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小扎,五年前的约定你忘了吗?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10分钟以上(5637字)

2018-05-22 15:11:13 小扎,五年前的约定你忘了吗?

“最后,我们还是要稍微关注一下成功背后存在的问题。”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5月22日报道(编译:田小雪)

2013年8月,Facebook掌门人扎克伯格公布了一份长达10页的白皮书,主要内容是帮助身处全世界各地的人们顺利使用网络。他认为,每个人都应该有权利享受最为基本的互联网服务。数据就像食物或水一样,是一项最为基本的人权。遍布全球范围内的便捷互联网服务,并非无法实现,只是无法自行实现。也就是说,想要通过互联网把全世界各个国家和地区的用户连接起来,诸如Facebook这样的公司和机构,就必须要充分发挥出自己应有的作用。而且,想要实现这一目标,前提还要大大降低人们获得和使用数据的成本。

按照扎克伯格当时的预估,这一设想将会在未来5年到10年的时间内实现。

对于一家社交软件公司的创始人来说,提出这一设想,还是颇为大胆的。只不过,当时在2013年,扎克伯格还是一个没有经历过失败的、斗志昂扬的年轻创业者。就在他公布那项计划之后的几个月,Facebook便迎来了自己的10岁生日。再接下去的几个月,创始人扎克伯格也迎来了自己的30岁生日。所以,对于当时的他而言,确实是应该要回顾以往发展、统观行业形势了。他是时候考虑,应该如何利用年轻时期的创业成果以及多年来积累的资源,来承担起自己肩上应该承担的巨大责任。

因而,在白皮书对外发布的几天之后,Facebook便正式推出了其即将要做的项目,即一个名为Internet.org的组织。该组织一共有6名合伙人,通过一系列行动倡议,将身处世界各地的人们纳入到同一张巨大的互联网中去。具体说来,它的项目分为两大类。首先,对于那些生活在网络覆盖范围内却没有条件使用网络的人来说,公司的主要任务就是与移动运营商达成合作交易,通过一款应用程序将一些简装的网页服务(其中就包括Facebook)免费提供给他们使用。其次,对于那些原本就生活在没有网络覆盖的国家和地区的人来说,公司会专门雇用工程师来进行激光和无人机等创新网络技术的研发工作。要知道,在全世界范围内,还有10%到15%的人生活在没有网络覆盖的国家和地区。

在当时,Facebook的这项工作,算得上是人道主义援助。其组织名称最后以“.org”结尾,在某种程度上“盗用”了非营利组织的后缀,后者经常利用这一后缀来在网络中突出自己的慈善公益性质。用扎克伯格的话说:“做这样一个项目,公司就没有想过要从中盈利。我们不会从那些无法使用基本网络服务的数十亿人身上赚钱。”也就是说,他是完全出于道义来做这个项目,而非出于功利目的。接着,公司还对外发布了一则宣传视频。视频中,已故总统肯尼迪的声音,正在宣读着马丁·路德·金在1963年演讲中的节选内容,呼吁美国大学生记住要永远重视和珍惜儿童的未来。就像安德鲁·卡耐基热衷于图书馆、比尔·盖茨热衷于医疗健康一样,扎克伯格热衷于互联网。

他坚定地相信,Facebook是为数不多的几家同时拥有资金实力、知识技能和全球覆盖能力的公司与机构之一,能够快速推进历史向前演变,彻底改变50亿尚未拥有互联网的人的生活方式和质量。在他看来,端对端通讯将能重新定义全球能源和电力的分布格局,使身处全球不同国家和地区的人,能够顺利使用网络、分享信息。在曾经的一次采访中,他是这么说的:“在接下来的一个世纪中,我们将能看到整个世界从以资源为基础的工业经济向知识经济转变。如果你拥有某方面的知识,那么你就可以与他人分享,从而就能进一步让全世界都富裕起来。”举个例子,如果这一假设能够顺利实现,那么即便是生活在印度的贫穷小男孩,也能享受便捷的网络服务,学到各种各样有关数学的知识。

图一.jpg

在随后的三年中,扎克伯格一直都把Internet.org列为公司业务发展的首要任务之一,利用各种资源为它进行公关宣传。可以说,这一项目占据了他相当大一部分时间。为此,他亲自去了印度和非洲,还在巴塞罗那举行的世界移动通信大会上介绍了这一项目。甚至他还在联合国大会上向大家表述了自己的观点,认为使用网络也是全世界民众的一项人权。在自己的互联网实验室(Connectivity Lab)中,他组建起了一支优质工程师团队,专门研究一些互联网分布项目。要知道,与他早已习惯的软件相比,那些项目有着完全不同的生产周期和运作流程。

