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3
郭广昌:合规是生命与底线,绝大多数中国企业很守规矩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10分钟(3810字)

2018-04-23 09:54:28 郭广昌:合规是生命与底线,绝大多数中国企业很守规矩

进一步开放金融未必会导致中国金融企业竞争不过外来者。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北京】4月23日报道(文/王非)

由中国企业家俱乐部主办的“2018中国绿公司年会”于4月22日-24日在天津举行。本次年会主题为“智能商业时代——高质量发展与价值创造”。

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在论坛上表示,自己从来不对一个投资提回报率,只要把事情做对、做好,回报率只是一个结果。

复星不把回报率作为追求和考核目标。

他还补充到,我的意思是,回报不是算出来的,是做出来的,所以不设定一个预目标的回报率。

郭广昌还认为,绝大部分中国企业,无论在中国发展还是海外发展,都是很守规矩的。不守规矩的还是一小部分,由于一些不良习惯造成的不守规矩还是少数,在我们整个国家占比尚小。

他还提醒道,企业在合规方面应该有非常强的意识,“合规是生命,合规是底线”。

关于外资进入金融行业,郭广昌表示,哪个行业开放的越早,中国企业的竞争力越强。他以互联网企业为例,”互联网企业是开放最充分的,竞争最激烈的,不是都成长起来了吗?“

郭广昌还认为,只要是足够的开放,给民营企业足够地宽度,让他们平等地参与,哪怕是一开始吃点亏,但是会激发中国企业的学习力。

所以,进一步开放金融未必会导致中国金融企业竞争不过外来者。

以下为演讲实录:

唐越:很多企业家,特别是从产业角度讲,复星、永好在国内做得非常成功,绝大多数企业家没有能力,或者没有这个愿景在全球做,你们现在看来,我们不讲历史,未来五年中,在国际市场上所获得的回报率,和你们在国内市场获得的回报率,哪一个会更高,完全从财务角度来讲,哪一个获得的回报最高?

郭广昌:我从来不对一个投资提回报率,只要把事情做对、做好,回报率只是一个结果。我们不把回报率作为追求和考核目标。但是把这个事情做好作为一个考核目标,包括客户满意度、技术含量等等,我更不会比较对国外企业投资回报更好还是在国内的回报更好。我们要做的是,没有一个企业是纯粹海外的,没有一个企业纯粹是中国的,在中国投资的企业都要到海外发展,在海外投资的企业都要带到中国来。现在反全球化的力量的确有很大的声音,但事实上已经到了全球整合资源的时代,这个问题两难,第一,我不预测,第二,我也没办法预测,所以非常抱歉。

唐越:广昌是做投资回报率最高的之一,他最大的秘诀是从来不算回报率,所以回报率最高。

刘永好:他多精,郭菲特哪有不算回报的,他的回报非常好。不但投资的时候要看历史,通过收购以后参与进去,能够带来新的增量,还要看当地的增量,和中国互补带来的贡献,所以回报是综合的,而不是单独的。我们集团在海外20年的投资来讲,农业和食品这个领域,在海外投资的回报并不低,跟国内比略高一些,也高不了多少。资本市场考量结合起来,回报率稍微高一些。但是我们必须有这样的布局。海外的风险点不多,虽然回报略高一些,我们在这些地方的综合优势会强一些,但是不确定性也很大,不确定性导致了回报率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张懿宸:我们是做PE的,一定要做回报率。

郭广昌:我不是不算回报,我的意思是不是算出来的,是做出来的,所以不设定一个预目标的回报率,是这个意思。

张懿宸:从我们自己投资的感觉来讲,整体境内和境外投资的回报差的不是特别多。有一点,境外投资的回报比较稳定,因为整体来讲,尤其做并购的是比较成熟的公司,公司有自己的业务品牌、现金流客户基础都是非常好的,只不过在这个基础上把中国动力嫁接上去。做投资可能回报三年、四年,两倍,如果再能加上中国动力,比别人再做得好一些,可能回报就好一些。但是国内的做好了,有七、八倍,做不好就丢钱,整体的区间比较大。

唐越:现在美国的环境比较困难,前两天华为提出有可能退出美国市场。你们最近收购了麦当劳在中国的业务,未来中国外商投资企业有没有更多的公司招到像你这样对于中国市场比较熟悉的人,跟你们合伙或者给你们投资机会,帮助他们把中国的生意能够做的更大,或者更本土化,或者更好?

