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香港IPO,旺丁不旺财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10分钟(3667字)

2018-12-24 09:17:13 香港IPO,旺丁不旺财

在全球股市整体氛围低迷的背景之下,2018年香港的IPO公司集体面临估值缩水上市、上市后股价破发等一系列问题。

猎云网注:4年之前,阿里巴巴因香港未能采纳同股不同权制度,“挥泪”赴美IPO。在林郑月娥向马云发出邀请之时,同股不同权改革落地箭在弦上。三个多月后的4月24日,港交所正式发布《新兴及创新产业公司上市制度》咨询总结,意味着香港市场讨论了4年之久的上市制度改革,尘埃落定。这是20多年来,香港金融体制最重要的一项改革。7月9日,港交所同股不同权第一股小米集团,正式驾到。但其上市过程,一如这个新制度的诞生过程,一波三折。文章来源:腾讯深网(ID:qqshenwang),作者:耿荷,发自香港;编辑:张庆宁。

2018年是个历史“大年”。

这一年,正值改革开放40年周年。一个宏大却关系到社会民生的时代烙印,带给我们众多思考和前进动力;

这一年,宏观经济和各个行业都在发生显著变化,从金融行业去杠杆到资本市场大波动,从地产调控深水区到消费领域新格局,我们各个生活侧面也在随之调整;

这一年,互联网创业公司上演了一场集体IPO盛宴。这股新生力量正在成熟,改变着中国商业的生产力方式和生产关系结构;

临近岁末,同时处于这个信息泛滥但优质信息稀缺的时代,《棱镜》希望从金融业、资本市场,以及地产、消费、文娱等重点产业领域入手,复盘他们的这不平凡的一年。

我们希望,这一叠历史底稿的作用不仅仅是总结过去,更重要的,是让我们砥砺前行于未来。

是为“2018这一年”系列第四篇。

2018年,香港交易所(下称“港交所”)锣鼓喧天。

7月9日,小米集团(HK1810)上市当天,港交所出现一面全新大锣,直径1.8米,连同支架高达3米。

港交所金融博物馆改造完毕时,原计划启用这面大锣,但按照港交所解释,当时“没来得及”。适逢同股不同权改革第一股小米上市,港交所决定让雷军第一个擂响。

三天之后,港交所出现一个刷新所有人想象力的场面:4面锣一字排开,8家上市公司一把手,两两一锣,在倒计时最后一刻,一起振臂敲锣。

如是盛景浮现,关键因素之一是港交所2018年完成上市架构改革,同股不同权的公司终获放行。

曾经与香港擦肩而过的阿里巴巴等大公司,再无赴港上市的制度障碍。与此同时,对于尚未盈利的生物科技公司,港交所有条件地拥抱它们。

上市公司如潮涌来,这使得香港重夺2018年全球交易所IPO融资额冠军。截至12月18日,共有209家公司在港IPO,集资总额逾2800亿港元。

看似歌舞升平,但香港的IPO生意却是旺丁不旺财。

在全球股市整体氛围低迷的背景之下,2018年香港的IPO公司集体面临估值缩水上市、上市后股价破发等一系列问题。

展望2019年,不确定性的迷雾远未消散。

IPO1.jpg

2018年香港IPO盛景之一,8家上市公司一起敲锣上市

错过阿里,赶上美团小米

同股不同权架构公司赴港上市的政策落地,系2018年香港IPO市场的颠覆性改革措施。

年初,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会见阿里巴巴董事长马云时,公开邀请阿里巴巴考虑转赴香港上市。

马云不失礼貌地回答:“我已经收到讯息,将认真考虑集团到香港上市的可能性。”

4年之前,阿里巴巴因香港未能采纳同股不同权制度,“挥泪”赴美IPO。

在林郑月娥向马云发出邀请之时,同股不同权改革落地箭在弦上。三个多月后的4月24日,港交所正式发布《新兴及创新产业公司上市制度》咨询总结,意味着香港市场讨论了4年之久的上市制度改革,尘埃落定。

