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那些生活在二维码上的人,过得到底怎么样?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10分钟以上(4244字)

2018-12-05 17:57:07 那些生活在二维码上的人,过得到底怎么样?

从街边小摊,到小微个体经营户,这个数以亿计的“码商”群体只要一张二维码,就拥有了数字时代的金融服务入场券。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北京】12月5日报道(文/张鹏会)

刚刚做完《生意江湖》直播的刘金萍,马上就要回到快餐店,张罗顾客的晚饭。

在浙江拥有两家饭店的刘金萍,成了镇上的“网红”。而在几个月之前,她还只是一位普通的快餐店老板,忙着进货,忙着管理前厅后厨。

让这一切发生改变的,都要从她成为“码商”说起。

何为码商?顾名思义,一切以二维码来收钱并作为经营基础的商家,即可称之为码商。他们或在路边有一个几十、几百平米的个体超市,或是露天经营着一个煎饼摊生意。

在中国数字化转型的过程中,这张小小的二维码正在让这些小微商家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钢铁女战士”和她的两家快餐店

人称“钢铁女战士”的刘金萍是一位单亲妈妈,女儿患有严重的眼疾。在浙江湖州长兴,刘金萍经营着两家中式快餐店。

2017年春节,刚开店两个月的刘金萍想给员工发些奖金过年,却碰到了资金周转困难。“我不好意思跟家人开口借钱,想通过银行贷款又没有抵押物,贷款的流程可能还很长,我等不了的。”眼看着过年一天天临近,刘金萍多方求助却终无所获。

无意中,她发现支付宝有多收多贷的功能,简单几步申请操作后,刘金萍几分钟就拿到了贷款,并赶在年关前给员工发放了工资和过年奖金,让员工可以安心回家过节。

“自己再苦再累,也不能让员工寒心。”刘金萍说。即使非常辛苦,刘金萍从来都是面带笑容。她说,笑容常常能带来更多生意。现在,餐厅的生意越做越红火,她又通过多收多贷提额拿到更多贷款,并在杭州开了第二家和第三家店。

但一个人的精力实在有限,刘金萍忍痛转手了第一家快餐店,专心经营现在的两家连锁店。“之前开第一家店觉得累,但现在更辛苦了,我自己又当店长又当财务。”没人懂得她的坚持和无奈,她总是擦干眼泪洗干净脸再继续。

“女儿现在12岁了,近视1200度,长大后近视还会更加严重。”医生告诉刘金萍,女儿即使17岁可以做手术了,也未必能治好。“刚开始我不能接受这个现实,但现在想通了,我相信医学技术一定可以做到,现在我就是要咬紧牙齿,努力赚钱,攒够将来为女儿治疗眼疾的钱。”

刘金平880.png

刘金萍和女儿 (摄影:锐图 江玥)

今年2月,刘金萍在支付宝“码商说”里发布的一篇帖子收获了近2万人点赞留言。刘金萍成了码商圈的“网红”,也成了镇上的“明星”。

“现在有很多人会慕名来到店里,和我探讨一些餐厅经营的问题。”刘金萍告诉猎云网,小有名气后,她明显感觉自己的生意都好做了,而且现在进货、谈货款支付,对方都非常信任自己,很快就能敲定这桩生意。

从打杂工到创业者,二维码让支付更简单

80后创业者朱纪军是众多“码商”中的一员,他在上海经营着两家名为“米诺娃”的少儿图书馆。而在此之前,他一直在幼儿机构工作,做一些“打杂”的工作,比如给小孩擦屁股、打扫卫生、端水等。

这段时光,让朱纪军感受到了孩子们单纯而不复杂的世界。他萌生了一个想法:为孩子们打造一个良好的读书环境。

小朱老师880.png

2014年7月,第一家米诺娃少儿图书馆正式开业。没过多久,从未做过生意的朱纪军就遇到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如何收款。

米诺娃少儿图书馆的费用约为500元/年,若按月支付,每月只需40多元。“当时有不少家长选择刷卡支付,这样一来,再扣去POS机的费率,实在有些不划算。但是收现金还要找零钱,太麻烦。”朱纪军告诉猎云网。

“后来有用户开始问我,可以用支付宝付款吗,最开始我不能接受,因为看不到现金。”朱纪军说,后来知道支付宝可以直接提现,也看到有很多商店也在用二维码收款,就决定试试。

“客人说用支付宝付款可以获得积分,还有很多红包返利,还能换东西,他们一般聚在一起就说你拿了多少红包,我拿了多少红包这种。”朱纪军说,后来发现,家长们更喜欢这一支付方式。

