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东科创星创始人朱自芳:做投资人最大的痛,是自己的公司没有上市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9分钟(3495字)

2019-05-18 东科创星创始人朱自芳:做投资人最大的痛,是自己的公司没有上市

未来公司是平台,大家都在这个平台上,所有员工都是合伙人,谁能够贡献,谁获得的收益就多,尤其股权分配、激励上,这一点武汉还需要值得反思。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武汉】5月17日报道(文/王明雅)

5月17日,“万物生长——2019武汉创业创新峰会暨第二届楚馨奖颁奖盛典”在武汉光谷凯悦酒店隆重举办。

以“投资生长·穿越周期,资本的创新与实践”为议题的圆桌论坛上,由众海投资武汉负责人杨蓬主持,东科创星创始人朱自芳、 深创投互联网产业基金投资部总经理刘敏、澳盈资本创始合伙人肖毅、地壳盛通创始合伙人侯海伦、鲲腾资本管理合伙人武嘉共同就论坛议题发表了精彩观点。

住.jpg

在东科创星创始人朱自芳看来,近些年来,武汉的创业者数量明显变少,无论是从创业者数量还是从投资的案例数量,都存在一个下降的态势,而东科创星去年所投 的13个项目中,大多也是从自己的CEO特训班中挖掘出。不过,他也提出,尽管创投环境出现了退潮现象,但整体质量并没有下降,这是一个好事情。

对于武汉的创业者与其他地区差异的问题,朱自芳也感受颇深,在他看来,武汉九水通衢,其士商业的思想在近代以来一直是非常前卫,是敢为人先,深入人心的,但在消费升级的大环境中,很少有变成资本市场宠儿的企业,这是值得反思的地方。

在他看来,从2013到2014年是一个创业思维的分水岭阶段,这之后是科技创业,而方向和核心竞争力已然不同,后者更应当摒弃传统思维,拥抱变化。他表示,这些年也一直致力于帮助这些创业者找到初心,在其成长为优秀公司的路上,克服缺点,耐心打磨。“没有把自己的公司变成有资本家的公司,没有上市,是做投资人最大痛。”朱自芳坦陈,他希望,能够把这个痛传给投资对象,以使后者不要重蹈覆辙,眼光放得更为开阔。

随着5G时代的到来,朱自芳透露,东科创星将重点5G相关,包括光通讯、光芯片以及物联网等技术型产业。

此次峰会由猎云网&猎励科技主办,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管委会作为指导单位,锐视角、猎云资本、猎云财经、懂币帝、创头条作为协办方。

猎云网已连续两年推出万物生长武汉创业创新峰会,致敬最有拼搏劲和创新精神的武汉系创业者,窥探武汉创业投资变局,试图从媒体、数据、资本的角度全面解读“创业in武汉”。

以下为朱自芳演讲实录,猎云网经删减整理:

杨蓬:大家好,我是北京众海投资的CEO,这次圆桌主题是“投资生长,穿越周期,资本的创新与实践”。台上的嘉宾是很优秀的投资人了,我的同行们。下面请各位嘉宾用一分钟时间介绍一下自己的公司。

朱自芳1.jpg

朱自芳:大家好,我们成立于2013年,有国家级孵化器、众创空间,是一支从事于早期天使投资的基金,还有一个是东科创投,主要做500万到1000万之间的投资,在我们东科创投基金上,还有一个在深圳的前海雨露光和资本,这个大一些,更多涉足上市公司的并购,目前总共管理的基金金额是8亿人民币。主要投资偏好方面,我们立足武汉,辐射全国。武汉有武大、华科、理工大,人工智能、半导体设计,智能制造、大健康领域。虽然我本身是营销出身,但是我对于非技术驱动型项目都不是特别的敢投,这是我的短版。

杨蓬:所以你要看到有实实在在的东西。

朱自芳:偏向于技术。去年开始我们在加拿大多伦多设立了自己的创业孵化基地,有专门的投资人员在当地选择优秀的华人创新项目,在当地孵化,以投资的方式领回来,现在有一个项目即刻会落地武汉。

杨蓬:也就是说从种子轮到并购,相当于全产业链了。

朱自芳:因为碰上了很多好的项目,然后又舍不得,所以说我们致力于帮扶创业者,我们每年一期,700多人报名,我们只选几十个人,这个东西都经过浓缩的,我们帮助每一个东科学员去融资。

杨蓬:第一个问题,其实想问我们武汉本土的投资人,从双创提出到2018年,全国的创投环境其实出现了很大的变化,在武汉作为投资人,你们观察到了武汉有什么变化特征。这两年以来你们看到武汉创业者或者是创业企业和过去有什么变化,在这种变化下,你们作为投资人,这几个投资思路和投资的判断标准是不是也跟着做哪些调整。

朱自芳:一个非常明显的变化就是创业者的数量变少,尤其是2015年到现在这几年,无论是从创业者数量还是从投资的案例数量,都有一个下降的态势。2018年,我们投了13个项目,但是这13个项目我们是怎么做的,基本从我们自己2013年做CEO特训班开始挖掘出来,培育出来的这些项目,都是武汉本土的项目,当然也有北京、深圳的。这几年因为双创经过了一个大的渲染之后,整个氛围起来了之后,有一个盲目上升的阶段,当大家发现创业不是那儿好玩的时候就有退潮的阶段,再加上资本的退烧,2015是巅峰,之后迅速退烧,很多投资项目协议也签了,最后没有落实,导致很多项目很难受。这种情况我们也有耳闻,这两年呢,总量少了,但是整个质量并没有下降,我感到特别欣慰的事情,很多人说武汉的项目不就是光电领域,消费领域,生物医药这一块有几个好项目,很少去深耕,有好项目但是没有发现,在这个领域过程中去甄别,实际我觉得这几年有好项目是多了,整个项目数是少了,这是一个好事情。

杨蓬:总量少了,但是质量提升了。那您本身对于项目的一个好坏标准的判断有一些变化吗?