张懿宸:这是肯定的,尤其是过去一年中,我们投资的速度比较快,起码有四家公司是跨国公司卖给我们的,麦当劳是一个,但并不是退出中国,确实是要找到更好的伙伴,能帮它把中国的业务做得更快一些。做避孕套的公司杰士邦,母公司是澳大利亚的“爱尔森”,我们把它接回来了。还有英国的皮尔森卖的华尔街英语,我们也买过来了。最近做的欧洲的专门做宏观经济研究数据库的,叫GMID,我们也买下来了。主要原因确实是跨国企业到了今天在中国越来越觉得市场竞争太激烈,对中国市场的情况研究的不到位,中国竞争对手的能力确实和十年前、二十年前相比不可同日而语,这是他们遇到的困难,加上国际上以往他手里有中国资产,经常得到议价的,今天有中国资产,资本市场有的时候甚至给它折价,因为觉得中国的风险大,从这点来讲,中国的买家接手这类资产,往往确实有这样的优势,可以把它做得更好。

唐越:广昌刚才讲的很重要一点,在全球化过程中一定要守全球化的规矩,中国企业家讲的不是那么多,有很多企业家在中国的成功都是有中国特定办法,而去守全球化的规矩,特别在发达国家中很多成本是非常高。你们是怎么做到的?怎么样来克服自己以前的某些习惯或者思维定式?不一定追求最高效率的情况下而去追求最合规、最安全的做法?

郭广昌:首先我不同意你的说法,我觉得绝大部分中国企业,无论在中国发展还是海外发展,都是很守规矩的。不守规矩的还是一小部分,由于一些不良习惯造成的不守规矩还是少数,不管多大,在我们整个国家占的比例来说还是小的,我坚决相信,大家不相信吗?

张懿宸:在外资投行工作这么多年,对合规这事非常重视,我经常跟自己的法务人说,如果是在国外,该怎么做你请最好的律师。在中国拿给我最后做个判断,因为有些东西是商量的,在国外是没得商量。

郭广昌: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我不用企业的例子,一个朋友的小孩在美国读高中,最近非常的烦恼,什么呢?这个女儿写了一篇也不是什么,是一篇作业。作业其中引用了一些以前谁说的,谁说的,有一段东西引用的时候忘了标记出来是引用别人的,也忘了老师问她的时候她说我自己想的,没有引用别人的,在中国不算个事,在那里变成大事。他说如果你不承认,我要开听证会,校务听证会,专门对这件事情进行听证,再不行就把你开除掉。的确中国文化跟美国文化不一样,我们干吗搞得那么严重。但是我相信企业在这方面应该有非常强的意识,合规,合规是生命,合规是底线,所以我不觉得复星做得特别好,复星只是对这一点的确有深刻认识,可能会有一点小的马虎、不在意,会造成非常大的麻烦,对这点我们有更深刻的认识,我并不一定中国企业不规范,没有这么回事,但是有的时候不是有意的,有时候是不注意引起的,在这点上我们千万注意,很多时候一个不在意、不注意、不尊重,可能会带来无限的麻烦,我只是提醒这一点而已。

唐越:像最近的中兴通讯就是这样的离子,中国人觉得不就是给30个员工发发奖金,这有什么大不了的,中兴通讯当时在美国德克萨斯州联邦法院和美国商业部的认罪和解协议,对认罪和解协议的违约,可能就是非常严肃的事情。三位谁回答都可以。三位讲到关于海外的并购,实际上都和中国市场有关。中国经济的发展不像预期那么强势的时候,海外并购是否还像以前那么有吸引力?有没有一些对应的措施针对这样的问题?

