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蔚来汽车登顶后陷入“至暗时刻”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8分钟(2886字)

2019-03-06 17:33:36 蔚来汽车登顶后陷入“至暗时刻”

蔚来汽车的挑战并非来自某一方面,而是资金、产品和宏观环境的集合。

【猎云网(微信:ilieyun)北京】3月6日报道 (文/周效敬)

2019年3月6日,蔚来汽车发布了2018年第四季度及年度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

财报公布后,那些盯着屏幕的股民,似乎嗅到来自未来的某种味道,蔚来股价在周二盘后下跌18%。

值得关注的是,蔚来汽车已停止上海嘉定生产基地的建设,自建工厂计划流产。当然,这不是什么好消息。

蔚来汽车并未在财报中提及放弃自建工厂的具体原因,只是以“战略聚焦于整车制造合作模式,公司相信现有的合肥江淮蔚来基地能够满足未来2至3年的产能需求”一语带过。

其实放弃的原因也不难推测:特斯拉先入为主,蔚来ES8产品问题频发,订单困局难解......背后的无奈可以体会。

财报显示,2018年蔚来ES8共交付11348辆,总营收49.5亿元,净亏损达96.3亿元。蔚来汽车2019年将依然面临着现金流的压力。

现金流压力巨大,蔚来如何撑过前两季度?

蔚来汽车的2018,整体上看还是取得了不少成绩。

2018年6月,蔚来汽车开始了ES8的量产交付,全年生产12775辆,交付量11348辆;9月,在纽约交易所完成IPO,尽管股价涨跌如坐过山车,蔚来终究戴上了“电动车企赴美上市第一股”的花环;12月,发布第二款量产车型蔚来ES6。

蔚来汽车2018年年度总收入为49.512亿元人民币,汽车销售总额为48.525亿元人民币,占总收入的98.0%。但是蔚来汽车亏损依然严重,2018年总净亏损为96.390亿元人民币,2017年为50.212亿元人民币。

2018年第四季度是蔚来汽车各方面比较好的阶段。该季度,蔚来汽车ES8产量8069辆,相比于第三季度4206辆增长91.8%。交付7980辆,比第三季度增长144.2%。

第四季度总收入为34.356亿元人民币,同上季度相比增长了133.8%。2018年第四季度净亏损为35.030亿元人民币,同上季度相比增长了24.6%,与2017年同期相比增长了106.1%。

然而,蔚来汽车2019年前两个季度的形势不容乐观。

蔚来汽车2019年的目标销量是4万~5万辆,这一计划并未改变。由于2019年中国电动汽车补贴减少的预期使得去年年底交付提速,以及宏观经济环境对汽车行业的影响,2019年1、2月,ES8交付量分别为1805和811辆,与2018年12月的3318辆相比,月交付量下滑高于预期。

QQ图片20190306162143_副本.jpg
蔚来汽车各月度的交付规模图

2019年第一季度,蔚来汽车预计交付3500到3800台ES8,第一季度收入预计达到13.909亿元人民币到15.157亿元人民币,同第四季度相比减少约59.5%到55.9%。鉴于蔚来的第二款车型ES6于今年6月起才能逐步交付,因此,前两个季度的收入依然靠ES8支撑。

对照蔚来汽车2018年第四季度的收入和亏损情况,在今年第一季度生产、运营等成本变化不大,收入降低的情况下,可以预计,蔚来汽车在今年第一季度的亏损将会继续扩大。第二季度的亏损虽不能预测,但根据谢东萤透露的的订单交付情况,二季度亏损并不比第一季更乐观。

但蔚来汽车账面的现金流已经不多。其资产负债表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蔚来汽车现金及现金等价物,限制性货币资金和短期投资的余额为83亿元人民币。

前两个季度挣得少,但花钱的地方并没有减多少。处于城市繁华地段的蔚来中心、生产制造以及人吃马喂都需要白花花的银子,83亿元人民币能否熬过两个季度也要打个问号,现金流堪忧。

2019年,新能源汽车补贴将继续退坡。在李斌看来,蔚来的产品定位是高端市场,补贴的退坡对蔚来的影响,相比入门的电车品牌会更小,蔚来汽车所需垫付的资金也会更少。李斌认为,对于蔚来,税收的优惠最大,这从整体来讲对蔚来汽车有利。

蔚来汽车CFO谢东萤表示,蔚来汽车之前发行的可转换优先股的利率,比蔚来预期的高一些,不过蔚来汽车不会把可转换优先股作为未来主要的融资方式,因为除此之外我们还有很多的融资渠道。

谢东萤称,由于汽车制造企业自身的属性,需要资本进行生产和运营,蔚来汽车还有银行贷款以及外部的战略投资引进等资金渠道。

终止自建工厂,将代工进行到底

在蔚来汽车诞生之初,李斌是代工模式的坚定支持者,后来鉴于种种原因,宣布在上海自建工厂。但是经过一阵折腾之后,又回到了选择代工生产的原点。

蔚来汽车在财报中表示,公司曾经于2017年与上海市嘉定区政府及相关单位签署建立蔚来新能源电动车先进基地的框架性协议及备忘录。近期,公司已与有关主体达成一致,停止该生产基地的建设计划。战略聚焦于整车制造合作模式,公司相信现有的合肥江淮蔚来基地能够满足未来2至3年的产能需求。