不过,对于扎克伯格的这项计划,一些批评人士还是持有怀疑态度的。而且,向来不会统一战线的谷歌和微软,在这个问题上,一致表示了“不屑”,说是会借助自家公司的其他发展策略,来为那些生活在网络覆盖范围之外的人提供互联网服务。在他们看来,扎克伯格还太过年轻,只是一个骄傲自大的亿万富翁,太把自己当回事,以为全世界都需要他的帮助,以为所有公司和政府都应该要以普及网络连接为首要任务。对于Facebook仅仅通过自家应用程序,来提供相关免费服务的做法,他们是表示强烈谴责的。曾经,还有67个人权组织联名写了一份公开信给扎克伯格,指责Facebook“建造了一座全面封闭的小花园,来自全世界的贫穷民众,只能够在这座小花园中享受一些有限的网络服务,访问一些安全性没有保障的网站。”

起初,扎克伯格会在一些公共演讲场合以及个人社交平台上的视频中,为自己在该项目上的付出和努力进行澄清和解释。笔者就曾经参加过其中的不少活动,因为当时我就专门负责报道Facebook在普及互联网这个问题上所作的各种努力,跟随Facebook去过南非、英国、西班牙,以及美国国内的纽约和南加州等等。

但没想到,2016年2月,印度宣布全面封锁Facebook,不允许本国民众在国内使用其应用程序。随后没过多久,扎克伯格就再也没有提过Internet.org项目了。虽然新闻媒体开始报道它在无人机项目和全新网络普及项目上的工作,但在那一年中,关于Internet.org的消息却没有在其网站上出现任何更新。由此,我不禁开始想,这个项目后来到底进展如何?难道是就此结束了吗?

2015年春,扎克伯格第二次去巴塞罗那参加世界移动通信大会,见到了很多电信通讯行业巨头。在大会发言刚开始时,他先花了几分钟的时间介绍了无人机和激光技术的未来发展前景。他表示,虽然这些技术十分令人新奇,但终究还是需要相当一段时间来成熟。想要让一架飞机完全以太阳能为动力飞行,还需要好几年的时间。

但其实,就在一年前的大会上,他还在信誓旦旦地介绍互联网普及,说是要与各大电信运营巨头合作,为贫穷民众提供免费使用的应用程序,以便可以享受维基百科和医疗健康等基本网络服务。当然了,肯定也是可以使用Facebook的。在当时的他看来,自己的提议相当好,一定会受到电信运营商的欢迎,毕竟他们也能够借此获得更多新客户。

图二.jpg

但没想到,他的提议却没有得到电信运营商的欢迎。因为运营商本来就已经很担心,民众都使用WhatsApp和Facebook这类社交服务来进行日常互动,而不选择能够给公司带来更多利润的短信服务。于电信运营商而言,他们花了大价钱铺设光纤电缆,构建真实存在的网络,但民众却不愿意花钱来使用这些网络服务。实际上,在扎克伯格提出Internet.org项目之前,Facebook提供的服务就已经在一定程度上给电信运营商的核心业务带来了负面影响。因而,电信运营商并不是很愿意与社交媒体合作,为贫穷人口普及网络服务,尤其不愿意与Facebook合作。Denis O’Brien是全球知名无线网络供应商Digicel Group的董事长,他在接受《华尔街日报》的采访时表示:“说到扎克伯格的这个项目,我给你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就好像是他在你举办的派对上,喝你的香槟,亲你喜欢的女孩,但来的时候却是两手空空。”

到目前为止,加入这项计划的电信运营商,只签署了六个国家的网络服务协议,分别是赞比亚、坦桑尼亚、印度、加纳、肯尼亚和哥伦比亚。在大会上,扎克伯格邀请了三位来自电信运营商的高管上台讲话,介绍了相关合作交易的推进细节。但其中,Telenor Group公司的首席执行官Jon Fredrik Baksaas表示:“与Facebook之间的合作关系,也存在一些小矛盾。归根到底,问题还是出在数据上。对于我们而言,想要完全与竞争对手保持各自独立的状态,确实是一个不小的挑战。”简单地说,他还是担心Facebook提供的消息应用会给自己公司提供的服务带来负面影响。说白了,就是担心Facebook会抢走自己的客户。

