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通过内容做智能音箱,能成为一门好生意吗?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10分钟以上(5841字)

2018-08-23 17:49:36 通过内容做智能音箱,能成为一门好生意吗?

从单纯的音频平台,到成为出版行业的新形态,喜马拉雅是如何做到的?

猎云网注:当有天我们脱离手机存在的时候,在车、家庭和行走的空间内,收听这个事情并且是与我们自己相关的收听,能以最自然的交互方式落地下来,在一个时间段来看,我认为智能音箱是最佳的承载体。基于智能音箱,我可以做到把声音的延续、用户使用时长的增加回落到这个具体的产品形态上来。文章来源:腾讯创业(ID:qqchuangye)。

如今,在经过一番激烈的角逐后,国内智能音箱的战场已然从“硬件战”升级,内容入口成为中国智能音箱品牌相互竞争的一块高地。

从入局的各大企业布局来看,天猫精灵和叮咚音箱支持语音购物,百度小度音箱以音频内容和儿童交互模式为宣传点,小米主打智能家居互联,喜马拉雅的小雅音箱则是主打平台音频内容。

喜马拉雅从一家国内的音频分享平台起步,到现在跨界做智能音箱,在硬件载体上注入本身海量优质的内容资源,使得自家产品能迅速实现差异化的市场定位,可以说是一种十分聪明的做法。

到现在,喜马拉雅已不再是单纯的音频平台,而是出版行业的新形态。

那么,这样的内容版图具体有着怎样的“方法论”?而作为喜马拉雅的投资方(创世伙伴资本)又是如何考虑的?

8月22日,喜马拉雅副总裁李海波、创世伙伴资本合伙人梁宇参与“腾讯创业01CLUB”第三期,就“智能智能音箱的内容创新还有哪些想象力?”的话题进行了对话分享。

此次的线上分享有五大精华观点:

智能音箱并不是刚需,其优势在于便利获取内容的可能性。

智能音箱的内容逻辑设计主要从用户和产品交互的使用时间维度来考虑。

智能音箱通过语音交互的优势,可触达智能手机切不到的市场。

智能音箱有不可替代性,蓝牙音箱无法满足用户听Hi-Fi音箱的要求。

外观设计和应用点为智能音箱初创企业的竞争关键点。

以下为第三期的具体分享内容:

梁宇:很高兴有这个机会和李总谈一谈关于智能音箱的话题。先说个“题外话”,李总对个人职业发展的规划,当初是怎么想到要加入喜马拉雅并且做智能音箱的?

李海波:梁总好,大家晚上好。2016年之前,我一直是在做发烧音箱领域,在那年加入喜马拉雅之后,开始关注到人工智能交互音箱这个产品方向。

当时大家也都奇怪,喜马拉雅一个做内容的平台为什么要进入到这个领域。因为从现在的市场发展来看,这个领域内看到好像已成一片红海。

不管BAT巨头还是小米等知名公司,都在做这个方向,那么喜马拉雅做这个产品又能有怎样的出发点和优势。今天,我跟大家分享一下在这些方向上面的探索。

首先,我从亚马逊的echo中学习与探索中,判断到语音交互的趋势。我自己是一个科幻小说和科幻电影的爱好者,我发现在偏未来的交互方式上面,语音交互一定是胜过文字和其他交互方式。它是非常自然并且符合人类信息传播的方式。

在智能手机的出现后,它提供了一个语音信息和人的个体化的交互的全新方式。在这个方式中间,喜马拉雅本身是踩到了一个很好的点——抓住了音频把信息作为承载和分发的手段。

所以,在判断基于今天已经存载下来的6年的时间,喜马拉雅的上亿条的内容,我们需要找到一个更好的分发方式、更棒的分发场景。

比如说当有天我们脱离手机存在的时候,在车、家庭和行走的空间内,收听这个事情并且是与我们自己相关的收听,能以最自然的交互方式落地下来,在一个时间段来看,我认为智能音箱是最佳的承载体。

基于智能音箱,我可以做到把声音的延续、用户使用时长的增加回落到这个具体的产品形态上来。所以,在我加入喜马拉雅之后,我开始考虑从以终为始的思维角度:什么样的产品、什么样的技术、什么样的产品形态,能够把今天通过6年的积累沉淀下来的优质内容去触达到用户?

