为议题的圆桌论坛上,飞马旅集团CEO&飞马资本合伙人钱倩、德商资本管理合伙人吴伯仲、星洞CMO张蕾、米小芽合伙人CMO万云海以及乐摩吧CEO谢忠惠就论坛议题发表了精彩观点。

在星洞CMO张蕾看来,消费升级是指:用户选择更加多样化,体验要求会更高,并且用户可以更加自由地选择自己想要的东西,甚至觉得应该花更少的钱享受到更好更多的商品跟服务。

张蕾.jpg

对于当下消费是升级了还是降级了的问题,张蕾认为,消费肯定是升级的,只是针对不同的阶层、不同的地区跟人群升级的幅度、层次不一样。

以星洞为例,星洞是一个奢侈品会员制服务平台,提供奢侈品租赁。关于消费升级,星洞主要体现在用户买不起但用得起的升级体验上。比如,对于奢侈品,很多人是买不起,但在星洞平台上租赁,立马就用得起;还有一些买得起且有很大奢侈品需求的人来说,租赁会比长年累月购买积累奢侈品要来得实惠。

另外,张蕾也谈到了打造中国奢侈品牌问题。在张蕾看来,即使中国品牌已经拥有了天时地利人和,但想打造成中国顶级品牌也是需要有很长的时间,因为很多品牌奢侈品不仅仅是品牌,其实背后是文化,是文化的霸权。

但同时,张蕾也觉得,国产的东西在崛起,且如今90后也有一种国货自信。终有一天,中国也会有自己的品牌走向世界,只是大家需要更多的耐心跟时间去等待。

2019年,猎云网以发现产业独角兽为初衷,全面开启“FUS(Future unicorn Summit)未来独角兽峰会”品牌。本次大会以寻找产业独角兽为初衷,围绕“消费升级+产业”的主题,对新时代下的消费升级进行解析,分享投资人视角下的产业新机会,共同探秘消费升级领域未来独角兽的机遇与挑战。

圆桌1.jpg

以下为张蕾圆桌实录,猎云网整理删改:

王维玮(主持人):各位下午好!我是来自辰海资本的王维玮,也请嘉宾先介绍一下自己以及创业企业。

张蕾:大家好!我是星洞的CMO张蕾。星洞是奢侈品会员制的服务平台,我们希望提供给大家一种不用买的奢侈品生活。 

王维玮(主持人):关于消费升级,去年一年消费升级一词讲了很多,后来也有人说是消费下沉、降级、分级。对你们来说,是升级了还是降级了?并且举个例子支持你们的论点,以及背后的驱动力怎么样?

张蕾:我觉得消费肯定是升级的,只是针对不同的阶层、不同的地区跟人群升级的幅度、层次不一样。我们认为消费升级是指:用户选择更加多样化、体验要求会更高,并且可以更加自由地选择他想要的东西,甚至用户觉得应该花更少的钱享受到更好更多的商品跟服务。这是我认为的观点,谢谢大家!

王维玮(主持人):星洞是做奢侈品租赁,从提高用户的行为来看,有没有具体看出消费升级在哪里,且大家的习惯跟以前有什么不同。

张蕾:你的问题挺好的,我本来想在后续的问题中再来分享。我可以讲讲我们几种典型的消费者,星洞到底带给了他们什么东西?

有一个典型的用户代表95后,大学刚刚毕业一两年,非常年轻漂亮,追求时尚,她的身上从头到脚都是名牌的包包、手表、名牌的鞋子。作为一个旁观者来看待这样的消费者,你会觉得这个姑娘那么年轻,她怎么会有那么多的钱来承担她这一身的打扮?她是我比较典型的VIP用户,后来我和她进行了一次访谈,我也跟她聊了一下:她怎么会知道我们,又怎么会成为了我们的用户,星洞给她带来了什么样的好处。

这个用户说:我比较了一下互联网,上网搜索了一下各种信息,因为现在21世纪是信息开放的环境。关于奢侈品知识,消费者比平台更懂,这个用户知道的绝不在我们之下。她比较发现有很多共享的平台,租赁衣服、包包各种各样新兴的服务,她比较了一下各种平台以后,发现只有一个平台可以满足她的手表需求。其实衣服、包包都是比较通常的品类已经不稀奇了,而她有名表的需求但买不起,但星洞可以满足她的需求,星洞有各大品牌的名表是平时想买却承担不起的,于是她立马决定要成为星洞的会员。这是我们平台比较典型的95后女孩子追求时尚、追求奢侈品,但是现在没有及时拥有买名表的能力,但是成为星洞会员后,她立马可以享受到,马上就可以戴。

再举一个例子,也是我们的VIP用户。她30岁出头(35左右),保险公司高管(总监级别),她是我北京地区的客户,她是朋友介绍才知道星洞服务的。她家里本来就有好多包包,基本上每一年都有出国的需求,但也会在海外国内买一到两个名牌的包包。随着她地位的上升、收入的上升,基本上每年都买1到2个包,终有一年她会觉得衣橱放不下,她需要断舍离,有很多东西她不舍得扔也不舍得放弃,对她来讲既不环保也是不断的投入,每年还有养护的成本。而星洞给了她不需要花很多的钱,依然可以使用各种各样的包包、腕表、礼服。这也是我比较典型的用户群体。

王维玮(主持人):买不起和用得起都是很好的用户升级的表现。

王维玮(主持人):我原来一直问我团队一个问题,中国会不会出自己的奢侈品牌,如果出会在什么品类?

张蕾:我近十年一直在奢侈品行业,我也做了好多公司的奢侈品,包括本土的。

王维玮(主持人):中国现在最接近所谓的奢侈品是什么品牌?

张蕾:我认识上下蒋琼耳(生活品牌上下首席执行官),我很多年前和她一起开过会,当时我还在广告公司行业。我在广告公司的时候已经服务了很多奢侈品品牌,其中印象比较深的是跟上下蒋琼耳一起开会,她一直想做的就是打造中国的奢侈品牌,她也有很多的关系和渊源,她现在也是爱马仕的设计师,爱马仕也有股份在上下里面。即使蒋琼耳已经拥有了天时地利人和,但她想把上下品牌打造成中国顶级品牌也是路漫漫、需要有很长的时间,因为很多品牌奢侈品不仅仅是品牌,其实背后是文化,是文化的霸权,就像为什么大家会听到意大利、法国的东西大家都趋之若鹜很想要。

王维玮(主持人):故宫制作现在大家也很想买。

张蕾:国产的东西在崛起,加上现在90后的孩子有一种国货自信,我身边的小姑娘们也觉得不一定要去买大牌,像很多国产的化妆品也非常好,像完美日记、玛丽黛佳都是国产比较知名的化妆品,她觉得用用也不差,其实没有跟大品牌有特别远的差距。我觉得终有一天,中国也会有自己的品牌走向世界,只是我们需要更多的耐心跟时间去等待。

王维玮(主持人):非常希望中国有自己的奢侈品品牌。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