刘永好:中国的市场发生变化,以前中国很多东西没有,所以在海外投资,生产的产品回来会受欢迎。而今天国内几乎都有了,这就要看我们为什么要在海外投资,是为了我们的市场更加国际化,是为了技术还是为了品牌,还是对中国的市场有帮助,一定要有目的,绝不可能没有任何目的的,看到这个东西就去买,就去做。当然,跟国内比,国外的有可能便宜,中国的卖100块钱,同样的东西国外只卖30块钱,有道理,因为它便宜,总得有道理。现在看起来,很多并购,比方说我们收购澳大利亚宠物公司,中国的宠物消费每年在将近30%的速度增长,但中国宠物的饲料能力和品牌确实不够,大量的进口国外的,这个时候我们在全球看哪个国家有相当的规模,技术水平含量比较高,第三,选择以后去收购,跟中国结合,是互补的,对中国市场有利,同时对国外的市场也有利。肉牛,因为那个地方有比较优势,草多、地多,而中国养牛需要草和地,这样的格局是有原因的,另外一方面是为了品牌,为了学习,我们要学习他们,食品安全怎么做得更好,技术上怎么更领先等等,总是有原因的。

郭广昌:我补充一句,我们的根总在中国,无论在海外投资还是中国投资,中国经济放缓,中国经济受到了影响,对所有的投资都会有影响。但是我觉得对中国经济的发展充满了信心。

唐越:这个问题请郭总,张总辅助回答。十年前,在海南领导说了允许外资可以进中国,郭总已经布局了保险业和金融业,布局的好像都是中小型的保险公司和银行,外资大的进来,自己如何避险?对内资的,还没有跟外资合作的抗衡国外大的机构,如何抗衡?当然中信资本已经做了很多,先听一下民营军的回答,再听一下国家队怎么说。

郭广昌:中国进入WTO之前有很多争论,说“狼来了”,中国是不是一旦开放之后都不行了,哪个行业开放,哪个行业不行,但事实上我们看到,哪个行业开放的越早,中国企业的竞争力越强,所以我根本不认为现在进一步开放金融会导致金融企业竞争不过人家。互联网企业是开放最充分的,竞争最激烈的,不是都成长起来了吗?我觉得只要是足够的开放,让民营企业足够得款度平等的参与,可能一开始哪怕吃点亏,但是我们的学习力会更快,所以一点都不用怕。按照银行和保险来说,我跟很多银行、保险界的大佬们谈过,大家现在不是很担心了,非常有信心,所以我倒感觉现在很多科学技术或者工业技术,包括管理、人才的培养得益于改革开放,所以改革开放是最好的进一步的改革,进一步的开放,是中国整体提升全球竞争力最好的方式,要相信我们自己的企业,要相信我们这些土狼不会比洋狼差,我觉得我们有足够的信心去竞争,这是我的看法。谢谢!

张懿宸:我完全同意广昌的观点。尤其金融业,今天如果和十几年前相比,那个时候最主要的金融机构,几家大银行从非常高的不良资产陷入困境,十几年之后得益于中国经济高速发展,他们的体量已经在全世界最大的银行之列,没有任何一家外资银行能吃掉他们,证券公司也是同样的。因一稍差一些的是资产管理公司,整体是因为我们国家资产管理起步的比较晚,加上一直有种种刚性兑付,种种对投资回报做担保,并没有充分的让市场竞争,所以我根本不认为对外资开放,汇兑我们的金融系统造成很大的冲击。

唐越:谢谢大家这么晚参加我们的全球化专场,感谢三位嘉宾给我们精彩的分享。谢谢大家!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