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互联网改变贫穷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6分钟(2167字)

2018-11-09 互联网改变贫穷

在陈大年看来,过去知识是改变贫穷的唯一方法,但现在获取知识最高效的途径就是互联网,或许借助网络普及,能缩短城市与山村之间的数字鸿沟。

猎云网注:扎克伯格向发展中国家提供免费WiFi时说过一句话:“互联网是改变贫穷的唯一方法”,这让陈大年印象深刻,创办了WiFi万能钥匙之后,他想给更多人提供连接免费网络的机会,包括身处贫困山区的孩子们。文章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ID:iceo-com-cn),作者:《中国企业家》记者:李佳,编辑:林文龙。

1978年,陈大年在浙江一个贫穷山村出生,家里三兄弟,他最小。

多年以后,他和二哥陈天桥共同创办了盛大集团。2004年在美国上市时,盛大不仅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游戏公司,也让陈天桥及家族成员(包括其妻子和陈大年)以约合90亿人民币的身家,成为中国首富。那一年,陈大年只有26岁。

当年盛大的游戏《传奇》改变了中国网游的进程,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中国互联网的发展,而陈大年自己也是被互联网改变命运的第一批年轻人。

早在1998年,当得知北京和上海开始互联网试点以后,陈大年就带着户口本跑到上海苏州河旁边的通管局申请上网资格。那时还是拨号上网,网速每秒只有2-3K,而且收费也贵,陈大年经常半夜偷偷上网,两个小时就可能花掉父母一个月的工资。

接触到互联网的陈大年开始自学编程、进入游戏行业,他觉得没有互联网就没有自己日后的机遇。

扎克伯格向发展中国家提供免费WiFi时说过一句话:“互联网是改变贫穷的唯一方法”,这让陈大年印象深刻,创办了WiFi万能钥匙之后,他想给更多人提供连接免费网络的机会,包括身处贫困山区的孩子们。

在陈大年看来,过去知识是改变贫穷的唯一方法,但现在获取知识最高效的途径就是互联网,或许借助网络普及,能缩短城市与山村之间的数字鸿沟。

互联网扶贫

陕西省山阳县蚰蜒峡小学,一间教室里坐着六名学生,四个上学前班,两个上二年级,全校仅有的六个孩子都在这里了。

老师刘声炎记得去年刚来时,班里还有12个孩子,自从山阳县实施移民搬迁以后,不少孩子也都跟随父母搬到了城里。留下的这六个,基本都是留守儿童,父母外出打工,孩子跟着爷爷奶奶。

此前,他们也能用电视、手机接触外面的信息,但整个村子不通网络,孩子们对秦岭之外的世界知之甚少。

就连刘声炎备课,也是在家里下载好相关课程内容,再打印出来拿到学校。

直到去年世界互联网大会乌镇峰会上,连尚网络和陕西省山阳县签署了网络扶贫结对帮扶协议,希望能通过互联网的力量实现精准扶贫。

三年前,连尚网络旗下产品WiFi万能钥匙就和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免费午餐基金联合发起了“梦想钥匙”公益项目,希望通过提供免费上网、免费教育内容,能解决偏远山区学校的师资力量薄弱问题,缩短贫困地区儿童与发达地区的信息鸿沟。

截止到今年10月底,梦想钥匙项目已经在全国241所小学落地,覆盖全国15个省份的多个贫困县,其中包括四川红原县、吉林农安县、湖南新晃县、广西蒙山县等地。

在另一头的海南琼州市,会山镇大山深处,气候条件恶劣,一遇到台风和暴雨,村子里就搜不到任何手机信号,偶尔还会断电。整个村子只剩一所溪仔苗族小学,学校里三位老师负责学前班和一二年级所有课程。

孩子们以前从来没接触过电脑,也不知道互联网是什么概念,就连老师正常收发教育局通知,下载考试卷子、打印教学材料,都只能用蜂窝数据网络。

学校老师一个月的工资是1650元,为了节省流量费,只有需要用网时才会打开数据网络,用完赶紧关闭,平时也舍不得开。

如果遇上台风暴雨,村子里没信号,但有紧急的事情需要上网处理时,老师就只能冒着狂风暴雨开摩托车,到处找信号。

这样的故事,连尚网络轮值总裁王小书听过好多个,他还听贵州一所学校的老师讲起过,一二年级的学生会拿着课本问老师大海是什么颜色的?但山区里的老师自己也没见过大海,无法用语言描述给学生。

刘声炎也有这样的感觉,尽管教室里摆放着不少课外书籍,但适合孩子们看的其实很少,“对我们山区孩子来说,见的东西还是太少了,能出去走的机会就更少了,所以只能通过网络让他们了解一些外面的信息。”

门外汉

三年前做公益时,连尚网络纯粹是“门外汉”,为了少走弯路,他们找到了免费午餐基金一起做公益。

王小书回忆,公司最开始的扶贫方式就是给学校提供网费。有一部分山区学校可以实现通网,但由于经费限制,只能选择最低的那种套餐资费,导致网速很慢,公司就会给他们提供网费支持。

但后来发现,很多贫困县学校连基础设施也没有,还需要和当地运营商沟通,把网线拉到学校里。有了网络也不够,还要给学校师生配备使用网络的工具,比如笔记本、平板、路由器等硬件设施,此外,网络课程的需求也越来越凸显。

这时连尚网络开始以“网费+软硬件”的模式做公益,引入了小米、沪江等合作伙伴,给当地学校配备了笔记本和在线课程,这样就算有些课程缺少师资,学生也能通过网络课程去学习。

这几年在乡村教育方面走在前面的还有马云。

2014年马云公益基金会成立后,运营的第一个项目就是“马云乡村教师计划”,今年年初,他又提出了一个乡村并校寄宿计划。而之所以锁定乡村,关注偏远地区孩子的教育提升,是因为马云觉得不能让孩子们失去未来竞争的能力。“精准扶贫首先要从教育、医疗进去,七八岁的孩子如果第一天在教育上就没有被公平对待,那就永远没有机会了。”

在今年的阿里巴巴2018 XIN公益大会上,马云还一针见血地指出目前中国教育资源分配存在的问题:大量资源放到大学、研究院和博士,但基础教育投入不足。“应该把教学资源放在幼儿园、小学、初中和高中。等到你放到大学、研究生已经太晚了,木头已经成型了。”

在王小书看来,阿里在乡村教育方面已经摸索出了许多经验,而对于WiFi万能钥匙来说,他们在公益方面依然还是“小学生”。

根据CNNIC第42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6月底,中国网民规模已达8.02亿,互联网普及率为57.7%,但这意味着在中国仍然有近半数人还没有上网。尤其是在偏远山区,互联网的缺位已经严重影响了当地经济、社会、教育的发展。

当初从农村走出来的陈大年,因为小时候交通不便利,长大后一直想在互联网领域做些东西。正因为曾被互联网改变过命运,陈大年希望互联网同样能改变更多人。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4、联系猎云,请加微信号:jinjilei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