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硅谷王者孙正义:人工智能最大的信徒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10分钟以上(5782字)

2019-01-18 11:00:00 硅谷王者孙正义:人工智能最大的信徒

孙正义认为,计算机将比人类更智能地掌控地球。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1月18日报道(编译:金怡琳)

亿万富翁孙正义,而不是Elon Musk、Jeff Bezos或是扎克伯格,对人工智能驱动的乌托邦有着最大胆的愿景。他为此花费了数千亿美元。

在加利福尼亚州圣卡洛斯一个明亮的九月早晨,我和软银公司董事长孙正义一起与Vision Fund的人见面,他将1000亿美元当作其发展的赌注。他一直是积极的交易者,在将软银打造成电信集团近40年之后,在两年前发起了这一史无前例的投资,以支持新一轮数字革命的初创企业。他把一切都押在这项投资上——他的公司、名誉以及财富。我们都带着同样的疑问来到这里:这项投资未来将去向何方?

这是Vision Fund特别忙碌的一天。因为该团队正准备宣布其数十亿美元的新投资:为印度酒店业初创企业Oyo进行一轮10亿美元的投资;将8亿美元平均分配给Compass和OpenDoor两家房地产商;将1亿美元投资巴西物流业的初创企业Loggi。它还将牵头中国初创企业ByteDance的一轮30亿美元的融资,该公司生产包括TikTok在内的数款流行新闻和娱乐应用。与此同时,孙正义和他的合伙人正在推出第二项1000亿美元的基金,并计划从沙特阿拉伯的王储Mohammed bin Salman(Vision Fund的主要支持者)筹集450亿美元的投资。

从表面上看,Vision Fund的故事与钱息息相关,的确这些数字令人瞠目结舌。它对初创公司的最低投资为1亿美元,自2016年10月上市仅两年多来,该基金承诺投资逾700亿美元。现年61岁的孙正义也将通过软银或其他方式支持他喜欢的公司:向优步和WeWork投资了约200亿美元。

然而,这背后隐藏着一个更复杂的故事。孙正义认为,计算机将比人类更智能地掌控地球。未来学家Ray Kurzweil创造了“奇点”一词来描述计算机统治世界的时刻,他预测将在2040年实现。而Vision Fund可以提前这一日期。孙正义正在向研究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的人和公司投入前所未有的资金。

当孙正义在2010年的投资展示会上第一次详细描述他的愿景时,幻灯片上描绘了植入大脑的芯片、克隆动物、给机器人送情人节礼物等画面,却收到了很多嘲笑。许多人认为这种机器驱动的未来是可怕的,甚至是反乌托邦的。但是孙正义相信机器人会让我们更健康、更快乐。

他早就发布过他的300年计划,而这个宣言不仅是一个亿万富翁的宏伟抱负,而是有可能实现的梦想。他是少数几个有权决定的人之一,这些决定可能对未来几十年乃至几百年的技术和社会产生全球性影响。正如Facebook和谷歌所展示的那样,机器具有制造商的属性。算法、软件和网络都存在偏见,孙正义喜欢支持于那些与自己相似,有共同理想的创始人。那么,孙正义的价值观将成为我们的价值观,将决定这个机器驱动的世界的方向。

那么,这个巨大的飞行器将驶向何方呢?

晚宴的与会者中有Simon Segars,他是芯片设计公司Arm的首席执行官,曾设想过自己可能会从孙正义那里取得一些新业务——也许软银会同意将Arm的芯片植入其通过电信业务销售的手机中。他当时并没有完全意识到,他的一位用餐伙伴Ron Fisher 30多年来一直是孙正义信任的顾问之一,在孙正义考虑重大交易时,他几乎总是在场。他们一起讨论了Arm的技术如何能将桌子、椅子、冰箱、汽车、门、钥匙等任何东西变成有线物体。孙正义追问Segars,若没有金钱的限制,他的技术能创造出多少设备?可是作为一家上市公司的领导者,Segars以前从未这么想过。

几天后,Segars坐在他的办公桌前,突然接到孙正义打来的电话,他说需要马上见他和Arm的董事长Stuart Chambers。

孙正义直接开门见山地说:他想要收购Arm。他在两周内谈判并完成了交易。最终软银以32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这家公司,比当时的市值高出43%,这桩交易的速度和孙正义胆识可能会让华尔街大吃一惊。

为了实现将日常用品相互连接以制造智能机器的宏伟愿景,孙正义需要更多的资金。所以他创立了Vision Fund。第一位投资者是沙特阿拉伯公共投资基金(Saudi Arabian Public Investment Fund),承诺在10月份投资450亿美元。全球风投行业每年的投资额仅超过700亿美元,因此设立一只1000亿美元基金的想法似乎是异想天开。这一举动表明了孙正义对其实现愿景的信心,并很快吸引了其他投资者,如苹果、富士康和高通。截至今年5月,该基金已获得930亿美元。正如孙正义解释的那样,他之所以需要大量资金,是因为“信息革命的下一阶段正在进行中,建立实现这一目标的业务将需要前所未有的大规模长期投资。”现在他已做好准备发动彭博社所称的“硅谷中心全面的闪电战”。

