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银河航天徐鸣:“自我”这个产品决定一切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10分钟以上(10511字)

2019-03-06 10:21:01 银河航天徐鸣:“自我”这个产品决定一切

创业的力量来自于哪里?来自于你越来越清晰的认知自己。

猎云网注:银河航天创始人徐鸣舵舟访谈中谈到了“自我成长”,徐鸣此前是猎豹总裁,现在是银河航天创始人,投身民用航天。徐鸣上一次的成功并不是20出头,偶然创了大运,糊糊涂涂的成功。而是30岁出发,一路跌跌撞撞才有的成果,即便这里面依然有很大的运气成分。所以他懂得资本的规律和要求,他也知道创业的真相。文章来源:舵舟(ID:duozhou001)。

导语:

舵舟本期访谈的银河航天创始人徐鸣,是舵舟将会长期跟踪观察的创业家之一,2017年曾经跟还是猎豹总裁的徐鸣进行过一次访谈。2007年,徐鸣和傅盛一起创办了可牛,后合并金山,进而发展成上市公司猎豹。

2018年,徐鸣辞去猎豹总裁职务,投身民用航天,将致力于打造由千百颗5G通信卫星组成的低轨宽带通信卫星星座“银河Galaxy”,建立一个覆盖全球的天地融合通信网络。不到一年时间,银河航天目前完成A轮3次融资,估值达35亿人民币,团队规模达130人。徐鸣的这次创业,先后获得了雷军及顺为资本、晨兴资本、IDG、高榕资本的投资。最近雷军的两会建议,重点就是大力发展商业航天产业。

本次访谈,我们的关键词是“自我成长”,为什么徐鸣说成长,值得我们认真看看。第一,徐鸣上一次的成功并不是20出头,偶然创了大运,糊糊涂涂的成功。而是30岁出发,一路跌跌撞撞才有的成果,即便这里面依然有很大的运气成分。所以他懂得资本的规律和要求,他也知道创业的真相。

第二,我们钦佩成功过,依然还愿意受“二茬罪”的人。因为无论是第几次创业,该走的坑,一个都少不了。所以必然是某种信念,让他愿意踏入一条河流两次。和我们不同的是,当面对同样的困难,他的心态不一样了,有经验了。这时他的总结,对于我们有很大的思考借鉴价值,以激荡我们的思路。

第三、徐鸣经历全程的“机变”时代后,又再和我们一起进入到新周期。他知道在创业的过程中,什么动作能让我们蓄势,什么动作会让我们势能削弱。知道更多,并不能让我们减少犯错,但可以让我们在犯错之后,有更立体的思考和总结。

以下为对话实录,全文10754字。

1、“自我”是势能打造的核心

舵舟:我一直有关注银河航天,知道你们融资节奏很快。您是成功创业者二次创业,优势非常明显。

徐鸣:我是从18年3月份开始组建银河团队的,4月25号有了自己正式的办公室,到现在10个多月的时间。因为原来经历过从创业到上市的阶段,现在我二次创业,也算有一定的经验了,毕竟还算是有一点点余威吧,也有人来追逐你。但把时间拉长来看,市场是理性的,你很难就只靠着余威或某个关系去推进事业。人和事儿,更重要的是事儿,人只是锦上添花而已,如果事儿不成,即便有东风好借,你也有难度。

当然,朋友之间是能互相帮助的,大家通过你过去的经验,会有基本的判断和认知。一般来讲大家做的都是新事儿,在一开始,故事难免有漏洞,讲法本身就不一定正确,包括之后事情的演化过程,和你原来的讲法也会不太一样。这个过程是需要打磨的,如果你没有很好的个人关系,对方也不见得愿意花时间和耐心去听你讲,所以人和事儿是相辅相成的。

银河也是这两部分构成的,第一是银河团队,不只我一个人,我们这么快的速度组建了近130人的团队;第二个是事儿,怎么把银河航天做好?怎么跟互联网基础建设,接下来的5G发展更好的关联?这是一个遥远的事情,大部分人都无法想象出来的一个东西,但我们能把这个故事讲明白讲清楚,还能够踏踏实实往下去做。

正确事儿,加上一群还算靠谱的人,不断的往前滚动,让越来越多优秀的人参与进来,事情也越来越正确,形成螺旋上升的态势。虽然未来很遥远,但当下脚踏实地,中间还能看到不断在成长,这就是势能。

势能的累积,是非常关键的。有时候我们喜欢“机变”,所谓机变,就是你见到不同的人,说出来的话可能不见得一样。我们以为自己很聪明,但实际上你可能因此失去了一些积累的机会。而一家早期还在摸索模式的公司,形成势能的积累,是非常重要的。

你也算新晋创业者,这一年有什么体会,融资还顺利吗?

