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影响力投资未来可期,助力新兴技术崛起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6分钟(2029字)

2019-02-03 08:00:00 影响力投资未来可期,助力新兴技术崛起

在人类面临巨大的挑战时,破坏性的手段是必要且最有效的。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2月3日报道(编译:蔡怡然)

编者注:本文作者Amir Bozorgzadeh是Virtuleap的联合创始人兼CEO。Virtuleap利用神经科学研究和机器学习技术,将VR、AR和3D环境中的肢体语言转化为心理学和人口统计学的研究资料。

Boost VC是一家专门出钱帮助创企实现“科幻梦”的公司——主要在Pre-seed阶段进行投资。上周,这家公司的总经理Adam Draper发推文称他正在积极寻找一些与海洋相关的科技创企。Adam Draper写道:“海洋是人类最古老最宝贵的财富,是时候来用最新技术来解决全球问题了。”很多人可能并没有把Boost VC定位为一种社会效应投资基金(impact investing fund)。

洛克菲勒基金会在2007年,也就是第一代iPhone正式发布的那一年创造了“影响力投资(impact investing)”这个词,意思是要遵循二重或三重底线法则,实现经济、社会以及自然环境的平衡统一。也就是说,公司投资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追求利润回报,同时也要对人类和(或)地球带来一些积极的影响。

以ESG投资(ESG投资又称可持续性投资,是指将环境、社会和治理作为重要考量指标的投资方法)为例,这种方式假设社会责任实践可以最大限度地降低企业的运营风险。事实证明,ESG是说服婴儿潮一代是将社会和环境的利益放在与利润相同水平上的一种很好的方式。而从数据来看,ESG投资目前占全球管理资产的25%,也就是22.8万亿美元。

和Draper一样,我是千禧一代,所以我所偏向的价值主张从本质上来说都是以二重或三重底线法则为基础的。去年9月,Swell Investing发布了一项名为“Money Meets Morals(金钱与道德)”的研究发现,其中提到,从心理侧写来看,千禧一代和Z世代(指在1990年代中叶至2000年后出生的“互联网世代”)更倾向于将投资和价值观视为不可分割的整体。

2.jpg

事实上,随着决策权从婴儿潮一代向更为进步的下一代转移,社会效应投资所占的比例也会越来越高。

“千禧一代将转移到他们身上,他们投资社会影响的可能性是前几代人的两倍。 所以这种变化不仅仅是社会的,而且也是直接的金融,”LUMO Labs的企业家和风险顾问Bastiaan den Braber告诉我。Braber最近缩小了其投资理念,以针对社会影响创业公司。

Braber表示:“在未来几年内,会有30万亿美元的管理财富转移到千禧一代手中,他们投资社会效应的可能性是前几代人的两倍。所以说,发生变化的不仅仅是社会领域,还有受到直接影响的金融领域。”Braber针对新兴科技创企的风险投资计划已经精简了投资主题,以便更有效地帮助那些从事社会效应投资的创企。

他说:“人工智能、机器学习、机器人技术、区块链和XR等非常强大的新兴技术的出现,再加上来自风险投资的聪明钱(smart money,指有经验的投资人的投资),一切都会变得不同。这两者的结合是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的最佳方案。”

Braber所提到的是联合国2030年议程,该议程概述了17个可持续发展目标(SDG)。很多包括LUMO Labs 在内的风险投资基金都或多或少的使用到这一议程的蓝图模型来制定和组织其投资战略。

在风险投资公司的投资主题中将社会和环境价值与新兴技术相结合,这种方式可能带来的影响深深地吸引着我,这无疑与我也是空间计算创企的联合创始人这一事实有关。如果紧跟时下最重要的热点,比如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区块链、机器人或物联网,你可能会明白被称为硅谷智库的奇点大学(Singularity University)为什么十多年来一直在强调指数型组织的重要作用,也会懂得在人类面临巨大的挑战时,破坏性的手段为什么是必要的、最有效的。

奇点大学的Global Startup Program已经在超过45个国家产生了1000多项社会效应创新。据报道,参与这项计划的创企中,有88%能够在结束后继续筹集资金。

SingularityU Ventures的副总裁Monique Giggy说:“我们看到有很多创企利用人工智能来帮助人类进行决策、提高数据和区块链解决方案的质量、提升政府工作的透明度,他们的表现非常出色。这些企业家正在为其他指数型创企进入市场铺平道路,也展示出如何利用科技改善生活,开辟新市场,并为系统性问题提供独特的解决方案。”

我之所以认为新兴的、指数型的或是“科幻化”的技术能够与可持续发展目标完美契合,是因为投资界的一般企业不仅不向这两个领域投资,还会经常送上冷嘲热讽,比如说它们会花太久时间才能实现投资回报率或是产品市场契合度。

Giggy说:“认为社会效应投资不能打造一流企业的想法已经过时了。我们项目中的那些创企将世界面临的最大问题视为最具前景的机遇,在这样的背景下,它们纷纷进入进市场,通过技术创造效率,并因此获得了自己的客户。”

当然,这些技术的使用范围必须要格外注意。在这个假新闻和数据隐私丑闻纷飞的时代,最重要的就是要记住——就像小说里和好莱坞电影中不断警告那样,科幻式反乌托邦其实和乌托邦别无二致。

社会效应投资基金MAZE的高级负责人João Santos说:“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技术都是一把双刃剑。Facebook让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更近,但剑桥分析公司却把它当做武器。”

MAZE认为,技术的使用目的是始终如一地为用户,而不一定是整个社会提供有意义的价值。Santos说:“便利是王道。真正决定技术对社会的总体净影响的是每一个用户和非用户切身受到的影响。新技术让我们可以用更少的资源做更多事情或者参与全新体验。从宏观层面来看,我们必须要确定好游戏规则,确保掠夺者不会节外生枝;而从微观层面来看,我们所有人都应该以一种有意义的方式去使用新兴和主流的技术。而我们认为,后者的视线更为困难,也更为重要。”

这就是为什么Boost VC、LUMO Labs、奇点大学以及MAZE新推出的“Maze X”计划所推动的加速器和孵化器项目如此必要——它们为那些专注于社会效应的创企的需求而量身定制。每个项目都会提供足够的内部支持,时间可能是几个月,也可能是几年。这样一来,早期的创企可以获得所有必要的资源、技术诀窍、创业指导和全程把关,使其尽可能快的与全球市场接轨。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0
评论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