“用支付宝二维码收款,我还能在上面看到自己每天挣了多少,有多少顾客来消费过,相比上周、上个月,是亏了还是赚的更多了。”朱纪军说,现在自己每天花五分钟就能完成对账,而在此前,他需要专门雇一个财务人员来核算账单。

“这大大还减少了我的人员开支成本,还让我每天的经营状况一目了然。”朱纪军说,现在图书馆的生意越来越好,自己却不用花大量的时间来对账,可以把更多的重心放在图书馆的经营上。

支付宝的技术升级,使得码商的日常经营被数字化了,他们可以更容易地进行精准推送、会员积累、促销推广等互联网营销手段,辐射更广更多的消费人群,而在之前这是不可想象的。

“贷款不用求人了”

对朱纪军来说,另一个非常有用的功能是“多收多贷”。所谓“多收多贷”,就是当使用支付宝收款的“码商”需要周转资金时,便可在其“网商银行”的“商家服务”里进行贷款,一分钟内即可到账,用二维码收款越多,贷款的额度也就越多。

“看到贷款两个字,我就很敏感。”朱纪军告诉猎云网,刚开始创业做图书馆时,他急需用钱,四处借债。“我使用过网上贷,当时也有很多电话打过来推销贷款,我尝试了两个,后来看到一些高利贷的新闻,不敢用了。”

一次无意间,朱纪军发现支付宝可以贷款,而且自己有一两万的贷款额度。”我特别兴奋,因为当时自己正好当时特别缺钱,立刻就注册了,贷款马上就到账了,解决了我的燃眉之急。”

“我平时就喜欢在淘宝上买东西,从2007年开始到现在,从买生活用品,到购置书柜书台,前前后后花了有几百万,这些都是在支付宝上完成的。”朱纪军认为,自己的支付宝消费金额比较大,可能就是一下子有2万贷款额度的原因。

支付宝之所以能根据商家的收支记录提供贷款,是因为支付宝收款码沉淀了商家流水和信用等电子化数据,平台分析评估后即可提供“多收多赊”、“多收多贷”、“多收多保”等衍生服务,更加多方位地助力码商群体。

从事毛血旺生意的码商代表罗玉涛,也曾因借不到钱,生意陷入绝境。后来他选择码商贷款,“我是在仔细对比过不同互联网贷款平台之后,才做的的理性选择。支付宝是大公司,服务让人信得过,我们借钱的人,也是挑债主的。”罗玉涛坦言。

同样,房租、水电、进货资金的周转问题,也是困扰武汉码商段思飞的经营难题。今年春节,她发现开店一年多的经营流水,让她在支付宝上的“多收多贷”有了不少贷款额度,试着申请借了2万,提交申请后一秒就到账了。段思飞说:“多收多贷不只解了燃眉之急,更让我学会了有意识地经营规划”。

27岁的孙瑞娜来自渭南合阳县甘井镇,家有15亩苹果园,是六口之家的顶梁柱。爸爸肺气肿、妈妈高血压、妹妹上大学,还有两个幼儿需要照顾,果园打理和家务都落在她一个人身上。爸爸每个月1500元的医药费保底,妹妹的学费及家中的日常开销,常压得她喘不过气,但她非常感谢支付宝帮她度过每个难关。

孙瑞娜说,作为“码商”,苹果和支付宝就是她的全部,每笔付款后都会有支付宝随机红包,哪怕是一毛钱都是收入。“每次资金周转不过来,我还会在支付宝申请贷款,同时通过‘多收多赊’赊账进货。”对于一个农村女孩来说,支付宝每笔2-3万元贷款和赊账是“救命钱”,她不必再四处跟亲戚借钱,不仅解决了资金周转难问题,还让她对未来生活充满了希望。

类似朱纪军、刘金萍、罗玉涛、段思飞、孙瑞娜这样的变化也在全国数千万码商身上发生。他们在蚂蚁这个金融平台,收获的不仅是极速贷款,还有更多生意上的可能,以及未来生活的美好希望。

码商素描:80后是主力,过半月营业额3万元以上

近期,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CBNData)联合支付宝发布了《码商:2018中国小微商家发展报告》(简称《报告》),还原了一个码商经典形象:一个80后高中学历的男子,在异乡和家人开了家月营业额过3万的餐馆,每天工作12小时,睡得少。

《报告》显示,2018年是码商元年,30-39岁的经营者是这个群体的中坚力量,男性码商占比高达3/4,学历背景以初中、高中为主,近一半为异地户籍的外来打工者。

这个群体有超过40%的店铺每天营业时间超过12小时,甚至有相当比例店铺营业达18小时以上,堪称是勤劳致富的代表。一切付出总是值得的,码商中不少都有着令人艳羡的收入,过半码商店铺每月营业额3万元以上,实力碾压众多都市白领。

