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是噱头,还是风口?“共益”能否平衡企业利益与目标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6分钟(2382字)

2018-12-02 08:00:00 是噱头,还是风口?“共益”能否平衡企业利益与目标

换句话说,改变世界最有效的方法到底是不是要成为一个共益企业?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12月2日报道(编译:Liam)

面临着诸如全球变暖和贫富差距悬殊的严峻挑战,这便不难想象,消费者、员工以及资本市场都在敦促企业更多地投入到解决问题中去,而不是一再加深问题。

作为购物、工作和投资的场所,共益企业(2600家符合最高环境标准和社会标准的公司)充满吸引力。其中规模最大、知名度最高的企业包括Patagonia、Danone North America、Laureate Education、Natura(the Body Shop的母公司)、Kickstarter和Ben & Jerry’s(联合利华子公司)。

负责管理共益企业审核的非营利组织B Lab(共益实验室)已成立12年了。其于本月发起的数字营销活动中表示,每个人日常的小改变可以促成巨大的质变,我们应该相信共益企业。

虽然在中期选举中发起这个活动耐人寻味,但人们不得不思考这样一个难题:企业是否真的要如B Lab表述的那样转型为共益企业才能正确地“平衡利益和目的”?或者说,“共益”二字是否会致使劝导那些非共益企业造福社会变得更加棘手?

Adam Zurofsky负责纽约的能源政策和金融监管,同时在福特汉姆大学教授公司法。他表示自己非常钦佩这些共益企业,他们的做法理智,且组建速度也非常快。但同时他也为目前这些企业的谷仓效应担心,其所带来的可能是弊大于利。他认为只有共益企业成为主流才有可能带来更多利益。

共益企业是否不可或缺,从多方面来看,这归结于你如何看待一家公司在考虑其所有的利益相关者(员工、客户、供应商和它所经营的社区)的福祉时所做出的决定;或者你怎么看待这家公司是否有义务通过提高收益和股价来取悦股东。

B Lab的工作者的答案很清楚:即使可能对地球或社会产生有害影响,但公司最终也必须为其股东服务。

B Lab的联合创始人Jay Coen Gilbert表示,这种说法值得商榷,他也一直感到困惑。

不和谐的矛盾

当他还是特拉华州最高法院的首席大法官的时候,他引用了几年前Leo Strine的一篇文章。Strine在文章中指出,董事会有优先考虑其他利益而非股东福利的余地,可能会导致董事会做出与国家法律结构严重背离的决策。

这就是为什么一家公司若想要成为共益企业,就不仅要通过B Lab设计的80分的评估,还必须要顺应法律体制,明确表示其在决策时会将所有利益相关者的权益也考虑在内。

大部分想申请成为共益企业的企业规模都很小,并且已经是有限责任公司之类的形式。借此他们可以简单修改管理文件,来满足B Lab的法律要求。但公司通常要以企业的形式才可进行融资,而B Lab通常认为,公司只有被认为是共益企业时才有资格通过认证。

在B Lab的推动下,包括33个州和哥伦比亚特区在内的地区通过立法,允许组建共益企业,明确否定了股东的首要地位。大约有8000家公司签订了该项协议。参议员Elizabeth Warren于8月份提出的问责资本主义法案也制定了新的联邦宪章,要求大型美国公司须按照州级公益企业模式运营。

Gilbert表示,企业可以选择其商业目的。而现在就有了一个可行的选择。

但是,这种选择在其他人看来并非完全必要,相反,其实际上可能完全没必要。

纽约法学院的教授兼股东道德倡议的联合发起人Tamara Belinfanti表示,他们并不会无意中就发布信息,也不会要求企业要是在进行社会活动就应该成为共益企业。每个人都应该享有利益最大化。(股东道德倡议目前正在开发代理服务,以增强具有社会意识的投资者的力量。)

Belinfanti和其他人(其中最突出的是《股东价值神话》一书的作者——已故的康奈尔大学的教授Lynn Stout)翻阅了这项法律。该项法律表示,非共益企业的公司董事以及企业高管完全有自由决定是否要考虑其所有的利益相关者。

高度的选择自由

事实上,Belinfanti和Stout在2月份发表的一篇法律评论文章中提到,依照公司法基本原则(也作经营判断法则),法院可以给予企业管理者高度自由的公司目标选择权。

甚至一些共益企业的高管也表示,公司不需要某项特殊法律来敦促他们做正确的事情。

2016年通过共益企业认证的金融服务供应企业Aspiration的首席执行官Andrei Cherny表示,他们很自豪能成为这项运动的一部分。但是,如果Aspiration没有遇到法律障碍,他们也会一直做同样的事情,即客户可以按其所愿付账、提供只投资于推动可持续发展的公司的共有基金,并承诺将公司净收入的10%捐给慈善机构。

Cherny认为,想要成为一家共益企业,更多的与该公司的声明和定位有关,而非法律界定。同时,企业的注册方式对此也没有丝毫作用。

联合利华的首席执行官Paul Polman也对此表示赞同。他认为,并非只有成为了共益企业才能表现的像一个共益企业,企业不仅仅只需要对股东负责。

人们普遍认为联合利华是应用以长期及利益相关者为导向的商业模式的领导者。它并不太欣赏共益企业的意义。多年来,它已经收购了包括Ben & Jerry’s、家用产品生产商Seventh Generation和有机茶生产商Pukka在内的几家公司。

对此,Polman表示,联合利华正在努力成为一家共益企业,但是该计划仍需要大量准备工作。

Polman表示,这一举动最终会向市场发出一个强有力的信号,从而有望吸引更多合适的股东,同时也会吸引各种可以和公司合作的利益相关者。

文化注意事项

在这方面,联合利华无疑是与众不同的。

实际上,B Lab的人发现,从过去三十年到现在,对于大多数公司来说,即使它们没有受到法律的约束,他们的商业准则也规定了股东利益永远是第一位的。

B Lab的法律政策主管Rick Alexander表示,这就像人们呼吸的空气,人们甚至没有注意到它。

人们在如何更好地敦促商界重建其文化方面。

虽然B Lab发展快速,但实际上大多数公司永远都不会成为共益企业。尽管联合利华有此打算,但很少有大型企业愿意参与其中。

其他活动家和组织(比如Aspen研究所的商业和社会计划,可持续发展会计准则委员会和包容性资本主义联盟)则采用各种策略来促使传统公司的高管时刻记住不要仅仅管理短期财务业绩。

但是共益企业的支持者则认为,尽管这些策略可能是有用的,但它们肯定无法实现真正意义上的业务转型。

Seventh Generation公司的首席执行官Joey Bergstein表示,如今各种公司很容易将自己与某项事业联系起来,并声称对自己有社会责任感。但是要想通过严格的“共益企业评估”,又采取可能会让最高管理层与公司投资者意见相左的立法归类,就需要做出截然不同的承诺。

Bergstein表示,这些公司越走越远,这也充分体现了他们的价值观。

波士顿学院管理学教授Suntae Kim表示,相比之下,非共益企业可以改变自己的做法,但范围和程度将是有限的。实际上,如果产生竞争性需求,大多数公司会更加关注他们的股东,而非其他利益相关者。

对于那些试图修补资本主义的人来说,搞清楚该走哪条路实际上是一个战略问题,即是否应该尝试重塑当前的体系;或者是否需要一个新系统来取代(或者至少是并行运行)现有的系统。

换句话说,改变世界最有效的方法到底是不是要成为一个共益企业?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0
评论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