2018年10月的一个周四上午,我来到了WeWork位于纽约市的总部。

职员们都在积极地工作。首席执行官Adam Neumann正在召开会议。WeWork董事会成员Fisher表示:“这是一项巨大的机遇。”孙正义甚至称WeWork是下一个阿里巴巴。2000年,他向这家初出茅庐的中国初创企业投资了2000万美元。而如今,阿里巴巴的市值接近4000亿美元。

WeWork的潜力在于将AI渗透到我们大多数人在平常接触的环境中可能会发生的事情。产品经理Mark Tanner向我展示了一套公司开发的专有软件系统,该系统正管理该公司目前在全球运营的335个地点。他先从我刚参观过的WeWork楼层的鸟瞰图开始介绍。从我走出电梯的那一刻起,我的一举一动就被一个复杂的传感器系统监控和捕捉,这个系统位于桌子下面、沙发上面等等地方。这是WeWork试点的一部分,用于探索人们在工作日如何工作。这些机器可以获取各种细节,然后这些细节将被用于调整从设计到招聘的所有内容。例如,安装在办公室主楼自助式咖啡站附近的传感器让WeWork高管发现早晨排队的人很多,所以他们增加了一个咖啡师。较大的会议室很少满员——通常只有两三个人会使用能容纳20人的会议室——所以公司正在为小型团体重新设计会议室。(WeWork的高管保证“传感器不会捕捉个人身份信息。”)

“现在我们可以去柏林,”Tanner一边说,一边打开另一台显示器。他正在使用WeWork于2017年收购的项目管理软件Field Lens,它帮助WeWork跟踪建筑的施工和维护。根据放大的现场图像,Tanner向我展示了系统如何能够获取站点的详细信息。虽然我们在6437公里之外,但是我能看见地板上突出的一根钉子。“我必须让人来解决这个问题,”他不假思索地说道。我问我们还能侦察到什么。他调出显示WeWork运营的83个城市的大地图。从这里开始,我们可以进入其中任何一个:在80纳秒内环绕地球一周。

“基本上,每个物体都有可能成为一台计算机,”WeWork的首席增长官David Fano补充道,他正在负责这项新技术的开发。“我们正在研究,当办公室是高度互联的智能物体时,世界将会是什么样子?”

这就是孙正义为WeWork投资数十亿美元的原因。截至12月中旬,该数字高达86.5亿美元(2019年1月软银再投资20亿美元)为了满足孙正义的崇高期望,WeWork正以最快的速度投入资金,以扩大自己的影响力。自软银首次投资以后的15个月里,它的门店数量增加了一倍多。它已经收购了6家公司,并投资了另外6家。现在是纽约市、华盛顿特区和伦敦最大的商业租户。而且已扩展到巴西和印度。据熟悉两家公司的消息人士透露,这种速度可能只会增加:软银正准备以高达20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WeWork更多股份。

这些举措加速了WeWork的收入,但也带来了亏损。在2018年的前九个月,WeWork减少了12.2亿美元,即使它的总收入为12.5亿美元。该公司欠其租赁的办公空间180亿美元的租金。去年春天,当WeWork发行债券以筹集7亿美元时,评级机构将其标记为低质量债券,即垃圾债券。CreditSights分析师Jesse Rosenthal当时写道:“我们对该公司的财务和运营状况感到不安,其中包括大量资产/负债错配,这通常会导致大量的现金消耗,周期性未经测试的房地产业务模式,以及盈利途径的不确定等灾难。”这些债券的价格在上市的头五天下跌了近5%,表明了投资者持怀疑态度。

由于WeWork在物理和技术上的高增长,该公司越来越将自己视为“一个空间平台”,能帮助人类与智能机器建立联系,而不是一家房地产公司。

Neumann一直是那种在拥有三座大楼时就考虑过拥有100座建筑的企业家,但在孙正义的支持下,WeWork的扩张是非凡的。“与他们密切合作的人说,孙正义在Neumann身上看到了一个渴望、愿意以最快速度奋进的年轻的自己。WeWork内部的人表示孙正义的支持一直很关键。

“孙正义想和你见面。明天你能坐飞机来吗?”

