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化身打击霸权的正义斗士,这个男人成为Airbnb上市的拦路虎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7分钟(2458字)

2019-05-28 07:55:00 化身打击霸权的正义斗士,这个男人成为Airbnb上市的拦路虎

这些城市表示,Airbnb的模式抑制了住房供应,提高了租金,并将长期租户赶出了市场。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5月28日报道(编译:圈圈)

今年2月,Murray Cox受邀与Airbnb的代表们共同参加在曼哈顿市中心举行的会议。

四年来,Cox一直在发表报道称Airbnb是大城市住宅的反派,但该公司此前从未联系过他。Airbnb想知道在纽约Airbnb办公室对面的百老汇大街上,挑一间由WeWork设计的会议室来招待Cox是否合适。因为Cox就在Airbnb所在办公大楼工作,近得能连上Airbnb的Wi-Fi。

白天,Cox在一栋摩天大楼的27层担任一家科技初创公司的副总裁,他和Airbnb的员工一起乘坐电梯上下班,该办公大楼有26层都是Airbnb公司的。到了晚上,46岁的他(现住在布鲁克林)经常坐在沙发上浏览Airbnb的网站,向世界各地的城市提供经整理过的统计数据,这些城市正在试图遏制这家房屋共享平台的不断扩张。

Cox指出,Airbnb平台上的数千份非法房源扭曲了房地产市场,这与Airbnb想要塑造的形象也不相符。对Cox来说,Airbnb是“一家价值数十亿美元的令人讨厌的公司,它认为自己正在改变世界,但实际上却对世界产生了负面影响。”与此同时,Airbnb也一直在诋毁Cox,在公开诋毁他工作的同时,还指责他在酒店行业中饱私囊。Airbnb的一位澳大利亚发言人把Cox的网站为“垃圾”。

目前,估值310亿美元的Airbnb正在为明年的上市做准备;基于此,它需要采取措施应对当前面临的一些棘手情况。这家总部位于旧金山的公司需要与其最大的国内市场纽约讲和,该公司在纽约陷入了一场监管之争。要做到这一点,它必须与Cox达成停火协议,毕竟Cox的数据使纽约市的立场更加坚定。

Airbnb发言人Liz DeBold Fusco今年早些时候在Twitter上公开与Cox发生争执后,主动联系了Cox,邀请他在纽约“就房屋共享的未来之路进行一次真正的对话”。

长达五年的时间,Cox都是通过新闻媒体发布会对Airbnb提出质疑。面对这突如其来的邀约,Cox感到十分震惊。Cox和他的宠物狗(Finch)坐在公寓里,一遍又一遍地读着这条信息,怀疑这是不是恶作剧。

“人们说我是Airbnb的监督者,”Cox在接受采访时说。他拒绝被贴上这样的标签,“我只是一个住房积极分子。我认为住房是一项人权;而不是经济工具或商品。”

Cox在悉尼大学学习计算机科学,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毕业以来,一直在小型科技初创企业工作,并涉足新闻摄影。他的激进主义倾向很可能来自于他的哥哥,他哥哥是一名环保主义者,曾致力于保护澳大利亚的野生动物。

在周游世界各国后,Cox于2008年在布鲁克林定居下来。同年,Brian Chesky、Joe Gebbia和Nathan Blecharczyk推出了Airbnb,一个邀请陌生人到他们在旧金山的公寓里短期住宿并帮忙支付部分租金的平台。不久,Airbnb就发展为世界上最大的家庭共享平台,在191个国家拥有600多万套房源。随着Airbnb的加速扩张,它面临着来自各类城市不断增长的阻力,这些城市表示,Airbnb的模式抑制了住房供应,提高了租金,并将长期租户赶出了市场。

Cox第一次注意到这种现象是在2014年夏天。当时,他在一个青年组织工作,教孩子们有关地区、房屋的中产阶级化和住房压力的知识。Cox最开始以为Airbnb是给人们提供一种方式将空余卧室出租顺便还能赚点外快。但在查看数据时,他惊讶地发现,事实上,房主们是在出租整栋房屋。

对Cox来说,一开始只是把研究Airbnb的数据当作一个简单的课题,但后来就迷上了做这件事,从而催生了Inside Airbnb网站。Cox现在每周花大约10个小时分析来自100多个城市的统计数据,回答来自世界各地学者和记者的6个问题。通过使用公开的信息,Inside Airbnb可以查看到某个地区有多少房源,有多少是整套的私人住宅,有多少是一套住宅中的一间房以及每一个房间的价格和收到的评论数量。

