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腾讯音乐赴美上市!千亿市值下如何打破流媒体营收魔咒?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8分钟(3002字)

2018-12-13 00:44:11 腾讯音乐赴美上市!千亿市值下如何打破流媒体营收魔咒?

社交娱乐服务及其他业务收入占了收入的70%。

【猎云网(微信:ilieyun)成都】12月12日报道(文/尹子璇)

12月12日晚,“中国在线音乐第一股”腾讯音乐在成功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证券代号为“TME”,发行价为13美元/ADS,估值为213亿美元。

据猎云网了解,腾讯音乐开盘价为14.15美元,较发行价13美元,涨近9%。

腾讯音乐直接对标的是海外流媒体巨头Spotify,Spotify最新市值为244亿美元,并因为盈利模式单一而饱受诟病,上市后表现一直不佳。而腾讯音乐虽说是中国数字音乐第一股,背后还是那个熟悉的腾讯,盈利还是靠社交娱乐业务(社交娱乐服务及其他业务收入占了收入的70%),这一点使腾讯与Spotify乃至别的音乐平台明显的区别开来。

可以说,在线音乐业务为腾讯音乐吸引用户,而社交娱乐才是腾讯音乐要讲的营收故事。

WechatIMG1900.jpeg

1、赴美上市的腾讯音乐是什么样的?

酷狗音乐成立于2003年,酷我音乐成立于2005年,都是在线音乐的早期玩家,随后直播兴起,酷狗与酷我都推出了自己的直播软件。腾讯则是在2005年推出QQ音乐,在2014年推出了全民K歌。

而2012年成立的海洋音乐,通过整合音乐平台酷狗、酷我、电视音乐服务商彩虹、老牌版权代理商源泉等,成立中国音乐集团。在2017年,腾讯音乐与中国音乐集团实现了合并,即TME,凭借环球、索尼、华纳三大唱片资源以及QQ、酷狗、酷我三大音乐平台,TME占据了绝对的市场份额。

根据易观千帆的统计,2018年第3季度,各大移动音乐平台频繁的动作带来了移动音乐行业用户规模的爆发式增长,在这其中,TME旗下的三款音乐平台:QQ音乐、酷狗音乐和酷我音乐排名前三,网易音乐紧随其后,随后是咪咕音乐和虾米音乐。

WechatIMG1902.jpeg

根据易观千帆数据,2018年3季度移动K歌类APP月活跃用户数方面,全民K歌3季度活跃用户数达2.07亿人,排名第一,唱吧以6,560万活跃用户排名第二。

WechatIMG1903.jpeg

可以看到,在用户数据方面,腾讯音乐占据了绝对的市场优势。

而腾讯音乐并不是单纯的在线音乐平台,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可以为其获取巨大的流量,而这些流量被引向在线K歌平台“全民K歌”,以及泛娱乐音乐直播平台酷狗直播、酷我聚星等。在全民K歌平台上,会员费、虚拟礼物、民间个性专辑分成和广告都为腾讯带来大量收入,而直播平台上的打赏分成、广告、专辑同样收入不菲。数据显示,仅酷狗直播到2017年就累计了42万以上的注册直播歌手,营收高达2.2亿元。

除此以外,腾讯音乐还在积极拓展粉丝经济,以多维互动的方式获取更多流量、实现更丰富的变现方式:陆续推出“众创+音乐”、“新声力量”等多项音乐人扶持计划,并推出《明日之子》、《创造101》等自制综艺,丰富自有版权。

可以说,腾讯音乐的生态闭环为用户提供了听歌、唱歌、看视频、直播和社交全流程的完整体验。

spotify.jpg

2、从Spotify看流媒体的缺与憾

音乐数字化、流媒化是全球大趋势,IFPI《2018全球音乐报告》显示,去年包括流媒在内的数字音乐占据了全球音乐营收的54%,其中流媒增长了41%达到创纪录的66亿美元。

作为全球著名的流媒体音乐平台Spotify,一直是腾讯音乐的对标对象,而二者在去年底实现的一次大规模换股,更是让腾讯音乐与Spotify的一举一动都联系起来。

Spotify通过会员付费订阅和广告收入作为商业变现模式,公司营业收入保持快速增长。在今年4月,Spotify也赴美上市,之后曾达到过每股198.99美元的高位。然而近几个月来,Spotify的股价开始持续走低,甚至在11月20日跌到了上市后的最低谷:120.49美元,跌掉了三分之一的市值。

据滚石报道,去年该公司净亏损约14亿美元,而今年仅在前六个月就又损失了6.81亿美元。2018年Spotify第三季度财报录入一笔4300万欧元的净利润,这却来源于去年Spotify和腾讯音乐TME的大规模股权交换:腾讯音乐2018年前三季度实现营收136亿元人民币,同比大涨84%,2017年更是较2016年涨了1.5倍;前三季度净利润27亿元,同比大涨245%,2017年全年净利润大涨14.5倍。

虽说Spotify跌破历史低点的首要因素之一是美股市场的宏观环境急速恶化,但是也暴露出了流媒体平台的一些问题。

首先,商业模式单一,Spotify的主要收入来源于付费订阅和广告,而前者占比高达90%。虽然付费用户贡献了大部分收入,不过从上市后财报里的用户数据来看,Spotify正面临着增长瓶颈,Spotify的营收能力正在引人质疑。

