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企业家永远是一种“未完成状态”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8分钟(2907字)

2019-02-06 09:24:46 企业家永远是一种“未完成状态”

从现在看,携程的竞争战略,一是全球化,二是平台化,三是大数据。

猎云网注:有人肯定觉得梁建章是危言耸听,或认为他说的都是很久远的事情。但我知道,以他学霸级别的计算能力,他说的观点都经过了详细的测算。比如,虽然中国目前的人口是美国的4倍多,但按现有的生育率趋势,两三代人后,中国每年新生儿数量将少于美国;再加上美国从全球吸引移民,到本世纪末,中国的年轻人口将少于美国,中国将丧失对美国的人口优势。到时,国力又会被美国甚至是印度反超。文章来源:秦朔朋友圈(ID:qspyq2015),作者:秦朔。

和梁建章第一次见面是在2013年第一财经“中国商业领袖奖”的颁奖礼上。作为获奖者,他寥寥几句致辞,沉默地坐着。

1977年,8岁的梁建章就尝试用电脑写诗。初中没毕业就上了复旦大学计算机少年班,一年后考进美国佐治亚理工学院。20岁开始读博士,突然觉得“最先进的不是学校而是企业”,就不读了,加入了甲骨文公司在硅谷的总部。1999年又从甲骨文中国区咨询总监任上辞职,作为主要合伙人创建了携程网,那时他还30岁不到。

2003年携程在纳斯达克上市,在OTA(在线旅游)领域一骑绝尘,梁建章2007年去斯坦福大学攻读经济学博士,又到芝加哥大学做博士后。从此他开始关注经济问题和人口问题,写了大量文章并借助微博进行社会化传播。等梁建章回国在北大光华管理学院教书后,很多人以为他就此栖于校园了。没想到2012年他又回到携程,领导了向移动端转型的无线革命,并发挥资本力量,对全行业进行整合。

梁建章去美国念书时卖了自己在携程的大部分的股票,他说重返携程不是为了名和利,“还是觉得这个公司是自己创办的,总归不想看到它没落,这是对公司的责任,也是对团队的责任。”具体来说,首先是把移动技术赶上去;其次是用价格战打击对手;第三是内部创业,激发活力。

2013年3月梁建章回归携程担任CEO之后,大多数工作日的早晨,他和COO、联席总裁孙洁都是最早上班的人。两个人在8点之前先碰头,简单交流一下今天该做什么事,开什么会,最近有什么重要的或特别的事,碰头时间一般在15分钟左右。上班后,孙洁像运动员听到发令枪,对着厘定好的当天时间表强力出发。她是一个目标感特别清晰的人,对所有部门、项目、管理者的情况都很了解,工作起来总是单刀直入,快速部署,解决问题。而梁建章主要把控战略、行业竞合、国际化等问题,他还亲自抓最紧要的工作,就是移动端。携程沿着移动化、平台化、小团队创新三个方向,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成效突出。

梁建章和孙洁都有在国外留学和工作的经历,他们看到国外很多大企业的发展都离不开并购,所以他们也一直使用资本方式。2012年前围绕价值链投资了国内旅游,投资了经济型连锁酒店如家、汉庭、七天等;在中国台湾投资了易游网,在香港投资了永安旅游。2015年投资了总部位于英国、全球领先的低成本航空直连分销系统Travelfusion,2016年投资了英国最大的机票比价平台天巡(Skyscanner),等等。

2017年,美团和阿里旅行等具有强大流量优势的新的竞争对手加大了在OTA市场的投入力度,美团在中低价格酒店方面的订单量已经超过了携程。梁建章面临着新的挑战。从现在看,携程的竞争战略,一是全球化,二是平台化,三是大数据。

在秦朔朋友圈三周年的活动上,梁建章分享了他对宏观经济的一些看法,特别是对中美贸易摩擦的看法。

他认为中美贸易“摩擦”这一定位是准确的,不是“战”。战争就会有赢家有输家,而且赢家可能大赢,输家可能大输。即使美国的目的是要制衡中国,从世界贸易历史看,通过贸易来阻碍一个国家的发展作用其实是很小的。

梁建章说,对外交流一是资金,二是信息,三是货物,四是人员。美国能做的仅仅是货物,把一些商品的关税提高,从10%升到20%,从历史看,这个贸易关税水平是比较低的。单方面把一些货物的关税加上去,只会导致货物到第三国去流转一遍,效果不是那么好,而且中国现在外贸只占GDP的较小比例,影响不是很大。