除了电信运营商,一些人权活动家也对Internet.org表示出了一定的担忧,因为Facebook利用自家的单一平台将大家集中到同一张网络之后,确实能够从中获益不少。所以,他们比较担心的,是Facebook做这个项目背后最为真实的意图。同时,他们还担心Facebook是否有可能会利用获取到的数据,来损害那些贫穷民众的信息安全。

随即,在大会结束之后不久,就出现了上文提到的由67个人权组织联名撰写的公开信。用他们的话说:“Facebook试图构建的,是一个两阶层网络。那些新用户虽然是可以享受一些基本的网络服务,但却是通过一种不同于其他人的不平等途径。这种方式不仅不能起到缩小数字鸿沟的作用,甚至会进一步扩大数字鸿沟。”

其中,印度国内的人权活动家可以说是最反对Facebook的团体。他们认为印度政府应该全面取缔Facebook应用程序在本国国内的使用,说是它违背了网络中立性原则。按理说,网络供应商应当给予所有网络服务平等的地位,提供一些免费服务。

随后,2015年春,扎克伯格通过《印度时报》(Hindustan Times)表示,自家公司的项目和服务,并未违背网络中立性原则。他强调,享受有限制的网络,终归是要优于无法享受网络。然而,他的解释并没有得到印度人权活动家的接受和肯定。

图三.jpg

几个星期之后,扎克伯格召集了一些公司员工,针对Internet.org项目又进行了一次认真讨论。他指出:“我们需要仔细思考,自己究竟是想要创建一个什么样的社区。是将人放在第一位,努力提高他们的生活质量?还是将技术放在第一位,将民众的需求放在第二位?”

几个月之后,Facebook就把Internet.org的名字改成了Free Basics,试图消除大家对自家公司的消极看法。毕竟还是不少人认为,Facebook有着掌控整个网络的野心。而且,针对他们说Facebook过于专横,自行决定了民众能够享受哪些网络服务,公司为自己的应用程序开放了更多其他服务。不仅如此,还进一步为用户加强了安全和隐私保护。

虽然公司仍然稳步在新市场内签署全新合作伙伴,比如玻利维亚和南非,但在印度遇到的麻烦并没有任何缓和与解决的迹象,甚至舆论还进一步进入了白热化的状态。公司鼓励那些在印度工作和生活的开发人员,让他们为Free Basics进行公关宣传。印度国内的报纸媒体,也开始为Free Basics宣传。那一年,Facebook在印度花了大约4500万美元来为Free Basics打广告。

图五.jpg

2016年2月,印度电信监管机构为了表示对网络中立性原则的支持,仍然宣布取缔Facebook在该国国内运行Free Basics服务。

随后一个月,笔者第三次在巴塞罗那与扎克伯格一起参加了世界移动通信大会。最初上台时,一切都还很正常。谁知道,一坐下开始讲话,他的麦克风就出了问题,一说话就会产生非常刺耳的回声和噪音。虽然我们尝试着不去注意它,但终究噪音还是分散了大家太多注意力,我们俩都有点开始流汗了。没办法,只能暂停讲话,换一台新设备。谁知道,设备是换了,但听众的接收效果并没有得到多大改善。然而,扎克伯格看上去虽然是有点不安,但最后在宣布全新Internet.org项目时,他仍然像以往一样镇定自若。这一新项目与Free Basics之间毫无关联,旨在将30家公司聚集到一起,帮助优化提供互联网连接的底层网络架构。

我曾经问过他,在长久为普及互联网连接而努力之后,是不是有一些自己的经验总结。他是这样回答的:“大家对于我这个人的认识,以及对于我财富的认识,不是很一致。虽然我最开始创建Facebook,并不是一心想把它发展成一家公司,但后来我逐渐发现,拥有这样一家可以盈利的公司,可以让我有条件、有能力去做其他一些我想做的事情。”在他看来,自己不仅是一位人道主义人士,也是一位慈善人士。只不过,由于他所拥有的财富和影响力,所以身份和地位比较特殊,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快速为全世界生活在网络覆盖范围之外的人提供最为基本的网络服务。

最近一段时间,笔者联系到了一位名为James Devine的南非人。现阶段,他正在为一个名为Project Isizwe的项目工作,该项目致力于改善南非国内的无线网络覆盖和使用情况。2015年,我就曾经拜访过他,当时主要是跟他确认与Facebook之间的合作关系。所以,这一次联系上他之后,我就问他是否仍然在与Facebook合作。他回答道:“自2016年9月SpaceX的卫星在非洲爆炸,导致与之合作的Facebook卫星同样报废之后,项目落实进度就大大放缓了。本来Facebook的卫星是要为撒哈拉以南的大部分非洲地区提供无线网络连接的。现如今,所有与之合作推进的项目,都已经结束了。”