舵舟:舵舟在融资这件事儿上,一直没有突破,因为我想找懂我的钱,投资人是你的联创,应该跟你有很好的互补才行。可现实是,表达了投资意向的,我很难决策,我要追逐的资本,又不理我。所以我就干脆自己努力赚钱算了,最近也在考虑接触融资。

徐鸣:你的观点我不见得认同,因为创业的本质,还是在于你自己。这个事情不应该有人懂你,为什么你要追求有人懂你?你天生就应该是孤独的,如果你不认可这种孤独,还不如不干。你不能期待着这个人懂你,然后这个人还投你,这个人还帮你,我们不应该有那么多的前提假设。给自己设定这么多条条框框的本质是什么?是我们自己依然没想清楚,我们自己并没有决定一定要干这件事情。

当你自己决定要干这件事情了,就不应该有太多的前提。有人鼓励你懂你,我们欢欣鼓舞,没人懂你,你很孤独你还走不走?你还做不做?

在不知道该不该下这个决定的时候,有一种方式可以解决,你就去幻想,当前的两种选择,分别最好的情况是什么?你愿意追寻哪一个?然后再幻想最差的情况。从概率上说,最坏情况出现的概率更大,因为理论上,我们都是非常乐观的,我们认为自己的运气不会差到最坏。但实际上,我们对自己的能力往往高估,我们总认为我们会直直的上去,但实际上,我们走的往往是最曲折最艰难的一条路。

如果最坏的你能承受,你就去做吧,因为最坏的大概就是你正常要走的路。而你幻想出来的好情况,则是你信念和勇气的来源。所以决策的依据,是想清楚最好和最坏,和相信孤独,而不是期待被理解。不要指望这个世界上一定有某个人,他特别懂你,因为没人有这样的责任和义务。你的孤独寂寞,只有你自己有责任,有义务去排解,解决不了,那是你自己的问题。

路上最终是靠你自己,没有人在路上陪你,更没有人有义务给你鼓掌鲜花,给你加油,然后抱抱你,给你温暖,没有,不要有这样的期待。也许有,有那是我们的幸运,但不能期待我们一直幸运,不能期待每天都打顺风牌。

既然走上了创业这条路,你应该要明白——你可能每天都在走下坡路,过程中你身边的人会越来越少,你对自己的判断也会越来越差。出发前,你要想清楚你能够坚持走多长时间的下坡路?顺风路太容易了,走下坡路是艰难的,不能期待着天天都是正反馈。什么叫坚持?就是经历大量的负反馈,每天都让你痛苦,让你郁闷,但你说,你还是要干,你就成熟了。

所以,刚刚我问你融资情况,本质是问你的成长认知。你得首先把自己拨到一个势能点上去,如果你到不了那个高度,你就散发不出力量感,光芒和自信,你就感染不到别人。你怨恨人家不理你,本质是你自己势能不够。你思想的高度和深度,你对整个世界的描述,以及你对人的理解,都没到那个点上。渴望被别人温暖的创业者,不仅没有光芒,反而是一个黑洞,你在吸收别人的能量。

创业这事儿,本质是要用你的能量去带动别人。人和人之间信任的建立,通过共事是一个非常好的模式,其中这种势能的互相激荡,能量散发,可能又是更重要的一环。你能把自己拨到一个能量点上,让对方感受到,你是一个可以给对方输出能量的人,而不是等着你来帮我,是我往前走带上你,你跟着我走,你就会有机会赢。

创业的过程中,团队,资本方,合作伙伴们,大家一起会走下去,但CEO是方向的领头人,必须是坚定地走在最前面的那个人。也许路上有人帮忙,甚好,但是你不帮我,我也得走,我内心依然愉悦。创业就是要面对拒绝,不可能那么顺利,都是要不断去讲一些重复的观点,非常枯燥。但你既然坚定的走上了这条路,你就一定要做路上的永动机。你就指着那个方向说,这个方向不错,我要往那里走,你们愿不愿意跟我走下去?

