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五岳资本创始合伙人蒋毅威:互联网行业越来越难投,国际化企业将赢得下一个十年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10分钟以上(4036字)

2018-12-07 16:16:15 五岳资本创始合伙人蒋毅威:互联网行业越来越难投,国际化企业将赢得下一个十年

做自己该做的事情,不要考虑资本或风口。

【猎云网(微信:ilieyun)北京】12月7日报道(周效敬 尹子璇)

12月7日,2018年度CEO峰会暨猎云网创投颁奖盛典在北京望京凯悦酒店隆重举行,近百位知名资本大咖,独角兽创始人、创业风云人物及近千位投资人与创业者共聚“聚势谋远 创变未来——2018年度CEO峰会暨猎云网创投颁奖盛典”。

WechatIMG62.jpeg

蒋毅威首先谈论了对互联网企业的看法,在他看来,市场看产业互联网,其实就是看收入组合。如果企业的收入更多来自于产业,那么无论是消费还是金融领域,它也就是一个消费公司或金融公司;如果收入来自于互联网新兴服务、游戏或与科技直接相关的领域,就将其定义为互联网公司或纯科技公司。而根据过去五年的经验,如果今天把互联网当做一个行业来投资,那么,互联网确实越来越难投,从三年前开始,五岳资本就把消费、金融、科技的融合当成投资重点。

“今天可能最大的机会确实还是在产业当中,科技和互联网在产业当中的机会如何去体现、把握、实现,还是要跟产业本身的参与者和实施科技以及科技有效性有关。”蒋毅威如此表示。

蒋毅威还认为,人们对深科技的应用或科技赋能过于乐观,因为中国传统行业参与者不一定是科技应用的有效人员。科技有带动力量,如果科技没有使用好,它不会提升效率反而降低效率。在他看来,真正使用好的场景应该是能够提高“人效”。提高“人效”有两种方式:一是以人员为单位的单一产出提高,另一个减少人员配置。但是很多产业中科技反而让企业承担了更多的成本,花了更多的钱,本末倒置。

在蒋毅威的展望下,下一个十年应该是国际化的十年,人们没有必要把市场单一地定位在中国,或定位在东南亚,而应该放眼全球。也就是说,一个真正的国际化企业,才是一个能度过每个地方的经济周期的企业。

蒋毅威建议创业者,做自己该做的事情,不要考虑是否是风口、是否能够吸引资本,因为只要是好企业一定会有人投,一定会被市场认可,创业是马拉松,不是百米赛跑。

本次猎云网CEO年度峰会由猎云网主办,锐视角、猎云资本、AI星球、企业管家、猎云财经、创头条协办。各行业创业者、投资人围绕“致敬改革开放40周年和时代坚韧的创业者”;“时至今日面临前所未有的变革时代,创投市场的机遇与挑战”;“创业创新的版图和格局如何变革,商业世界里如何持续创新?”、“展望未来十年中国互联网创投走向”四大板块分享科技和产业前沿观点,探讨创新潮流趋势、把握未来新方向。

以下为高峰论坛分享实录,猎云网整理删改:

郭炜(主持人):感谢猎云网的邀请,我是智见的CEO郭炜。首先我们把掌声送给我们今天台上的其他的三位嘉宾,今日大雪,感谢他们踏雪而来。雪虽然没有下在我们空气当中,不知道是不是下在了在场嘉宾的心里。当然我们先用掌声把雪驱散一下。

我们的标题是“产业发展和科技创新将如何重塑市场格局”。大家今年可能一直听到一个特别热的词,叫产业互联网。腾讯马化腾在知乎上做出了产业十问;在刚刚结束的乌镇大会上也听到了很多各方来解释产业互联网。我们这一环节来讲产业的事。我们先请三位嘉宾分别破题一下,每个人简单自我介绍一下,然后来给产业互联网下一个定义,您所理解的产业互联网是什么样?

