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3年烧光3亿,“疯狂老师”下课,教育O2O融资神话破灭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5分钟(1902字)

2019-04-25 20:11:07 3年烧光3亿,“疯狂老师”下课,教育O2O融资神话破灭

中小学课外辅导O2O教育机构“疯狂老师”宣布,将于2019年4月30日停止运营。

猎云网注:“疯狂老师” 高光时刻一年融五轮、19天估值翻倍,曾造就了教育O2O融资"神话"。但在销声匿迹的两年中,一度被传出“倒闭”的消息,如今再回到人们的视野,却是令人唏嘘的一纸告别。文章来源:新芽NewSeed,作者:宁泽西。

4月24日,新芽Newseed获悉,中小学课外辅导O2O教育机构“疯狂老师”宣布,将于2019年4月30日停止运营。

疯狂老师APP页面显示“再见”字样。同时,该机构还提示用户及时处理账户余额,完成提现,如逾期未处理,用户须致电0592-2070749并携带相关证件进行线下处理。

跟放眼望去和“卷钱跑路”“欠薪关门”的同行相比,可以称得上难得的“体面离开”了。

1_meitu_23.jpg

疯狂老师是教育O2O领域,一家名符其实的明星创业公司。创始人张浩,曾创办快乐学习教育科技集团,是有着10多年经验的教育领域创业老兵。带着“成功创业者”的光环,张浩和他的“疯狂老师”颇受资本看好,仅用了半年时间从Pre-A轮跑到B+轮,成为融资最快的教育O2O公司之一。

2016年6月,“疯狂老师”在融资寒冬仍斩获景林资本领投、腾讯战略投资——1.2亿元C轮融资,宣布转型K12直播,而这也是它的最后一次融资。

直到2017年,被媒体曝出资金链断裂、濒临倒闭。张浩还站出来澄清:“公司现在账上有1亿现金,即便2年没任何收入,都没倒闭的风险。”算是给投资人、用户打了一针强心剂。

没想到,在2年多的挣扎之后,疯狂老师终于还是带着遗憾离开了。从疯狂融资、疯狂补贴,到商业模式被质疑,再到一系列的转型……它的落幕,也让不少人回到对O2O教育模式的质疑。

“疯狂”老师:高光时刻曾一年融五轮

在疯狂老师之前,张浩成功创办了一家传统的线下辅导机构快乐学习,并实现年净利润4000万元,但当在线教育的风口来临时,他看到了更大的机会。

2014年,疯狂老师成立,从名字可以看出,张浩是想折腾出一番更大的事业。

成立后第二年,也就是2015年开始,乘着“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东风,教育O2O领域的创业热潮和资本热度突然爆发,据不完全统计,曾经昙花一现的各类教育O2O平台有数百家。站在风口上的疯狂老师,也迎来了它的高光时刻。

在8月份混沌研习社的一场演讲上,张浩获得了76万元的听众打赏。开场部分就让人热血沸腾:

仅仅用了半年,我带领疯狂老师演绎了一场疯狂的融资。短短两个月,疯狂老师有2亿美金的估值。而且,我可以非常自信地和大家打一个赌,从今天到未来的60天内,疯狂老师的估值会超过5亿美金。

2_meitu_24.jpg

疯狂老师融资历史(来源:天眼查)

“为什么我可以这么确认呢?因为生在这个时代,如果你站在正确的赛道上,成功是可以被精准的设计的。”张浩说。

如今看来,彼时就对“成功”高谈阔论的张浩太过自信,而“正确的赛道”不过是被资本的拥挤蒙蔽了双眼。

疯狂老师的初心是改变老师和机构的关系,以“好老师”为主要出发点,以此吸引更多学生,借力打力,再由学生吸引更多的老师。

但是张浩忘了,O2O也好,线下教育也罢,本质还是教育,不能提供良好的教育体验、教育效果,注定无法长久。

为了吸引好老师入驻,疯狂老师开始了为期3个月的补贴大战,最多时每月给平台老师补贴20%的课时费,从2015年5月到8月,公司GMV(总交易额)从500万元飙升至1.07亿元。

由于利益诱惑较大,吸引了很多薅羊毛的老师入驻,虽然疯狂老师对老师的知识功底、教学技能以及精神面貌、价值观等进行考察,审核通过后,方能成为正式入驻老师。尽管如此,依然有大量老师入驻,质量参差不齐。

对于教学环节的品控不到位,并没有起到好老师吸引好学生的效果,最终导致平台上老师比学生多。而模式本身并没有提高学生的学习效率和效果,故事讲的再好,家长也不会买单,平台也越跑越偏。

O2O模式之殇

疯狂老师的大起大落,归结为一点无非与赛道有关。从巅峰到低谷,教育O2O也经历着过山车般的急转直下。

2015年上半年,是教育O2O最疯狂的时候,但下半年教育O2O领域补贴、刷单等传闻迭起,质疑、争议接踵不断。

教育O2O的初衷是去中介化,但如果只是利用互联网工具将传统线下教育信息搬到线上,停留在“连接人和信息”的层面上,教学质量没有提升,用户体验并不会因用了O2O平台而较从前提高,用户也就不会买账,商业模式不通,也没有产生新的教育价值。  

其次,获客能力有限和老师靠补贴也是O2O平台很大的问题。平台本身没有盈利点,给平台老师补贴的模式又不可持续,故事很快就讲到尽头。

于是,教育O2O的风口仅仅持续了一年多就被在线教育压下去了。

结束补贴之后,疯狂老师GMV一路向下,自身的变现也遇到了问题。

2016年,疯狂老师的战略重点从连接老师和学生,转移到了离钱最近的直播。然而,挣扎转型并未给疯狂老师带来一线生机,还是不可避免的走向了故事的终局。

三年时间里,教育O2O行业经历了一番生死狙击,最终留在擂台上的选手已寥寥无几,几乎全部做了转型。

跟谁学转型为综合性平台;轻轻家教推出上门/在线复合式到家教育服务;老师好则升级为“名师+直播”的教育知识交易平台;选师无忧探索OMO模式;神州佳教培养社区教育圈等等。

潮水退去后,一片狼藉。

结语

“没有哪个行业像O2O一样经历过炫目的追捧与棒杀。”经纬中国曾这样总结2015年O2O项目的投资心得。那些曾经倍受资本追捧的O2O项目,如今却落入了人人谈之色变的境地。

如今疯狂老师的关闭,也算是给教育O2O正式谢幕,只是回忆往昔融资盛况,留下无数唏嘘。

但“疯狂老师”跟其他不幸殉难的同行一样,给了整个行业试错的机会,带来的是更成熟模式的开启。

AD:还在为资金紧张烦恼吗?猎云银企贷,全面覆盖京津冀地区主流银行及信托、担保公司,帮您细致梳理企业融资问题,统筹规划融资思路,合理撬动更大杠杆。填写只需两分钟,剩下交给我们!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