我们在前期亚马逊的echo给了我们很好的案例,通过语音交互的方式是可以做到这件事情,才有了2016年年底开始正式立项小雅音箱的项目。

1、从用户和产品交互的使用时间维度来设计内容逻辑

梁宇:刚才李总提到过echo,其实echo最开始的是从电商的角度切入这个市场,用导购等等来增加亚马逊上的购物体验,使得交互更自然,并且语音的发展支持了这个市场往交互体验的方向去走。

但从喜马拉雅角度来说,更多的是从内容切入,你觉得做智能音箱,从内容切入的赢面大不大?

李海波:不论是语音交互和所谓的人工智能音箱,其实只是一个工具和手段。最终我们还是要回到原有的平台,看企业自己的护城河和核心竞争力到底在哪里,通过语音交互的方式,能够放大我多少的价值。

以亚马逊智能音箱ehco为例,整个Alexa系统最早还是在基于自己的电子书和电子版权这部分,它希望有一个最好的承载方式,所以才去做这个研发的方向,最后意外在IoT领域大放光芒,反而不是他最初要的目的。

那么喜马拉雅为什么要做这个事情,内容的优势在哪里?当声音成为新的代码,成为文明传播、信息传播和交互传播的一个新路径的时候,我们从用户的交互行为、在智能音箱这个领域的落地数据中可以看出。

我们看两个数据:第一,根据QuestMobile今年春季互联网报告,我们发现一个很有趣的事情,小雅音箱用户交互行为收听时长和交互次数,都是非常高的,几乎高于其他产品接近7到8倍之多。

目前,我们从后台看到的数据是:小雅音箱的日均交互次数在15-30次左右,日均的使用时长是94分钟,这些时长弥补了喜马拉雅APP 4.7亿的用户。

从目前的数据来看,喜马拉雅每天的平均使用时长是135分钟,在小雅音箱这个硬件上,喜马拉雅的平均单日用户停留时长从135分钟增加到了3.5个小时。这个其实是在手机端之外又增加了使用时长。

第二是根据中国信通研究院泰尔实验室发布的数据。五个榜单里面,小雅的销量其实并不大,没有达到数百万台的量级。但是在用户体验等维度上面,在五个评分榜里面4个都占到第一、第二名,最后的总榜单也是第一名。

总而言之,用户价值在于用户和产品价值交互使用时间的维度上,我们是在回到自己喜马拉雅背后承载下来内容分发逻辑上去做智能音箱这个产品。

2、通过语音交互可触达智能手机切不到的市场

李海波:在这个方面,我们重点来看两个数据,这个数据其实也是在背后说明AI和内容的关系:

我们发现用户的交互行为中间针对老人、儿童和盲人这三个非常独特的市场,喜马拉雅的产品用户交互的次数是非常多的。因为老人对智能手机是有一定的使用门槛,他很难去准确搜索到自己想听的这些内容。

而对6岁以下的儿童而言,一方面家长控制使用手机、Pad的使用时长,但是又希望他们收听到优质的内容,所以通过语音交互,你是在切中一个智能手机切不到的市场。

另外,我们跟中国残联盲人群体也是在重点做探索,希望能够通过AI和语音的交互,能够把足够多的优质内容、足够多的信息通过语音互动的方式去服务这些人群,避免他们并不擅长的各种触屏设备。

其次,我们一直在试图从2014年开始建立喜马拉雅的大数据推荐算法。在过去,我们大部分人都有一个听电台的习惯,但我们对电台是有点又爱又恨的,恨的是它的广告,爱的是它的内容。相信大家都希望针对每一个人的定制电台,那么其中就需要算法逻辑的精准推荐。

我们通过一组数据来看这些逻辑的推荐。喜马拉雅平台上热门的有声书播放量已经超过10亿次,高频有声书用户平均一年听书15本以上。

3、智能音箱并不是刚需,优势在于便利获取内容的可能性

梁宇:确实我也很有感触,尤其涉及到小朋友和老年人、像我们家的小朋友会成天在家里面喊着小雅,已经可以和音箱的内容进行交互,这极大提高了用户体验,也扩大了用户群,这样的体验也依托于喜马拉雅的AI技术。

那么贵公司是如何看待AI在其中发挥的作用和角色的?在产品设计角度是怎么看待它的?内容背后的推荐算法又是怎样工作的?

