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谷歌千钧一发之际,拉里·佩奇藏身于世界哪里?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8分钟(2814字)

2018-09-18 07:20:00 谷歌千钧一发之际,拉里·佩奇藏身于世界哪里?

距离拉里·佩奇创建谷歌已经有20多年时间了。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9月18日报道(编译:叶展盛)

当Alphabet还面临着挑战时,它的联合创始人即将退出管理。拉里·佩奇,这位谷歌的真正领导者因空中的士和太空升降机方面的大规模投资而出名。然而他无法出现在国会大厦,和推特首席执行官杰克·多西、Facebook首席运营官雪莉·桑德伯格出证。佩奇拒绝出证。9月5日参议院情报委员会的听证会举办时,多西和桑德伯格旁边,留给拉里·佩奇的黑色皮革椅空着。一张写着“Google”的桌签,空白的记事本和“哑火”的麦克风,都标志着佩奇的缺席。议员们纷纷责备谷歌不参与这次听证会,佛罗里达议员Marco Rubio表示谷歌“十分傲慢”,共和党的Susan Collins声称这种行为让人“愤怒”。

距离拉里·佩奇创建谷歌已经有20多年时间了,如今谷歌进入了一个十分危险的阶段。没错,它的营收还在上涨。其无人驾驶部门Waymo以及其他子公司都已经集中到一个新的母公司Alphabet的名下,这些公司拥有充足的资源去寻求下一次技术上的重大突破。而谷歌旗舰资产永无止息的增长,是这些技术创新最重要的保障。全球不少公司想要打破谷歌搜索广告业务的垄断。今年夏天,欧盟在谷歌安卓移动操作系统的反托拉斯案件中,向后者开出了51亿美元的巨额罚款。美国的立法者也因为2016年俄罗斯操纵谷歌平台干扰总统大选一事,已经开始采取措施管制其YouTube平台。未来,Alphabet还面临着很多挑战,因此佩奇和谷歌在这次重要的会议中会缺席,的确让人震惊。在佩奇决定去运营Alphabet后,桑德尔·皮查伊成为了谷歌的领导者,他也不愿意出席这次会议。“我就不明白了。这不仅会降低决策者心中的印象,还会影响谷歌在一大批用户心中的名望。他们到底有什么东西好藏着的?”维吉尼亚州民主党议员Mark Warner在采访中说道,他要求Page出面回答谷歌带来的负面影响。

不仅是华盛顿,甚至硅谷都很好奇:拉里·佩奇去哪了?一直以来他都深居简出,这位电脑科学家回避了公众的视线,专注于技术问题,他更喜欢去实现那些只存在于杂志封面上的科学幻想。和马克·扎克伯格这样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不同,2013年后佩奇就没有出现在产品发布会和财政报告上,2015年开始他就不再接触新闻媒体。他将日常决策都交给了皮查伊和几位顾问。但最近几个月里谷歌工作人员和知情者在采访中都要求保持匿名,因为他们担心会受到Alphabet的报复,他们声称佩奇这位高管已经变得越来越孤僻,公司大部分人都找不到半退休状态的他。也有支持者表示他仍然在参与公司的事务,但是他完全沉浸于未来的技术解决方案,而无心处理谷歌目前面临的问题。

直到这次听证会之前,谷歌一直对那些社交媒体巨头嗤之以鼻,Facebook无疑首当其冲。尽管谷歌才是那家开启数据挖掘时代的公司,在这个时代中,企业们想方设法记录用户的数据。这个搜索引擎创造了一种业务,每当用户使用它时,都会获得反馈,从而改良它的计算核心,提高营收。佩奇并不是出于这个原因才建立谷歌的——他获取营收的目的是为了研究人工智能这些先进的技术——但谷歌的成功,打造了一个能确定每个用户兴趣爱好和地理位置的系统。

Alphabet曾表示让其全球事务主管Dan Doctoroff来参加这次听证会,让“佩奇专注于其他Alphabet关注的长期技术问题”。Doctoroff拒绝透露佩奇是否会公开评论谷歌当前面临的挑战,并表示他们还没有对听证会的问题发表声明。

在过去,佩奇作为Alphabet低调的当家人形象,为他赢得了不少赞誉,但最近他的低调反而让人怀疑他是否将引导谷歌走过现有的危机。出席听证会的多西和扎克伯格,已经为自家公司带来的意外负面影响反复道歉,并承诺将把这些问题作为公司的当务之急。相比之下,佩奇却没有为此公开表明自己的解决计划。问题是,他是否有责任——为了股东,为了员工,为了社会——重返谷歌高层的舞台。

那么佩奇每天都在忙些什么呢?人们知道他经常独居加勒比小岛。这是否意味着,年仅45岁的他已经过上了退休生活?也许他还管理着Alphabet的子公司,但参与度可能几乎为零。如今他只会从事极少数非常感兴趣的项目,例如谷歌X实验室里的项目。

