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互联网公司的榜样,技术文化哪家强?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5分钟(1863字)

2019-03-15 15:26:15 做互联网公司的榜样,技术文化哪家强?

技术文化无所谓优劣,别看面子要看里子,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北京】3月15日报道

在今日头条7周年庆典上,当张一鸣说“我们是务实的浪漫"时,台下一些前阿里员工估计会很熟悉:还挺像阿里的“天马行空,脚踏实地”的。

企业文化继承自创始人,并通过产品和服务影响世界。福建人张一鸣、浙江人马云,仅看产地就能猜到他们身上“务实”的性格,而现在阿里身上的“天马行空、理想主义“已毫无争议,头条还需要更多的努力来证明自己不止是务实的APP工厂,还有浪漫主义色彩。

借此机会,我们来谈一谈互联网公司的技术文化。

”百度没有文化“这篇文章,其实也是中国不少互联网公司的写照。随便逮一个工程师询问”你们的技术文化是什么“,大概都会回复说”别闹啦,正忙着搬砖呢。“。一面是内心浓浓的文化自卑感,一面是招聘时大谈自己的工程师文化。

在中国,技术文化被约等于工程师文化(实际上并不相同,工程师文化更多是自下而上的创新)。这种文化的发起者往往不是CTO,而是HR。目的是吸引外面的人加入,让加入的人留下,让离开的人怀念。而不是考虑构建什么样的技术文化来保障技术战略的落地。

所以,就会难免流于形式或者走向极端。极端是,认为技术文化就是工程师说了算的文化。形式是,无限的零食供应、自由的上班时间、丰厚的福利。

在知乎上,滴滴技术委员会的一位成员说他曾被HR总监问到,什么是工程师文化。他的回答显得厚重许多,“工程师文化是互联网技术体系的价值观,是互联网公司能打败传统IT巨头的基础”,“大学之大是因为有大师,工程师文化重要的是有技术产品偶像“。

那么中国互联网公司技术文化的模板在哪里?不妨先看看互联网的发源地美国。

互联网公司的清教徒

1967年,12岁的乔布斯翻到一个人的电话,毫不犹豫的打了过去。接电话的是惠普创始人比尔·休利特,当时54岁。他们聊了20分钟,乔布斯成功拿到了学校作业需要的一些电子零件。

曾经的惠普被认为是硅谷文化的核心所在。艾迪逊大街367号的那个著名车库前面现在竖着一块牌匾:“硅谷诞生地”。惠普的两位创始人正是在这里开启的神奇旅程,他们都是工程师出身,执政时坚持不招 MBA。

1.jpg

硅谷文化其实指的是这种车库文化,深耕在车库文化之下的是一种工程师文化——有伟大的点子就必须实现它,而实现它你必须亲自动手。

但从更宏大的角度看,工程师文化又并非源自惠普,而是被惠普和硅谷的指数级增长放大了。工程师文化的根源是美国的清教徒精神,他们坚信自己能够创造人间天国,所以一直梦想”改变世界“;拥有技师精神,对社会未来坚定不移的乐观,坚信难题之所以出现是为了得到解决。富兰克林曾精辟地用一句话定义了美国:“新大陆不看你是谁,只看真本事。”

现在“清教徒式的理想主义”Google成为集大成者。有个人参观谷歌总部后说,觉得自己走进了一家“满是传教士的公司”。还有一个人说,“谷歌是一个披着公司外衣的宗教”。Google的工程师文化就像好莱坞的电影一样在中国风靡。

2.png

Facebook像Google一样,精心设计了自己的黑客文化。但从技术文化驱动下的业务结果来看,现在的Facebook和Google并不乐观。两家公司在自己的搜索和社交这两个核心领域以外不断碰壁,而相距800英里位于西雅图的亚马逊则开始不断的攻城拔寨,Echo、AWS、kindle个个都是明星。

难道说亚马逊的文化优于Google吗?

不管白猫黑猫,抓住老鼠才是好猫

我们可以从文章的开头找到答案:脚踏实地。

Google的模式是先make big dream,再求商业利益,这植根于Google创始人的工程师背景。但是亚马逊的贝索斯在创立亚马逊之前在华尔街工作了接近十年,这样的背景使他更务实,更专注于开发消费者真正会购买的产品。

3.jpg

亚马逊、阿里在”脚踏实地”上实现了高度统一。可能两家公司是这个星球上互联网业务布局最立体、最成功的。同时在天马行空上也不相上下。一个在做探索太空的蓝色起源,一个搞起了达摩院、城市大脑。

当然,这种简单的类比有些投机取巧。阿里的技术文化是自成一派,因为从99年创业开始,阿里一直独立于硅谷、北京的互联网圈子而存在。

阿里CTO张剑锋曾在内部表示,我们阿里的思考路径,先有产业化的思考,再有产品化的构建,想明白之后,再有技术。阿里的技术文化内核是“技术创造新商业”,主角是技术,但需要工程师首先有产业思考。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原Google工程师蒋凡能成为淘宝天猫的掌舵人。

4.jpg

Google技术文化面临挑战的原因是行业的巨变。信息产业已经从纯互联网进入了产业互联网阶段,个人英雄式的工程师已经很难再出现,如何实现组织层面的高效率创新是一个难题。阿里和亚马逊没有陷入这个泥沼的原因是他们始于消费产业,务实的技术文化由此而生。

Google的转身也能看到。很早之前,他们已经停止了内部的“20% Time”项目,同时要求研发人员也要为技术在业务的落地负责,大举投入Google Cloud,不断强调组织协同创新。但Google仍旧希望外界认为自己还是那个技术乌托邦。中国互联网照抄的也是自己想象中的Google工程师文化。

就像Gmail的故事。一个始于2001年的项目,创建人保罗•布赫海特开始开发一款电子邮件网络应用。Google有留出20%的时间让工程师自由创新的传统,Gmail常常被称赞为是“20%创新”的产物,但布赫海特表示,实际上Gmail的开发是公司负责的,他被要求开发一款电子邮件产品。

总之,技术文化无所谓优劣,别看面子要看里子,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0
评论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
ai2019峰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