Nauto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Stefan Heck接到了来自东京的电话。Nauto是一家初创公司,生产人工智能摄像头,使自动驾驶汽车成为可能。Heck一直在准备董事会会议,不愿取消,但一名董事会成员告诉他,“有人为了与孙正义开个会,花了一辈子的时间。”每个从Vision Fund获得资金的企业家最终都会与软银公司的老板一起讨论。Vision Fund的11个合作伙伴(分别位于加利福尼亚州、伦敦和东京)在花数月时间了解公司及其创始人之后,决定哪些创业者准备参加每周例会。作为Vision Fund旗下的风投公司之一,照片服务公司Shutterfly的前首席执行官Jeffrey Housenbold正在牵头建立一个跟踪初创企业的系统,他希望这个系统能够帮助基金更快,更有效地确定下一次投资。

孙正义在开会时并不关注利润率。他关注的是公司发展的速度。“孙让我明白,企业家的野心是公司潜力的唯一上限。”房地产经纪平台Compass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Robert Reffkin回忆道。”汽车共享平台Getaround的首席执行官萨姆•扎伊德(Sam Zaid)记得孙正义曾问他:“我们怎样才能帮你把产业扩大100倍?”最终在2018年8月投资了3亿美元。即使是已经成为大企业家的人,也会惊讶于孙正义的激励天赋。“像孙正义这样的人能让我们的企业加速发展,”优步首席执行官Dara Khosrowshahi表示,孙正义的支持将是帮助他把优步打造成“交通的亚马逊”的关键。当Housenbold与孙正义第一次会面时,他就告诉未来Vision Fund的合作伙伴,“我们将改变这个世界。”

另一家初创公司Light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Dave Grannan去年春天在东京会见了这位软银的领导人。Light致力于打造3d摄像头,以供自动驾驶汽车使用。Grannan在孙正义的办公室展示他的技术是如何工作的,镜头对准了一幅Sakamoto Ryoma的日本武士像,这是孙正义的少年偶像,而孙正义也曾说。“Ryoma是我生命中的起点。”

孙正义在日本南部偏远的九州岛上长大。在种族主义和反外国情绪猖獗的时候,他的家人在20世纪60年代从韩国移民过来。他的父母给他起名为Masayoshi,这是日语中的“正义”。

带着父亲的期望,在获得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经济学和计算机科学学位后,孙正义回到了日本并于1981年创办了软银公司。那时候,很少有人有电脑,几乎没有软件业务。而他只有两名兼职员工,并没有客户,但他为这家以销售电脑软件起家的公司制定了一个50年计划,并承诺五年后,公司的销售额将达到7500万美元。

为了招揽生意,他在街上发放了免费的调制解调器。还有一次,他预订了在一个电子贸易展上最大的展位,并将所有的钱都花在了宣传单、显示屏和一块写着“革命来了”的标牌上。虽然这吸引了一群人,但仍然没有销量。但他依旧坚持,到了90年代中期,软银才成为日本最大的软件分销商,并在日本上市。

他随后被蓬勃发展的互联网热潮所吸引,将注意力转向了美国。在雅虎Yahoo和E-Trade的投资取得成功后,软银又投资了其他公司。到1997年,硅谷当地报纸将软银列为最活跃的互联网投资者。2000年1月,也就是互联网泡沫达到顶峰的两个月前,孙正义声称通过100多笔投资,他拥有全球互联网公司市值的7%以上。正如他所说,他的个人净资产曾一度以每周100亿美元的速度增长。有三天,他甚至比比尔·盖茨还富有。但因为投资者开始质疑他无情的交易决策,尤其是他决定收购一家银行,并通过一家合资企业将Nasdaq股票市场引入日本的决定,使得软银股价下跌。竞争对手和怀疑者认为,这些举措是为了给软银的投资提供资金,使其上市。2000年4月,美国股市崩盘,软银旗下的Buy.com、Webvan甚至雅虎等雄心勃勃的公司股价暴跌。但作为一个真正的信徒,孙正义在互联网大灾难面前加快了投资步伐。截至2001年3月,《华尔街日报》称,软银已押注600家互联网公司。据统计,在14个月内他的风险敞口增加了两倍多。与此同时,软银的股价下跌了90%,孙正义700亿美元的净资产已经蒸发。

“大多数有过他那种经历的人都是犹豫不决的,你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无所畏惧的人,”Michael Ronen说。他与孙正义共事了20年,最初是Goldman Sachs的一名银行家,现在是Vision Fund的合伙人。即使在帝国陷入困境之后,孙正义也花2000万美元收购了一位前教师经营的当时鲜为人知的中国电子商务网站34%的股份。十四年后,当阿里巴巴上市时,这些股份价值500亿美元。

孙正义去年11月在报告软银第二季度业绩时对投资者和分析师表示:“20年前,互联网就开始了,而现在人工智能即将全面启动。”在他的展示中,Vision Fund的投资组合中出现了数十家公司,其中许多公司估值都超过了10亿美元。Vision Fund在2012年5月将其在印度电子商务公司Flipkart的股份出售给沃尔玛之后得到的回报,使其利润增加了62%。

