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吸金的罪与罚:6年260人死于自拍,真实版《禁入直播》正在上演...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10分钟以上(4052字)

2019-01-09 07:40:00 网红吸金的罪与罚:6年260人死于自拍,真实版《禁入直播》正在上演...

为获得更多的赞、吸引更多的粉丝,越来越多的的人受伤及生命的危险去拍照。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1月9日报道(编译:逐夏)

猎云网注:为拍出完美照片,在社交平台上获得更多的赞、吸引更多的粉丝关注,越来越多的人不惜冒着生命的代价。因自拍而死亡的人数在不断上升,公众应该深思:生命真的只值一张完美的照片吗?希望越来越多的人可以意识到冒险自拍的危害。

生命仅值一张照片吗?

今年3月,一对叫Vishnu和Meenakshi Moorthy的年轻夫妇在Instagram上贴出了这个问题。这对夫妇来自印度,但一直在硅谷生活工作。他们是软件工程师和旅行博客写手。

该张图片中Meenakshi坐在大峡谷的一块岩石边,配文为:我们很多人,包括你的真爱,都是敢于尝试站在悬崖与摩天大楼边缘的粉丝......,我们的生命真的只值一张照片吗?

10月他们在约塞米蒂国家公园240多米的高处摔下身亡。那时他们正站在悬崖边缘,很大可能是在为发Instagram拍照片。

Moorthy夫妇的童话生活以悲剧而告终,但他们的故事却成了全球抵抗社交媒体声誉日渐增长且危险的趋势的一部分。在过去8年里,在寻求与死亡对抗情景的人们中产生了一种亚文化。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在社交媒体上获得点赞、粉丝的追捧、并吸引更多的粉丝关注他们。

这一切是如何开始的

2011年,一个名为Tom Ryaboi 的加拿大人在多伦多的一幢高楼边缘悬晃着脚,并垂直向下拍了一张图片。他将该图片发布在Flickr、Reddit及500px等图片分享网站上,照片迅速走红了。

Ryaboi给该图片取名为“我会让你出名”。但反而这张图片让Ryaboi名声大噪,更推动了“爬楼摄影(rooftopping—人们尽其所能爬到高楼或高塔等高处上拍照)”现象的传播。

“爬楼摄影”作为侵入城市隐蔽的分支已存在数年。但社交网络将其从个人刺激感的追求转变为公共摄影与录像。肾上腺素激增是此转变的原因之一,其他原因则包括获得点击率、点赞量、吸引关注者、甚至获得报酬等。随着“我会让你出名”图片的走红,社交媒体新星“超胆侠”诞生了。2014年,Vitaliy Raskalov和Vadim Makhorov爬上了上海中心大厦,并在GoPro上发布了视频,该视频现已有超过7300万的点击量。

在那之后,新生代的Instagram、YouTube及其他社交平台的用户都开始冒着生命危险去拍摄那些令人惊心的危险绝技照片及视频。土耳其一项媒体分析报告显示:从2014年初到2015年末,冒险去拍图片及视频造成的死亡及受伤人数大约翻了三倍。

危险绝技有很多种形式,如高楼上或悬崖边摆姿势;在火车、汽车或摩托车上下,里或边上做各种鲁莽的行为;与野生动物互动;各种危险的愚蠢行为;狂吃行为等等。

很容易将这种趋势归为年轻人的鲁莽与愚蠢。但有些图片真的是美得惊人。比如俄罗斯模特Angela Nikolau在Instagram上发的照片与视频之所以令人惊叹其之美,某种程度上就是因为其中的危险。

如Nikolau一样,很多冒险者都经验丰富,技巧熟练。但他们的一些模仿者就不是了。

死亡人数上升

一项发表于《家庭医学与初级护理杂志》(Journal of Family Medicine and Primary Care)上的研究发现:2011年10月至2017年11月期间,约有259人死于自拍。记者对该报告进行了深度报道,但该数字可能会产生误导。

心理学家及作家Tracy P. Alloway表示:数字中的很多人并不是社交媒体的重度冒险者或有轻度倾向的冒险者,而是在自拍时意外死于事故中的普通人。事实上维基百科存有一份在自拍时死亡或差点死亡的人的名单,其中大多数死亡的人并不是社交媒体重度冒险者。

举个例子,一个叫Prabhu Bhatara的印度人在参加完婚礼后回到奥里萨邦的家中发现了一只熊。他不顾朋友的建议就以那只熊为背景开始自拍。悲剧的是他被熊咬死了。这样的事例就被加进了“自拍致死”的数据中。但是Bhatara并不是社交媒体刺激的追求者,他只是一个做出了不幸选择的普通人。

