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2019网贷趋势预测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10分钟以上(5938字)

2018-12-05 18:22:00 2019网贷趋势预测

2019年网贷备案即将落地,这一年会发生什么呢?没有人可以未卜先知,但必须尽可能趋利避害。

猎云网注:再过一个月,就是崭新的2019年,这一年不是戊戌年,这一年网贷备案即将落地,这一年会发生什么呢?没有人可以未卜先知,但必须尽可能趋利避害。如果早知道2018年有雷潮,谁会期限错配呢?如果没有期限错配,哪能走到生死边缘?

古人说:用兵之道,攻心为上,攻城为下。然而,深谙此道的古人总是攻城,因为下策普及率广,而且简单、高效,直接靠硬实力碾压就行,只有少数人会选择费时费力的上策。七擒孟获是攻心的经典案例,抓了七次,放了七次,这过程看着容易,实操起来何其痛苦。攻心是靠的是软实力,软实力需要硬实力做基础,但有硬实力不一定具备软实力。

文章来源:读懂新金融(ID:xiaodaishuoshi),作者:陈尔冬。题图来自图虫创意,猎云网获授权使用。

2019网贷趋势预测(上)

120年前,中国有一群人在戊戌年展开了一场变法运动,戊戌六君子血溅法场,谭嗣同说: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日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此国之所以不昌也。有之,请自嗣同始。

没有不流血的变法,没有不痛苦的变化。

2018年也是农历戊戌年,更将成为所有网贷人的记忆。这一年,网贷大变天,正常运营平台数量从2017年末的2240家,剧减至1204家,8、9、10三月无新增平台,随着剧痛,大量涉及期限错配、非法集资的平台淘汰。

再过一个月,就是崭新的2019年,这一年不是戊戌年,这一年网贷备案即将落地,这一年会发生什么呢?没有人可以未卜先知,但必须尽可能趋利避害。如果早知道2018年有雷潮,谁会期限错配呢?如果没有期限错配,哪能走到生死边缘?

一、行业风险

1、利率争议或将明确

网贷的利率一直包含争议,不同计算方法下的利率差别极大。

如:借款1万元,按照等额本金还款,名义上年利率同为24%,正常银行贷款、蚂蚁借呗、微粒贷等大机构的利息为541.67元,而在网贷平台的综合借款成本可能达到2400元甚至更高(助贷、持牌金融机构也存在同样问题)。若将网贷息费按照银行利息的方式换算,利率会是一个十分恐怖的数字。

另外一个现象是,在一些案件审理中,对于年利率的换算方式也有不同之处,这种争议或许会延续一段时间,但是监管不可能支持高利贷;而对于高利贷,相关部门划定的年利率的黄线是24%、红线是36%。

读懂新金融认为,无论从上市公司招股书的信息来看,还是从“划线”时的相关文件去分析,利率争议的结局只有一个:全部按照银行的方式计算。如果利率计算方式被统一,多数网贷的获利空间将被大大缩小,寒冬必然再次来临,这个寒冬会是2019年吗?

2、网贷体量可能被明确限制

此前曾有传闻,网贷平台的贷款余额规模上限会与实缴注册资金挂钩,虽然尚未有文件披露出来,但是规模限制一直在进行。

融360网贷分析师吕佳琦表示,近期随着备案进程的推进,不少平台收到监管层窗口指导,在备案下来前平台存量不得增加。不少体量较大的平台,甚至受到严格双降的要求。除此之外,目前网贷行业优质资产较少,不少平台主动降低批贷率来降低平台逾期率。

读懂新金融认为:从其他具备贷款业务的机构监管政策来看,为了控制风险,网贷的贷款余额规模一定会被明确,不可能任由其无限制增长,不过具体的标准是什么,还有待监管文件确定。

3、巨头系冲击将至

2014年,蚂蚁金服曾以招财宝布局网贷业务,后因侨兴债事件而销声匿迹。京东数科也曾在厦门布局过一家网贷平台。

对于网贷,马云曾表态:不是通过网络就是互联网金融,今天绝大部分P2P公司是披着互联网金融的外衣在做非法金融服务,真正的互联网金融是依靠数据技术、依靠数据风控体系和数据信用体系。

读懂新金融掰手指头数了下,刚好蚂蚁金服、京东数科这种巨头系的金融科技集团既有数据技术、数据风控体系也有数据信用体系......