李海波:作为一个音箱很多年的发烧友和从业者,我认为智能音箱并不是刚需,它和蓝牙音箱的不同在于便利获取内容的可能性,而不是说突出在音质和IoT方面。

回到音箱本身,大家需要的并不是一个叫做音箱的这个产品,而是音箱背后所能提供的服务内容甚至情感的因素。

这就涉及到把基于喜马拉雅沉淀下来的内容我们要做如何的匹配,我们一直说人工智能无非是算力、算法和大数据这几个匹配才能让它更智能。我们在这三年的探索中间,也遇到了很多的难题,这些难题我相信大家都有过一起的。

4、智能音箱的内容算法推荐有两大难点

李海波:首先是“清洗”的问题。我举个例子,比如说在这个上亿条的庞大数据库里面,精准的清洗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要想精准定义并且准确地调出来用户想听的内容,需要在后台做大量的匹配和清洗工作,因为数据在原始数据阶段都是很乱很庞杂的,这是一个天量的工作。

第二个叫智能化探索。我们今天大部分的音箱其实都是在死板的执行一些比较规范化的命令,造成了大家觉得是智障音箱,不是人工智能。举个例子,当我们要求智能音箱换歌时,需要说“要听下一首”。

我们希望以后用户也可说成“这个不好听换一个”,或者“来点其他的”等类似的话,不一定非要僵硬准确对智能音箱说相同的指令。

还有“第二个维度”的智能化探索,是希望能够打通场景。比如我听《讲明朝那些事》,我在车上用随车听,或者跑步的时候用手机听,或者inside到里面各种设备在听。

但是当我回到家的时候,我会问小雅“刚才我在路上听到哪了”,它就必须准确定义到那一秒,并开始问我,是不是要继续播,要继续播我就可以直接触达到我想听的内容。

所以,综合来看我们希望自己的产品还是回归到内容属性,我们也许在IoT连接、家电控制、Skill和功能上并不能做到足够多,我们把小雅音箱定义成喜马拉雅整个音频的一个分发工具和分发方式。

我希望用户在使用喜马拉雅音频的这个路径上面,能够有更好的工具来体验,而不需要我早上起来先去找到手机解锁,进APP,找到我要播的内容,再去点。

这个过程超过10-20秒,我就直接放弃了我希望说一句话小雅早上好,我醒了,就可以继续播放我最喜欢的内容。

5、30岁以下用户为音频内容产品的主力军

梁宇:确实,在用户交互的体验提升的情况下,大量的用户数据和命令其实都会被整个系统学习,不断迭代下来。

包括用户的收听偏好和用户之间的匹配,这种数据也都被后面的产品所分析,那么从喜马拉雅目前的用户数据来看,不知道国内的受众群对内容的偏好是怎样的?有没有特别的特征?

李海波:我们分享几个好玩的数据。现在喜马拉雅上20-39岁的年轻用户比例最大,占所有用户的73%,明显有年轻化的趋势。

在喜好上,北京、上海和天津的男性用户喜欢悬疑小说,苏州、广州和北京的女性用户喜欢言情小说。而排名靠前的十个主播占用了大家585.9亿分钟的时间。

从付费行为来看,2018年上半年喜马拉雅的最高付费用户的付费行为是13411.4元,他喜欢听秦朔、吴晓波、德云社等各种内容。

还有一个数据,叫“一亿小时俱乐部”。就是在喜马拉雅有一个超过一亿小时播放的主播俱乐部,里面有丸子、大斌这些知名主播。这些很有意思,我们会逐渐分解这些用户和场景再去做出不同的产品。

还有一次我们在社科院给大家演示小雅音箱和党建相关内容,一上午两个半小时我们都在听党团课这个内容。

中间茶歇的时候用小雅放一首歌,让大家轻松一下,你知道小雅放的什么吗?是《在希望的田野》上。小雅可通过前面用户交互行为推导出来你下一步会喜欢的内容。

6、蓝牙音箱无法满足用户听Hi-Fi音箱的要求

梁宇:太有趣了,尤其是听到《在希望的田野上》,你描述的时候我差点一口水喷到屏幕上。

典型的70后小时候听过的东西和喜马拉雅现在主流的用户群,完全不匹配,这也说明人和内容的匹配,人和内容的匹配也正是智能分发和AI要做的事情,有很多细致的工作在。

刚才您提到蓝牙音箱又提到智能音箱,我问个稍微尖锐的话题,如果说我家里面有一个蓝牙音箱,而且音质比较好,完全可以用它来播放喜马拉雅APP里面的内容,这样的话和买一个喜马拉雅音箱的区别大不大,你怎么看?