同样,很多常为社交媒体冒险的人也并不是在自拍,也许他们就是被他人拍照的模特。这类别的死亡也不应被归于自拍致死。自拍致死的数据都是基于媒体报道的,而有些自拍致死事例却并未被报道。

我们并不知道这些年来有多少人死于这种冒险的社交趋势,只知道死亡与受伤人数在不断上升。所以自拍致死的研究仍是这一趋势的合理代表,也是获取数据的最佳来源。自拍致死的主要原因是自拍时溺水,其次是运用交通工具(火车汽车等)自拍,以及高空自拍坠落。

社交媒体冒险文化因国家而异。全球自拍致死一大半的案例都发生在印度。排名第二第三及第四的国家则分别是俄罗斯,美国及巴基斯坦。大多数自拍致死的印度人都是尝试在高处拍照时摔落死亡的。其他很多死亡案例是由于“火车漫游(train surfing)”,这是在印度非常火的一种现象,国家地理杂志都曾对其做过报道。

如同预测的那样,美国这类死亡大多数则是由枪支造成的。一个近期发布在YouTube上的视频新闻报导显示一名男子在射击场安全员巧妙干预前,使用枪支指着他的一个朋友来自拍。

自2014年以来,YouTube和其他社交网站见证了一波又一波危险的“挑战”,包括“挑战大火(让自己身上起火)”及“吃汰渍洗衣球挑战”等等。显然,这些“挑战”是由社交媒体上的模仿和竞争驱动的。

社交媒体驱动的其他绝技包括:危险驾驶或骑自行车摩托车、攀爬或触碰电线、在铁轨上摆姿势、用枪、手榴弹及其他武器摆姿势、和在有巨浪的沙滩或岩石上拍照。

有些因自拍而死的人在社交平台上有很多粉丝,如爬楼摄影者吴永宁和俄罗斯少年Andrey Retrovsky。他们都死于高空摄影中,但在社交平台上却粉丝颇多。YouTube红人Ryker Gamble、Alexey Lyakh及Megan Scraper也加入了YouTube旅游栏目,并开通了名为“生活嗨起来( High On Life)”的Instagram账号。

YouTube的旅游栏目以异国安全休闲活动及冒险绝技如从屋顶跳入游泳池、划皮艇至下水道、与鳄鱼摔跤等为特色。在英国哥伦比亚,一位叫Scraper的女生从瀑布跳下跌至一危险的游泳池中,Gamble和Lyakh尝试救她,但不幸的是三人都死了。

加拿大说唱歌手Jon James在其MV中也表演了一些冒险绝技。他的本意是为将社交媒体冒险的亚文化与表演相融合,但他本人却于10月份在飞机机翼上拍摄视频时摔死了。虽然社交媒体明星有时会死于这种冒险活动,但更大的问题是观众很可能会通过网络看到这些行为并进行模仿。

极端天气爱好者及《愤怒的星球》节目主持人George Kourounis对冒着生命危险自拍深有体会。他的Twitter头像就是他在极其危险的火山前的自拍照。

该自拍是在瓦努阿图安布里姆岛的马卢姆火山口拍摄的。该火山口温度极高,若不是穿有防护服,Kourounis可能几秒都活不下去。在此高温下他的摄像机有一部分都被融化了。粉丝们也试图效仿他去火山口自拍。尽管Kourounis阻止不了人们模仿他,但他希望大家可以像他一样严肃对待安全问题。

显然,危及生命的绝技是鲁莽的,但还有一个重大的问题。

危险的工作

一年前,一位名为Jay Swingler的英国YouTube用户表演了一项危险绝技。他在头上套了一个塑料袋与呼吸管,然后用膨胀的石膏将头粘在了微波炉里。因为石膏粘住了他的头与微波炉,导致他无法将头从微波炉中抽出,最后用了一组医护人员才帮助他把头从微波炉中抽出来。

这很蠢,是不是?但Swingler却在视频发布三天后获得了7万的新粉丝。截至至今,该视频浏览量已超570万,Swingler的TGFbro栏目关注粉丝更有450万余人。现在他的栏目的部分收入来自商品买卖,如销售印有“幼稚”字样的帽子与帽衫。

其他人则是利用冒险活动的社会影响来赚钱。一家名为Breach Apparel的服装公司声称该司的产品是为搬家工人、冒险家和探险家们设计的功能性服装。该公司的模特也常出现于各种爬楼及酷跑运动场景中。