过去网贷趋势不明朗,巨头系布局谨慎,如果2019年行业备案落地,未布局的巨头系难免会有所行动,已布局的巨头系如海尔金控、国美金融等恐怕也会撸起袖子加油干,冲击是不可避免的,它们才是现存网贷平台真正的对手。

想想余额宝等货基普及后的银行活期存款变化,焦虑下2019年网贷行业的资金端压力。

4、各类黑天鹅事件

2018年之前,谁都不会想到投之家会暴雷,但对行业发展影响最严重的,往往就是这种想不到的黑天鹅事件。

黑天鹅事件,无法因为一两个平台的努力而避免,平台能做的是:在“黑天鹅”来临之前,高筑墙、广积粮;具体来说就是,严格控风险并做好投资人教育。

让投资人正确的认识风险并接受风险,去刚兑很难。但是,钱难挣,屎难吃。

二、行业发展

5、存量“老平台”底线或为200家

2018年雷潮已过,但有一批平台还在爆与不爆的边缘徘徊,加之行业两极化发展越来越严重,合规、获客成本高企,很多中小平台科技发展乏力,财务层面很可能入不敷出。

读懂新金融认为:2019年,当下正常运营的1204家“老平台”可能会逐步暴雷、清盘、转型,年底“老平台”数量必然进一步降低,2019年末可能降低至500家。当然,前提是没有黑天鹅事件。

黑天鹅事件如果是利好的,比如网贷设立的口子打开了,存留的“老平台”可能远远不止500家;如果是利空的,这个数字应该会在200家上下徘徊。

(注:此处所指老平台,为发稿前的存量平台,不包括2019年新设立的)

首当其中的几类平台包括:没有资产获取、运营能力的;自融、大标等不合规业务未消化的;息费畸高的;沦为资本方融资工具的平台。

6、向资金、资产单向转型

离开网贷的“老平台”,不代表就不做金融业务了,2019年,网贷平台或许会向这几个方向转型:

(1)保险、基金等业务的导流。这类业务的核心是具备一定的投资用户基础,不直接做与投资(出借)相关的业务,为其他(类)金融机构提供导流和其他服务。部分平台一直在尝试,如凤凰金融、聚宝匯等,但其中是否需要牌照支持,混业经营是否合规以及导流与代销之间的界限,还需进一步明确。

(2)线下贷款中介。网贷业务是基于互联网的,没有地域限制,在一定时期内,业务规模容易发生爆炸式增长,易融资,所以很多线下贷款中介选择以网贷的形式开展业务。监管落地之后,不排除有平台重回线下甚至从线下获取资金,毕竟对投资用户来讲,“看得见”的线下比“摸不着”线上靠谱的多,这种“靠谱”必定会让过去网贷的各类风险重新上演。

(3)在线贷款超市。这类业务与线下贷款中介有部分重合,但做资金业务的可能性相对要小。

无论怎么转型,核心资源都是数据和用户。

7、消费贷是主旋律

“如果仔细观察,我们会发现,经营小额个人消费信贷的网贷平台基本没有暴雷的。”洋钱罐CMO严峻阐述了他的看法:第一,从金融风险的角度讲,几千块钱谁都还得起;第二平台,从道德风险的角度讲,消费贷单笔借款金额太小,如果平台要自融或跑路,需要虚构几十万甚至几百万个借款信息,成本太高。”

在雷潮中,以消费贷为资产的平台展现出了极为惊人的抗压能力,也获取了很多用户的信任,在网贷行业,信任弥足珍贵,能够直接带来资金端的优势。

此外,很多个体户因为没有足够的抵押物,难以获得融资,而消费贷多为无抵押信贷,无形中与小微企业主匹配,对于普惠金融的发展也具备一定作用。而且政策当前对消费金融的发展的态度还是支持的,银保监会在一则文件中提到:“积极发展消费金融,增强消费对经济的拉动作用”,政策利好之下,很多网贷平台会接着春风继续发展消费贷。

2019年,无论网贷环境如何,消费贷多半还是主旋律。

8、企业贷逐步崛起

普惠金融中最重要的一环是中小微企业,这点无论是对传统金融还是互联网金融又或是其他的什么开放金融、AI金融都一样,网贷也不能长期偏离这个方向。(偏离一小会还是可以的)

但是,正如行业的那个共识: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是个世界难题,在网贷行业更难。

一方面,评估一个企业的信用比评估一个人难得多;另一方面,企业借款金额较大,常常需要抵押物作为增信手段,整体运营成本较高。即便如此,依然有很多网贷平台积极探索如何为中小微企业,甚至个体工商户提供融资服务。

比如江苏的开鑫金服,截至2018年10月31日,借助开鑫金服的供应链系统,开金中心已经将供应链上小微企业的平均年化融资成本降至约8%左右;再比如北京的人人贷,它们已经累计服务了百万小微企业主的经营性融资需求,平台整体近80%的资金流入了生产经营领域。