想达成目标,人和事儿是不可分的,但从势能的角度来讲,起点还是人本身。

2、创业的力量来源,越来越清晰的认知自己

舵舟:听到这些话,特别受教,我需要消化一下。

徐鸣:听别人讲太多,不一定是好事,核心还是要把一些东西固化下来,成为自己的东西。你的方向到底是什么?——在当前的格局下,你怎么做才有机会让你的事儿变得不一样。我问你一个问题,你怎么看互联网的整个大舞台?

舵舟: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大题,我很难回答出来。

徐鸣:我们都讲基因,任何公司都有他的一个站位,你在这个大舞台上,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角儿?互联网的架构是分层的,每一层有很多个角色,涵盖了我们所有的衣食住行的各种服务。微信是链接人,淘宝是电商,滴滴打车,美团是吃,互联网就这么一点点的把我们生活所需要的服务数据化了。比如说舵舟在我来看,其实是把某一些特定的人进行数据化,然后变成信息服务提供出来。

互联网里的创新就像切豆腐一样,要么我就切出一块鲜豆腐来,开拓一块荒地,诞生一个新领域,以此来定位自己的角色。比如说原来没人把车进行数据化,滴滴就诞生了,原来没有人把餐饮进行数据化,美团诞生了;要么就是强化或优化原来的豆腐块,比如头条,基于原有的新闻资讯,用技术去改变内容和推送。对于用户来讲,它更加便捷,更加千人千面,比我自己更懂我,这也是角色定位的方式。

舵舟是什么?也是其中小的一块,相当于改变了原来的内容创作方式,原来的记者利用公关事件去传播,你们是做更加深度的方法论文章。所以在互联网的平台上,既会不断的诞生新的豆腐块,过去的豆腐块,还可以用技术的方式重新做。舞台如此,那么我们自己是谁?比如舵舟,你对标的是谁?你也可以说你要替代谁?你是上一代的谁?给自己一个很清晰的定位。

刚刚说的,都是互联网的最上面一层,也是我们感知最多的一层,

往下一层,是存储和计算云,我们的服务都是构建在存储和计算云上的。底层是设备云,它是一个接入层,我们通过这些设备,接入互联网。比如说小米,为什么做了手机,又做了那么多硬件设备?除了生态链的解释外,在我看来,小米是在构建设备云。从这个视角来剖析,他一定还会做pc、电视,手表等智能设备。因为这都是互联网终端设备,都是用户获得信息的桥梁,所以小米要占据这个位置,这是它的定位决定的。

2.png

过去的互联网,在我看来就是这标准的三层。银河做的是什么?是在这中间又找到了新的一层。过去,我们的设备要链接到网络,需要通过运营商,银河要做的事,是用卫星的方式,形成新的通信链路,这个叫做通信云。具体怎么解释?天上跑的卫星,其实就是一个个通信计算机,银河做的就是把这些通讯计算机加在一起,变成一个通信云。这就是银河的基本设想。

把行业图谱画出来,把自己的角色定义清晰特别关键。表面看起来,这个事你还没干,但因为你已经明确了自己的定位和路线,你就是一个具体的事情了。这就是一个势能,就算你还没做完,你已经在加分了。

舵舟:这段对话对我的价值很大。

徐鸣:如果你只把自己定位到——我做点事挣点钱,一会儿做这个一会儿做那个,你换位思考一下,投资人为什么要相信你的挣钱主意?他需要知道你的大逻辑,大格局,你所建立起来的整个图谱到底是什么?你把自己放在什么样位置?你认为自己是谁?