蒋毅威:大家好,我来自五岳资本。我们是一个VC,但是我们自己在过去五年,总结出来一个经验,如果今天把互联网当做一个行业来投的话确实越来越难投。我们从三年前开始把消费、金融与科技的融合当成投资重点。可以理解为我们认为消费和金融两个产业,科技所能带来的能量是最大的。

怎么理解产业互联网这个词?其实也没有那么难,看企业收入就可以。最近有两件事情可能大家没有特别注意,我关注了一下。一个是美国证监会会把所有上市公司有一个四位数代码。所有企业上市都列为这个代码一类。阿里巴巴曾经是互联网信息服务类,但是在今年阿里巴巴变成了零售类。这证明市场看产业互联网,其实就是看收入组合。如果你的收入是来自于产业更多,实体产业更多,无论消费也好,还是真正的金融也好,你就是一个消费公司或者金融公司。当然了,如果你的收入来自于互联网新兴服务,或者游戏,或者与科技直接相关的就定义为互联网公司或者纯科技公司。

但是今天看到纯科技公司和纯互联网公司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为实体经济服务。而实体经济现在毕竟占了中国GDP的94%。所以我们认为今天可能最大的机会确实还是在产业当中。当然科技和互联网在产业当中的机会如何去体现,如何去把握,以及如何去实现,我觉得还是要跟产业本身的参与者和实施科技以及科技有效性有关。

今天我们也看到有很多深科技的应用也好,有很多深科技的使用场景也好,或者有各种各样所谓的科技能够赋能这个词也好。其实我们认为大家有点过于乐观,原因也很简单,就是因为中国传统行业参与者真的是会使用科技的有效人员吗?不一定。有的行业是,有的行业不一定是。

科技本身是有带动力量的,但是如果科技没有使用好,它不会提升效率,反而是降低效率。原因很简单,像我们投的消费行业,我们发现很多参与者并不一定会使用科技,给他做一个漂亮的SaaS,一个CRM,一个ARP,所有好的名词放去很多人不会用。为什么不会用?他认为上下产业链做这么多年,挺好,人效也挺好,反而加了科技什么事要做两遍,数据录用两遍。证明这些科技和应用并没有真正使用好。真正使用好的场景应该是能够提高人效。

提高人效两种方式:一个是以人员为单位的单一产出会提高,或者减少人员配置。但是看到很多产业中科技所达到的目的并不是这个,它反而让企业承担了更多的成本,花了很多的钱,但是带来的效果并不如大家所想象的那么好。

郭炜:我们先不说老的工业基地,去苏州,珠三角工业基地,很多创业者或者企业家他们很痛苦,就是在原来的链条上都是在生死的边缘。如果我们外汇,如果说我们贷款,如果说各种成本稍微变动,基本上大家很多产业创业者是无法再生存了。这是我们今天看到的一个现状。我想刚才蒋总提了一个反问,我觉得也是基于这个,是不是?就是您看到的真实现状怎么样?

蒋毅威:我们自己一直是关注ToC的。我觉得投产业,中国政府想干嘛,我们就去做什么,尤其是做VC、做投资。我认为,我们主要关注今天中国经济的三大块——房地产、金融和政府。理论上做高科技VC人不应该想这事,离我们有点远,但是到了今天你不得不关注这三点。

因为我们认为,今天政府对整体经济的放缓上面有很多作为:一个作为是我们要把消费做成我们GDP从45%希望涨到发达国家的70%,从消费上大力推进。另外,在金融整顿上,希望让中国的金融和国际金融去接轨,打造一个以人民币为强势货币的国际金融市场。最后,也就是说政府这块会加大我们在国际上的战略,包括“一带一路”、中非论坛都是我们非常关注的政治现象。

所以今天在中国做产业,应该离不开这几点。为什么会讲到房地产和金融呢?因为我觉得今天做消费,包括刚才毛总分享的优客工场,某种程度还是离不开房地产。中国做消费还是看坪效。当然为什么说加到线上?因为今天的消费场景因为线上而改变了很多,所以说刚才丛总和章总都提到C端流量枯竭,说句实话我不同意,原因为什么呢?我觉得很简单,大家总是一味地把互联网想成ToC,好像我们把渠道干掉,我们减掉中间环节。但是某种程度这是成本所得来的结果,这个就是用户获取成本。如果线上获取成本比线下低,就应该走线上;如果通过渠道、走线下获取用户便宜,就应该走线下。

