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谁动了我的主播?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7分钟(2559字)

2019-03-08 08:25:59 谁动了我的主播?

游戏主播跳槽被天价索赔是很极端的案例,其实在底层公会,每天都发生主播跳槽、被欠薪、甚至被“卖掉”的情况。

猎云网注:阿成是一名在福州直播圈小有名气的主播,擅长弹吉他。去年,因为所在公会(经纪公司)拖欠他三个月工资,多次索要无果下,阿成转行做了一名群众演员。谈到近两年游戏主播跳槽遭天价索赔的事件,阿成说:“你们看到的都是极端案例,在底层的主播公会中,每天都发生着主播跳槽、被欠薪,甚至像股票一样被‘抛售’的情况。”文章来源:中新经纬(ID:jwview),作者:常涛。

01、出走的主播成“老赖”

大约10天前,游戏直播平台熊猫直播以不正当竞争纠纷为由,将斗鱼告上了法庭。有消息称,熊猫将斗鱼告上法庭的原因是网红主播纠纷,该案将于2019年3月18日开庭。

但从目前媒体传出的消息看,3月18日或许对熊猫直播来说还有另一层不同寻常的意义。

3月6日,据媒体报道,熊猫直播本月将申请破产,员工统一赔偿半个月工资。巧合的是,有传言称,3月18日熊猫直播就将关闭服务器。

熊猫与斗鱼这起诉讼将以什么结果告终,我们尚不得知。但平台间因为主播而起纠纷,却已是家常便饭。实际上,从公开报道来看,游戏主播跳槽遭平台天价索赔的故事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发生,甚至有的主播因为无法偿还违约金而成为“老赖”。

2019年1月,熊猫直播公开表示,主播刘万鑫违约跳槽至第三方平台,要求3000万元赔偿。

同月,斗鱼直播平台所属公司与知名主播曹海的合同纠纷吸引诸多关注,斗鱼直播平台所属的公司除了要求法院判令曹海继续在斗鱼平台进行直播外,还需向斗鱼平台所属公司支付违约金约1.5亿元。

2018年11月22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通过官方微信号披露了游戏主播“嗨氏”与虎牙直播合同纠纷案的终审判决,“嗨氏”将为自己的跳槽行为付出4900万违约金的代价。

不过,大多主播违规跳槽的故事以“悲情结尾”,他们中不少人因无法偿还违约金而成为“老赖”。

2018年1月,触手主播“入江闪闪”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于虎牙开展直播,被法院强制执行后列为“老赖”。上文中的主播“嗨氏”也因为无法偿还4900万违约金,被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法院加入了失信人员黑名单,也就是俗称的“老赖”。

02、为什么总是游戏主播?

层出不穷的“主播跳槽遭天价索赔”案例赚足了吃瓜群众的眼球。但是,故事的主角为什么总是游戏主播?

某直播平台内部人士于莎对中新经纬表示,这两年平台挖游戏主播挖得确实比较激烈,甚至“头破血流”。

分析原因,于莎认为:“游戏大主播意味着巨大的流量和打赏,对于平台来说是必不可少的引流渠道。好游戏主播的判断标准很简单,你游戏玩得好就是好,粉丝就愿意捧你,很多人给游戏主播打赏也是为了能和他们组队打游戏。而娱乐主播则不同,粉丝审美偏好不同,你很难说哪个娱乐主播更出众。”

于莎说,目前国内游戏直播平台主要有三家,虎牙、斗鱼和王思聪的熊猫直播。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都是虎牙在和斗鱼在“打架”,相互挖人,熊猫因为体量小,参与不了竞争。

“游戏直播平台主要靠大主播带流量,因为他们的粉丝只认人,不认平台。而娱乐直播平台通常有固定的粉丝,即使主播走了,粉丝也很难跟过去,所以很多娱乐主播不愿意跳槽,因为他们要挣钱。”于莎说。

另一个疑问是,为什么法院会支持平台提出的高额赔偿?有业内人士对中新经纬表示,这与主播身后的平台、公会投入有关,通常培养一个流量大主播需要耗费巨大资金。

刘向东是一家主播公会的负责人,他所管理的这个公会有在册主播513人。他告诉中新经纬,游戏主播不好做,门槛比较高,通常都是熬出来的,有的熬三五年也不一定露头。“你能看到的那些一年挣千把万的都是极少数,而且为推这些主播背后不知道花了多少钱。”刘向东说。

