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愉悦资本刘二海:我为什么看好蔚来汽车和摩拜单车?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10分钟以上(4032字)

2018-09-05 愉悦资本刘二海:我为什么看好蔚来汽车和摩拜单车?

愉悦资本坚持“根据地投资策略”,刘二海认为要投自己擅长的领域,而形成一个根据地有三个条件。

【猎云网(微信:ilieyun)北京】9月5日报道(文/张鹏会)

9月5日,“2018年全球创投峰会”在西安正式召开,国内外众多创投协会与投资机构参与了此次峰会。

此次峰会由中共西安市委、西安市人民政府主办,西安市人民政府金融工作办公室、西安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委会、清科创业、西安高新技术产业风险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承办。

刘二海与艾问创始人艾诚就愉悦资本的投资逻辑进行了讨论,刘二海表示,愉悦资本坚持“根据地投资策略”,他认为要投自己擅长的领域,而形成一个根据地有三个条件,一是领域非常广阔,可以做很多投资;二是要有核心项目,这些项目在行业里数一数二;三是要有人脉和理解力。具备这三个条件,接触到好项目的几率就会比较大。

刘二海谈到,自己喜欢有经历的创业者,比如李斌就是连续创业者。他认为这样的创业者经历过波折或者失败,不会认为前面都是平坦大道,走得比较谨慎。

以下是主持人艾诚与愉悦资本刘二海的谈话实录,猎云网(微信:ilieyun)整理删改:

艾诚:在中国当下的投资圈好消息特别好,坏消息特别多,有一句话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你最大的好消息是什么呢?

刘二海:我们的好消息挺多的,2015年我们做了愉悦资本,承蒙很多创业企业家的支持,总体这几年我们做的还是挺好的。我在西安大街上看到了摩拜的单车,总体感觉还是不错的,所以没有什么坏心情。

艾诚:愉悦资本创办仅三年的时间,在这些优秀的公司中间我摸到了一些愉悦资本投资的渠道,我发现你们很专门在出行领域,像摩拜这些项目如雷贯耳,估值很高。但是我的问题略显尖锐,您投的很多项目在古典投资人的眼中是饱受争议的,它们往往没有利润,靠着资本的输血不停的扩张,把一个分散的市场、门槛不高的市场通过资本的垄断形成了一个个的独角兽,这是一个企业发展健康的模式,还是中国特色的一种泡沫?

刘二海:刚才这个问题是非常好的,我把中国企业产业划分成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从1978年到1998年,这20年是中国创业的启蒙时代,在这个时候就有了任正非的华为基本法,柳传志先生的管理三要素,企业经营大家都不是特别懂,如何办企业也不懂,资本金也比较少,中国创业的形态很多是一个大的市场,大的批发市场加上一个比较轻的终端,汽配城加上汽修厂等。

第二阶段是1998年到2018年,这个最重要的是网络时代,特别重要的事情是VC真正扮演了重要的角色,烧钱变成了非常重要的一个事情。在第一个时代的小本经营,要么是自己非常小的资本金,要么是国家给了你10万、20万的资本去创业。

你谈到现在有很多企业融到很多钱去扩张,这样就进入第三个阶段,硬创新时代。像智能电动汽车,为什么要进入到这个阶段呢?很大的原因是在网络时代中有很多是商业模式的创新,美团为什么能成功呢?很大的原因是有了非常有运营本事的人,又有人很支持。像共享单车,还有其他的视频直播网站,这是一个时代的特征,它走到了今天,大量的资本进入到这个领域里面,说明什么呢?如果你用很少的钱就能把事情做好当然很好了,但为什么要用这么多钱呢?是因为创新不够,所以你看到的是一个普遍的现代,不只是一两家公司,而是很多公司都有这样的特点。

艾诚:我分析了愉悦资本的投资案例,除了出行以外,还有短租等等,这些都是共享经济的内容。共享经济也被诟病成说中国的创业企业不注重技术,就注重模式,通过资本的累计掠夺市场,继续烧钱,收割一级,再收割二级,通过二级市场上市,你怎么回应这种质疑?