服务小微的时候,或许网贷依然无法完全摆脱抵质押的模式,但是科技会让传统的抵质押变得更高效。

以开鑫金服为例:它们的供应链系统通过直连核心企业的ERP系统,读取上下游企业与核心企业真实贸易往来,判断应收账款的真实性并可以在必要的时候实现冻结。据开鑫金服高级咨询顾问胡汉光介绍,这套供应链系统的可扩展性特别强,虽然现在主要开展应收账款质押融资,但随着业务发展需要,也可以服务下游分销商的预付类融资需求,以及存户质押融资需求等。

2019网贷趋势预测 (下)

古人说:用兵之道,攻心为上,攻城为下。然而,深谙此道的古人总是攻城,因为下策普及率广,而且简单、高效,直接靠硬实力碾压就行,只有少数人会选择费时费力的上策。

七擒孟获是攻心的经典案例,抓了七次,放了七次,这过程看着容易,实操起来何其痛苦:如果“攻城”,斩了孟获,病恹恹诸葛亮就可以班师回朝;但是攻心呢,要反复抓,谁都不知道要抓七次还是十七次。但若是看结果,“攻心”的回报比“攻城”好太多,一刀杀了孟获,过个两三年还会有新的“孟获”造反,但是七擒之后,孟获那旮沓基本就没有大规模的叛乱了。

攻心是靠的是软实力,软实力需要硬实力做基础,但有硬实力不一定具备软实力。

海底捞的软实力体现在企业文化上,它努力给员工营造“家”的感觉,让员工发自内心的为客户提供优质服务,有时候顾客给服务员小费,服务员都不要,你说气人不?

阿里系的软实力体现在价值观上,马云曾开除过一个员工,因为这个员工给其他员工培训的内容是:把梳子卖给和尚。这种价值观短期内会让一个企业的业绩突飞猛进,但长期下去必死无疑。试想,如果余额宝起步的时候,把老百姓的资金全部投向股市,获取暴利,监管会怎么处理余额宝以及蚂蚁金服?

三、行业软实力

9、风险教育依然“老大难”

多数出借人并不盲目。

融360网贷分析师吕佳琦在尽调过程中了解到,大部分头部平台的出借人都是拥有三年及以上网贷投资经验的出借人,对网贷行业有一定的了解及风险识别能力。同时她也表示,尽管监管三令五申不准兜底、去刚兑,但部分平台依然在项目逾期后暗暗“兜底”,会导致出借人认为自己投资的平台或购买的标的风险很小,或者不存在风险。

在网贷业务中,欠款的是借款人,但借款人逾期后,承担后果的却一直网贷平台,因为多数平台偏离了信息中介的本质,变成了信用中介,在雷潮中一地鸡毛。如果网贷行业不教育出借人风险自担,风险就会教育行业。

风险教育,是一个和网贷业务没有直接关系的事情,但却是能影响行业未来的事情。

读懂新金融建议:为了不成为下一次“冬天”的牺牲品,必须让用户正确认识到金融风险。平台可通过分散投资的方式,让用户为逾期的那部分债权出借负责,当然这类产品不能是逾期后血本无归,而是微微亏损或收益减少。不过,行业会这么做吗?

10、投资人信心逐步恢复

受雷潮影响,很多平台遭遇“挤兑”,因为债转困难,深陷舆论风波。

2019年,标的真实的平台极有可能回暖,重新踏上历史舞台。银湖网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明年2、3月份会有批量债权回款,那时候的合规检查可能也会有结果,相信时间和事实能够让用户重新认识我们。

此外,网贷逃废债信息纳入征信系统,借款人逾期成本增加,部分因借款人恶意逃废债的平台回款也必然向好发展。

寒冬过去之后,部分平台一定会回暖,当然前提是合法合规、没有假标的。平台回暖会导致部分投资人信心恢复,行业贷款余额可能会在2019年重回1万亿元。

据零壹数据统计,11月网贷交易额环比增幅创今年4月以来新高,达到8.7%。

向前金服首席风险官金可冶对此表示:“一方面,从大环境来说,随着国家政策的进一步明晰,行业动荡告一段落,用户信心逐步恢复;另一方面,雷潮和政策影响下,行业出清,资金会向目前留存的优质平台倾斜,头部效应已经开始显现。”

11、企业家再次忘记痛楚

中国有一句话叫:富不过三代,在网贷行业,很有可能出现富不过一代的情况。

从诞生至今,每过几年,网贷就遭遇一次信任危机,在危机中存活下来的平台企业家逐渐积累财富,跻身上流社会,此时就可能产生一个蛋疼的心态:膨胀,感觉自己无所不能,最终,膨胀至死。

贾布斯的乐视过去怎么样?现在怎么样?叱咤风云的ofo过去怎么样?现在怎么样?趣店刚上市的时候市值怎么样?现在怎么样?