今天很大的一个问题,就是我们过多把商业模式作为投资点,或者我们把某种获取用户方式当成投资的根本模式,这是错误的。所以我们机构这么看这件事情,中国本身就是一个渠道为王的国家,任何产业都需要渠道,而渠道不可能被干掉。为什么?——个体经营者本身就是渠道有效的参与者。

今天中国的一些名词,什么C2B、C2C,就是某种意义上重新定义个体户。个体户其实就是渠道。我们今天讲的商业模式,在中国改革开放以来一直都存在。所以我把金融和消费分开讲。金融很大的机会在“一带一路”,从整体看金融,过去30年全球金融体系基本上以美国为核心。中国过去这么多年,98年金融危机和2008年危机对我们的影响确实没那么大,但这轮对我们的影响很直接,因为我们跟国际做对接。

全球金融系统都是美国人做的。举个例子,全球的银行、证券和保险公司的底层全部用IBM大型机。在中国,除了工农中建谁还用大型机?太贵了,买不起。它们怎么卖的呢,它们价格乘10倍再打五折。这些核心业务系统有一个问题,它支持美国的政策,并不支持今天我们中国所想要的金融政策,所以说当它们要跟中国来对接的时候发生问题了,系统要升级改造,他们用的语言你们都不会写,美国会写这个语言的也不多,所以升级这个系统很难。这就是我们中国金融互联网的机会。

我们的电商系统抗压能力最强,所以基于新兴架构开发的系统能够满足中国未来在金融方面与国际对接的需求,这类需求解决了很难的事情——改造升级的问题。而这是中国创业者的机会,尤其是出海的机会。

我们一直讲出海,其实不应该说“出海”了,因为今天经济本身就是全球化经济,不存在什么“出海”和“进出口”,金融是一个没有国界的市场。我们认为金融产业互联网的基础架构设施的建设,必定是很好的。我们在这方面,仅今年就投了四家公司。这类公司我是同意章总和丛总观点,这方面机会很大。

但是在消费领域,我们反而认为与其做ToB不如做ToC,原因很简单,我们挣的是消费者的钱。而且在消费领域,如果科技能够让行业迅速发展、让产业参与者整合的话,我认为产生巨头的可能性更高。所以谁有效利用科技,改变消费者体验方式,提升整体行业的效率,谁反而是这当中的最大获益者。所以在消费上面我们反而更喜欢的还是ToC生意。因为在越难的环境下,像刚才章总所讲的,今天流量枯竭了,钱不好赚了,但我们认为,这时候愿意做这件事的是真正的创业者。当所有人不看好这个的时候,我们反而认为机会来了。这就是我们投资的逆向思维。

郭炜:丛总的意思,确实有些落后的产能就是交给冬天,新陈代谢掉。两位嘉宾是要Diss还是附和丛总?

蒋毅威:我同意,该被淘汰的行业该被淘汰,该被淘汰的创业者该被淘汰,这本身是进化论的延伸。回到你刚才所说的政策影响,我们把政策分两类:一个是影响经济的政策,一个是影响资本的政策。

影响经济的政策,这是国家宏观层面应对今天市场挑战的一个、我们必须要去阅读、必须去学习的东西。但是反过来,资本政策往往带来的是投机分子的机会。投机分子商业嗅觉很强,但是如果把资本政策当做自己投机的方向,这些人可以赚小钱和快钱。但是大部分人还是不应该以这个为主。如果创业者把寻求各个市场间的套利空间作为创业本质,这是有很大问题的。我给在座的创业者一句话:做自己该做的事情,不要考虑资本风口或者不是风口。只要是好企业一定会有人投,一定会被市场认可,这是马拉松,不是百米赛跑。

郭炜:请大家畅想一下,下一个十年会是什么样?

蒋毅威:我觉得下一个十年应该是国际化的十年,就是我们没有必要把我们的市场单一地定位在中国,或者说定位在东南亚,我们应该是放眼全球,这也是国际上最强的企业所具备的能力。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是一个真正国际化的企业,那才是一个能够抗周期、抗每个地方经济周期的一个企业。所以,我觉得这个机会一定会来。

AD:还在为资金紧张烦恼吗?猎云银企贷,全面覆盖京津冀地区主流银行及信托、担保公司,帮您细致梳理企业融资问题,统筹规划融资思路,合理撬动更大杠杆。填写只需两分钟,剩下交给我们!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