陈慕所在的传媒公司专门从事娱乐主播的培训、招募、输送等业务,目前和多个主流直播平台都有合作。他对中新经纬表达了相似的看法,陈慕说:“游戏主播很难做起来,你试了就知道了。”

03、天价违约其实是极少的

中新经纬了解到,其实想要加入公会,成为一名普通的娱乐主播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一家名为旺灵龙的网红培训中心客服人员对中新经纬表示,他们可以提供主播培训的服务。“9800元一周,15800元两周,不包含食宿差旅费用。学员需要先发一个3分钟左右的小视频,看看颜值和其他方面的能力,合格后再约定培训时间。”上述客服人员说。

jie.jpg

某网红培训机构推出的主播培训课程来源:截图

据了解,该中心主播培训的课程主要包括表演课、舞蹈课、流行音乐课、化妆课、服装搭配课、主播专业课,还包括直播引流、吸粉方法、直播脚本、直播策划等课程。

不过,经过课程培训,并不意味着你就是一名签约主播了。该客服人员表示,签约保证不了,现在已经没有包工作的培训机构了。“不过,我们平台上有好多经纪机构,有些机构是需要新主播的,看看有机构选中,就可以到他们机构上班。”

对于主播跳槽,刘向东说,跳槽有的是公会运作的,也有的是主播个人的意愿。但新闻中那种几千万甚至上亿元违约的跳槽,是极少的。

“我听说的公会间主播跳槽的情况不多,在我看来,挣钱的不会跳,不挣钱的才到处飘。”刘向东表示,他很少遇到主播违约的情况,即使发生了一般也不会去追究,像那种天价违约的情况,可能“整个职业生涯都碰不到”。

陈慕经历过主播被挖走的情况,但他表示,这种情况他们一般会私下解决。“如果发现了主播被别的公会挖走了了,不想回来了,那就直接卖掉就好了。如果挖走主播的公会不给钱,那就找主播协商,如果主播也不赔钱,就可以直接起诉这个主播。”

04、像股票一样被“抛售”

刘向东说,现在的主播基本都是签在公会,很少直接和平台签。“像陈一发、冯提莫那种绝对的流量大主播也是签在经纪公司。”刘向东介绍,他所经营的主播平均月薪在12000元左右,和大城市的普通白领相当。公会直接向平台输送主播,主播直播所得一般公会和平台五五分成,也有的六四分成。

陈慕所在的公司也有500多位主播,主播产生的月流水在2000多万元。但陈慕认为还差得远,人员还需要扩张。陈慕说,他们公司的主播有把流水做到1000万元的,在火山直播、陌陌排名前十。

但阿成对目前主播的现状没有这么乐观。“如果一个500多人的主播公会,平均月薪能达到12000元,不可想象,我认为其中十几人的月薪能达到10000多元还比较正常。”

陌陌发布的《2018主播职业报告》显示,9.6%的兼职主播月收入超过万元,21.0%的职业主播月收入超过万元。《2017主播职业报告》显示,约35%的全职主播月收入高于8000元,兼职主播月收入高于8000元的仅5%,6.6%的全职主播月收入高于3万元。

他向中新经纬表示,游戏主播跳槽被天价索赔是很极端的案例,其实在底层公会,每天都发生主播跳槽、被欠薪、甚至被“卖掉”的情况。

“我认识的主播因为直播数据不是很好,经纪公司便帮她把数据刷上来,然后像股票一样把她抛售掉了。”阿成说,“我经常在主播群看到经纪人跑路、经纪公司倒闭的信息,这让很多主播没有安全感,所以很多人就不玩了。现在主播薪资结算通常是周结,比如直播满20小时结算一次。”

阿成在接受采访时也表达了自己的困惑。“我们和经济公司签定的协议是劳动合同吗?到底有没有法律效力?主播是社会承认的职业吗?如果我们走劳动仲裁走得通吗?”阿成说,“现在主播经纪行业缺少规范,大家各自为战,无论是公会还是主播,往往都保护不了自己的权益。”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阿成、于莎、刘向东、陈慕均为化名)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