朱自芳:我们原先是在2015年之前,更多是关注于种子和天使阶段,50到500万投资这样一个规模,但是2015年开始我们发现有很多项目,这个时候你如果说专注于所谓的早期,有很多项目需要更大的资金量,这样的项目一起步资金需求量很大,很贵,但是很不值,所以2015年之后1000万单笔资金,这是翻番了,我们甚至超过了这个额度的时候,几个LP因为超出我们基金的范畴,临时动自己的自有资金去投资,这种情况也有。其实项目还是更立体了,更好了。

朱自芳3.jpg

杨蓬:我想聊一下武汉跟其他创业者对比感受不一样的地方。

朱自芳:从投资的角度来讲,不应该去挑剔哪些领域做的不好,而更应关注与发掘哪些领域具备培育全国性头部企业的机会。其实我一直在思考,武汉是九水通衢,其士商业的思想在近代以来一直是非常前卫,敢为人先,这是深入人心的。但是消费升级大环境中,我记得在90年代的时候,那时候中国保健品崛起的时候做的非常棒,现在虽然在,但是也没有多少了,以它为代表的汉派服饰出了很多,为什么没有变成资本市场宠儿,这是值得反思的地方,这是我们湖北人自己要剖析自己,我们做创业的时候。传统思维的创业和现代思维的创业,从2013年到2014年是一个分水岭,这以后是科技创业,科技引领,所创业的领域也好,方向也好,是完全不一样的,核心竞争力建立的基本不一样,所以现在谈到如果说消费升级这个领域,当然消费升级比如良品铺子也很棒,但是用互联网+思维来做。每年很多APP基于传统思维做的,很可惜。包括经营公司思维落后,所以这几年一直致力于帮助这些创业者先知道自己初心是什么,可以成长为优秀公司的这些人,然后再告诉你,有什么缺点,要打磨,如果不打磨,我是一个优秀的商人,我也赚了不少钱,但是没有把自己的公司变成有资本家的公司,没有上市。这是做投资人最大的痛,所以我把这个痛传入投资对象,你不能重蹈覆辙,眼光要放得更开阔一些,在这方面武汉跟第一线城市存在巨大的差距。

杨蓬:是的,我曾经碰到一个企业,我对他非常看好,我认为他有可能五到七年里可以冲击十到二十亿收入能力的,但是当我第三年的时候,我再碰到他,他说他公司发展的很好,很棒,我现在看到新的方向,我要做新的领域,而且我已经开始做投资了。

朱自芳:过早的多元化。

杨蓬:对,过了两三年我问他你现在是多大,他说现在收入两千万。我当然很愤怒,就是不专注。

朱自芳:对,心中特别不开阔,不能够有效的吸引人才,以前我们做公司老板和雇员的关系,老板提供平台,雇员在上面发展,其实未来公司是平台,大家都在这个平台上,都是合伙人,所有员工都是合伙人,谁能够贡献,谁获得的收益就多,尤其股权分配、激励上,这一点武汉还需要值得反思。

杨蓬:股权激励我个人有感受,北上广深做的很好,他们非常信任股权激励机制,是因为身边的朋友们的公司这个股权实在可以换成钱的,而武汉的股权正在发生效益,让大家信任你拿到的股权未来真的可以变成钱,可以由一个让你的生活质量发生质的飞跃的过程,在走这个过程。

朱自芳:所以你问武汉跟其他外地企业的差异,差异就在这儿,但是不可怕,我认识很多创投界朋友都在扭转这个现象。从科技创业去扭转,从年轻人身上扭转,可以改过来。

杨蓬:因为我也做早期投资,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点在于你是否真的信任年轻人可以真的去创造未来。这是我坚信的,武汉有很多不错的储备,有哪些领域各位可能会重点关注的,如果你投资,会青睐哪些细分方向。

朱自芳:因为这个领域里,我们武汉有得天独厚的学术基础,相当多的人才储备。所以这个领域里讲到5G时代,正在风口上。我们密切关注,光通讯模块,这是5G的基础,光芯片。

杨蓬:武汉在这个领域里面其实因为有光谷的存在,所以是有人的,这个土壤还是不错的。

朱自芳:这个领域是我们密切关注的,还有5G应用,物联网。基于物联网应用很多的东西,有技术含量的东西,这个会很迅速的推广出来,这块是少不了的,所以这个领域非常非常的棒。

杨蓬:您有看到现在有不错的案例吗?

朱自芳:有,我们第七期班正在招生,我看到的有发过来的计划书中报名的,已经有好几个心动的,我现在不能讲。我会向所有有意愿的投资人开放这个项目,帮助他们融资,这是好事情。

杨蓬:是,我跟您也认识很多年了,7年以上,我特别感谢您能够抱着一个非常OPEN的心态为武汉创投环境不停做贡献。除了5G之外还有吗?

朱自芳:人工智能这个领域大家都在讲,都在做,但是我特别希望,因为我们这次跟多伦多这边有一个华人的数学家,他做基础上方这块研究,能力特别超强,我大概会在6月份的时候,CEO特训班到多伦多留学,可以深入跟他们做交流沟通,如果这个领域里,基础上方工具能够找到这么一个大拿,那就相当于从根上把基础的做的非常好,像大家做操作系统,我做一个安卓,所有的安卓手机都用这个。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