这些问题的答案,就是你的基因,这个基因决定了你整个公司长期的成长。你最终能走多远?在你公司诞生的那一刻起,其实就大差不差地决定了。所以你要想让天使投资人投你,你描绘不出一个大场景,你自身散发不出那样的能量,别人也没办法信你。

人和事儿是完全揉在一起的,对的人讲对的事儿,才有力量,才有人信,因为这样的人才能成。所以银河一年融三次,我们真的没有靠所谓的关系,当然关系很重要,大家信我,他觉得根据以往的经验判断,我是个靠谱的人,这是极其重要的前提。

你在前面想不清楚,后面执行过程中,必然会遇到问题。比如你给自己的角色规划是,我要采访一百个成功的CEO,搞一个连载,搞了三期,第四期就约不到人了,就只好采点别的来凑数,凑着凑着,发现这条路走不下去。你又换一条路,说我要采访一百个CTO,你这么变来变去,实际上是因为你出发的时候没想清楚。

问题不在于你执行过程中的困难,而在你出发时就没想清楚,必然会导致你在过程中,不断的调方向,这个过程一定会导致势能的损失。就像你刚刚说你融资的事儿,遇到困难了,我就不融了,我赚钱。我发现我能赚到一些,但赚得也不多,我要去融资,又遇到困难了,大家又不理我,我又去赚钱,我又融资,这个问题不是出在过程中,而是出在起点上。

对于打算做的事情,我们往往都觉得自己已经ready了,其实远远没有ready。

银河航天这事儿,我真的是构想了很长时间。几年前都是YY,到了2017年12月份,我就已经下定决心了,2018年3月份的时候,人很少,大概十来个人,那个时候,我完全不知道人在哪里,所有创业者的窘境都是一样的。

当我开始往前走,我就知道哪里有我需要的人了。出发的时候,我大概预估了一下我们团队年内能够发展到90-100人的样子。很多人就质疑说,你到哪里搞这么多人?到现在,我们团队到了近130人,结果证明就是能搞得到啊。为什么搞得到?因为出发时已经想清楚了。创业需要花很长的时间去准备,如果你不去准备,就靠撞大运,今天招个CTO,明天招个COO,后天招个CMO,这属于童话故事吧。

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创业不易,非常难。

舵舟:怎么个难法?按理说,什么都想清楚了,任何事情的发生应该都在承受范围内。

徐鸣:本质上,人是没办法跟人性对抗的,人都有贪嗔痴,你想清楚了,不代表你就不贪嗔痴了。过程中,你对自己的思考,你对一些东西的要求,一样会变形。只是我意识到变形的时候,我的应对策略会比之前要好,因为这是我二次创业了,所以当我现在遇到问题以后,痛苦的东西不会让我沉迷。

应对日常的变形,内心的力量是你创业的源泉,所以一定要找到内心的力量,以及你用什么办法去增加内心的力量。创业的力量来自于哪里?来自于你越来越清晰的认知自己。我在启动创业的时候,有人送了我四个字——叫突破自己。

舵舟:这四个字还需要送啊。

徐鸣:因为我问了他这个问题,我说这件事情好难,怎么办?他说突破自己。好吧,这四个字我肯定知道,但拿到这四个字,我还真的想了很长时间。到底是“突破”难?还是“自己”难?其实关键词是自己,不是突破。认知到自己,远比突破难。因为我们只要有一个方式,能够认知到自己的问题,就可以做突破了。认知自己是寻找方法的过程,突破是执行的过程。

但让自己承认自己的问题,看清楚自己,认知到自己的当下,知道自己在哪里且往哪里去,这件事情是非常难的。即便你出发的时候,有一个目标了,但你还需要不断的剖析——你到底想干嘛?这就是认清自己的过程。

外物都是你自己内心的反射面,所有围绕着我们的这些事情,都是我们自己带来的。用佛家的话说,你所有的当下,都是你自作自受,都是你自己应当的。融到了钱,是你该得的,融不到钱,也是你该当的。被别人喷,是你该得的,事情做得成,也是你应该得到的结果。当下如果很好,你就享受,不好,说明你只配这样。

最后你会发现,每个人的一辈子,其实就是不断找准自己,雕刻自己的过程。原来的自己可能就像一幅水墨画,看上去模模糊糊的不太清楚,通过不断的挖掘和修饰,从平面变成三维立体。又发现某些地方不清晰,再一点点把自己的轮廓给凿出来,这是一个逐渐显影的过程。