其次,版权问题限制着Spotify的发展。Spotify推出于2008年,当时的全球音乐产业收入正处于稳步下降的阶段,所以“四大”唱片公司——EMI、索尼、环球和华纳音乐公司——和几个较小的唱片公司统一将他们所有的产品目录提供给Spotify使用,作为回报,四大唱片公司将成为Spotify的最大股东。然而,版权在早期吸引了Spotify的大量用户,却也成为Spotify发展的阻碍。一方面,Spotify频频因为版权问题被诉诸法庭,另一方面,Spotify与几大唱片公司关系正在日益恶化,并因为理念不同频发争议。

有分析师称,Spotify面临的问题是,如何在不破坏核心业务模式的情况下,有意义地降低成本,打破主流唱片公司的掣肘。

这也是所有流媒体平台都面临的问题。

网易云音乐曾经表示过,“会员付费、广告服务、数字专辑是网易云音乐主要的盈利渠道。”但靠付费盈利是个漫长的过程。

而腾讯音乐则正在避免走Spotify的老路,并且与Spotify根本走的不是一条路,营业收入和净利润一直保持着令同行艳羡的高速增长。这一切得益于腾讯音乐对于社交娱乐的熟悉,从收入结构来看,腾讯音乐中,以直播和在线唱歌中的虚拟礼物、专属会员收入为主的社交娱乐服务及其他业务收入,对营收的贡献率已经高达70%,而以付费音乐、用户订阅、广告、转授权等收入为主的在线音乐服务业务,占营收的比例仅为30%。

所以,腾讯音乐背后,还是那个我们熟悉的腾讯,干得还是社交娱乐的老本行。

另外,唱片公司在上游市场占据了绝对的话语权,无论是在国外还是国内,而对于在线音乐平台来说,如何打破主流唱片公司的掣肘,是永恒的话题。

在这一点上,腾讯则是积极向上游扩张,无论是音乐人扶持、联合设立厂牌还是联系投资出品综艺、丰富版权,都是在降低版权成本,提高话语权,强化产业链地位。其中,自制综艺《明日之子》音乐作品为QQ音乐带来了1.5亿总收听人数以及22亿的总收听量,就可以明显看到其成绩。

WechatIMG1904.jpeg

3、国内的1%战争,在线音乐平台竞争落足点在哪里?

国际唱片业协会(IFPI)发布的《2018全球音乐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音乐产业凭借26.5%的流媒体收益增长,令整体收益上升了35.3%,创下全球第10名的排名纪录;最近10年,中国数字音乐产业的行业规模增加了10倍,突破150亿元,成为世界上最有潜力的音乐市场之一。

虽说腾讯音乐带着一骑绝尘的市场份额高调上市,可是,数字音乐市场的战争不会因为腾讯音乐IPO而结束。

去年9月,在国家版权局的推动下,腾讯音乐与阿里音乐达成了转授权协议,今年2月,腾讯音乐与网易云音乐达成了转授权协议,双方授权的作品达到各自独家音乐数量 99% 以上。

所以说,各音乐平台的竞争都将会落足在最后的1%。

网易云音乐基于独特的音乐产品社区和个性化的推荐模式,成为了目前腾讯音乐之外发展最好的音乐流媒体。

11月12日,网易云音乐宣布获得新一轮超6亿美元融资,令人注目的是百度为战略投资方,未来网易云音乐的内容将通过百度App、好看视频、搜索、信息流等产品触达亿万用户。网易云音乐业务负责人表示,此轮融资主要是为了引入优质和有优势资源的长期合作伙伴,此轮融资将主要用于原创音乐人扶持和音乐上下游解决方案建立等方面。

在音乐人方面,网易云音乐有一套人工筛选和机器算法相结合的推荐机制,使得上传作品的原创音乐人得到足够的展示机会,再加上会员包分成、广告分成、赞赏功能的全面开放以及平台数字专辑售卖良好的表现,同时,营收方面,网易云音乐也将目光投向了直播行业。近期,网易云音乐上线了Look直播。

而另一竞争者阿里音乐是阿里大文娱板块的核心业务之一,由虾米音乐和阿里星球(原千千动听)组成,虾米音乐聚集着超过3万的优质音乐人以及40万独立音乐作品,通过线上平台推荐和线下演出等方式帮助原创音乐人获得更多曝光,直接介入内容生产环节。对于阿里音乐来说,其最为宝贵的资源则是背后的阿里大文娱资源优势,比如虾米音乐是优酷真人秀《这就是街舞》的首席音乐合作伙伴,虾米音乐可以在节目上线后第一时间为用户提供独特的音乐内容。

然而,在之前垄断直播平台、强势入驻游戏、电竞市场中,我们就可以看到腾讯如今对待感兴趣的赛道的态度:一家通吃,直至达成绝对的优势地位。在将数字音乐玩成了自己最为拿手的社交娱乐后,腾讯的强势之下,国内其他的在线音乐平台还有多少空间呢?

我们拭目以待。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打赏该作者

微信扫码打赏该作者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