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IDG资本联席董事长Jim Breyer对话熊晓鸽:AI 穿透边界,期待中国版《硅谷》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10分钟以上(4126字)

2018-12-05 14:55:36 IDG资本联席董事长Jim Breyer对话熊晓鸽:AI 穿透边界,期待中国版《硅谷》

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硬科技”将是未来十年的投资关键词。

猎云网注:财富全球科技论坛(Fortune Global Tech Forum)于2018年11月29日-30日在中国广州举行。在科技投资“炉旁对话”环节,Breyer Capital创始人、IDG资本联席董事长吉慕•布瑞尔(Jim Breyer)与IDG资本创始董事长熊晓鸽热议中美投资。本文为对话实录,由《财富》全球论坛联合主席亚当•兰斯基(Adam Lashinsky)主持。文章来源:IDG资本。题图来源:IDG资本

Adam Lashinsky:Jim Breyer投资了无数成功的公司,其中最知名的一笔是2005年对 Facebook的早期投资,创下了近千倍的高回报纪录。IDG资本也投资了包括腾讯、百度、小米、拼多多、美团、宜信和携程在内的多家中国公司。能请您先谈谈为什么您和Jim今天会坐在一起吗?

熊晓鸽:我和Jim的合作始于2004年。当时沃尔玛在深圳召开董事会议,Jim是沃尔玛的董事会成员,同时也是美国风险投资协会(NVCA)的主席,而我当时恰好是中华股权投资协会(CVCA)的负责人,我就邀请他到北京交流。

这是我们合作的开端。不过你可能不知道的是,我1993年在中国创建IDG资本的时候就请到了Jim的父亲John Breyer出任董事,他给了当时起步不久的IDG资本以重要的点拨和支持。John也是美国国际数据集团IDG的第四位雇员,曾在IDG下属市场研究机构IDC担任总裁长达16年。所以我和Jim很熟悉,并且和两代Breyer先生已共事25年。

2005年5月,当时在硅谷知名风投公司Accel Partners担任管理合伙人的Jim正式跟IDG资本达成合作,我们共同成立了IDG-Accel成长基金,Jim担任投资合伙人。2006年,Jim又创办了Breyer Capital,并成为我们唯一的基金合作伙伴。

Adam Lashinsky:Jim,你投资生涯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硅谷,同时也在中国进行投资。Hugo则主要在中国市场,与像Jim这样的合伙人合作对中美公司进行投资。Jim在会前给我讲了一则轶事,我想让他亲自告诉在场的各位,关于你第一次参加财富论坛时被问及的那个问题。

Jim Breyer:我第一次参加《财富》的活动是2010年在科罗拉多,当时被问到,如果我只能买一支股票,我会选择哪一支,我当时的选择是腾讯。当然我的合作伙伴IDG资本在2000年就参与了腾讯的A轮投资。但在当时,中国互联网的价值被严重低估了。未来以人工智能驱动的公司的价值将会超过FANG(FANG: Facebook, Amazon, Netflix, Google)和BAT当前的总和。

未来十年内,将会有18-20家这样的公司,我认为他们当中数家的市值会超过万亿美金,并且来自中美两国。这些公司包括现在的FANG、BAT,都将成为AI驱动的企业。我已经秉持这样的投资理念投了两年,还将与IDG资本一起继续布局。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硬科技”将是未来十年的投资关键词,包括智能制造、自动驾驶、基因产业、金融科技等等领域。

2.jpg

(原文配图:Breyer Capital创始人、IDG资本联席董事长 Jim Breyer)

Adam Lashinsky:所以你的意思是说,从现在起的未来十年内,这18-20家公司的总价值将会超过FANG和BAT今天股价的总和对吗?现在这七家公司的总和市值是几万亿美金。

Jim Breyer:我所说的20家公司的总价值至少是目前这七家公司的两倍。目前FANG和BAT聚集了很多尖端人才,而且每年都会在人才竞争上卯足力气。无论是北京还是硅谷的企业,都在和初创公司一起争抢人才。

这也是我为什么对长远前景更加乐观的原因——人工智能可以连接包括健康、医疗、计算机等不同领域,这是能够打造巨大价值企业的绝佳机会。要知道,让化学家、生物学家和深度学习专家合作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人工智能可以做到这一点。

Adam Lashinsky:你对人工智能公司的定义是什么呢?可以给我们一个例子吗?

