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让用户为内容付费究竟有多难?Patreon为10万作者带来3.5亿美元收入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7分钟(2652字)

2018-05-23 15:02:15 让用户为内容付费究竟有多难?Patreon为10万作者带来3.5亿美元收入

让人们上网,打开钱包,输入信用卡信息然后给内容付费。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5月23日报道 (编译:堆堆)

五年时间内,在线会员服务Patreon已经成功吸引了两百万赞助者,为10万名创作者带来了3.5亿美元的收入——每年右翼人士心理学家Jordan Peterson大约能赚到近100万美元。那么这一网站成功的秘诀是什么呢?

互联网改变了创意行业。文字、音乐、视频、图片以及游戏在全球范围内都能迅速免费共享,这为我们带来了诸多快乐。然而,一直以来都存在这样一个问题,我们无法确保该行业内的创作者得到应有的报酬。采取广告支持模式的媒体原先在这一点上做得不错,但从几年前开始就不行了。流媒体服务让某些人赚得钵满盆满,但这部分人却鲜少会是平台上的创作家。

这就不难解释为什么当大家获悉深受大众喜爱的右翼心理学家Jordan B Peterson一年的在线收入还不到100万美元的时候,大家会感到非常惊讶(这么说也许是出于羡慕嫉妒恨)。这100万美元也是得益于会员服务Patreon上的9500名粉丝。

事实上,Peterson甚至不是网站上最成功的创作者。名列前茅的创作者是左翼美国播客Chapo Trap House,凭借22040位赞助人,Chapo Trap House的月收入接近10万美元。

两者在政治领域的观点相互对立,但他们获得的成功恰恰让一直走低调路线发展的Patreon声名鹊起——原本该网站的诞生是YouTube音乐人为谋生而做出的负隅顽抗之举,结果创收成功,还成为了独立创作的主要经济支柱。

这项服务是由Jack Conte及其大学室友Sam Yam于2013年5月创建的。Conte在当时是YouTube上颇为闻名的音乐人。他自己的YouTube频道订阅人数超过15万人,经常推送的内容浏览量每月达到100万次。作为乐队Pomplamoose的一员,他还曾和Ben Folds以及Nick Hornby合作过。尽管如此,他在网站上每个月的收入仅仅只有50美元。“我们正在讨论的是拥有足球场那么大粉丝数量的内容创作者,其订阅者都很喜欢他们创作的内容,并且迫不及待想要看到下一期博文或是下一个菜谱。”他在当时National Public Radio的采访中这样说道,“而这位艺术家仅仅只能每月赚取50美元。这实在是太荒唐的事情了,这根本说不通。”

1.jpg

图为成功在Patreon上获得9500名赞助人的心理学家Jordan Peterson。

为此,Patreon应运而生。平台关注的重点不是观看视频的数百万受众,也不是因喜欢其内容选择在YouTube上订阅的十几万人,它的目标是劝服几百位忠实的支持者掏出腰包,经常性拿出一小部分钱来支持艺术家的创作活动。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最终结果与预期截然相反。在2014年初,每发布一个新视频,就有数千位支持者赞助7000多美元。显然,这一网站已经成为了新型网络经济的基石。其发展规模之大,以至于运营该网站,就没有时间再去做一名独立音乐人了。

现在,网站规模变得更大了。在其成立五周年之际,公司在旧金山的办公室已经拥有了140名员工,负责管理10万名创作者。支持这些创作者的赞助人数已经达到200万人。据发言人称,从网站建立以来,Patreon已经给创作者支付了3.5亿多美元,单单是今年,预期支付金额就要超过3亿美元了,这是2017年支付额的两倍。

作家Laurie Penny就在平台上获得了粉丝的诸多支持,网站上她的赞助人有625人,每月收入4146美元。尽管她是在2017年1月份才注册的,但她表示“从第一次认真考虑这一件事到切实去做,我差不多花了两年时间。总感觉公开问别人要钱这件事有些诡异,虽然这种要钱的方式也许是关于艺术或是性别化方面,我也说不太清楚。但我发现我的观众一直在线,也明白了我究竟是为谁在写作,我觉得自己对于很多喜爱我创作内容的人负有义务,而不是只对几个编辑负有义务。”

“因此,在过去一年半的时间,我能进行一些研究或是深度工作,这是我之前从未想过的。我现在写完了一本书,换作是之前,我是绝对没有这么多时间去完成这件事的。”

