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途歌崩掉,用户纠结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8分钟(3018字)

2018-12-22 17:32:04 途歌崩掉,用户纠结

像杀死ofo一样杀死途歌,是人们想看到的吗?

猎云网注:2015年,王利峰创立途歌,分时租赁让自驾出行变得更方便,这一新兴物种受到了资本的青睐。2018年10月,获得海外基金SIG、真格基金和凯信资本共计千万美元B2轮融资。按此势头发展,途歌完成C轮融资接着上市亦有可能,然而资本寒冬来临,后续融资跟不上,拖欠供应商及地勤人员费用,用户大量提取押金,一环套着一环,雪崩就这样突然发生了。文章来源:财视media,作者:antony左。

雪崩来临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像杀死ofo一样杀死途歌,是人们想看到的吗?

1

昨天下午,在北京的寒风中,本着退押金的目的,笔者来到了位于北京东四环的途歌总部。刚刚走到嘉泰国际大厦楼下,一辆警车静静地停在车位上。进入大厅,也没有想象中的那种骚乱。

电梯到达14楼,途歌标志出现在眼前。前台两位小姐姐正在办理退款登记手续。退款登记流程简单,用户报注册的手机号,小姐姐负责核对,登记姓名,电话,后面是承诺最晚到账日期。笔者是12月20号登记的,承诺退款日期已经排到了2019年3月20日。

我们还不知道未来是什么样子,退款日期已经告诉我,未来就在3月20日。

前几日的喧闹已不再,现场没有人大声争执,也没有动辄说要跳楼的维权者。很多用户登记完后并未离去,三友成群,或坐或站,小声谈论。我们可能对彼此一无所知,但只因都是退押金的用户,便互相攀谈起来。“你说我们都排到3月份了,到时候谁知道这公司还在不在?”“这谁知道呀?”

在询问现在已经有多少用户来登记退款时,工作人员表示她“看不到”。前几日登记的数据已经传到客服中心,由客服中心统一处理。当问到公司情况时,员工表示现在工资依然在发,公司正常运转。

途歌总部只负责北京地区的途歌用户退款登记,其他地区像深圳、成都并非之前网传的无人受理。其他地区的用户可以选择到当地分公司办理退款登记手续。但很多人并不知道这一点,笔者加入一个Togo维权群,群里有很多外地用户直接委托在现场的用户进行退款登记。

在这表面的一团和气中,也有些不太和谐的存在。

有人在四处寻找,看看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可以搬走的。为了避免违法,他们还写了份抵押协议。不一会,几人就分别搬着打印机等消失不见。但途歌员工表示:警察就在楼下,你搬得走你就搬。

因前两天的激烈斗争,途歌总部还来坚持上班的员工已经没有几个。为了保证自己的人身安全,很多员工选择在家办公。笔者看到很多空闲工位上都贴着“私人物品,勿动”的字样。

但仍有员工坚持到公司办公。一位大哥正在发邮件向各方催款,大哥无奈地表示:是真的有客户想弄死我们。“我坚持来上班,也是因为我爱途歌,能干一点是一点,我的工资也欠着呢。”

在场的用户久久不愿离去,他们对三个月后到底能否退还给自己1500元押金,表示怀疑。

在场有用户表示,途歌其实挺好用的。要不是有媒体爆料,押金退不出来了,也不会有这么多人都来“挤兑”。“有进有出,本来运转挺正常,结果媒体一曝,大家都来退,一挤兑挤兑不出来了。小黄车不就是这样被挤兑死的吗?”

在场用户还表示,自己开共享汽车已经形成习惯了。“这么多年一直没摇上号,开这个东西上下班还挺方面的。”“加上补贴,有时候比打车便宜多了”。

2

途歌2015年由王利峰创立,这一年全国成立了数百家分时租赁企业。以往消费者只能选择日租,分时租赁让自驾出行变得更方便。这一新兴物种也受到了资本的青睐。

途歌2015年7月获首轮天使投资1000万元;2016年8月,获得拓璞基金2200万A轮融资;2017年3月,获得徐小平真格基金领投及拓璞基金共计6000万A+轮融资。之后半年时间又获得海外基金SIG和徐小平真格基金共计2200万美元B轮融资;2018年10月,获得海外基金SIG、真格基金和凯信资本共计千万美元B2轮融资。

按照这个势头发展下去,途歌马上就是C轮融资,然后上市,和众多资本打造的明星企业一样,而创业者本人也可以实现财务自由。

但是雪崩什么时候到来没人知道。

2018年3月,途歌高歌猛进来到南京,并祭出了大杀器:南京市民免费出行一个月。南京,六朝古都,兵家必争之地。在途歌进入之前,共享汽车品牌GoFun、EVCARD已经在南京占有一席之地。资本和途歌肯定都希望尽快拿下南京,再下一城,最直接的办法:撒钱。

