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健身App为何不懂孕期女性?开发人员可上点心吧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6分钟(2112字)

2018-09-12 09:33:33 健身App为何不懂孕期女性?开发人员可上点心吧

问题的关键就是要让各个年龄段、各种背景的女性共同看待问题。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9月12日报道(编译:叶展盛)

我并不是一个健身狂人。我想要一个健康的体重并进行锻炼,只是因为我想要在嘴馋的时候可以大快朵颐。对于健康向上的“半个我”而言,健康记录已经成为一个强大的动力源泉。为了完成苹果手表上所有的健身挑战圆环,我抛弃了笔记本电脑和电视,选择了动感单车普拉提。

但自从怀上第一个孩子后,一切都变了。为了保持怀孕期间的健康,我不仅非常关注自己的饮食,还定期地运动,并合理地增重。本以为我的体重记录应用能在达成目标的过程中起到作用,然而我还是图样。在前七个月的时间里,我停用了所有的健康及体重记录,因为这些应用根本没有考虑我的怀孕状态。

过去我一直用Apple Watch确保自己消耗了足够的卡路里,进行了足够的运动。另外我还使用了智能秤Eufy BodySense Smart Scale来记录体重变化,根据医生的推荐,我设定了一个25磅到30磅的增重目标。

然而随着我体重的上升,Eufy只会告诉我“你太胖了”,它只会认为我的体重在不健康地增加,却不知我本就该如此。让我震惊的是,设置里根本没有“怀孕模式”这一选项。看来Eufy从来没有考虑过用户可能怀孕的可能。

Sara Wachter-Boettcher在她的《技术之错:性别歧视APP、歧视性算法及有毒技术的其他威胁》一书中,讲述了多种科技公司忽略(它自己所认为的)普通群体之外人群的情况。但怀孕其实并不是什么特殊情况。根据疾病控制重心的数据,2016年美国共有400万个婴儿诞生,在15岁到44岁的女性中,每1000个会生下62.5个孩子。然而我见过的大多数健康追踪应用根本没有考虑过怀孕这种可能。

Wachter-Boettcher表示,这种问题的成因有两个。“第一,科技行业对‘减重’一词非常有好感,因为公司的产品经常告诉用户‘你变瘦啦’,并鼓励继续保持,那么用户也会更加开心(用户参与度也会随之保持)。这意味着科技公司不会去设计怀孕、生病、受伤等状况。第二,科技行业对女性健康的投资和设计严重不足。”Wachter-Boettcher说道。

“当Apple Health推出时,它甚至没有经期记录——这整整维持了一年。因此当我们看到科技产品无法满足女性需求时,也不会多么惊讶:从整体上看,不仅硅谷中的女性少,女性投资人也很少。”

在我的案例中,Eufy的团队没有考虑“怀孕”这种影响一半人口的潜在情况。也就是说它让一半的用户感到失望。

而Apple Watch的情况也很相似。当我在怀孕的前半个周期中,完成了所有的运动挑战,但到了最后三个月时,我的身体开始吃不消了。医生建议我将快步走减少至每周3次,每次30分钟——这能让我接下来的怀孕时间更加健康。

同样地,苹果手表也不会去管你是否怀孕或其他健康状况。曾经有一次我太虚弱了以至于下不了床,然而我的手表一直在催促我快去完成这些健康挑战,因此一天的生病让我前功尽弃。这实际上就是在鼓励用户在生病期间进行不健康的锻炼。

接下来的三个月我一直都因为运动量的不足而感到困扰,我不可能告诉手机应用“最近老娘凤体有恙,不宜太浪”,因此这些健康应用完全就失去了作用。不仅如此,它还经常成为我焦虑的源泉,总是叫我在身体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外运动。因此在最后三个月,我不再用它记录我的运动,相反我屏蔽了它的推送,并将苹果手表上的挑战环移除。

任何生过病、受伤或者怀孕的苹果手表用户,以及所有被开发人员列为“非普通群体”的用户,肯定都能理解我在说什么。我将自己的失望发表在推特上,不少回复都有共鸣。

其中有女性表示“我也为这个问题困扰好几年了”,也有人表示我的运动太依赖手机应用了,应该自己主动去锻炼。其中有几条回复让我印象最深刻。

第一,有些人表示“这是个很好的主意”,这让我有些诧异。我早就已经不是第一个提出这种想法的人了:太多的女性早就因为怀孕问题,对健康应用感到失望。我只是其中一位。世界上每一个人都是经过十月怀胎后诞生的,这些功能不仅仅是个“很好的主意”,本就不该因为开发人员没有考虑到这些功能,让女性而在推特发牢骚。

第二,我发现了科技公司在很多方面没有考虑到比例相当大的一部分人口。例如为女性开发的经期应用Cube怎么会没有怀孕模式,以及卡路里记录应用怎么会没有哺乳模式(因为哺乳期间要增加卡路里的摄入),科技公司对女性生理的关注远远不足。

其实不仅仅是女性。由于对许多目标缺乏细化分类的能力,这些应用经常让很大一部分人感到失望。体重记录应用会在你输入目标体重后,不停地提醒你体重超标。如果你走路或慢跑时推着一辆婴儿车,那么这些应用也不会记录你的步数,认为你缺乏锻炼。体重记录应用也无法理解增重的需求,伤病模式的缺乏,也让这些应用非常影响用户的信心。

第三,有人不停地问我为什么不屏蔽推送。在体重记录上,推送并不重要,因为我打开应用它就会显示我的体重,告诉我“太胖”。最终我也确实关掉了Apple Watch的推送,但问题是,这些应用的实用性不应该随着我健康状况的变化而变化,我应该能像没有怀孕时那样轻松记录我的怀孕活动。

给体重记录添加一个怀孕模式再简单不过:只需要根据你的体重、怀孕的时间、怀上的胎数,推荐体重的增量以及每天应该多摄入多少卡路里即可。在健身记录方面,你应该可以设定自己的目标,而不是根据开发人员“认为的健康”被迫进行运动。

Fitbit这些健身手环也应该能在双手推婴儿车时记录步数。卡路里应用要同时具备怀孕和哺乳模式,提高摄入标准。睡眠追踪应用应该推出“产后初期”模式,毕竟被婴儿吵得睡不着时,谁也不希望再受到手机应用的批评。最后这些模式应该可以随时关闭,如果一位女性刚刚流产,相比应用推送里的孕期活动记录只会让她难过。

正如Wachter-Boettcher指出的,问题的部分原因是科技行业里女性太少,而且缺少遍及各个年龄段的分布。例如公司雇佣的都是23、24岁的女性,那么她们可能会考虑比自己大十多岁的女性健康问题吗?问题的关键就是要让各个年龄段、各种背景的女性共同看待问题。我希望这篇文章也能启发开发人员,让他们不再只为美国一半的人口服务。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