按照网站的标准,Penny应该算得上是旧派的用户:她的赞助人大多是支持她在别处写的作品,而不是付费看特定的作品。“一开始,我针对在Patreon上写作制定了宏伟的计划。”她说道,但在众筹活动发起之后,个人原因使得这些计划未能实施。“我对此据实已告,但他们的反应类似于‘我们来这里是为了支持你的写作,这是因为我们欣赏你正在写的作品。我们不是为了付费购买一个产品,而是为了看看用这笔钱你可以做些什么。’这让我感到十分惊讶。”

1.jpg

“公开要钱有些诡异”。作家Laurie Penny说道。

对创作者来说,“支持”和“订阅”之间的紧张气氛也一直存在于Patreon上。另一个众筹平台Kickstarter也在发展的过程中逐渐接受了这一点,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愿意在缺少附加条件下把钱送给自己欣赏的人,有些人仅仅是想买东西。Patreon也面临相似的问题,最近它已经改变了平台的定位,从“众筹”平台转变为“会员制”平台。

“我们的理解是,大多数创作者都认为自己是因为给世界提供了一些价值而获得收入。”Sullivan说道,“我们注意到有些时候众筹模式有点像是人们在乞讨别人给钱,这种心态让原先觉得自己是因创造价值而获得收入的创作者感觉并不舒服。”

“因此,从众筹转变为会员制的决定,也是承认了一个事实,我们不是在要求别人给钱,而是劳有所得。”

当然,也并不是收钱了事那么简单。如果真是这样,至少Peterson一部分赞助人可能会犹豫是否再每年给他100万美元。从小费制到价值交换,这种转变奏效了:Peterson会直接回答赞助人的提问,并且有一份仅限赞助人的邮寄名单。与之类似,即使这不是简单的做买卖,也会有越来越多的人遵守一条网络道德准则:如果你喜欢它,就为它付钱(即便你不必这么做)。Peterson在他的视频中,呼吁粉丝到Patreon上支持他。果不其然,有一些粉丝也响应了他的号召。

Peterson的受众拥有一些独特之处,Penny指出“现在的右翼人士都极具企业家精神。这是零工经济下的极端主义......如果Jordan Peterson取得了胜利,那么像我这样的‘社会正义斗士’来说都是一种不幸”。

无疑,赞助费的多少对很多创作者至关重要。而Patreon这个网站对于超级粉丝来说也同样重要,他们可以借此从人群中脱颖而出。今年早些时候参与Patreon的作家兼记者Zoe Margolis表示,该网站让她重获以前她用笔名撰写情色博客Girl With a One Track Mind时拥有的一些人脉。

“我认为我发布的内容都是一些私密的信息,只有参与捐助的人才能看得到,这更像是一种私人的事物——神经质的我、无聊的生活。从本质上来说,这种日常博客式的内容就是人们关注我的原因。

“我的意思是,显然我过去是写色情博客的......但是任何读过我很多博文的人都清楚这不仅仅只涉及到性的问题,这是神经性的,也会关注其他方面。这也是人们与我产生共鸣的原因:因为我是一个普通人,我也有缺点,我在博客上写得清清楚楚。这是一个非常诚实的博客,我不会向全球所有人公开博客。”

随着Patreon的发展,它也会面临越来越多的竞争,但是这种俱乐部式的感觉恰恰是Patreon最大的优势之一。Kickstarter最近收购了一个效仿Patreon模式的Drip,而其他公司或多或少也在尝试会员制的概念——游戏直播网站Twitch让用户可以向观众收取订阅费,提供类似的归属感。但是Sullivan指出,“关于独立这一点,作为创作者,你通常会使用多个平台。如果你只局限于一个平台,这是很不正常的。”

随着Patreon的发展,它不可避免地会遇到一些新的问题。当然,Patreon的问世说明了一个问题,我们已经接受了这样一个事实——“内容创作者”的定义非常广泛,它既适用于音乐人、艺术家和作家,也同样适用于YouTube杂谈节目主持人、色情游戏开发者和网络女主播。对于什么是内容创作者,“我们没有一个明确的界定。” Sullivan说,“我们也不想去界定,因为界定了之后,你就会开始对于艺术和创造力进行定义。”

但Patreon也许已经解决了它将面临的最大挑战:让人们上网,打开钱包,输入信用卡信息然后给内容付费。相比之下,其他所有事情都是小事。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