今年夏天,孙正义让他的首席运营官Claure开设一个致力于“价值创造”的新部门。其目的是帮助Vision Fund企业家获得软银丰富的全球资源和合作伙伴关系。Claure的团队中目前有100人工作,被称为软银营运集团,预计明年将有250人参与到这项工作。

这种价值创造的关键因素来自于将公司联系起来,以帮助彼此成长。孙正义将人们聚集在一起,建议他们互相利用彼此的服务(他在20世纪90年代也采用了这种策略)。例如,Compass和优步从WeWork租用空间。去年秋天,人工智能导航系统Mapbox与优步达成协议。Nauto 已经与Cruise的高管会面,这是一家自动驾驶软件制造商,软银去年春天向该公司投资了22.5亿美元。“家庭观念确实很有效。”Nauto首席执行官Stefan Heck说道,“我们之间的信任让大家都为这个愿景而努力。”

去年秋天,在一场晚宴中,孙正义表示正在寻找将人工智能应用于其业务的新方法。

然而,生活中总有意外发生。就在晚餐时间,有消息称,软银最大投资者沙特阿拉伯政府的特工谋杀了沙特记者(也是美国居民)Jamal Khashoggi。孙正义立即就被卷入了地缘政治漩涡。由于投资者担心他与王储Mohammed bin Salman关系密切带来的影响,软银公司的股价暴跌。美国中央情报局(CIA)断定,Salman亲自下达了刺杀令。就在一个月前,在承诺投入450亿美元支持第二只基金之后,bin Salman告诉彭博社,如果没有沙特的支持,就没有Vision Fund。

随着关于谋杀的可怕细节浮出水面,孙正义的压力越来越大。任何从软银拿钱的首席执行官,都会面临员工反抗的风险,”一位硅谷顶级投资者在谋杀案发布一周后告诉我,“没有人愿意与血钱扯上关系。”Vision Fund成员公开试图与沙特阿拉伯保持距离。优步的Khosrowshahi和Arm的Segars退出了10月份在利雅得举行的沙特投资大会,虽然孙正义也没有参加,但在那个星期,他在利雅得私下会见了bin Salman。他们讨论的内容尚未披露,但很明显,孙正义安心了不少。去年11月,他宣布了在沙特阿拉伯首都郊外建设12亿美元太阳能电网的计划。孙正义在一份声明中说:“尽管这一事件非常可怕,但我们不能对沙特人民置之不理,我们要帮助他们继续努力改革以实现社会现代化。”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常驻学者Karen E. Young表示:“MBS似乎正安然度过这场争议。”她指出,对于任何有意在中东做生意的人来说,沙特阿拉伯都是不容忽视的。“(孙正义)是个商人,他不会放弃这450亿美元。”

朋友们说,孙正义在他40年的职业生涯中建立起来的全球网络和他的战争基金一样庞大,而且对他来说也很重要。其中包括比尔•盖茨、巴菲特和马云等商界领袖,以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印度总理莫迪和特朗普等世界领导人。孙正义正在努力确保不管有没有沙特的资金,Vision Fund都能生存下去,软银去年秋天从包括Goldman Sachs、Mizuho Financial、Sumitomo Mitsui Financial和Deutsche Bank在内的银行获得了约130亿美元的贷款。他也明确表示,Vision Fund非常开放,并宣布了一系列新的交易,其中包括11亿美元的项目(“智能”窗户制造),3.75亿美元Zume项目(机器人烹饪),他也投资了ByteDance及其AI-powered新闻和视频应用程序。“这只是个开始,”Rajeev Misra去年12月告诉我。未来一年,Vision Fund计划支持数十家新的人工智能驱动型初创企业,将投资组合从70家增加至125家。

现在地球上没有人比他更有能力影响下一波科技浪潮了。Jeff Bezos、扎克伯格、埃隆·马斯克虽然有钱,但没有孙正义的野心,想象力和勇气。Vision Fund的公司网络如果成功,将重塑经济的关键领域:228万亿美元的房地产市场、5.9万亿美元的全球运输市场、25万亿美元的零售业务。我们无法阻止Vision Fund的服务和技术转变为计算机和智能手机。他们最终将拥有自己的思想。

当然,孙正义不是不可阻挡的力量。许多因素——经济衰退、地缘政治危机、政府监管机构

——都有可能颠覆他精心制定的计划。他总有可能赌错了公司。然而,孙正义没有时间怀疑。他在推出Vision Fund时宣称,“不论结局好坏,但软银总在那里。”

AD:没有投资人关注?缺少更多资金?“FUS猎云网2019年度教育产业峰会”正式开启融资路演征集活动,为教育领域创业者提供一个脱颖而出的机会。如果您够优秀,那就带着“BP”简历加入这场资本与项目联姻的盛宴吧!详情咨询:13121551981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