2019年,头部平台可能出现一波发展高潮,刚被雷潮教育过的企业家们,又会忘记痛楚、变得“无所不能”。如果是这样,下一轮危机就不远了。

读懂新金融建议:金融永远是经营风险的行业,得意时的万丈光芒在风险面前一文不值,企业家应始终具备民工心态。

四、股权投融资

12、上市潮继续火爆,市值是核心

经历十余年的发展,网贷行业已趋于成熟,无论备案情况如何,只要监管没有明文禁止IPO,上市潮一定还会继续。

虽然很难出现宜人贷、信而富那类轰动效应,但在2019年网贷上市公司的整体市值可能会出现上升情况:一方面备案落地后,可能对其市值造成积极影响;另一方面:网贷行业回暖,财务数据向好,市值自然会有所提升。

具体市值提升幅度是多少,并不明朗:正如网贷一直强调的,其核心是金融。网贷极其周边行业的上市公司市盈率与银行趋近,资本市场或许更愿意相信它们是金融机构而非科技公司。

13、私募市场将重新活跃

网贷行业的一位资深媒体人曾回忆:有一段时间,网贷天天融资,天天开发布会。这种现象在2019年可能重现。

如果备案落地,行业的政策风险大大降低,互联网和传统行业巨头可能选择以投资或者直接收购的形式布局网贷。毕竟,从财务上看,网贷平台是可以盈利的,而且盈利性还不弱;从整体布局上看,网贷可以提升巨头产业链的融资能力,对于其主营业务的帮助极大。

股权投融资活跃,会加速行业回暖,但是也要防范“温州帮”这类诈骗团体,要拿出投资人筛选网贷的心态去考察资本。

14、行业内出现大量并购

华夏信财董事长兼CEO李彬表示:金融行业没有小而美。如果达不到规模效应,无论是运营成本或数据积累,你做不到会无法存活下去。这个世界上很多类似的金融机构,他们的发展过程都是这样。在80年代,例如花旗或者是Chase(美国大通银行)一开始都是中等银行,逐步通过并购发展壮大。而有很多小的平台无法存活,后来被吞并等等。

中小平台即使获得了备案,如果没有资本注入,也很难生存;单纯的网贷业务极为简单,就是撮合“借”和“出借”,平台与平台之间业务同质化严重,极有可能出现大量并购,这种并购更容易出现在资产类型不同的平台之间。

当然,行业中也有各种消息,如:在贷余额5000万元以下直接清盘、中小网贷平台计划直接关闭。如果这些消息属实,小平台基本连被并购的机会都不存在了。

五、其他

15、百行征信作用显现

在借款人方面,暴力催收似乎是一个永恒的话题。究其原因,一方面,征信体系的整体不完善,而且过去不对网贷开门,网贷风控难;另一方面,平台没有动力让借款人明白逾期后果及守约的好处,让劣质客户知难而退,更愿意强调自己的风控如何强大,这不免有些舍本逐末。

第二个方面,如投资人的风险教育,属于行业软实力,任重而道远;但百行恒信如果能够在2019年广泛发力,必将缓解共债问题,并进一步缓解行业囤积已久的社会问题。

当然,对于无可救药的“老赖”,催收暴力就暴力点吧,别犯法就行。

16、联盟链或被大量应用

2018年,“区块链”三个字快被玩死了,但是区块链一定不会死。部分第三方服务商、核心企业或许会以联盟链的形式将区块链应用到网贷业务中。

如果联盟链普及,网贷可能出现另一个趋势:资产端竞合,互相提供、推荐资产,降低获客成本。如果资产端竞合出现,各个机构必须要保持自身风控系统的独立,规避风控手段高度统一造成的团体性欺诈和逾期风险。

17、期限至“顶”,收益至“底”

经历2018年的洗礼之后,活期产品基本在网贷行业消失,越来越多的平台意识到期限错配带来的风险,头部平台的出借期限不断拉长,逐步趋于真实化,平均出借期限或会达到历史最高点。如宜贷网借款期限最多达到了60个月,宜人贷、陆金服、人人贷等平台具有大量36个月的出借产品。

同时,各类金融机构的活期理财产品快速普及,读懂新金融曾统计巨头系活期理财收益率,收益最高的陆基金可达4.31%,收益最低的余额宝也有2.98%的收益。与巨头系的活期理财相比,网贷短期投资起码要在5%以上才能具备初步的竞争优势,长期投资一定会根据投资期限在5%的基础上逐步提升,如人人贷U享计划1~36月出借产品的收益为:5%~10.4%。

可以预见的是,2019年头部平台会进一步拉长出借期限至“顶”,降低出借收益至“底”,而中小平台会以一定的期限和收益差来争抢客户,差异化经营。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0
评论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