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VC攻守战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7分钟(2519字)

2019-03-10 09:50:14 VC攻守战

早期投资市场对新入局的VC机构并不友好。

猎云网注:近年来,股权投资行业发生了一些很重要的变化。VC机构向前后延展,已经成为普遍现象。那么,这样的变化对于VC机构意味着什么?文章来源:投中网(ID:China-Venture),作者:柴佳音

“最近在做B轮融资,FA已确定由经纬负责。”有创业者对投中网爆料称。

问及细节部分,他说道,“经纬是我们的A轮投资者,接下来会担任我们本轮融资的独家FA。”

对此,投中网第一时间求证,知情人士表示,“经纬是在做FA业务,有一个独立的团队。”但,“这不是什么新鲜事,做了有一年了。”

不过,经纬中国多个知名被投企业及业内FA人士却纷纷对投中网表示,“并不知情。”

“我倒是不感觉惊讶。”某知名PE机构投资人对投中网表示。“近年来,股权投资行业发生了一些很重要的变化。VC机构向前后延展,已经成为普遍现象。”

其中,该投资人所指代的延展方向主要包括前端种子基金、FA及后端PE。

“总是要前攻后守的。”前述知名PE机构投资人对投中网说道,“VC不会甘心原地踏步。”

VC向前看

“我曾经被一个基金拉过去聊项目,对接人特别恭敬。我本来觉得很奇怪,结果到了之后坐了一屋子人,合伙人说,你教教我们怎么做FA。”一位资深FA从业者向投中网透露。

在她看来,VC机构为自家项目做FA的核心矛盾点在于:FA费用的收取及项目估值的计算。“比如估值的确定,很容易引发和后期入局机构的利益冲突吧。”

投中研究院院长国立波认为,矛盾的另一面则是VC生态圈的有机搭建。“从VC来讲,做FA业务其实还是比较罕见的现象。机构做这件事情的话,那应该跟它的资源禀赋是相符合的。我想这也是整个VC生态圈建设的一个有机的组成部分。”

国立波表示,“对于头部的VC机构来讲,目前大家都在做生态圈的建设。特别是对于投后管理,也是做得越来越充分。”

同样,普华永道中国华中区私募股权基金业务组主管合伙人也曾表示,“基金管理人越发强调价值创造的重要性,他们并不满足于仅仅充当‘资金提供者’的纯财务投资人角色,而是更愿意帮助企业对接行业资源并实现发展,成为提供增值服务的深度参与者。”

“VC的话,新龙脉基金和达晨创投都有FA业务。而头部PE机构做FA业务的则更多,比如中信建投资本、中钰资本。”前述知名PE机构投资人向投中网透露。

而对于经纬中国而言,在国立波院长看来,其拓展FA业务是近几年做VC生态圈的能力输出。“因为做FA的话,一是可以帮助企业融资,而是可以在这个过程中接触到更多的企业投资机会,同时也可以为基金的退出提供很好的帮助。”

在投中网近期对VC、PE机构的采访中,“投后管理”已然成为各大机构的热词。可以看出,在这个时间节点上,帮助企业融资、进而帮助基金退出的能力,对于VC、PE机构来讲,确实是非常重要的核心竞争力。

其次,VC、PE原本属于策略上的投资。“业务前后延展的背后原因是它们越来越依赖于对一个行业的深植。对行业更了解后,会对该行业用钱的周期,现金流有更深的了解,也对资源有了更强的把控。利用这些优势,机构的业务完全可以涵盖FA、VC、PE,甚至于并购。”前述知名PE机构投资人对投中网说道,“核心就是机构希望实现从策略型基金到产业型基金的转变。”

他认为,VC、PE机构的业务延展可以看成是一个“有意思的连环效应”,“我们说VC不赚钱,其实PE很多时候更是眼看着亏。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就是只能研究好一个行业,对这个行业向后看,然后VC向前看。”

争做“最早”