刘二海:刚才讲的这个事情是中国从网络时代进入硬创新时代的必然,很多公司都有这个现象。反过来说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呢?它是时代的产物。创新实际上是什么呢?创新是没有人愿意主动创新,如果不创新咱们企业家就能获得企业的成功,咱们都是垄断企业家当然不创新了。所以在那个时代,在上一个时代不太需要创新,有资本支持就可以发展的挺好。因为随着资本大量的进入,你总不能说有的企业融到了100亿美金的额度,你还能再融多少钱呢?所以应该进入到另一个时代了。

这里我再多说一两句,看看企业应该从多个维度,刚才我们讲了硬创新,技术是一个维度,其实在中国还有其他的。像京东你认为它的创新在哪里呢?是因为有特殊的技术吗?阿里有什么特殊的新技术吗?没有,它采取的方式就是做了物流把价值链进行了完善,做了支付把价值链进行了完善。所以中国除了技术之外还有基础设施的完善,这里面非常重要的维度是产业的维度,如果你做了互联网金融P2P,你在中国上不了市,这不是技术问题,而是政策问题。还有一个维度是新模式,共享经济,房子总不能每天炒来炒去,还是用来住的,共享把它拿出来做新模式。还有一个维度是所谓社会的维度,从多的维度看中国的创新,更多的维度现在有一个趋势,技术扮演了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艾诚:我想起一段话,说到交易是某个时间的集体意识,当我们买一个东西或者投一个东西的时候,是达成了共识,觉得这个东西值得买或者值得投,但价值和价格是两件事情,有一些公司是非常有价值的,但大家所谓的争议,它的价值配得上这么高的估值,也就是所谓的价格吗?您却欣然接受,并且在极力的发展这些融资但不发展的公司,我想理解你的投资逻辑。

刘二海:刚才这个问题特别有意思。非常重要的事情是在美国和其他地方,你投了一个KP,当年投了谷歌当年是红极一时的投资人,而今天你看KP是什么样的状态,我不敢说是江河日下,但跟原来有非常大的区别。你投了一个公司,并不代表你可以投中另外一个公司。很可贵的部分是基金公司只有五六个人。我问一下艾问,你在软银做合伙人,所以这里面的核心要点是做创新,我们公司内部从第一时间内部就开始做基础,这是一个要点。还有一个是面向根据地的投资,可以进入不同的领域。我们在一些领域里,这里面有技术的线路、有产业的线路、新模式的线路等,过去VC是不谈产业的,而我们是进一步细分,做了交通出行、居住空间。从产业的线路就可以做成根据地,领域非常广泛,我们在里面有数一数二的项目。像摩拜就是方便了大家的出行,为什么当年做这个投资呢?第一,是在我们的根据地出行领域。第二,我们有人脉,还有一个特别重要的事情我们忘记了,自行车随便往大街上一扔让别人拿走了是很糟糕的事情,但是他说了一件事情让我非常高兴,它有电子锁,可以降低犯罪率。所以从我们的投资逻辑来讲,像这样的公司投资逻辑一个是在根据地里面,像滚雪球一样把它滚大,再一个我们在这里有人脉、有理解力,所以这是我们往前走的特别特别重要的逻辑。技术上的逻辑方面,像我们做了人工智能,这是不同的线路,也是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艾诚:当同行的投资人提出对于这些烧钱公司的项目有争议的时候,应该是饱含着羡慕嫉妒恨的,因为这是中国创新企业的一个代表。像神州,像摩拜,不仅响彻了中国的投资圈,也是国外很多商学院研究的案例。再深一度的挖掘出了你的投资方法轮。像李斌的企业你都进行了投资,所以你在创投圈是难得看到的始终如一,您是有什么样的理性坚持我看对了这样一个人他所参与的项目都值得我去投资。

刘二海:非常好的一个问题,其实你可以看得到,说到底经济企业还是企业家,还是我们这批创业者,真正找到优秀的创业企业家是非常不容易的一件事情,是非常难的事情。

艾诚:你心目中优秀企业家的标准是什么样的?

