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押金难退、专利纠纷,途歌公司再遇风波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8分钟(3078字)

2018-12-03 17:39:20 押金难退、专利纠纷,途歌公司再遇风波

共享汽车的风口下,会摔死多少头猪?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北京】12月3日报道(文/饶翔宇)

退出南京市场后,完成B2轮千万美元融资的途歌,依然麻烦不断。

最近两周,不安的情绪在一个名为“途歌维权”的微信群蔓延。来自北京、广州、西安等地的途歌用户每天都有人在微信群里抱怨,途歌APP上1500元的押金迟迟无法退还。在提交退押金申请后,途歌用户短则等待一个月,长则达到了三个月,依然未能成功退款。

“打了5、6次客服,在微博上的黑猫平台投诉,拨打12315举报电话,但途歌APP上的押金始终没有退还。”一位北京的途歌用户在维权群里呼吁,如果再等不到退款,就直接去途歌北京总部要钱。

而除了退押金难之外,途歌新上线的共享汽车加油系统也遇上了专利纠纷。来自1度用车的技术负责人李宝华近日向猎云网反应,途歌在今年9月推出的免费加油系统是抄袭一度用车的技术。途歌通过购买一度用车的产品,仿造了一个与后者相似度极高的油卡管理硬件,并在推广到市场时向外宣称是自己独立研发出来的。

得知上述情况后,猎云网第一时间联系了途歌公关及途歌创始人兼CEO王利峰本人,向其反应了相关问题。截至发稿,对方未给出回复。

自2015年7月创办至今,途歌在成立的三年时间里,已经成功融资六次,总融资金额超过5亿元。依靠着资本的助力,途歌此前在共享汽车市场一直发展得还不错。不过,近来随着越来越多的用户退押金困难,途歌的资金链问题也变得愈发严重。 

多地用户押金难退

“给客服打电话根本没用,只能打12315举报或是直接去途歌公司北京总部,才能退押金。”家住北京西三旗的途歌用户王女士(化名)对猎云网表示,她使用途歌共享汽车已经一年多了,最近家里买了新车,就想着退掉途歌APP里的押金。但是,申请退款了十多天,押金还是迟迟未到账。

于是,王女士就上网搜了一下相关新闻,“看到搜索结果惊呆了,没想到有这么多人和我一样退不了押金”。在等待的时间里,王女士屡次联系途歌客服人员,但对方给的回复总是“正在加急办理”,而押金却迟迟未到账。

“多次联系客服没有得到解决后,我就拨打了12315举报电话,向相关部门说明了自己的情况。”王女士表示,在打完举报电话的4天之后,押金才成功退回。“押金虽然退了,但之前垫付的200元加油费途歌还没有退。途歌工作人员提出可以用‘途币’抵换加邮费,但我APP都卸载了,给我‘途币’还有啥用?”

和王女士相似情况的在“途歌维权”的微信群里还有很多,北京的用户占大部分,其余的还有广州、西安等地。按照途歌的退押金流程,用户在最后一次用车的20天后,可以申请退还押金,7个工作日内押金会按原渠道返还给用户。不过,根据微信群里的用户反应,在提交退款申请后,有的等待了一个多月,最长的等待时间长达3个月。

WechatIMG24.jpeg

Collage_Fotor.jpg

在等待的时间里,用户多次联系途歌客服,得到的回复永远是“正在加急办理”,但押金始终退不了。随后,他们尝试在新浪微博的黑猫平台投诉、拨打12315举报电话,但只有部分用户收到了退款,剩下的用户还是未得到解决。

“想要百分之百拿到退款,只能去途歌的总部去要钱才行。”途歌的北京用户赵先生(化名)对猎云网表示,投诉基本没用,想要拿到押金只能去途歌的北京总部去登记。

前不久,赵先生在多次举报未果后,就联合北京共计大概12名用户一起去到了位于东四环中路的嘉泰国际大厦——北京途歌有限公司。

“我们到那儿的时候,前面已经有一波申请退押金的用户了。”赵先生表示,途歌公司内部的工作人员依然在正常工作,接待人员对于他们的来访也显得很应对自如,“看来除了我们,已经有很多人找过他们了。”

在途歌公司登记完信息后,与赵先生一同前去的所有用户在此后的数天里都收到了1500元的押金退款。

“去途歌总部的都是北京本地用户,外地的用户想要退押金还只能本人到北京来退,途歌公司需要现场验证身份信息。”赵先生表示,此前有外地用户通过熟人或是花钱请UU跑腿的人去途歌公司登记申请退还押金。但是,最近途歌方面已经不允许他人代为登记了。“外地用户只能打投诉电话,等着途歌退款了。”

