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贾跃亭再坑许家印?恒大健康:贾跃亭欲撕毁合约踢恒大出局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7分钟(2705字)

2018-10-07 18:46:01 贾跃亭再坑许家印?恒大健康:贾跃亭欲撕毁合约踢恒大出局

贾跃亭半年耗尽恒大当年8亿美元,又向恒大提出再提前支付7亿美元。

【猎云网(微信:ilieyun)】10月7日报道

10月7日,恒大健康(00708)发布公告称贾跃亭欲撕毁合约踢恒大出局。根据公告显示,贾跃亭半年耗尽恒大当年8亿美元,又向恒大提出再提前支付7亿美元,未达目的后提出仲裁,要求剥夺恒大融资同意权以及解除所有合作协议。

有趣的是,两个月前,FaradayFuture才在中国设立运营总部,命名为恒大法拉第未来智能汽车(中国)有限公司,全面负责FaradayFuture在中国的技术研发及所有生产经营管理,推动新能源汽车技术落地中国。恒大健康还发布公告,宣布目前FF91的首台白车身已运抵美国汉福德生产基地,正式开始FF91整车组装工作,包括工程测试在内的各类严格测试也在同步推进,以尽全力确保在2019年第一季度FF91按时达到量产的目标。

8月28日,FF在美国加州汉福德工厂举行了首台预量产车下线内部庆祝仪式,贾跃亭正式向世人宣布:FF 91的首辆预产车下线。

可以说,这次二者关系的破裂,在此之前并无征兆。

1、恒大公告宣布关系破裂

今日晚间,恒大健康公告表示,时颖于2017年11月30日与Faraday Future原股东(FF Top Holding Ltd.,实际控制人为贾跃亭)订立合并与认购协议,时颖在3年内投资20亿美元,占合资公司Smart King Ltd.45%股份,按照协议约定在2018年底前支付8亿美元、2019年支付6亿美元、2020年支付6亿美元。

时颖在2018年5月25日已提前支付完毕2018年底前应付的8亿美元。2018年7月,原股东提出时颖的8亿美元已基本用完,要求时颖再提前支付7亿美元。时颖为了最大限度支持SmartKing的发展,与Smart King及原股东签订了补充协议,同意在满足支付条件的前提下,提前支付7亿美元。

原股东利用其在Smart King多数董事席位的权利操控Smart King,在没达到合约付款条件下,就要求时颖付款,并以此为藉口于2018年10月3日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1)剥夺时颖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2)解除所有协议,剥夺时颖在相关协议下的权利。

公告称,公司认为时颖已经履行相关协议项下的责任。Smart King提出仲裁严重伤害了时颖及其股东的权益。时颖已聘请国际律师团队,将采取一切必要的行动,捍卫时颖在相关协议下持续享有的权利,以保障公司及其股东的利益。

1.png

2、许家印牵手贾跃亭

许家印对于汽车产业的兴趣由来已久,早前恒大集团以“1500万元年薪”挖过去的恒大集团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在帮助恒大集团成立恒大研究院后,还专门建立一支团队负责汽车领域的研究。

在贾跃亭寻找救命稻草时,就早有风声将二者联系到了一起。

今年4月份,香港时颖公司董事Jackie Wah表示,时颖与贾跃亭合作成立了一家公司。时颖出资20亿美金,占合作公司45%股份,为第一大股东;贾跃亭以FF公司作价,占股33%;公司管理层占股22%。投资款将分期分批投入到该合作公司,专款用于产品研发生产及在中国广东南沙设立生产基地。

当时,有媒体发现,时颖有限公司签字人赵渡便与中誉集团董事会主席同名,而中誉集团和恒大集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中誉集团2017年中期报显示,截至2017年9月30日,该集团分别持有恒大健康和中国恒大集团的股份为2.66%和0.12%。同时,该集团还持有中国恒大集团9.5%和8.75%的优先票据。

虽然,该说法并未获得恒大和FF的回应。但是很快,6月25日,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恒大集团以67.46亿港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100%股份,间接获得Smart King公司45%的股权。交易完成后,恒大将成为Smart King的第一大股东,也代表恒大将正式入主美国新能源汽车公司Faraday Future,恒大集团董事局副主席、总裁夏海钧将担任Smart King公司的董事长。

很明显,这家名为Smart King的合资公司,从一开始便是恒大与贾跃亭合作的产物。

而恒大与贾跃亭牵手的消息一经公布,资本市场很快上演了疯狂追逐的一幕。在6月26日当天,港股恒大健康一天内史无前例地暴涨了66%,就连与FF目前毫无关系的乐视股票,也获得了一个涨停板。许家印在资本市场的号召力,由此也可见一斑。