图七.jpg

虽然外界还是对其Free Basics项目的网络连接试验非常好奇,但其实Facebook早就已经开始将自己的资源部署在其他合作伙伴关系和试验上了,主要研发激光和自动驾驶飞机这类设备,试图降低普及和分布网络连接的成本。具体说来,公司主要是通过自己的互联网实验室(Connectivity Lab)来统筹安排这些项目。

虽然与开发一款消息应用相比,研发一架自动驾驶的飞机完全是两回事,扎克伯格仍然决定要在那些自己并不是很熟悉的科技工程领域投入资金、人力和时间。当他发现某项自己比较感兴趣的新技术时,就会花钱聘请相关的技术人才来实现自己的设想。举个例子,在Facebook位于门洛帕克的总部,我曾经在扎克伯格的桌上看到过一本Hamid Hemmati为讲述激光所著的书。当时,他正在让助理安排一通与Hamid Hemmati的电话。这位在NASA度过大半个职业生涯的专家表示,自己接到扎克伯格电话时非常吃惊,一度以为是诈骗电话。一个月之后,Hamid Hemmati就决定从NASA辞职,加入Facebook并且牵头在加州开设了一所全新的实验室。

虽然本文主要是讲Facebook在普及网络服务这一块的努力,但其实,其他那些科技巨头也都尝试过类似的项目。去年,谷歌母公司Alphabet暂停了无人机项目Project Titan,但同时保留并继续推进了神秘工厂X旗下的Project Loon项目。另外,微软也曾经尝试过部署全新的电视频道,来让更多人享受到网络服务。

下面,还是回到Facebook。事实上,除了在Internet.org项目上所作的努力之外,其互联网实验室还在很多其他方面取得了研究成果和突破。比如说,公司研发的与飞机一般大小的无人机Aquila,已经顺利进行了两次公共试飞。再比如,它还在完善地图这一块下了不少功夫。不过,公司现在已经不会在公共场合以Internet.org的名义来讨论这些项目,所发布的帖子也都不会指向Internet.org,只是会加上“普及网络服务”的标签。

图八.jpg

2016年,扎克伯格推出了一个名为Telecom Infra Project的全新电信通讯项目。与之前相比,低调了不少,应该是吸收了以往的经验教训。在该项目之下,公司会与其他公司达成伙伴合作关系,提供资金帮助开发新技术,用来完善各家公司的基础设施。具体说来,覆盖范围包括基站和无线电声波技术等,试图在人口密集地区提供更为快速的互联网服务。到目前为止,它的这一项目已经吸引了超过500位合作伙伴。

该电信通讯项目有自己的独立网站,董事会成员也就只有一位是来自Facebook的高管。到目前为止,已经成功举办了两次秋季峰会。其实说到底,只有健康的网络才能创造一个更好的Facebook。

到现在为止,与Facebook达成合作关系的运营商已经有86家,在全世界60个国家提供Free Basics的应用程序。他们最终发现,Facebook的业务模式能够帮助自己吸引新客户、留住老客户。今年,Free Basics首次进入喀麦隆,另外还在哥伦比亚和秘鲁增加了合作运营商数量。

总之,在推出Internet.org五年之后的今天,已经有6亿人加入了互联网大军。据相关报告显示,互联网的使用成本已经出现了降低。世界各国,尤其是发展中国家,网络用户数量正在稳步增加。

但最后,我们还是要稍微关注一下看似完全成功背后存在的问题。毕竟网络普及在带来便利的同时,也会带来一些无法预料的负面影响。诸如斯里兰卡和菲律宾等小国,已经出现了大量暴力和政治冲突现象,不少当地活动分子就将其归咎于Facebook。而且,一些仇恨性言论、虚假信息和政治动荡,都在不同程度上影响到了国家稳定,甚至恶意威胁到了美国。就在前不久,美国国会还传扎克伯格去华盛顿做了证。再有,发展中国家通常缺乏完善的监管机制,无法为网络用户提供帮助和保护。不过,针对所有这一切,扎克伯格和Facebook尚未作出正式或完整的回应,估计还是在努力寻找可行的应对方案。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