对于那些试图打击Airbnb管理的整个网络或长期租户的城市来说,这些是很有价值的信息。2010年,纽约制定了一项法律:在没有租户在场的情况下,多单元大楼的一套公寓的租期少于30天是违法的。旧金山、巴塞罗那和巴黎等约30个城市要求获得Cox的数据,并对Airbnb实施了监管和限制。2015年,旧金山要求Airbnb在其网站上自动登记房东信息;而这之后,Airbnb在旧金山的房源减少了约一半,纽约也可能遭遇类似的命运。

Airbnb认为Cox的数据可靠性不强。例如,Airbnb上并非所有的房源都是“活跃的”,仅仅因为一套公寓被Cox列出就相信其数据的真实性,这是不合理的。Cox的网站也忽略了这个事实,即多个房源可能在为同一物业做广告。此外,Airbnb还就Cox对房价和房东每月收入的计算提出了异议。

学者们认为,Inside Airbnb是公开获取Airbnb数据的最佳来源。麦吉尔大学城市规划学院教授David Wachsmuth表示:“Airbnb平台在从事的活动与他们希望呈现出来的形象不符。”无论人们是否同意Cox数据所得出的结论,“Cox想让公众看到公平公正和准确无误的信息,这一事实是不容争议的。”

Cox会从一些城市那里获得报酬,其中包括旧金山每月支付的200美元报酬,以及酒店行业协会和研究人员提供的报酬。他说,维护这个网站每年要花费约1万美元,而获得的报酬大多用于维护网站。在过去的一年里,他曾飞往巴塞罗那、澳大利亚和巴黎,在各种家庭分享活动上讲述他发现的情况。

但没有哪个地方比纽约对Airbnb构成的威胁更大。纽约大约有5万个房源在Cox的列表之上,它是世界上最热门的旅游目的地之一,去年吸引了6500万游客。它也是美国房价最昂贵的城市之一,有着严格的住房法。纽约市与Airbnb就一项法律争执不休,该法律规定,除非永久租户在场,否则任何人不得将公寓出租少于30天。

每个月,Cox都会向纽约市特别执法办公室发送统计数据,详细说明Airbnb正在出租的房屋类型。他的数据是该市最近传唤1.7万份Airbnb房源的主要依据,该市认为这些房源是非法的。

Cox说:“住房问题是这个城市许多问题的核心。我关心社会正义、种族和经济平等;Airbnb的做法会对这些事情产生影响。”

例如,Cox发现,在纽约市72个以黑人为主的社区中,Airbnb的房东中白人的可能性是黑人的五倍。他的数据还显示,Airbnb提供的大部分房源都是全年可出租的整套公寓,纽约的可用房减少了约10%,租金每年上涨数百美元。

Cox认为,自己最大的成功在于于2016年曝光了Airbnb,原因是该公司在纽约的平台上悄悄删除了1000份非法商业信息,让Airbnb得以对自己的运营状况描绘出更美好的图景,并误导公众和市政官员。

非营利组织New York Tech Alliance名誉主席安Andrew Rasiej表示,Airbnb今年2月的扩张可能与即将进行的IPO有关。他表示:“我们有理由假设,Airbnb希望在纽约与直言不讳的批评者会面,并在IPO前尽可能显得合法,以平息投资者的担忧,这两者之间存在关联。”

2月的一天,Cox忐忑地走进了会议室。“我的肾上腺素升高了。我不知道他们会说些什么,他们有可能起诉我,”他说。Cox受到了DeBold Fusco和Airbnb政策经理Andrew Kalloch的欢迎。Andrew Kalloch曾在波特兰与Cox通过电话。

然而,这些寒暄都是短暂的,当他们就纽约住房共享合法化和监管的提案展开辩论时,紧张气氛迅速加剧。双方都不愿让步。

但就在几周前,Airbnb同意禁止在纽约挂牌补贴房或租金控制房,以安抚Cox等活动人士。Airbnb发言人DeBold Fusco说,此举“反映出我们正在倾听这一事实”。Cox并不信服。上个月,Cox通过Twitter联系了DeBold Fusco,看她是否有兴趣再次讨论一下这个提议,但她没有回复。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