塔夫茨大学英语系讲师Ricky D. Crano表示:社交平台上发布的危险图片是市场力量推动高风险自拍宣传的鲜明代表,更是数字时代个性(每个人都是自己的创业者)的典型。冒险成了个人品牌的一部分。必须与他人竞争才能让更多的人看到我们发布的照片或视频。

心理学家Alloway则表示发布置自身于危险中的照片的驱动原因很可能与其他社交行为(如发布照片上瘾及持续自拍等)的原因一样,都是因为自恋与身份认同感。举个例子,自恋者觉得他们并不受自然法则的影响。

发布危险图片会引起多巴胺分泌量增一倍,更会获得很多点赞、点击量,并吸引更多粉丝。《了解宇宙的猿类》一书作者Steve Stewart-Williams赞同该行为的动机很普通,就是因为人们喜欢炫耀,追随他人,以及人们渴望肾上腺素激增的原因。

Stewart-Williams表示刻意冒险行为很可能来源于人类进化的过去。平均来说,男性尤其在成年初期,要比女性更爱炫耀更爱冒险。这种现象在雄性后代比雌性后代多得多的物种中十分常见。在史前人类社会中,后代较多的男性也都愿意冒很大风险去追求地位与名望,今日的危险图片追捧者们就好比这些男性。

反对措施已开始实施

有些地方的警方为公共安全已开始打击危险摄影。Ryaboi 表示香港已开始实施严格措施。

2015年,Ryaboi本人在多伦多的一场爬楼摄影中被捕。警方试图以他为典型告诫公众,但结果却让爬楼摄影在加拿大变得更受欢迎。最终警方不得已撤销了对他的控告。

印度果阿邦及其他地方正在建立“禁止自拍区”,但其有效性值得质疑。俄罗斯内务部甚至制作了传单、视频与网站来警告公众冒险为发社交状态而摄影摄像是危险的。传单及网站上写着一张酷酷的自拍很可能会让你付出生命的代价,同时还列举了很多尝试捕捉刺激的自拍时可能会死亡的简笔画。

现在一些寻求刺激的社交图片或视频已被禁止发布,发布的用户也会被罚款。一位从15岁就开始玩火车漫游的俄罗斯Instagram及YouTube用户则通过使用化名,并戴面具来隐藏劝其身份。

社交网络是罪魁祸首吗?

Stewart-Williams表示社交媒体激大了普通的社会竞争,这会把人们推向极端。因为人们不仅仅是与周边的人竞争,更可能是在与全世界的人在竞争。更糟的是,走红的视频都很极端,所以人们更是在与地球上最极端冒险的人竞争。

Crano则表示在社交平台上获胜的诱因并非偶然,而是经过设计的产物。这些诱因才刚浮现,但对企业的创收至关重要。

他还提到,以企业责任为由虽然很充分,但用反对优先考虑股东责任的要求来驳斥这种说法很容易。

谷歌里一位负责YouTube政策的发言人也表示YouTube主张反对在网站上发布有害内容。谷歌将从冒险者是否专业、是否经过训练并采取预防措施、行为是否轻易就能被未成年人模仿、视频在本质上是否具有教育性、纪实性、科学性或艺术性等方面进行综合考虑。

例如,YouTube很可能会删除用上膛的枪指着别人来自拍的照片或视频。但它会允许报道上述例子的新闻报导发布。

谷歌将与心理学家、儿科医师、急诊室医师和其他人等商议该政策。

同样,Twitter禁止自残及其他鼓励他人伤害自己的行为,如Twitter会将违反了其规则的“吃汰渍洗衣球挑战”等危险挑战相关的推文删除。在多次违规之后,Twitter账号就会被禁停。Twitter的发言人表示公司政策会随着用户行为及趋势的变化不断进行修订。

Facebook并没有接受采访要求。

美国一所大学和印度的两所大学共同研究了一项名为“从拍照到死亡:了解社交媒体上的危险自拍”的项目。参与该项目的研究员Hemank Lamba表示:最好的解决方式增加公众对该风险的认识。技术也可提供帮助。项目组正在研究一项科技干预措施。该科技将通过摄像头来识别用户是否处于危险中,比如在高空中或接近驶来的车辆时自拍。该科技还会利用深度学习来识别危及生命的图片。

很容易想象,有一天社交网站如Twitter、Facebook和Instagram等很可能也会用这样的技术来标记那些在危及生命的情况下拍摄的照片和视频。但此刻为在社交媒体上出名的冒险行为变得越来越极端,死亡人数似乎也在上升。随着公众逐渐开始意识到社交媒体上存在的上瘾、浪费时间和抑郁风险等潜在危害,希望公众也能慢慢认识到冒险行为所带来的身体上的伤害。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0
评论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
ai2019峰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