佩奇作为谷歌第一任首席执行官,于2011年重新回到这个职位时,每周工作80小时,阅读了大量的企业领导书籍,学习了比尔·坎贝尔、沃伦·巴菲特等管理领域的模范。但随着他逐渐厌倦了运营管理,佩奇开始更加专注于研究开发。有离职的高管表示,会议的谈论对象从核心技术转移到业务等方面时,佩奇的眼睛就开始“变呆滞”。

佩奇的任职伴随着公司对人工智能和大型设施的大力投资,因为这才能支撑谷歌庞大的数据量,但这个职位也给佩奇的健康带来了巨大的负担。1990年,他被诊断出患有声带麻痹,这种神经疾病最终让他只能以低哑的声音讲话。“谢尔盖·布林曾开玩笑说我讲话的时候更加小心,因此我更适合做首席执行官。”2013年佩奇在博客中写道,同年起他不再参加财政报告。

谷歌于2015年进行了结构重组,皮查伊担任了谷歌的首席执行官,而佩奇则担任了Alphabet的这一职务。这也许是最明智的退休计划:他能保留自己对设计创造方面的控制权,同时将大多数职能交给了其他人,让自己有更多的时间去追求未来“疯狂的、富有好奇心的”事物。佩奇私人投资了三家无人驾驶飞车创企,以及Alphabet的几家机器人公司。曾经连续数月,他和Google Fiber的领导人某周都见一次面,为这种解决方案的实施途径进行头脑风暴。

另外一个臭鼬工厂项目Heliox也曾找上过佩奇(臭鼬工厂即Skunkworks,洛克希德·马丁公司高级开发项目的官方认可绰号,曾研发过U-2侦察机、SR-71黑鸟式侦察机以及F-117夜鹰战斗机和F-35闪电II战斗机、F-22猛禽战斗机等),当时是2015年,有三位知情人士表示,这个项目是由一支曾在NASA飞机库工作的团队运营,它设计了一种环形的塑料管道,宽度与地铁相当,利用氧气和氦气的助推,赋予自行车骑手极快的速度。这个项目吸引了佩奇,这个现代化的概念同时具备了超人的想象力和机械美感:其目的就是要将这种管道系统延伸出去,横穿数百英尺的高空,起点是谷歌山景城园区的一个地面入口,出口位于35英里外的旧金山北部。也许某一天谷歌彩虹色的自行车会从美国101公路上方穿过,这听起来就像“自行车版的Hyperloop”。

许多这样的项目,包括Heliox,都失败了。作为首席执行官,佩奇因为将资金用于谷歌核心业务之外,必须安抚好投资者。由于近几年佩奇团队的规模缩小,有知情人士表示他和子公司之间的参与度已经越来越少。一位前X实验室的高管表示,佩奇偶尔来一趟办公室更像是在走个形式。 

相比马斯克等人在社交媒体上的活跃,佩奇这样的“隐形人”似乎有些奇怪。曾有员工表示,佩奇的淡泊,除了是他个人的偏好之外,这也被当做是谷歌的企业战略。在接近2010年的时期,谷歌突然占据了美国搜索市场70%的份额,公司内部有人就认为佩奇外在的低调,是一种十分精明的表现。在微软三年的反托拉斯诉讼中,比尔·盖茨就一直是媒体讽刺的对象,员工们也不希望佩奇走上相同的道路。

但如今这种公关策略已经过时了。扎克伯格这些名人的认错给他们的公司带来了积极的影响。也许佩奇的讲话并不能让公司马上走出困境,但起码也能帮助建立一个正面的形象。

因为听证会的缺席,有言论批评了谷歌和中国做交易,认为佩奇并不热爱这个国家。公司的早期投资者McNamee表示佩奇和皮查伊逃避这次听证会,没有履行自己的公民义务。“你被邀请出席听证会来保护我们的民主,结果你的回应是‘我们出不出席会议有那么重要吗?’”他说道。

我们很好奇,这些负面言论是否会影响佩奇作为一个友好未来主义者的形象。也许健康问题还能解释他目前的“半退休”状态,给人们造成一种他年纪很大的假象。但不要忘记,他其实比公司的接班人皮查伊更加年轻。佩奇最后一次公开亮相是2014年的TED演讲,当时他看起来惊人的年轻、富有活力。他的声音很低沉,呼吸很沉重,这也让他讲述的“技术可能会伤害人类,数据可能被滥用”的观点,更添一份肃穆。

但无论如何,要为自己证明,也要先站出来。

AD:还在为资金紧张烦恼吗?猎云银企贷,全面覆盖京津冀地区主流银行及信托、担保公司,帮您细致梳理企业融资问题,统筹规划融资思路,合理撬动更大杠杆。填写只需两分钟,剩下交给我们!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