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A站复活难回魂?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9分钟(3348字)

2018-06-05 17:10:47 A站复活难回魂?

快手的全资收购,能否解决A站的遗留问题,A站又该何去何从。

【猎云网(微信:ilieyun)北京】6月5日报道(文/杜一兰、尹子璇)

今日,短视频网站快手确认已完成对AcFun的整体收购,未来,A站将保持独立品牌、维持独立运营、保持原有团队、独立发展。而快手也会在资金、资源、技术等给予A站大力支持。

随后,中文在线发布了《关于投资广州弹幕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进展公告》,称同意按照转让协议的约定以合计人民币1.4亿元的价格向快手出售13.51%的A站股权。按此计算,A站估值约10.36亿元。

56c2c298706441d0908638f7983d7bc.png

从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可以查询到,今年2月底,涉及到北京赛瑞思动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有两笔股权出质记录。分别为2月27日,赛瑞思动出质了游艺星际(北京)科技有限公司2560股权给北京快手科技有限公司;3月6日,广州弹幕网络科技有限公司(A站的运营主体公司)出质了赛瑞思动股权给快手。

0f9c41f2037e0928ff66a0f2fd72563e_16332f57bf8e289efa0f7c87fedb04e7_imageView&thumbnail=550x0.jpg

赛瑞思动目前由广州弹幕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控股,其原创始人为前Acfun创始人及CEO孙旻,现已离开赛瑞思动,去年7月其法人变更为A站现任CEO刘炎焱。

作为国内ACG最重要的两大阵地,相比A站的跌宕起伏,B站则开启了二次元的“胜利”。3月28日,B站在纳斯达克上市,每股发行价为11.50美元,共计发行4200万股ADS,整体募资规模4.83亿美元,交易代码为“BILI”。承销商为投资银行摩根士丹利、美银美林和摩根大通。 

而当B站正在筹备上市事宜时,今年2月份,A站正处于关站、无法访问等风波中,有消息称其得到了阿里系的支持后才恢复正常运作,不过后来又有消息称阿里巴巴放弃了对A站的控股计划,转而由今日头条接盘。

据悉,交易发生变化的最大原因在于阿里巴巴与A站原有股东的拉扯。随着谈判的深入,阿里对A站的估值不断折让,同时要求进一步提升占股比例,导致了A站老股东奥飞等反弹。另外, A站自身的薄弱现状也是导致阿里退出的重要原因。

A站成立于2007年6月,取意于Anime Comic Fun,最初为动画连载的网站,2008年3月模仿日本视频分享站NICONICO动画做出了类似的带字幕的弹幕式播放器,成为国内第一家弹幕网站。 

被收购的A站,钱是有了,人也会有的,但如果之前积累的种种问题没有进一步解决的话,复活的A站,也是没有灵魂的。

纵观A站十多年的发展历程,版权问题、政策风险、派系斗争不断,此次快手的全资收购,能否解决A站的遗留问题,A站又该何去何从。 

十年内六任“掌门人”,始终逃不掉的“派系斗争” 

2009年上半年,由于内部派系斗争导致A站出现长达一个月的持续机房故障。UP主投稿常常无人审理。作为A站早期用户的徐逸此时脱离A站,创建了弹幕视频网站Mikufans,即Bilibili的前身。

2010年初,A站创始人之一Xilin以400万的价格出售了A站,卖给了现任斗鱼CEO陈少杰。陈少杰上任后,对A站进行大肆整改,开展游戏视频网站、引入各种直播,但他的这些举措与资本方产生了矛盾。

2014年年初,陈少杰将其转手卖给手游公司晶合思动的创始人杨鑫淼,专心运营斗鱼。

2014年4月,奥飞入股A站。12月,奥飞空降一批高管,A站原来的高管几乎被全部解职或调任。

2016年1月,A站获得软银中国A+轮6000万投资。这次,孙旻由CEO升级成为总裁,并任命莫然担任CEO。莫然之后又邀请来半次元的CEO王伟(又名PT)担任管理产品技术主管,原先的领导层和中层再一次遭到清洗。 

同年3月,A站的董事再一次变更。变更后的董事成员包括蔡东青、陈德荣、葛仰骞、刘天民、刘炎焱、毛智海、莫然、邵峻,管理层除了莫然与刘炎焱外,刘天民代表软银中国,邵峻、葛仰骞来自合一集团(优酷土豆),而蔡东青、陈德荣分别是奥飞娱乐董事长及副总裁。

2016年7月1日晚间,弹幕视频网站AcFun(A站)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长兼CEO莫然因个人原因,向董事会递交辞职申请,决定辞去全部职务,A站董事会经过磋商,决定尊重其决定,并宣布由李斌接任董事长,由原A站总编辑刘炎焱接任CEO职务。

距离A站上一次大规模人事变动不到半年时间。

11d2a5869c4e2fd46f7b2db19da666a.png

2017年6月份,A站第一次举行了一场对外公开发布会。新任CEO刘炎焱在接受《三声》采访时透露,以后A站将会往更加垂直的方向发展,做包括二次元在内的先锋文化、亚文化社区平台,并且在广告、展会和联合直播等领域将有更多商业化尝试。

在经历了2016年频繁的高管更迭后,刘炎焱尝试带领着A站重新站起来。在他的蓝图里似乎有了A站未来的样子。但除了资金短缺和派系斗争等内忧,A站还面临着外患。

版权风波 

A站创始人Xilin在2010年离开的时候,曾在Acfun贴吧以创始人身份写道:“AcFun一直以来的存在模式,是不合理的,AcFun需要其他的网站提供生存空间,说的明白点, AcFun通过盗用其他网站的资源,一直偷偷摸摸、苟延残喘的活到今天。”