当然,这不是所有人的力量源泉,有一拨人愿意去看清自己,希望能够做成一件事,希望能够为行业带来变化?无论是改变世界也好,做一个小一点的公司也好。但一定有人不这么想,这没有对错,也没有优劣,不是说追求成长就是对的,追求享受就是错的。因为人是有非常大的区别的,你要从人性的角度去认可和理解这种区别,并且接受他。创业者需要做的,是在每个阶段,找到你的同行人,当你找到了对的人,就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

随着创业的推进,我认为到后面,我对自己的理解会越来越清晰。

3、产品做不好,核心是人不行  如何应对成长中的负反馈?

【坦诚内心】你的喜好,就是你的弱点

舵舟:现在对于自己是什么样的理解?

徐鸣:现在应该还是在过程当中。

舵舟:跟一开始发生变化了吗?

徐鸣:有变化,我越来越多地意识到自己某些地方的不足。其实你的喜好,实际上就是你的弱点,人的喜好越多,弱点越多。也许非常stable的喜好能够带来一些价值,但过多的喜好,必然会让我们难以走到更高的道路上。

有一些喜好,比如说包装自己,包装着包装着自己就信了,那么人就更难真的get到自己的内心世界。作为一个老板来讲,他对公司氛围,公司文化,对公司开会的一些认知是否是真实的?比如自己在台上讲得舌灿莲花,但其实下面人听得想睡觉,这其实都是很容易发生的事情。

《思考的快与慢》里说过,这就是一种错觉。我们会有很多误判和错觉,这会让我们失去对自己内心判断的机会。在公司里也一样,创始人是需要挖掘自己内心的,真诚的反映自己的内心,但因为自己的一些喜好和兴趣,会带来一些蒙蔽,它会阻碍你自己跟自己对话的建立。

舵舟:这一段,我特别有画面感。

徐鸣:2018年初,我跟雷总(雷军)有一次聊天,我说我想建银河的文化,请教他如何做一家好公司,把公司当产品。他问我,你知道小米的文化是什么吗?我把自己了解到的讲了一些,他说那都不是。他认为小米的文化,最重要的东西叫真善美。这三个字是有因果的,对自己的真,以及发自内心的善,这两个东西是根。美是对别人,真和善是因,美是果。雷军的总结比我更接近本质,所以我说人是分层的。

舵舟:同样的信息,不同的人,会产生不同的理解,给到不同的反馈。

徐鸣:雷军构建公司的方式,跟我构建公司的方式,其实能力也是分层的。大家都在说如何去做好公司这个产品,但是他的解法、做法跟我也是会不一样的。当然啦,小米毕竟已经成长到了今天这个阶段,我这么说,好像是为自己找借口,这句话就是一个解释,为自己辩解。所以我们自己要知道哪句话是借口,哪句话是真实的理由。

真和善这两个内心的力量,就是自我成长的根,然后我们冲着目标“美”去。2017年初和2019年初相比,我觉得我自己的内心更真诚,我反馈的东西肯定比当时更真实。

舵舟:现在的您,跟2017年上半年相比,确实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看问题和思考的角度。

徐鸣:2017年我已经在反思了,反思差不多是从2016年开始的。2015年是我的人生巅峰,14年猎豹上市,然后我开始接海外商业化,找到了一块肥沃的土壤,收入搞上去了,我自己也很嗨。所以15年猎豹市值哗地就涨上去了,到了50多亿美金,爽得一塌糊涂。但16年就一直在反思,2017年是反思的一年,18年就知行合一了。

2017年你采访我的时候,我应该是希望你能写我好的一面,更高大上一点。现在我会更加坦诚,不想讨好任何东西,我就如实的告诉你我的想法就好了,赞同我就赞同,不赞同就是不赞同。我把内心放在这里,反而弱点在变少。这个概念我可能今天没有办法讲得很清楚,但其实很重要。

创业的过程,就是一个不断跟自己对话的过程。你在雕刻自己,但你又不得不受制于当前的很多东西,要去不断的妥协。妥协不一定就是退步,有时候反而是一种进步,因为要认清当下。

【打造队伍】除了老板,其他人都可以零成本退出

舵舟:现在会有不太适应的地方吗?

