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互联网女皇”出走KPCB,硅谷传奇VC日渐式微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3分钟(1153字)

2018-09-19 00:46:15 “互联网女皇”出走KPCB,硅谷传奇VC日渐式微

KPCB遭遇人士震荡、性丑闻等问题,投资成绩平平,已被曾经齐名的红杉等老牌VC甩在身后。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9月19日报道(编译:清酒)

据外媒报道,“互联网女皇”玛丽•米克尔(Mary Meeker)宣布计划在今年离开凯鹏华盈(Kleiner Perkins)并成立一家新的投资基金。

自从加入KPCB以来,米克尔带领着公司对成熟的初创企业进行投资,并在公司发展瓶颈时投资了早期的Facebook、Twitter、Spotify和Snapchat,且成功押注。她还会每年发表一份年度互联网趋势报告,这份报告更是被视为科技行业的必读书目。

彭博社消息称,与米克尔一起离职的还有三名KPCB合伙人,包括穆德·罗格哈尼(Mood Rowghani)、诺亚·克诺夫(Noah Knauf)和朱莉叶·迪鲍比尼(Juliet de Baubigny)。

他们新的风投公司计划于2019年成立,并展开独立融资。目前,米克尔并未透露融资细节,只是强调新公司将专注于投资中后期的创业公司,并且更加聚焦于全球范围内的机会。

玛丽的离职对KPCB来说着实是一个不小的损失。KPCB是科技创投史上历史最悠久的机构之一,也曾是全球领先的VC之一。它素有“硅谷传奇”之称,其对亚马逊和谷歌的早期投资更是广为传颂。然而,这家有着40多年历史的风投机构由于人事动荡、性侵丑闻等问题,正经历着前所未有的危机。

在互联网泡沫破灭后,KPCB错过了社交网络创业公司的第一波浪潮,转而将钱投入到了环保科技上,并为此付出了高昂的代价。近些年,其他风投公司已经崛起,而凯鹏华盈则日渐式微。

近几年,KPCB在2016年终止了一项名为Edge的投资项目,该项目旨在向早期的初创企业进行投资。就在同年,公司最知名的投资人约翰·多尔(John Doerr)退出了公司的日常工作。而后在2017年KPCB还将其清洁技术投资部门剥离出来,成立了一家名为G2VP的独立公司。

凯鹏华盈的一名投资者Ellen Pao曾起诉该公司,状告它存在性别歧视行为。在2015年,这起诉讼案的审判结果是:凯鹏华盈胜诉。但是,在去年,Ellen出版了《Reset》一书,讲述了自己在凯鹏华盈工作的经历,从而再次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据知情人士透露,几人的集体出走或与KPCB合伙人之间的矛盾有关。在KPCB内部,存在着“早期投资团队”和“后期投资团队”两方,米克尔所在的“早期投资团队”支持美国初创企业,但它们有时没有成形的产品;“后期投资团队”能够与主权财富基金竞争,为全球各地价值数十亿美元的企业提供投资。虽然双方同享KPCB这个投资品牌,但一起共事的时间非常少,团队文化差异极大。

米克尔称,她的新公司计划投资成熟科技初创公司,并可能会在美国之外进行投资。她补充说,离职后她和她的合伙人将可以更加灵活、更加专注地经营新的公司。

她说:“我们相信专注、灵敏和专业将能够帮助我们。”

KPCB表示,米克尔和她的合作伙伴还将继续投资KPCB旗下规模为10亿美元的KPCB数字增长基金III,而该基金一半以上的资金都将投资初创公司。

KPCB的合伙人泰德·施莱因(Ted Schlein)与马蒙·哈米德(Mamoon Hamid)将一起领导公司的投资业务。据了解,哈米德去年从另一家风险投资公司Social Capital跳槽到了KPCB。施莱因表示:“KPCB将专注投资新兴企业,然而投资环境已经出现变化,大量资金流入科技初创公司,而传统行业的初创公司融资额则开始萎缩。我们希望自己变得更加专业化,并且能够主导我们所关注的领域。”

在为下一只基金募资之前,KPCB公司正试图与新一代投资者保持稳定关系。除了聘用哈米德(他以支持Slack、Box和Yammer闻名)之外,该公司最近还聘请了前Index Ventures投资人伊利亚·富什曼(Ilya Fushman)。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