众所周知,成立之初,A站和B站就只是ACG爱好者搬运、上传视频共享的弹幕网站。二者早期的视频内容通常都来自新浪播客、腾讯播客、优酷、土豆等其他视频网站,通过非正规的盗链方式来获取。

但是,随着国内版权意识的加重,这一道路早已明显走不通。

2014年底,优酷向A站发出版权信,但A站并未因此重视内容版权。第二年3月,优酷土豆起诉A站,一时间“AcFun被优酷土豆起诉、AcFun与优酷土豆签订侵权行为谅解书”的传闻在网络上广为流传。

A站的此次盗版危机最终以当年8月优酷土豆入股告终,但A站的盗版并未由此停止。天眼查的数据显示,A站北京公司和广州公司在2016年遭遇的版权诉讼有16起。

相比之下,B站亡羊补牢的动作十分迅速。

从那时起,B站便开始向日本不断购买动画版权,除了引入最新的动画以外,更是低成本大量购入了老番,特别是部分经典作品,填补版权空缺。直到现在,大部分销量高的动画作品在B站都有资源,而动画作品的受众,才是二次元的核心人群。

除了动画版权以外,B站也购买了部分其他作品的版权。同时,B站也联合出品了几部优质纪录片,触角走向了内容的上游。

但是A站的动作却很慢,这导致用户发出了这样的声音:“对于A、B站这样二次元社区,每季的新番应该是最主要的内容。不过现在A站的新番很少,B站每个季度都能购买大量的新番,而A站现在每季的新番数量甚至还没有爱奇艺多。现在不是不想在A站看,而是A站没得看。”

政策风险背后,A站多次关停

2015年11月,A站因为无证经营被相关监管部门处罚并警告。同时,A站旗下域名AcFun.tv与AcFun.com已被列入黑名单,这个黑名单记录一旦产生,原则上不能消除。按照监管部门规定,进入黑名单的企业无法申请ICP备案和许可。

彼时,用户们才发现,AcFun网站上线至今,都没有进行ICP(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备案。长达8年没有备案域名,对于一个互联网企业来说,这令人难以置信。

而当时,A站通过挂靠到土豆网规避了域名风险,直到2016年9月,A站的新域名AcFun.cn/AcFun.net才正式通过ICP备案。 

但是2017年6月,A站因不具备《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的情况下开展视听节目服务,被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要求关停视听节目服务,进行全面整改;2017年9月5日,北京市文化市场执法总队又责令A站对视频节目内容进行整改。

78765d1d34765a229323bd0250e4744b_jpg.jpg

这一次,A站靠腾挪解决了危机——A站前CEO孙旻创立的北京赛瑞思动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旗下游艺星际科技的公司持有视听牌照,A站广州公司(广州弹幕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投资了北京赛瑞思动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这意味着A站拥有了视听牌照。

但是不断被关停、多次陷入舆论风波,早已导致A站用户流失。据易观千帆2017年的数据显示,去年1月到10月,A站的月活量从500万下降到200万左右。 

长期亏损,A站商业模式不明

在二次元领域成为风口之际,二次元产品的变现问题就一直令人诟病。当时A站、B站并不理想盈利情况,更是让围观者产生质疑。

A站在2015年的营业收入约为363万元,净亏损达1.13亿元,A站2016年前9个月营收约为71万元,净亏损达1.46亿元。除了经营亏损,截至2016年9月30日,A站的负债总额高达1.48亿元,净资产为-1.12亿元。

当时的B站处境也很尴尬,虽然曾有员工透露其已经收支平衡,但其最新的财务状况仍未公开;而陈睿在去年的Bilibili world展会上表示B站会早日争取盈利,这意味着,B站此前曾长期陷入亏损困境。

还好,到了2015年11月,《Fate/Grand Order》宣布由B站代理国服,据悉,该款手游上线当月最高流水高达8000万元,甚至超过了《阴阳师》和《王者荣耀》。根据一份尽调报告显示,《Fate Grand Order》、《碧蓝航线》这两款游戏占据了B站90%以上的游戏收入。

随后,B站牵手尚世影业成立哔哩哔哩影业,目的是一方面“自给自足”能够省去购买版权的费用,另一方面,通过对作品的投资制作还能带来版权以及广告等其它方面的收入。

2016年,B站在商业化的道路上已经激进了很多。公开信息显示,截至2017年8月,B站在ACG行业投资了32家公司,其中文娱领域23家,游戏领域9家。

但是A站的商业道路无疑慢了许多,直到2017年初,A站才开始试水游戏运营,首次参于游戏运营。虽说这款名为《诺文尼亚》的游戏一直是不温不火,不过在运营方面可以看到A站做出了大量的推广尝试,数据甚至一度排名进入了畅销榜前十。

但是A站入局时间无疑有些晚了,2017年2月底,在A站的游戏中心只提供了14款游戏的下载,但是这一数字在B站是47款。更为重要的是,而在独代业务上,B站更是拥有《FGO》、《梦王国与沉睡的100王子》等知名产品。 

而除了游戏以外,A站的商业化动作却是寥寥无几。说出来简直令人不可置信,早在几年前就获得融资,背靠奥飞、优酷、软银中国的一个平台,甚至在垂直领域拥有着极高的知名度和巨大的用户群体,却一直没有发掘出来,除了A站,大概也找不出第二家。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