Jim Breyer:在我投资的公司中,有一家位于纽约的人工智能医疗公司Paige.AI,公司已经与美国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Memorial Sloan Kettering Cancer Center)签订全面许可协议,获得其计算病理学数据的独家使用权。这家公司有20名杰出的病理学家和10多位毕业于哈佛、MIT等高校的机器学习专家,创始人及CEO Thomas Fuch是凯特琳癌症中心的数字和计算病理中心主任、康奈尔大学威尔医学院教授,曾任职于葛兰素史克和NASA。

跨学科合作的难度不容小觑,但正因如此,Paige.AI才有可能为数字病理诊断提供革命性的解决方案。另一家则位于湾区的专注于医学图像增强的医疗AI公司Subtle Medical,由清华和斯坦福大学毕业生创立。同样的,这也是人工智能将许多不同学科进行交叉的结果。

Adam Lashinsky:你引出了一个我想问的问题。不过我想先问熊晓鸽先生,你们所投资的公司当中有哪些可以被看作是人工智能公司?

熊晓鸽:商汤科技就是我们投资的非常具有代表性的人工智能公司之一。创始人汤晓鸥先生毕业于中国科技大学和MIT,是一位杰出的创业者和科学家。IDG资本投资了商汤科技最早的A轮,在这之后软银也通过Vision Fund对商汤科技进行投资。在四年时间里,商汤科技的估值已经高达60亿美金。

Adam Lashinsky:Jim,我想问的是关于公司所属分类的问题。Facebook曾经被称作是科技公司,现在我们更多地称Facebook是一个媒体公司。你提及的这两个公司虽然通过人工智能将多个不同的领域结合起来,但这两个公司听起来是不是更像是医疗服务公司呢?

Jim Breyer:我们投资Facebook时做出的判断是,一个公司并不能被简单地定义为某类公司。Mark早期常常称Facebook为科技公司,但是许多媒体和Facebook管理层(尤其是Sheryl Sandberg 2008年加入公司后)认为Facebook更像是一个媒体公司。

类似地,许多人工智能医疗公司并不能被简单地定义为人工智能公司、科技公司或者医疗公司——他们是结合了这三者的综合体。我们正处在一个边界不断模糊化的年代。

如果你已经是一个成功的脑科学专家,你还得需要优秀的化学家和计算机科学博士来帮你实现脑部科学和神经外科方面的革新。我观察到的是,世界上顶尖高等学府仍在源源不断地吸引大量人才,这些高等学府所在地也因为丰富的人才资源和学术研究成为发明和创造的福地。

Adam Lashinsky:你觉得中国创业者的机遇更好吗?与此同时,硅谷的创业者正在做什么?

Jim Breyer:创业者还是在努力地做好产品,也会考虑上市的机会,不过他们不太会直接考虑如何把公司卖个好价钱。我建议大家去看看HBO出品的美剧《硅谷》,这部剧能够帮助你更好的了解硅谷,而且我希望能够出一部类似的关于中国创业生态的剧集,中国版《硅谷》。

中国最顶尖的创业者和世界上其它顶尖创业者(比如贝佐斯、扎克伯格等)没有多大不同。像史蒂夫·乔布斯这样的天才并不只是70亿分之一,更是每两、三个时代才会出现的70亿分之一。这也正是我们所寻找的——希望能够在中国、在硅谷、在波士顿这样的地方找到兼具智慧、热情、韧性、追求卓越等多项品质的创业者。

Adam Lashinsky:如果只能二选一的话,是对中国创新更感兴趣,还是更热衷于硅谷的创新呢?

Jim Breyer:我认为在我们刚刚讨论的那20家公司里,有18家会来自美国和中国。而在这18家公司里,有10家来自美国,8家来自中国,这也符合我目前的投资分布。

Adam Lashinsky:那么熊晓鸽先生也同意这一观点吗?

熊晓鸽:我的看法与Jim略有不同,我认为会有10家中国公司和8家美国公司(笑)。但我很想说的一点是,与Jim共事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因为他对文化方面的变迁和差异非常敏感。中国不只有一个硅谷,我们一同去过很多地方,也体验了完全不同的文化。比如,广深地区的创业者和阿里巴巴所在杭州地区的创业者以及他们的风格就有很大的差异。

我们在选择深耕的地域时,首先会看的也包括当地是否有顶尖的高等院校资源,尤其是理工科院校。Jim现在也担任IDG资本的联席董事长,IDG资本的业务也已遍布欧美及亚太地区,在纽约、波士顿、伦敦、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等6个国家15个城市设有办公室,并计划在更多城市落脚。

Adam Lashinsky:听上去令人激动。熊晓鸽先生刚刚提到了软银的孙正义和他的Vision Fund。我们都知道BAT也在积极地推进自己的投资事业。IDG资本和Breyer Capital是否也会把自己与这些基金比较呢?

