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手握“超级投票权”,创业者正从VC手里夺回企业控制权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6分钟(2146字)

2018-05-30 12:04:34 手握“超级投票权”,创业者正从VC手里夺回企业控制权

最近几年,VC们的地位遭到了来自新兴投资者的威胁。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5月30日报道(编译:田小雪)

现阶段,那些立志干出一番大事业的初创企业创始人,越来越希望能够从风险投资者手中拿回对自家公司的控制权,在进一步提高自己薪酬待遇水平的同时,让公司顺利完成上市任务。

过去,风险投资者一直都是初创企业董事会的重要成员,而且也会继续扮演私有公司主要投资方的角色。但最近几年,他们的地位遭到了来自新兴投资者的威胁,其中包括共同基金和主权财富基金。当然,还有一家公司不得不提,那就是来自日本的软银集团,它在初创企业领域的投资金额高达920亿美元。

由此,风险投资者手中能够利用的杠杆就日益减少。以往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控制权,也逐渐向明星创业家手中转移。他们想要与初创企业创始人建立起友好关系,变得压力重重,从而也就给他们投资新兴热门初创企业,进而从中分得一杯羹的愿望带来一些阻碍因素。再加上,现在市场上资本充裕,初创企业创始人不仅能够自行选择合拍的投资者,还能够决定自家公司最终是否公开上市,以及何时正式公开上市。众所周知,投资者投进一家初创企业的资金,主要就是通过首次公开募股来拿到收益回报。

风险投资者表示,通过拥有特别投票权的股票、管理权以及其他一些工具,来赋予初创企业创始人更多自由和权利,能够让他们在公司公开上市后稳步推进之前制定的长远发展战略,无需担心会因为公司股票表现不佳而面临来自关键投资者施加的压力。

其中,他们就举了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即由创始人掌握控制权的科技公司——Facebook。其联合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就拥有对公司的控制权,能够决定公司的发展战略和未来走向,也能够在发展早期抵挡住卖掉公司的压力。要知道,在刚上市的时候,Facebook的身价大约为1000亿美元。而现在,已经上涨到当时的五倍左右。

Stripe Inc.是一家在线支付解决方案供应商,也是由风险投资者提供资金支持。它的软件受到了各家大公司的欢迎和认可,能够帮助他们接受和追踪数字支付。据知情人士透露,就在前不久,公司投资者向创始人提供了一项非常诱人的上市条件,即拥有超级投票权的股票。这是一种二类股票,主要是由公司内部人士持有,一股能够投10票。而投资者之所以利用这个条件来鼓励公司上市,其中一部分原因,就是向公司的两位创始人Patrick Collison和John Collison保证,即便是在公司公开上市以后,这家成立于2010年的公司,仍然将会由二人掌握主要控制权。

公司不少投资者表示,由于Stripe自成立以来业绩表现非常优秀,因此创始人有权利控制自家公司日后的运行和走向。在最近的一轮融资中,Stripe的估值达到了90亿美元。在今年三月公司首次增加独立董事之前,Collison兄弟唯一的董事就是红杉资本的合伙人Michael Moritz,他同时也是公司最早的一批投资者之一。不过,针对这则消息,Stripe公司和红杉资本的代表都拒绝做出任何评论。

Redfin Corp.是一家在线房地产经纪公司,于去年七月正式公开上市。该公司执行总裁Glenn Kelman介绍说,在公司上市之前的那段时间,他着实受到了不小压力和不少限制。至于压力的主要来源,是两位比较大牌的投资者。他们既会购买上市公司的股票,也会为处于发展后期的私有公司提供资金支持。自公开上市以来,公司的股票价格已经上涨了50%。

Kelman表示:“在风险资本这个行业,已经出现了一些新兴风险投资者,他们在担任董事会成员期间,没有办法很好地履行自己的管理职责,因为他们非常想要保持与你之间的关系。”

通常情况下,那些私有公司的明星创始人,都会自主选择与自己合拍的投资者。但是,如果作为一家公开上市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他们就无法继续享有这样一种权利了。手持带有超级投票权的股份,能够让公司创始人享有更多的自由和权利,包括选择董事会成员,以及通过股东投票的其他一些事项,保护他们不受那些享有特权的投资者的影响。

根据Dealogic的数据显示,去年,在由风险投资者提供资金支持,并且成功完成公开上市任务的美国科技公司当中,大约有67%都为公司内部人士设置了带有超级投票权的股票认购。与2010年的数据相比,实现了13%的增长。在那期间,同样由风险投资者提供资金支持,并且成功完成公开上市任务的美国非科技公司当中,为内部人士设置带有超级投票权股票的,只占10%到15%。

而且,这一比例还会随着科技公司规模的日益扩大而出现增长。根据《华尔街日报》的分析报告显示,在过去两年顺利完成首次公开募股的美国独角兽公司当中,有72%的科技初创企业创始人,都手持有带有超级投票权的股票。

当然,在赋予公司创始人更多自由和权利的同时,也是存在风险和弊端的。最为典型的例子,莫过于Uber前首席执行官塔拉维斯·卡兰尼克了。他硬是用自己的狼性领导风格,将这家曾经红极一时的共享出行巨头推向了深渊。正是因为他手中持有的带有超级投票权的股票,以及他对公司董事会的实际掌控权,让投资者无法在多重丑闻事件发生之后及时做出职位调整,无法在短时间内撼动他的地位。

因此,去年,当新首席执行官上任之后,公司计划在进行首次公开募股之前取消之前由卡兰尼克积极倡导的带有超级投票权的股票,取而代之的是“一股一投”的政策。

据内部人士表示,今年二月,Spotify股东向公司创始人颁发了特别的“受益人证明”,因为公司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Daniel Ek,想要继续保持自己对于这家流媒体服务商的控制权。证明颁发之后,公司创始人的投票控制权共计达到80.5%。今年四月,Spotify顺利完成了首次公开募股。不过,针对此则消息,公司发言人拒绝做出任何评论。

接着,我们介绍一下去年正式上市的社交媒体公司Snap。它的两位联合创始人拥有公司90%的投票权,但上市时所发售的股票是没有任何投票权的。也就是说,公开市场上的投资者,没有权利过问公司事务。

最后,是云存储公司Dropbox。据相关文件显示,去年十二月,其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Drew Houston,拿到了价值5.9亿美元的股票份额。其中一部分原因,还是因为公司较为成功的首次公开募股。截至目前,Houston持有的公司股份总价值大约为30亿美元。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