有消息透露,在此次交易中贾跃亭让出FF大股东地位的第一条件是:“锁定FF的CEO 15年”。所以交易完成后,仍然由贾跃亭出任CEO,而且FF将采用AB股模式,恒大虽控股,但每股股份配有1票投票权,贾跃亭作为创始人和CEO,则享有“1股10票”的权力。不过交易也做出约定,如果FF原股东违约,也就是说无法在2018年底之前兑现首批电动车量产交付的承诺,那么贾跃亭可能会失去上述投票权和实际控制权。

许家印与贾跃亭都对这次合作非常重视,对于贾跃亭来说,自己拿到了救命钱,而许家印则身体力行地表现着自己对于FF的看好。

2018年7月13日,恒大董事局主席许家印一行还来到位于洛杉矶的Faraday Future(FF)总部进行考察,就公司未来发展与FF管理层进行了研讨交流。当时恒大总裁兼FF董事长夏海钧、恒大副总裁彭建军、FF创始人兼全球CEO贾跃亭、FF全球研发高级副总裁Peter Savagian、FF全球生产制造高级副总裁Dag Rechhorn、FF全球产品高级副总裁Nick Sampson及FF全体高管陪同。

2018年8月14日,FaradayFuture于中国设立运营总部,命名为恒大法拉第未来智能汽车(中国)有限公司,全面负责FaradayFuture在中国的技术研发及所有生产经营管理,推动新能源汽车技术落地中国。恒大健康还发布公告,宣布目前FF91的首台白车身已运抵美国汉福德生产基地,正式开始FF91整车组装工作,包括工程测试在内的各类严格测试也在同步推进,以尽全力确保在2019年第一季度FF91按时达到量产的目标。

而贾跃亭此次造车也无比的顺利。8月28日,FF在美国加州汉福德工厂举行了首台预量产车下线内部庆祝仪式,贾跃亭正式向世人宣布:FF 91的首辆预产车下线。

可以说,贾跃亭与许家印的破裂,在此之前完全没有端倪。

孙宏斌的“前车之鉴”

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乐视系”公司欠款问题相继爆发。2017年1月,孙宏斌砸下150亿战略投资乐视,其中,孙宏斌控制的天津嘉睿以10.5亿元的价格,从乐视控股手中获得乐视影业15%的股权,当时乐视影业的估值约70亿。

在乐视资金链危机爆发之初,孙宏斌不惜拿出150亿元入局,拯救了贾跃亭。

在贾跃亭赴美之后,孙宏斌已经对乐视网拥有实控权。在外界媒体多次直指贾跃亭跑路之际,孙宏斌也在朋友圈表明态度:“不盖棺不定论。支持老贾。”面对外界指责贾跃亭转移乐视资金时,孙宏斌也为其正名,直言:“贾跃亭并未挪用乐视网的资金。”

直到2017年9月21日晚间,在监管部门的施压之下,孙宏斌不得不向贾跃亭发出继续履行借款承诺的要求。乐视网发布公告称,为督促控股股东继续履行承诺,公司董事会近期已发函与贾跃亭,提醒并要求其继续履行借款承诺。

今年1月23日,乐视网召开了《关于终止重大资产重组事项暨公司经营情况投资者说明会》。针对乐视股权问题,债务问题,复牌时间等问题进行了回复。孙宏斌则开始松口,虽然他表示和贾跃亭没有任何遗憾,对乐视的态度却不像以往那般坚决。对于乐视网的未来,孙宏斌回复:人有时候要敢叫日月换新天,有时候也要愿赌服输。

3月14日晚间,乐视网公告显示,因工作安排调整,孙宏斌申请辞去乐视网董事长职务,退出董事会,并不再在乐视网担任任何职务。

3月25日,孙宏斌对外表示投资乐视失败。与此同时,贾跃亭的FaradayFuture(法拉第未来)关联企业睿驰智能汽车(广州)有限公司(下称“睿驰汽车”)已经在广州市南沙区的南沙金融大厦,租下9楼整层约1216平方米的办公室。

3月29日,融创中国发布年报显示,截至2017年12月31日,基于审慎性的原则,融创计提应收乐视相关公司及其关联方的款项的坏账损失拨备人民币21亿、99.8亿的减值拨备以及对于乐视相关公司的投资按权益法入账录得投资损失人民币44.8亿,共计165.5亿元。再提起当时对乐视的拯救之举时,孙宏斌表示,投资乐视的165亿全都计提坏账了,不是壮士断臂,而是头都断了。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打赏该作者

微信扫码打赏该作者

0
评论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