刘二海:我重要的感觉到企业家这种信心,他不是只拿别人的钱,自己拿出自己的钱来做投资。他拿出了自己的时间、自己的精力,这么全情的投入到里面来,你要问我第一条,我特别喜欢的企业家就是充满了热情和投入的。不管不顾的拿出自己的精力,拿出自己的生命在做一件事情。我对这样的企业,除了有热情、有投入感,最重要的就是你身边有没有人。刚才说到的事为先,人为重。

艾诚:你有一句投资理论是事为先,人为重。

刘二海:这个讲到好人好事其实是不容易的,有特别强的人,又有自己强的投入感,自己又有团队、有能力,这是咱们愿意支持的非常重要的原因。

艾诚:不仅是李斌先生,还有李正耀先生,我们希望多多看到这样的CP组合,投资人可以跟创业者相依相伴,因为中国的市场非常大。

刘二海:我插一句话,其实我们不仅是跟创业者一次一次的做,大家想不到我们在一家企业里做过非常多连续的投资,我们碰到很优秀的企业家不一定是已经成功了,我们看到希望,愿意在他身上持续的支持、持续的发展。我也很感谢他们这么优秀,我们有机会跟这么优秀的企业家为伍,共同发展。

艾诚:你的这个打法也是有悖于古典投资者的做法。现在发现有一种趋势,如果我看准了我恨不得天使ABCD到最后上市,二级市场还要参与,为什么会有这种现象发生?

刘二海:其实在这个行当中一直有一个事情,产业链条上的事情,有时候切开效益高,有时候组合效益高。像苹果是组合起来,从头到尾都是自己在做,早年微软很早因特尔做芯片,还有其他的,几个体系不断的在竞争,投资圈里早年曾经有一个,企业家想创业,我钱全给你去做,一步一步给你钱,这是比较极端的做法,咱们做不到。

艾诚:这种创业方式是有投资人站在优秀创业者的身后,说我全力以赴的支持资金,这有点像联合创始人的关系。

刘二海:我们不到这个程度,我们是在A轮支持了,B轮可能没有人支持或者发展没有到,而B轮我们又投入了一次,但未必在后面一直做,有人做了我们可以跟投,表明我们对这个事情非常的有信心。这个事情为什么会这样呢?特别重要的一件事情是应该承认真正优秀的企业和优秀企业家都是稀缺资源,当你发现了优秀的企业家,应该跟他走的更远一点,应该更善待他一点,说的更一点就是应该从他身上多赚一些钱。

艾诚:最后一个问题,在中国做投资很有意思,感觉每三个月就有一波热浪风口,有人说中国基数大、市场大,所以点大。投资人的重点非常的分散,但愉悦和刘二海的团队貌似是步步为营的,不停的在转换着你的根据地,也就是行业,下一步你是怎么判断怎么做的呢?

刘二海:其实我们是如履薄冰、如临深渊,创投其实是个苦行业,是个非常苦的行业。

艾诚:有人说创业股权投资不是金融行业,而是跑场子。

刘二海:因为VC是个长线的行业,当你非常青春二十八九投一个项目,问题是五六年之后才有结果,如果两三年之后它牺牲了你就白忙了。现在有很多毕业生要进入到VC,我说最好不要进入到这个行业,太苦了,不如做投行,三年两年就上市了,所以VC是个苦行业。我们最重要的一条其实是有一条,有一年我参加了一次山东的会议,有一个人说我都不做VC了,太没意思了,没有什么积累,这是2013年。而我们一直想有一个积累,我说过企业家是我们积累的一条线,不断的积累企业家。另外一条线是行业的积累,我们的根据地从出行到居住空间,下一步希望在技术领域做更多的事情,尤其是在IOT以及人工智能,其实我们已经做了不少,会进一步做。总体的趋势就是像硬创新方向移动,而且现在我们已经做了一批这样的企业,技术行业和创新度更高的。我们认为时代已经迈入到了新的时代。

艾诚:股权投资行业是苦行业,就更需要刘二海这些投资人的出现,我们要苦中作乐,因为这群人身上有不可磨灭的特点,比如特别好奇,比如对美好生活特别向往,因为投股权投的就是美好未来。我们掌声响起,感谢刘二海先生的分享。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4、联系猎云,请加微信号:jinjilei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