徐鸣:原来在一家上市公司,再重新回到一家创业公司,实际上是不见得很舒适的,哪怕你做好了一切准备。练内心的过程,也许有另外的路径,但在我看来,它应该是一个变深变高,而非变广变宽的过程。如果说有修炼之法,我应该是在这样一条道路上在走。

银河有一个“周日爬香山”的活动,我们从2018年4月份启动,到年底一共33周时间,我一共参与了28次,因为出差,错过了几次。爬山让你认知到什么?原来我一直在想,比如说“坚持”这个词,大家都觉得蛮容易的,爱迪生做灯丝,也做了1万次实验,既然别人能做到,我也能做到,无非就是坚持住,直达目的,挺容易的。好,那我就带着大家去爬山。

很多人不太理解,为什么我会带着大家爬山?我第一次爬香山的成绩大概是小50分钟,最近一次的成绩是32分钟,我们当中成绩最好的已经到24分钟了,这是相当好的成绩。爬山是一个很痛苦的过程,痛苦在哪里呢?首先,我们设置了很高的门槛,早上6点半在香山北门集合,爬完山在山顶上拍完照,做几十个俯卧撑就下山,连饭都不管,各回各家。且我们每周六上班,每周日爬山。

我不给人任何压力,我说想来就来,不想来可以不来,不用请假,不用说明,不用找借口,不用给理由。我们的登山群现在大概有小40个人,多的时候30个人一起爬,少的时候三五个人,最惨的一次,是只有一个人去了。

舵舟:您?

徐鸣:我那天不在北京,出差去了,是我另一个同事。那天早上下大雨,因为他住得远,他从家走的时候,还没下雨,等他到了山脚下雨就下起来了。他就给大家留言说别来了,他一个人上去了,下来的时候,还摔了几跤。

这件事门槛很高,我又不要求大家,就靠大家自觉,那目的到底是什么呢?是为了让你增加体验和感受,了解真相很重要。坚持这件事,过程中必须要经历负反馈,还有一点,你以为你已经到达耐受的极点了,但其实不是。

爬山是这样的一个过程,一开始往上,会感觉心慌,腿无力,好累,心里会有“歇一会儿吧”的声音,但是声量不大。而我们爬得又很急,当一步要跨两个台阶的时候,我们心里会发生新的化学反应——心脏有点点难受,到最后全身都不行了。“歇一会儿吧”的声音会放大,直到你脑海里全部充斥着这个声音。

不要小看香山,不要小看这30分钟,这30分钟是非常煎熬的。零下12度去爬山,一边呼吸着冷空气刺激肺,一边大汗淋漓,其实很不舒服。更重要的是,你可以选择停一下,因为零成本,只要你停下来,你的所有痛苦都解决了,零成本的动作,你就可以获得无比的快乐,不要你付出。

你往前走一步是负反馈,停下来是零成本,这个跟什么是一模一样的?跟创业是一模一样的。在创业过程中,除了老板以外,其他人可以零成本随时退出。

我一直在想,队伍应该如何建,怎么去建真正有决心打硬仗的团队?我想了很长时间,银河的月会,主题基本上都是这个。公司本身就是一个产品,公司是所有产品的母产品,比如你们公司是做水的,你想做出好水,首先是好公司,才有机会做出好的水。

那怎么样做出一家好公司呢?其实走到今天我都没有准确答案,但我按照自己的节奏往前走。所以我有什么样的变化,2018年在我看来,是一个知和行越来越结合的过程,银河给了我机会,让我重新回到起点,重新练兵。回到练兵场很难,回到自己喜欢的练兵场就更难了。

【正面客户意见】避免当初豪言壮语,中途转头放弃

徐鸣:人和人是不一样的,你最佩服哪个企业家?

舵舟:一时间很难回答。

徐鸣:马云

舵舟:不敢说,因为不了解他。

徐鸣:任正非?