李海波:我家里有六七十个不同的音箱,慢慢你会发现日常的“随便听一听”和随便听高级Hi-Fi(高保真度音响的)音乐的需求是不一样的。

实际上,常规情况下,蓝牙音箱无法满足我听Hi-Fi音箱的要求,所以一般都会用我自己的产品来听。

当我要听一些小说,我更在乎的不是音质而是便利性,如果你希望我拿出手机再去打开蓝牙音箱,再连接,再通过手机APP去做推送,这些事情的便利程度超过10秒钟我一般会放弃收听。

我希望真正的智能产品是,比如说我今天下班回到家开门,对智能音箱说:“小雅,我回家了”,智能音箱马上就能通过我这句话,能够去感知到用户是不是想要听刚才在车上没有听完的内容,要不要继续播,它能够产生主动的推送行为。

目前小雅音箱有几个“特殊”的落地场景。举几个例子。

我们和中组部、社科院还有一些党委组织以及新华社做了一套系统,这套系统首先把我们党团课收听量巨大的频道先落地到人工智能的音箱上面,然后再通过一整套的评分系统对你学习党课的进程、进度、体会、交互做一个汇总。

还有,在陕西西安的几个县中,我们做农业信息精准扶贫。小雅音箱替换了农户家里当年的小喇叭这个功能,把一些农业的信息每天做推送。

还有在广东省的每个校园里开展教室里面“最小图书馆”。所谓最小图书馆就是一个小雅,因为它背后有上千万本的图书以及海量的教育内容,我们希望把10万名师搬到学生的身边。

我认为类似AI音箱这样的设备可以带入到全国的中小学、全国三四线以及农村的中小学里面,让城市里面北大附小、清华附中老师讲过的最好内容,让村里面的孩子有公平的获取机会。

把全国教育不公平的状况通过智能硬件改善,这也是智能音箱背后可以承载的意义。

7、外观设计和应用点,为智能音箱初创企业的竞争关键点

梁宇:听你这么解释我也理解,市场上的竞争得看竞争的实质和竞争的场景。目前我们看到人工智能音箱市场看上去是一个巨头的战场,当然有很多的初创企业纷纷进入到这个领域当中。您对入场的企业和创业者有什么建议吗?

李海波:对于初创企业我有两大建议。

第一,外观设计一定要漂亮,现在是一个看颜值的社会,比如我们曾老师的猫王音箱为什么能卖的好,好看是第一要素。

至于好不好听那是第二要素,能不能拿的出手送人是第三要素。我们希望从设计端你就可以找到用户的情感链接在哪里,让它足够温暖,让它足够动人,要么萌要么美,就这两点。

第二,巨头们都入局成为操作系统的时候,我们要在这个操作系统上找到自己的应用点在哪里。具体讲我针对的用户在哪,我们要切分自己这个企业能够去拿到的场景和需求在哪里。

我做金融服务的,银行就是我的客户;我做保险服务,保险用户是我的客户;我做教育行业,教育是我的用户;做IP,IP的这些粉丝是我的用户。

AI和智能音箱当做一个能够去push到用户的连接工具就可以,只有这样才可以突破那些BAT的机会。那么IoT有没有机会?我认为机会很少,这都是大佬在做的事情,我们也尽量避免。

举个例子,这是我们即将在9月份发布的甘布儿童机器人音箱,我们借由一个300多集的动画片,相当于《小猪佩奇》一样的形象,甘布飞行员把它内容做的足够深度优化,针对儿童的唤醒再做优化,针对喜马拉雅的大量儿童内容再做具体的匹配。我只针对儿童市场就可以有很大的销售量。

再比如我们最近和中国佛学院做的佛学定制版、国学定制版以及和组织部社科院做的党建学习定制版,这都是to B的巨大市场,先找到用户,先找到需求,反向根据我的内容以及形成的统一的技术再去定制to B的产品。

梁宇:这是非常经典的关于市场切入的回答,像普通的消费品当新创一个企业,大家要考虑到这个市场segment的问题,而李总考虑了以什么样的细分市场切进去满足该segment的需求,要往细分市场去扎,找到特定的用户群场景当中segment的需求并且满足它。

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如果想成为中国智能音箱市场当中的亚马逊,这里是借助亚马逊这个概念,需要具备哪些核心竞争力?喜马拉雅本身又是怎么做的?

李海波:我们自己不去做这个奢望,成为中国的亚马逊echo,首先你在基础的技术层面的积累,你需要综合讯飞的技术能力、腾讯的数据能力、喜马拉雅的内容能力,把这几者综合在一起才有可能有这个希望成为中国的亚马逊。

另外,市场不一样,用户的教育也不一样。中国的用户分层是比美国的市场要复杂的多的一件事情,我还是建议大家切细分市场,而不是去试图一统天下。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