然而钱撒完了,用户量没上来。收不抵支,怎么办? 8月份,途歌灰溜溜地撤出了南京。

从南京撤退后,途歌坏消息不断。先是南京收尾不干净,地勤和供应商欠款未结清。

之后又被曝出西安二手车交易市场有标有“途歌”标志的车等待交易。用户开始质疑途歌是不是要不行了?这时用户想到,提押金,来验证。

客服百般推脱,财务系统坏掉了,退款只能走人工审核,人工审核较慢等理由搪塞用户。押金越提不出来,用户越慌。用户越慌,越没人用车。没人用车,就没有新的进项……恶性循环,这个时候途歌没办法,只能继续融资。结果赶上资本寒冬,创投公司开始收缩自保了。

最终导致了现在的情况。

1500元的押金,说少不少。经济不景气,用户着急用钱,结果发现提不出来,提不出来说明企业经营出现问题了,人们开始慌,媒体开始跟风而上,曝光之后来退押金的人更多了。一圈连环套下来,途歌眼看真的有了问题。

途歌和其他共享汽车品牌有不一样的地方,途歌车辆使用后,可以在任意停车场还车。正因为家门口就有车,这一点成为了很多用户包括笔者自己在内,选择途歌的一个重要原因。但是弊端就是上一个人的停车费要下一个用户在开车前交清。有的车辆停车费高达上百元,这已经失去了用户用它代步的便利性。

而且途歌车辆大多数来自与它合作的汽车租赁公司,全部都是燃油车。车辆价格从十余万至几十万价格不等,用户对车辆的保护意识差,途歌又不能实现对车辆的全流程管理。在还车时通常只需要在APP上进行账单结算操作,车辆的剐蹭甚至更严重的车辆损坏行为无法被及时发现,途歌要为此承担高额的车辆修理费和保障费。

3

下午5点半,公司员工开始陆续下班。本来下班时间是下午6点,但特殊时期,员工撤得早些。一位主管模样的人开始招呼大家下班,警察开始进场劝在场用户离开,“站一天了早点回家吧,愿意来明天再来。”

有几位用户拦住这位疑似“管事的人”,问问如果是10月份就已提交退押金申请,但今日才来登记的人,是否可以提前进行押金退还。这位员工解释道,押金并不在途歌,押金是由第三方公司管理的。一天退款十五个,是第三方的规定。之前来途歌总部退押金的,次日都会到账。但从12月11日以来,退押金人数呈倍数增长,甚至有人产生了过激的反应。

据了解,现在一共有四个退款渠道同时在走,一个是APP线上退押金申请,第二个是途歌总部现场登记申请,第三个是打12315投诉电话进行投诉的,第四个是到工商局进行投诉的。四个通道中现场登记退款是最有效的。

同时工作人员表示,我们承诺的最晚退款时间是真实有效的。现在各方积极努力就是为了避免公司陷入破产。一旦公司破产,情况可能会继续恶化。“我们也会加入维权行列,讨要工资并保障自己的合法权益。”

从大家的讨论中可以看出,很多人是不想让自己倒下的。就像之前有人在小黄车退款页面,为小黄车留言“加油,我不退”一样,用户希望途歌可以继续为大家服务。它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大家的出行问题。

Togo作为一家共享出行行业的头部公司,尚且到了今天这个地步。更不要提,之前那些已经死掉的可能连名字都没被记住的小公司了。

目前行业年内如GoFun、Panda等要求还到指定停车场的共享出行企业,虽未曝出运营等问题,但规模缩减,运营网点减少也是不争的事实(猎云网注:GoFun向猎云网提供的最新运营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2月15日,GoFun注册用户数857.8万,覆盖城市80个,车均单数5.81单,停车网点数8047个,规模持续增长)。

实际上,在日益趋紧的摇号政策前提下,消费者的自驾出行需求是大量存在的。这个行业大有可为,或许在当前的大环境下,唯有等待时机。

雪崩来临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资本寒冬来临,后续融资跟不上,拖欠供应商及地勤人员费用,用户大量提取押金,一环套着一环。

众生皆苦,资本要过冬自保,供应商和地勤要吃饭,用户失业降薪,1500块可以暂解燃眉之急,各有各的难处,各有各的理由。

离开嘉泰国际园区时,天已经完全黑透,几位用户结伴而行,走到十字路口,大家相约告别。有人说:“我们就烧高香,盼着途歌把押金退给我们吧”。众人纷纷应和,但其实大家心里都没底。

在飞速发展的互联网时代,信任却成了最宝贵的词。押金,本是信任的产物。但现在,ofo和途歌都让信任这个词变廉价了。

这个冬天什么时候才会过去呢,等车离开时,笔者不禁这样想。

(原标题:要不要杀死途歌?)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