当然,美国在技术转移方面,投资方面,或者人员方面,对中国会有影响。但是从中国的对外投资看,很少通过投资拿到过什么技术,因为除非你的公司的技术比它强,它才愿意让你收购,产业资本都是你强它才愿意被收购;现在全世界继续投资中国,中国是世界上风险投资最多的国家之一,这些资金来自全世界各地。所以资金上对中国也没多大影响。

在人员上,如果美国不让中国人或者中国留学生去的话,美国最根本的优势是吸引全球人才,如果真的这么做了,当然中国是损失了,但是对美国来说损失更大。

最后是信息,中国对互相互联网的管制、社交媒体的管制是必要的,但如果把国际主流网站封掉,不利于我们的企业或者学者在全球交流,很麻烦。这方面中国确实是有改进的余地,但这肯定这不是特朗普在想的事情。所以,总体来说,贸易摩擦对中国实际的经济影响应该不会那么大。关键是看大家对中国自己经济的信心。

我观察梁建章,总觉得他处在“未完成状态”,是一个“非典型企业家”。可能在他心目中,人口比旅行是更重要的事情。简单的逻辑是人口下来了,旅行就会减少。

但梁建章的逻辑不会如此简单。他在《人口创新力》中创造了一个公式:一国的创新力=人口数量✖️人口质量✖️(内部交流量+外部交流量)。即一国的创新力取决于四大要素——人口数量、人口质量、内部交流量和外部交流量。在四个要素中,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中国的人口规模优势。人口多,市场大,有利于形成规模效应,造第一辆汽车与造第一百万辆汽车相比,肯定是后者的成本要低得多。人口众多也是庞大人才规模的基础。人口规模优势在信息技术、互联网、人工智能以及文化创意等新兴领域更加突显,因为这些行业的研发投入巨大,边际成本却很低。人口大国往往能够利用其市场规模进行巨额投入,率先产业化,然后复制到其他国家。而且,大国的庞大人才资源,也更能聚集产生出产业和科技创新的集群。例如,中国5G建设全球领先,深圳则成为全球高科技的制造业集聚地。

所以,在梁建章看来,人口危机是中国崛起的最大陷阱。如果中国未来不能大幅提升生育率,在二三十年后,中国人口将极度老化,年轻的工作人群急剧萎缩,规模效应丧失殆尽,未来的盛世将只是昙花一现,届时除了医疗、养老、殡葬外,大部分行业都将成为夕阳行业。按现在的趋势,两代人之后,中国每年出生的人口将少于美国,未来这些总数比美国更少的年轻人,将负担远比美国更多的老年人口,中国人口会因此彻底失去人口优势。印度各种先天条件几乎都远不如中国,但印度年轻和庞大的人口,却是跟中国竞争的重要优势。至于美国,则将依靠移民和高生育率,在人才规模上会逐步赶上中国。

有人肯定觉得梁建章是危言耸听,或认为他说的都是很久远的事情。但我知道,以他学霸级别的计算能力,他说的观点都经过了详细的测算。比如,虽然中国目前的人口是美国的4倍多,但按现有的生育率趋势,两三代人后,中国每年新生儿数量将少于美国;再加上美国从全球吸引移民,到本世纪末,中国的年轻人口将少于美国,中国将丧失对美国的人口优势。到时,国力又会被美国甚至是印度反超。

梁建章说,四十年改革开放成功的原因就是对外开放,对内搞活。而成功的基础就是中国语言相通、文化一致、聪明勤劳、追求世俗成功的众多人口。过去,闭关锁国隔断了中国与外部的正常交流和交易,让中国失去了与世界同步发展的机会,无法享受外部的规模效应。而近40年来中国的改革开放,让中国融入世界经济体系,利用了全球人口规模优势以及自工业革命以来的积累效应,释放了中国过去的人口需求和劳动势能,在充分市场化和以及人财物和信息自由流动的推动下,带来了40年的经济奇迹。要继续这种奇迹,就需要继续对外开放,对内搞活,并保持中国的人口规模优势。

他大声疾呼,虽然人口问题是慢性问题,但影响深远。只是人们常常高估短期效应,低估长期效应。一个文明或民族,不论其科学、文化或社会发展的成就有多高,制度如何先进,如果其在繁衍上长期处于劣势,最终必将没落。中国的生育率已经连续27年低于更替水平,唯有力挽狂澜地扭转中国的人口颓势,恢复中华民族的正常繁衍,中国才能延续四十年改革开放的成功。

有人说梁建章不务正业。而在我看来,像他这样的企业家,在中国真的太少了。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