舵舟:有一点,因为他说的一句话:屁股对着老板,脸点对着客户,务实。

徐鸣:任老板非常厉害,他做了一个很好的产品,让公司有用不完的人才,用不完的收入。创业的过程,最难的是如何保持斗志和信心,孤独和寂寞,都是小问题,决定性因素是你的信念能否坚持。认知因为什么而分层的,可能分层依据就是那个信念。

胡雪岩说你的胸怀有多大,财路就有多宽,你的视野只能看到一个省,那你就只能做一个省的生意,你眼里只有你们村,你就只能做个小卖部,你看到了天下就是天下。但是视野跟信念兼具,是很难的,大量的人是被中间的过程给压垮了,让过程磨掉了自己当初的豪言壮语。

其实自己也是一款产品,别人给你照镜子,是想给你产品反馈,不好的意见就是你的磨刀石。那你用什么态度去面对别人的意见呢?你是选择由信念支撑着你,让自己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有价值?还是选择被整个洪流把你磨得跟众人差不多?

注重从别人那里获得有价值信息的人做产品,跟不注重反馈的人做产品,结果是不一样的。所以,人的层级源自于什么?源自于做产品的信念和方法。

你的行动决策依据是什么?你是以自己为主导,还是以客户为主导?你是屁股对着自己的内心,脸迎着提意见的人,还是反过来的?客户导向的人,是能够把“自己”这款产品磨出来的,否则,他是反过来的,屁股对着别人的意见,那么他的信念就会一点点被磨走,最后说放弃就放弃。

舵舟:这个答案好棒。

徐鸣:“自我”这个产品决定了一切东西,而且万物皆产品,正确的产品观可以应用到所有的产品里去。比如说好的价值观,方法论,文化等等,我们在互联网行业里总结出来的那套东西,都可以套用在个人,团队,公司,应用在你创业的全过程里来。

但又不可以照搬,刚刚讲的这些东西,都需要小心,因为我们特别容易照搬,比如说快速迭代、小步快跑、简单主义。照搬是有风险的,我们对于自己没干过的事儿,首先要有信念,其次要有敬畏,再结合一些思考方式,是可以作出一些事情来的,你对公司、人生的思考,会变得不一样。

【正视成长】产品做不好,核心是做产品的人不靠谱

舵舟:负反馈,在你们公司是一个高频词。

徐鸣:你18年几月份创业的?

舵舟:我是17年12月份。

徐鸣:全年招进来几个人,走了几个人?

舵舟:全职的有六个人,兼职的两个人,走了一半人。

徐鸣:走的一半人,对你来说,这是否属于负反馈?

舵舟:肯定是的。

徐鸣:你怎么看呢?

舵舟:是一个很好的感受吧,他们来的时候,都对公司产生了很大的助力,离开让我知道了自己的缺陷。

徐鸣:应对负反馈,有两个方法,第一、了解成长的曲线。成长的本质,创业的过程一定不是一路高歌。我们从很多外物都可以理解到这一点,有日升有日落,有白天有黑夜,有晴天有下雨,有春夏秋冬。但我们成长的曲线并不一定会否极泰来,很规律的波动,现实往往是,你栽了一个跟头,好不容易爬上来一点,看到有上升趋势,你以为要变好了,结果掉得更深。这就是创业的常态,它不是一个简单的正态分布,也不是一个均匀的波状曲线,它需要你有巨大的耐心。

第二,你一定要理解能量这个词。能量是什么?你只有进入熵减的状态,你才叫真真正正的成长。不要以为你做公司有什么方法论,大多数人都是在胡搞,你可能不服,但实际上我在很多事情上,也是在胡搞。不要认为我有多么有条不紊,那是你的感觉。

3.png

但我的公司不这么感觉,产品也不这么反映。人才来了,你给人家指一条道,人家坚定的往前走,真的把产品做出来了,这叫做正反馈。另外一种情况是,你招一个人来,干了三天跟你说拜拜走了,负反馈,说明你肯定错了,你还不认,你还觉得我有条不紊?就是你做的产品错了,产品为什么不对,因为做产品的人不靠谱。

那做产品的人为什么不靠谱?因为他的思路是混乱的。“熵”这个词你知道什么意思吗?