这是20多年来,香港金融体制最重要的一项改革。

7月9日,港交所同股不同权第一股小米集团,正式驾到。但其上市过程,一如这个新制度的诞生过程,一波三折。

估值是其核心问题。

2017年,踌躇满志的小米,曾经期待1000亿美元的IPO估值。最终,香港市场给出的价格是500亿美元,腰斩一半。

代西是某投行资本市场部的负责人,他目睹了小米从启动上市,到经过各方博弈,直至最后成功敲钟的全过程。

“从年初,一些老股东开始出售小米旧股,据悉估值850亿,不少投资者因抢不到货而倍感遗憾。后来,市场行情逐渐转差,小米的估值不断缩水,到最后一刻仅得到一个折中的估值水平。”代西告诉《棱镜》,小米的上市过程,就像今年香港IPO市场走势一般高开低走。

7月9日,雷军敲响了那面首次亮相的大锣,小米正式登陆港交所,各方长舒一口气。

对于小米以这么“便宜”的价格在香港上市,雷军或许有些不满。在当初就小米是否应该上市时,他说自己投的是反对票。

“欲望是个无底洞,当见好就收。”在香港某投行工作的Alex对《棱镜》说道,“他有什么好不满的,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获授99亿港元的股票奖金。而且,投资人都着急退出,不上市能行吗?”

小米上市后的1个多月,同股不同权第二股美团点评到来。在王兴带领下的一众管理层,中规中矩地完成了上市仪式。

香港同股不同权落地的第一个年头,小米和美团两家源于内地的新经济独角兽成功登陆港交所,让香港有望成为“孕育创意公司世界级摇篮”。

募资额冠绝全球交易所

2018年,港交所重夺全球交易所IPO集资额冠军,超过纽交所、东京证券交易所和纳斯达克。

根据德勤统计,按照融资规模来看,2018年全球集资额前五名的公司,分别为软银公司(1652亿港元)、中国铁塔(588亿港元)、小米集团(426亿港元)、西门子医疗(390亿港元)以及美团点评(331亿港元)。

上述5家公司,港交所独揽三家——中国铁塔、小米以及美团。2018年全年,港交所IPO的集资额2866亿港元,位居全球交易所之首。

德勤表示,这三家巨无霸公司,贡献了全年香港IPO集资额的70%以上。另外的30%的集资额被206家公司瓜分。

以2018年全年计,共有209家公司在香港上市,同样刷新港交所的数量记录。例如海底捞火锅、平安好医生、华兴资本等,都是耳熟能详的知名公司。

此外,得益于香港的上市制度改革,未盈利的生物科技公司在香港上市成为可能。2018年全年,4家生物科技公司登陆港交所,分别是歌礼制药、百济神州、华领医药以及信达生物。

这么多公司选择在今年上市,绝非偶然。

高盛亚洲(除日本)股票资本市场联席主管王亚军对《棱镜》分析称:“驱动IPO数量增长的,不是股市大盘的情况,而是行业发展到一定阶段,恰逢实体经济下行,企业产生更强的上市融资需求。”

企业要在经济低迷中,抓住香港融资平台这个浮板;投资人要在行业的潮水褪去之前,尽快套现离场。这些诉求,造就2018年香港IPO市场的繁华,也让这里的金融从业者欢腾、监管者忙碌。

有消息人士向《棱镜》透露,按照惯例,香港证监会每周只有星期四一天召开面向IPO申请的聆讯会议,“在今年IPO数量创记录的背景之下,香港证监会不仅要每周四开一天会,还要特意加开聆讯会议。”

王亚军所在的高盛,应当是今年香港投行界的赢家之一。在中国铁塔、小米以及美团三家巨无霸的IPO过程中,高盛均以保荐人身份出现。根据Dealogic排名,若以全球协调人、账簿管理人的融资规模计算,高盛均排在香港投行第一位。

投行之间,机遇与竞争并行不悖。

例如,号称“安卓生态第一股”的万咖壹联在上市前夕,四家保荐人减为三家,原本出现在保荐人之列的花旗,最后时刻出局。

“中金(万咖壹联的另一家保荐人)和花旗水火不容,活都是中金干的,但花旗还要说了算,而且花旗也忙,实际投入到案子中的精力不多。在这场投行之间相互碾压的竞争中,花旗自然就出局了。”接近万咖壹联的人士向《棱镜》透露,这件事也显示了,诸如中金等中资投行在IPO中的话语权不断提升,“毕竟这些内地公司后续在业务发展中,更多还要依靠中资金融机构。”