他们以经营摊位和小微店铺为主,体量虽小,但在我们的生活中不可或缺。其中餐馆、零售和生鲜是他们最热衷的事业。

来自不同区域的码商,也有着各自擅长的领域。福建码商爱开餐饮店,广东码商爱开便利店,浙江码商青睐服装,江苏码商喜卖生鲜。

然而,这群码商的生存并不容易。《报告》进一步指出,经营成本高是码商生意中的主要挑战,其中进货和房租是码商最主要的成本开支,其次获取客流难、缺乏经营经验、资金短缺等问题也比较常见。

随着店铺规模的扩大,这些问题也就更复杂。月入万元以上的店铺中,规模越大,越容易受到扩张分店带来的租金、人力成本扩张资金挑战。

此外,由于近半数码商是异地经营,没有当地医保,缺乏一定的社会保障,当他们生病时,宁愿硬扛着,也不去药店和医院。

“缺钱、找钱”是码商共同面临的难题,相比向亲友开口,码商更愿意在平台上借钱。报告显示,不同规模的店铺都首选通过支付宝融资借款,其次是亲友、银行借贷、其他互联网APP、民间借贷。

现在,无数的小微经营者正在因二维码将商铺越开越大,甚至因此改变了生活的轨迹。

小微商家为何“上码”

过去,无担保、没抵押、缺乏风控数据,是阻碍传统金融方式服务线下小微商家最重要的原因。

现在,商家“上码”后,可以享受到“多收多赊”、“多收多贷”、“多收多保”等衍生服务,借由二维码实现数字化经营,从而获得精准营销、贷款、理财、保险、赊账进货、经营分析等多维金融科技服务。

这意味着,线下的小微经营者只要一张二维码,就拥有了数字时代的金融服务入场券。

peitu880.png

支付宝最新数据显示:一年时间内,已经超过300万码商通过“多收多贷”获得贷款,用于扩大经营。700多万码商通过支付宝“商家服务”直接进货,通过“多收多赊”享受到一站式进货服务并有机会赊购。平均每天有2万码商在支付宝上通过“多收多保”服务申请门诊报销金。

尤其是近年来,随着政府政策层面的优惠,以及商事制度的不断改革,金融机构开始合力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题,以支付宝为代表的企业机构,更是发挥了无可替代的作用。

2003年,中国诞生了“网商”。2018年,随着移动支付的普及和金融科技的发展,成为了“码商”崛起的元年。

这是蚂蚁金服14年来(以支付宝创立时间起算),继网商群体之后,再次就一个人群赋予清晰标签,并提供持续普惠金融支持的商家群体。

对于码商们来说,这张二维码的意义不只是收付款这么简单,它像一个纽带,把码商这个群体连接在了一起,大家在这个平台上彼此交流,共同勉励。

朱纪军坦言,最初建立米诺娃的时候,没想过会像今天一样发展这么好,但现在,成为“码商”这个群体后,他对米诺娃图书馆的未来多了一份憧憬。

“我希望这个图书馆未来可以遍地开花,植入到每个县市;希望这个图书馆就像沙漠里的一棵树,让孩子们可以栖息。”朱纪军说。

同样,在网商三周年的大会上,刘金萍也分享道:“从前她觉得自己生活很不容易,上苍很不公平,但通过码商平台,她发现,原来这个世界上大家都有各自的困难,但是大家都在很努力地朝很正向的方向生活下去”。

井贤栋将一张二维码称做桥梁,通过这张小小二维码,1亿小微经营者可以接受到n种服务。这些服务包括支付宝将为1亿小微经营者提供系列数字化经营工具,实现“一本帐、一盘货、一群客”,即“门店数字化”、“数字化供应链”、“数字化用户运营”。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金融系副教授唐涯也认为,这如同在通过二维码,为“码商”建立了一个大型商场,商场里除了基本的水电等设施之外,还提供了一系列增值服务。

“如果把社会经济体中最小颗粒度的这些单位、个体连接到一起,用科技金融的手段帮助他们发展,这个经济体肯定会充满活力。”唐涯说。

从街边小摊,到小微个体经营户,在中国数字化转型过程中,少不了“码商”这个群体。码商的崛起,对于实体经济和金融业发展、数字化城市建设、信用社会完善都大有裨益。

数以亿计的“码商”群体是国民经济的毛细血管,是社会的基层中坚。眼下,在盘活中国经济毛细血管的道路上,蚂蚁金服正在不遗余力地贡献价值。这些上“码”的小微企业,也将搭乘数字经济的快车,自我革新,枝繁叶茂。

(头图来自:锐图 江玥)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0
评论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