舵舟:可以简单解释一下。

徐鸣:比如你把房间收拾好了,然后把孩子放进去一会儿就给你搞乱了,这就是熵增,然后你回家又把屋子收拾得井井有条,这就是熵减,因为有序了。越无序的东西熵越大,从无序到有序是熵减,从有序到无序,就是熵增。熵就是无效能量的度量。

当你陷入到了熵增,如果你想做到能量守恒,你要怎么办?记得一句话——走老路,永远到不了新地方。当你要走新路了,你要付出更巨大的代价,换个说法,你脚扎了个钉子,流了血,你得吃更多的营养,才能把那个肉给它补回来。那么人犯一个错,你要用更多的能量才能把它修复,这才叫走新路。

走新路,不是一上来你就能做到熵减,因为你一开始对形势搞不明白,你以为你越来越有序,其实越来越差。所以怎么去做公司这个产品,本质是要想明白,你的能量要用对地方,你的动作要带来熵减,你才能够真正做出好公司。

面对很多的不确定性,创始人需要让自己的弱点减少。成长是个很有意思的话题,成长不是线性的,突破才叫成长,你必须得上一个台阶。比如说原子里是原子核,有很多电子围绕原子核转,有的电子转小圈,有的转大圈,你在自己原来的圈子里速度加快,那只能叫做优化,成长一定是突破自己原来的层级,你跑到大圈里去转才是成长。这些都是我自己总结,有可能都是错的,即便是对的,也不是标准的共识,没有办法套用。

结尾

舵舟:感觉您在猎豹和现在的思考方式有所不同了。

徐鸣:变化不是突然的,这些东西不是一天蹦出来的。

舵舟:这个可能就是创业的快乐。

徐鸣:创业很让人上瘾,真的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我原来没有认知到这件事,但最近确实我越来越觉得会上瘾,这是一件很不一样的,很极客范儿的事儿。以前我认为创业就是创富,去实现自我。现在,我发现创业不是人生的一部分,创业就是人生,人生是创业,在这个过程当中,你对自己的认知、思考、体验,它就是创业。

当然这个肯定是针对某些人来说的,我应该就是这样一个人,因为只有这样理解,才能符合我们这些人的心态和想法。

舵舟:不然就很难理解,为什么还要吃二次苦,搞这么一件难度很大的事呢?

徐鸣:对,反正应该是不会停了。

舵舟:您应该不会得抑郁症。

徐鸣:我走过了一些阶段了,但还是有风险。假如说我现在在读二年级,如果我遇到了四年级或五年级的困难,我可能就会得抑郁症。

对于困难的预期,不能存在侥幸心理,很多事情都是客观存在的。做公司的人应该都有感受,你最担心的问题往往都会发生,比如你感觉到一个人的情绪不太对,但你心存侥幸,就偷懒不聊,结果就崩了。这是我第一次创业,经常容易出的问题。所以我说你计划的最坏的情况,往往是你现实中最好的情况,我有做好准备接下来的困难量级,会比现在还难很多。

舵舟:很想知道您2018年到底经历了什么具体的难事。

徐鸣:你一个互联网人,凭什么能够搞航天?每天都会面对实操的困难。你凭什么一年融那么多次资?这都是困难。既然定了目标和定位,那么分析完之后怎么去突破呢?要配什么样的人呢?人在执行中会出现什么样的问题?

银河的打法跟传统的不一样,我们把互联网进行了分层,我们是中间的那一层,必然要采用不一样的打法。小米当年作为一个新的玩家,打法也是跟以外完全不一样的,对于我来讲,就更需敬畏了,所以一定是有难度的。当然我做好了一切准备,在打过程当中,听市场的反馈,不断的去调整,到底做哪个市场?到底用什么技术方案?跟竞争对手相比用什么策略?你的技术怎么去托底?商业、技术、竞争这三个要素是要想得很清楚的,这样就能形成一个解决方案。

5G来临,是一个变革的机会,银河占据了一些优势,但也有具体的困难,你还是要去应对。(完)

AD:还在为资金紧张烦恼吗?猎云银企贷,全面覆盖京津冀地区主流银行及信托、担保公司,帮您细致梳理企业融资问题,统筹规划融资思路,合理撬动更大杠杆。填写只需两分钟,剩下交给我们!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