万咖壹联背后的保荐人之争,只是投行激烈竞争的一个缩影。

“竞争背后赢家通吃,弱者还是多数,”代西告诉《棱镜》,一线券商在今年IPO大潮中的确赚到钱了,但不少中小券商全年下来赚的吆喝比钱多,“为了能在年末的投行排名中靠前一点,大家还是得多接IPO的案子,但竞争激烈,报价走低,有可能承销的费用无法覆盖投入的人力成本。”

新股回报创十年新低

旺丁不旺财的,不只是卖方机构。

Tonny是一只IPO基金的经理,他的2018年,主要在加班中度过。200多家公司IPO,买还是不买?他只能牺牲睡眠,换取决策时间。

“我研究了很多公司,但真正值得买的不多,买入后若想赚到钱,还需要卖得早一点。比如,平安好医生IPO第一天,没来得及卖,算下来等于亏掉了手续费。”Tonny说,今年上市的这些公司,能看得懂、估值合理的太少,“特别是生物科技公司,需要很强的专业知识才能看懂,我们实在是不敢碰。”

忙碌了一整年,Tonny负责的基金回报不亏不赢,“毕竟恒生指数在这一年中,从33223点全年高位跌去逾20%,我算是跑赢了大市。”

高盛亚洲(除日本)股票资本市场联席主管王亚军感慨,恒生指数这个跌幅已经堪比10年前全球金融危机,技术上已经进入熊市。

2018年的确是最近十年以来,港股IPO回报最差的一年。

融资额不少于1亿美元的IPO公司,上市第一个月平均下跌6.2%。德勤的统计还显示,今年主板新股上市的首日回报也由去年的18%,降至今年的13%。

《棱镜》统计今年三大募资王股价走势发现,截至12月21日收市,小米股价由招股价每股16.8港元,跌至13.68港元,跌幅18.57%;美团由招股价每股72.65港元,跌至46.9港元,跌幅35%;只有中国铁塔由招股价1.26港元,升近17%,报1.47港元。

再观察那四只生物医药公司可知,截至12月21日,三家公司较招股价录得下跌,跌幅最大的是歌礼制药,与上市首日相比股价大幅下跌60%;百济神州跌幅27%;华领医药微跌1.2%。唯独信达生物升46%,至20.95港元。

如是环境之下,与去年的新股估值相比,2018年的新股IPO估值严重缩水。

德勤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仅有34%的IPO定价高于发售价的中间值,较2017年下跌8个百分点。

伴随港股进一步下跌,到2018年第四季度,部分新经济公司为了在年底前上市,主动调低估值水平。

同城艺龙即是一例,“原本计划融资大几亿美元,但后来市况变差,加上携程公布的三季度财报数据走低,同城艺龙最后只好选择压缩融资规模到小几亿美元,为的就是能在2018财年之内上市。”多位投行人士对《棱镜》透露。

今年这些新经济公司,估值被压低,上市后破发的现象,均可看作是价值回归,“特别是针对当下一二级市场估值倒挂的问题,一级市场投资人应当意识到,由他们拉高的估值,二级市场不会买账了。”上述投行人士表示。

展望对于2019年香港IPO走势,王亚军分析,募资额能否超越今年,取决于蚂蚁金服、滴滴、跳动字节等大型独角兽的上市传闻能否如期兑现。

民营企业、新经济公司的上市需求刚刚开始,现在在港交所交表排队的IPO申请已有200多家,“但是明年到底能有多少能发出来,还是个未知数。”代西的态度是香港投行业的一个缩影——谨慎大于乐观。

他说,在中美贸易博弈仍有变数、宏观经济充满挑战、信贷政策收紧等背景之下,香港IPO市场将迎来充满挑战的一年。

AD:还在为资金紧张烦恼吗?猎云银企贷,全面覆盖京津冀地区主流银行及信托、担保公司,帮您细致梳理企业融资问题,统筹规划融资思路,合理撬动更大杠杆。填写只需两分钟,剩下交给我们!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