免费加油系统被指抄袭

除了押金难退之外,途歌在今年9月宣布推出的新一代免费加油系统也遭到了共享汽车公司一度用车的质疑。

据公开报道,途歌的免费加油系统是在今年9月中旬发布的。以往,燃油共享汽车对于加油及报销一直存在“加油费如何报销”的困扰,运营方也无法对于加油数据进行实时监控。而途歌通过上线该系统,用户就可以自主去加油站完成刷卡加油,无需再通过APP报备及提前垫付费用等问题。同时在报道中,途歌方面还强调了这套免费加油系统是由途歌技术团队“独立研发、制造及申请专利的加油系统”。

“途歌的免费加油系统实际上是抄袭的我们的技术。”一度用车的技术负责人李宝华向猎云网表示,途歌的这套系统跟一度用车的原理几乎是一模一样,并且该技术是由一度用车首创。

据李宝华介绍,去年9月份,途歌技术部门找到了他,想要购买一度用车的免费加油系统。这套系统最重要的部分是一台油卡管理器,通过蓝牙控制,用户只有将油卡放进上述硬件中,才能正常使用共享汽车。同时,根据后台系统,车辆运营部门还能监控到油卡储值数据,提高汽车运营效率。

WechatIMG29.jpeg

途歌公司购买一度用车产品的银行电子回执

“当时,途歌一共向我们买了100台机器,一台300元。为了帮助他们更好地使用这套系统,我们还和他们的技术部门进行了多次对接,到途歌公司给他们讲解技术原理。”李宝华称,在签完合同成功售出产品后,途歌公司却迟迟未将产品安装到车上。期间,他还向途歌方面询问“是不是使用上遇到了什么困难”,对方回复“没有困难,稍后会上线”。

直到今年9月,李宝华在微信朋友圈内看到途歌创始人兼CEO王利锋发布了一条途歌新一代加油系统的状态,才意识情况发生了变化。随后,就有新闻报道出来,称该系统是由途歌技术团队“独立研发、制造”的。

“从外观和技术原理上,这套系统几乎跟一度用车一样,只不过就是机器的外壳换了一个更大的。”李宝华说,他那时才知道途歌公司迟迟不使用一度用车产品的原因,“原来是将产品买过去拆解研究了,自己仿造出了一个类似的系统”。

根据李宝华的说法,虽然当初售卖的产品并不包含技术开发的源代码,但是只要懂技术人拿到完整的产品,将其拆解研究,重新做出一个来并不困难。“深圳华强北的很多公司都能做相应的打包业务”。

WechatIMG22.jpegWechatIMG21.jpeg

在得知产品被抄袭一事后,李宝华第一时间联系到了王利峰,并表示希望协商解决。不过,王利峰对其回应称“系统是自主研发的,没有什么讨论的”。在几次沟通无果后,李宝华称目前公司正在为这项技术申请专利。截至目前,事件双方就专利纠纷问题还未有定论。

千万美金融资能否解决途歌困局

一边是押金退款难,一边是加油系统的专利纠纷,这两者对于刚刚获得千万美金融资的途歌来说都不算是好消息。

“目前途歌已经于7月份实现北京单一城市盈利、深圳和西安接近盈亏平衡,运营车辆每日订单达到5单,单一用户月度用车频次达到12次。其中,北京地区老用户用车比例约为85%。”

在完成由SIG海纳亚洲基金领投,真格基金、凯欣资本跟投的千万级美元B2轮融资后不久,王利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共享汽车是一门能够做大的生意,途歌的投资方判断分时租赁市场拥有广阔前景,当前行业正处于优化运营阶段,需要企业逐渐扩大业务规模,培育用户习惯。同时,资方还预判了这样的阶段会持续多久,多长时间可以盈利。加上对途歌这家企业的看好,所以资本方选择继续加码。

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途歌的盈利似乎还遥遥无期,眼下如何生存下去却成了至关重要的问题。

猎云网此前发布的《风继续吹,共享汽车何时能起飞?》一文,曾分析过共享汽车商业模式过于笨重的问题。这种笨重主要体现在两方面,一是重资产的汽车投放,二是重人力的线下运营。投放成本和运营成本的双重压力,就导致了投资机构对于其市场生存能力的怀疑,更别提之后的盈利能力了。此前倒闭的友友租车和EZZY就是最好的例子,两者都是因为在成本管理难以控制而最终导致资金链断裂,从而丧失了在市场生存下去的可能。

在之前途歌退出南京市场时,就有当地的地勤人员对猎云网表示,途歌“一地取、多地还”的模式在方便用户的同时,也产生了大量高额的停车费用。另外,途歌近期上线的上门送车服务也是一笔烧钱严重的业务。这对于本来就是重资产投入的途歌来说,可以说是雪上加霜。

共享汽车盈利最为关键的是规模化以后产生了边际效应,实现运营成本的降低,获得正向的现金流。如今,随着越来越多的用户开始退押金,刚刚获得融资的途歌资金将再次变得紧张起来。下一步途歌怎么走,将成为企业能够活下去的关键所在。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0
评论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