熊晓鸽:非常好的问题。当我们回顾中国风险投资的历史时,我们发现在中国赚钱最多的是南非公司Naspers。这个南非的媒体集团在腾讯的B轮中投资了3200万美金。

Adam Lashinsky:这笔投资可以说是有史以来最佳投资之一了。

熊晓鸽:当然,这笔投资最后获得将近3000倍的回报。另一笔回报很高的投资是孙正义对阿里巴巴的两轮总计约1亿美金的投资,大约获得了1000倍的回报。雅虎后来在阿里巴巴的D轮也投资了10亿美金,这笔投资的回报大概是60倍。值得注意的是,我们上面所说的这些公司都是上市公司。

而现在,这些曾经在中国投资并获得丰厚收益的公司正逐渐被BAT所取代。坦率地说,我们确实和这些上市公司有一定竞争关系,但我们同时也在努力做到更早发掘机会,并在之后的投资中与他们有所合作。比如,我们很欣慰地看到软银对商汤科技的投资显著提升了商汤科技的估值。

其实在美国情况是相似的——美国也有微软风投(Microsoft Ventures)、英特尔资本(Intel Capital)等等。没错,我们在机会、估值等多个方面都与上市科技公司的投资部存在竞争,但同时我们也形成了一种竞争又合作的关系。

Jim Breyer:作为风投家,我们关注的核心点永远是回报,思考如何获得丰厚的长期回报,而我们的成就也是以投资回报计算的。我目前也是黑石的董事会成员之一,像黑石这样的顶尖私募机构所持的理念同样如此。我们每一个会议都围绕着回报展开。风险投资也是一样:我们衡量投资所能获得的回报,而对我们来说,回报够不够好就是它能不能吸引像贝佐斯、扎克伯格这样的人的注意。如果我们不能在24小时内做到这一点,我觉得是我的工作没有做到位。

观众提问:医疗行业一直被包括监管、垄断等在内的长期问题所限制。您觉得人工智能医疗公司能够摆脱这些限制吗?

Jim Breyer:商业模式一直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对于许多人工智能医疗公司来说,与大制药公司、大医疗机构等合作是必要的。但我同意医疗行业一直受医疗记录垄断、仪器垄断等问题所限。现有的商业模式还不是很清晰,但像Google、Facebook、腾讯这样的公司在创立初期商业模式也是模糊的。但因为人工智能技术已经变得种类丰富、影响深远,像哈佛医学院和麻省总医院(Massachusetts General Hospital)这样的机构必须要思考如何利用先进科技辅助决策和治疗。

熊晓鸽:我认为5G技术也将助推人工智能在医疗行业的进一步发展,5G会帮助我们改变很多医疗服务的现状。

Adam Lashinsky:Jim所说的令人兴奋但还没有明晰商业模式的领域会让很多人联想到区块链。IDG资本对区块链怎么看?

熊晓鸽:我们对区块链技术及相关产业一直很感兴趣,过去几年也和Jim的Breyer Capital 共同投资了包括 Circle 在内的很多这一领域公司。我认为区块链技术将会给很多领域带来变革,拓宽很多行业的视野,推翻很多人们已经熟悉的东西。

Jim Breyer:现在已很接近虚拟货币的严冬,但我仍然对区块链技术感到兴奋。当我和来自顶尖大学的博士生交流的时候,我发现这些计算机科学和深度学习方面的专家都在钻研区块链,因为他们对这一领域能够给医疗行业带来的影响有着发自内心的兴趣。当世界上最聪明的一群人都在研究加密技术和虚拟货币的时候,我觉得我不应该和他们背道而驰。

Adam Lashinsky:但如果是这样,为什么我们又会迎来寒冬呢?

Jim Breyer:当我在投资互联网的时候,我们也经历着互联网的寒冬。1995-2002年,对于互联网行业来说并不是什么很好的回忆。我觉得这样的循环大概每十年就会发生一次。社交网络经历过同样的低潮,而人工智能更是因为计算机技术等方面的不足,蛰伏了很久才为人所知。我永远不会盲目持有一支股票20年之久,也不会参与一场以尽快将公司卖给Google或者Facebook为目的的投资。这中间每一位杰出的长期价值投资专家都在寻找平衡。

Adam Lashinsky:目前中国和美国各有一个互联网,而IDG资本在两个互联网中都有非常丰厚的斩获。你觉得“两个互联网”的状况会在接下来的十年、二十年内持续下去吗?

熊晓鸽:这个状况可能还会持续一段时间,但我们也期待能够探索将“两个互联网”融为一体。在我看来,人工智能和产业互联网领域的融合,相比于消费互联网可能更容易一些。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0
评论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