对于取消嘉定建厂计划一事,蔚来创始人李斌在财报电话会上回应称,去年11月份,中国的工信部颁布50号文件,允许NIO(蔚来)和JAC(江淮)这样的联合制造合作模式,在大方向上来讲,成为中国主管的政府部门努力创新的模式。这种合作模式对NIO有好处,将来补贴碳排放积分,蔚来不需要通过JAC去申请,自己直接可以申请。

李斌称,蔚来将坚决以制造合作的模式去进行以后的产品生产。目前蔚来只有跟JAC这一家合作,以后还会有其他的合作伙伴。

对此,蔚来财务副总裁汪东宁在财报电话会议中回应称,停止上海工厂建设,短期确实会对资本支出有些许影响,但从长期来看,这一战略调整会给蔚来带来更高的资产回报率。

300939rw3c8z_副本.jpg
NIO House 展出的蔚来汽车首款车型ES8

蔚来汽车自圆其说的背后满是无奈,停建工厂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特斯拉在上海占了先机。

新版《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规定》)将纯电动汽车生产资质的批复权限下放至地方政府,但是提出了严格要求。新进项目,既要满足一定的投资规模,也要在所属省份已有电动车项目完成规划产能的基础上才能申请。

特斯拉和蔚来汽车从投资规模和生产规模看,都是重量级企业。比如,特斯拉第一期产能25万辆,二期产能25万辆,加起来50万辆,二者无论谁先拿到上海地区的首张生产资质,另外一家都会变得非常被动。

蔚来汽车所说的江淮汽车未来两三年能够满足其生产需求,此话不虚。

目前,江淮蔚来工厂年产能规划为10万台。工厂设计具有可拓展性,可通过生产线的持续改造升级,在满足ES8订单需求的同时,也为中型SUV ES6预留产能。

实际上,蔚来汽车现在的担忧不只是质量问题,更多是订单增长乏力。

蔚来汽车首席财务官谢东萤表示,由于对2019年电动汽车补贴政策和宏观经济走势的观望,预计2019年第二季度的交付量仍会较低。

谢东萤的潜台词是,大环境不好,第二季度交付规模仍然不高。说白了,交付规模除了与生产能力有关,最终取决于订单规模——订单增长乏力,交付有力难出。

当然,有多年汽车生产经验的江淮尚未把ES8造明白,蔚来汽车自己建厂生产,挑战只会更大。

蔚来卧榻侧,有人正酣睡

蔚来汽车董事长李斌与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打下的“2018年交付1万辆ES8”的赌局,现在看来已无太大意义。

2018年交付的蔚来ES8,在系统死机、续航缩水等问题频现之后,口碑几乎“雪崩”,被网友称为“半成品”。

除此之外,特斯拉也已经打到了蔚来的“卧榻之侧”。

141315tikv3a.jpg
蔚来汽车CEO李斌与特斯拉CEO马斯克

据媒体报道,特斯拉上海工厂将在2019年下半年进行小规模生产。特斯拉中国工厂将主要专注于为中国和周边国家制造被称为“大众版特斯拉”的Model 3车型,以及即将推出的SUV Model Y。

届时,Model 3的零部件将由国内供应商提供,叠加关税和成本优势,Model 3将会有显著降价空间。

2019年3月1日,特斯拉全系车型出现大幅调价。在中国市场上,Model 3降价区间为2.6万元~4.4万元,Model S降价区间为1.13万元~27.75万元,Model X降价区间为17.45万元~34.11万元。这对四五十万的蔚来ES8将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李斌表示,对手特斯拉的大幅降价对品牌是一种伤害,蔚来汽车不会跟着降价。

蔚来汽车要是降价,怕伤害自己的高端品牌形象;如果硬撑着不降,必然会遭到特斯拉的碾压。这就是蔚来所面临的“外患”。

眼下,蔚来汽车的挑战集资金压力、产品质量问题和宏观市场环境恶化于一身,这家造车新势力上市之后,其面临的问题并未有好转,反而迎来更为棘手的问题。

2019年2月26日,蔚来汽车股价大幅拉升,盘中一度涨近17%。蔚来汽车连续三天飙涨,涨幅扩大至超过30%。如果从蔚来汽车上市之日起算,蔚来汽车涨幅已达到50%。

而这正是一个比较微妙的时间点。据彭博报道,蔚来汽车股票的解禁期是2019年3月11日,其股票因一系列宣传动作大幅拉升,操盘痕迹明显。

投资人是否套现离场,且拭目以待。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0
评论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
FUS猎云网2019年度人工智能产业峰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