VC向前看的另一步伐,迈向了种子基金。

2018年,红杉中国、GGV纪源资本等几家头部VC机构,先后宣布设立种子基金。

2018年8月,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第一次提出了“红杉要成为顶级高成长企业最早和最重要的投资人”,将可以量化的“最大外部股东”改为定性和更具有价值内涵的“最重要”和更难做到的“最早”投资人。

在某种意义上,设立种子基金可以理解为红杉对自身发起的新一轮挑战。而从试图更接近“最早”的角度来看,红杉成立种子基金的动机亦不难理解。

“红杉做种子基金其实也是在完善创业生态。另外,现在企业估值越来越高,机构不往前端走的话,确实也不是很好投。”国立波院长表示。

前述知名PE投资人相信,“这是VC生态圈的一种进步”。因为过去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种子轮投资是被VC机构所忽视的。

早年间,VC Founders Fund合伙人Brian Singerman曾撰文论述为什么大VC对种子轮投资缺乏兴趣。核心原因是“因为没好处。”

他在文中提到,VC通常从基金中按年抽取2%作为管理费用,再从这笔基金的利润中抽取20%作为分成,后者才是VC更看重的收入来源。

一般而言,1美元的基金最终可提取15-20美分管理费,但如果基金翻了两番,VC就能抽取40美分的分成。因此,一个好的GP如果想为LP带来更大回报,进一步让自己获得更可观的收入,必须让基金获得3-5倍于基金的回报。

“大VC(基金规模一般在4到10亿美元)由于基数过大,如果再去投资初创公司的种子轮投资的话就不太容易实现这一目标。”Brian Singerman说道。

然而,“机构到了一定规模就不会只着眼于短期收益”,前述知名PE投资人告诉投中网。

国内VC机构开始把眼光放得长远。

“我们往前面走,往前面布局,这样可以一直跟我们的连续创业者保持一个很紧密的关系跟感觉,然后再来后续的资金安排,可以让我们一直跟投,然后下注,是这样的商业模式。”GGV管理合伙人李宏玮谈到设立种子基金时提到。

因此,前述知名PE投资人认为,“红杉、GGV们要覆盖的是投资全链条。”

后端吸引力

既然是全链条布局,一向最具影响力的后端既然也在受到VC机构的关注。

“天使投资人退场了,VC机构也尝到了后期项目的甜头,它们相对早期项目具有低风险、稳定回报的优势。”前述知名PE投资人对投中网分析称。

根据私募股权管理人统计,私募股权投资基金无论从数量还是规模上均明显高于创业投资基金。在基金数量上,私募股权投资基金是创投基金的4.45倍,在规模上私募股权投资基金是创投基金的9.36倍。

早期投资市场对新入局的VC机构并不友好。

“新的VC机构募资确实比较难,又面临LP不积极、市场宏观环境不好等问题。而知名机构随着时间增长和品牌的积累基金规模越来越大,同样的时间和精力下,它们可能会更愿意做一个中后期的Deal。”他说道。

因此,目前,中国的VC、PE以投中后期为主。CVSource数据表明,2018年在VC/PE市场中新募集的VC、PE基金主要以成长期基金居多,天使投资其创业投资基金数量及募集完成规模上远远少于私募股权投资基金。

“创投基金数量和规模远少于私募股权投资基金,而天使及天使基金又远远少于创投基金,早期投资少,导致了早期创投项目融资难,对创新创业起到了抑制效应。”深圳市天使投资引导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姚飞曾在投中第12届中国投资年会有限合伙人峰会上表示。

因此,有VC机构合伙人相信,当前时点下,相比于向后端PE发力,VC生态圈向前端延展的意义似乎更大一些。

他对投中网分析称,“资本市场上,后端的吸引力是长期存在的。只是现在时机相对成熟,更多VC机构开始了这样的试探。而VC向前端延展才是真正市场成熟的体现。”

那么,这样的变化对于VC机构意味着什么?

面对这个问题,他思考了几秒,说道,“机构的核心优势一定要做得很深。否则,新的闯入者会在瞬间夺走我们原本拥有的一切。”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