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3
扎克伯格听证会后,Facebook松了口气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6分钟(2309字)

2018-04-16 14:40:32 扎克伯格听证会后,Facebook松了口气

在听证会期间公司市值增加了约170亿美元。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416日报道(编译:杨家懿)

在上周马克·扎克伯格面对国会马拉松式的证词中,大概有20%的时间——也就是是两小时,与参议员约翰·康宁进行了略显尴尬的交流。康宁想知道当人们删除自己的Facebook账号时,他们的数据何去何从?扎克伯格回应说Facebook会删除相应用户的数据。但康宁继续问道:“当那些和您签署协议的第三方想要使用基础信息时,例如为他们自己的利益做一些定位广告时,Facebook又会如何处理数据呢?”

对于扎克伯格来说,这样的质问无疑是令其气恼的。他曾反复陈述过,Facebook不会向广告商售卖用户数据。这样做只会让外部人员创造竞争性的广告定位产品,会对Facebook造成损害。扎克伯格再次耐心地解释了Facebook的工作方式:“我们不会向广告商出售用户数据。我们不会向任何人出售数据。”

听证会前,扎克伯格在门洛帕克市的同僚一直很紧张。该分公司已经承受了数周的嘲笑、侮辱和打击,股价暴跌。但此次听证会上,从未以个人魅力和敏捷的现场反应速度闻名的扎克伯格,将会像案板上的肉一样被专业的“厨师”们烘烤。这让Facebook全体人员的感受就像看着一场令人忐忑的婚礼上的新娘父亲。他手握一杯夏敦埃酒,移至话筒处开始祝酒,观众们心里想着,一切会好的,一切应该顺利的,但也没准出现可怕的错误。”

但根据众多Facebook员工的询问来看,随着听证会的开始,总部中的每个人反而冷静了下来。首先,显而易见,许多参议员实际上并不知道Facebook在做什么。“我个人对听证会成员的糟糕准备感到非常惊讶。”一位Facebook高管告诉我说,“一旦知道了这样的准备有多槽糕、与事实多不符,每个人心中都了然了:我们的确犯了一些错误。但这群家伙对这些根本知之甚少。”公司中的许多人重复着这样一个梗:议员查克·格拉斯利推断道:“扎克伯格先生,我最近看的一本杂志附带了一张软盘,为我提供了名为‘美国在线’的30个小时的免费服务。这与Facebook的服务一样吗?”

在扎克伯格和康宁的部分结束后,约翰·图恩插话说该休息一下了。图恩或许是会议室中对Facebook最具有话语权的人。他监督参议院商业委员会,而后者又帮助监督联邦贸易委员会——他或许有最好的信用度。但是扎克伯格回复到,事实上,他可以继续对话。“你们可以提更多问题。”扎克伯格说。他还没有精疲力竭。

在门洛帕克市,一些员工欢呼起来。据一位看直播的人说:“这就像魔法一样。”另一地点,聚集在Facebook办公室的高级主管们开始大笑欢呼。“新娘父亲”的祝酒非常顺利,没有任何可怕的事发生。同时,员工们也关注着股票行情。这段时间来第一次,Facebook的股价开始上涨。

此后不久,迪恩·海勒问了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你认为对数百万美国人的个人信息,你负有比联邦政府更大的责任吗?”

扎克伯格可以选择:避开常规思路,说很难回答;或是说一些带有爱国激情、模棱两可的话。但他决定将事情简化,仅仅说了“是的”,停顿片刻后开始转向别的话题。

一位Facebook员工说,这是另一个魔法时刻。“那种内心的情绪完全改变了。”

部分负面评论

扎克伯格上周没有给大家留下深刻印象。《纽约邮报》称他为“社交愚人”。TED大会上,Facebook也遭到了反复抨击。一位演讲嘉宾,杰伦·拉尼尔宣称:“除非能够解决这个问题,否则我不认为我们的物种能够生存下去。”人们取笑扎克伯格坐在一个被戏称为助推器座位的地方。那些或许是第一次看到扎克伯格的人惊讶于他看起来像一个类人生物。特雷弗·诺亚说扎克伯格肯定“送过来一个机器人版本的自己”。吉米·坎摩尔则宣称扎克伯格“几乎甚至设法复制了人类的微笑”。

不过,扎克伯格不太可能会在意这些廉价的攻击和笑话。他一定注意到,在听证会期间公司市值增加了约170亿美元,使他的身家增加了25亿美元以上。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听证会最重要的作用是安抚其不安的员工们。最近几周,在Facebook工作的似乎有点类似于2008年在高盛工作的状况——对Facebook来说,最大的挑战是员工留存问题。

尽管Facebook已经获得了数十亿美元的盈利,但在硅谷内的工程师所面临的竞争仍然非常激烈。最近几周,Facebook似乎显得摇摇欲坠、不堪一击,一名员工甚至公开宣称辞职。

如果以员工士气作为指标来评判,扎克伯格的听证发言是成功的。在参议院听证会前期,奥林·哈奇(Orrin Hatch,共和党-犹他州)逼问扎克伯格为什么他的公司没有订阅模式。扎克伯格的回应小心翼翼。哈奇接着问道:“如果是这样,那么您如何维持一个用户不为服务付费的商业模式?”

扎克伯格再次以微笑回应:“参议员阁下,我们运营广告。”

此后,在门洛帕克市,许多Facebook员工在会议上都会重复这个玩笑:“参议员阁下,我们运营广告。”

广告业务如何运营

这并不是说听证会完美结束了,即使对于Facebook内部来说。令员工们困惑的是,当被问及广告业务细节时,扎克伯格似乎常常表现得有所欠缺。当受到来自罗伊·布朗特(Roy Blunt,共和党-密苏苏里州)的压力时——扎克伯格避开指出他是Cambridge Analytica公司的客户——Facebook的首席执行官无法指定Facebook是否通过用户的计算机设备追踪用户或追踪其线下活动。

他似乎对Facebook收集人们数据的细节讳莫如深。总的而言,扎克伯格承诺会跟进43个问题;其中许多最直接部分是关于广告业务如何运作的细节。当然,扎克伯格回避这些问题也可能是因为他不想在国家电视上谈论Facebook的追踪。然而,一些内部人士似乎更倾向于认为他真的不知道。

这是为什么呢?在Facebook内部,这仅仅被视为他的许多同僚都深知的事的迹象:扎克伯格对产品和工程的兴趣远超于他对业务。他的前演讲稿撰写者凯特·洛斯(Kate Losse)告诉我,她认为他做得很好。但她也对他无法回答Facebook主要盈利方式细节的事感到震惊。“我真的相信他不关心广告。”

扎克伯格马拉松式的证词也没有了结有关其公司最大威胁的问题。扎克伯格没有就俄罗斯在该平台的运作范围给出周密的答案(且国会成员也没有提出周密的问题)。在适当时候,我们仍然完全有可能看到剑桥分析和俄罗斯故事汇合的风险。如果发生这种情况,Facebook将不得不处理比过去几周的混乱更黑暗的事情。简而言之,这意味着信任Facebook的用户数据——甚至私人信息,最终落入试图操纵总统选举的外国对手手中。

2011年FTC同意令的问题仍然若隐若现——Facebook是否违反了条令?因为该公司在了解Cambridge Analytica公司的数据收集行为后没有合理地保护人们的隐私。一项扎克伯格几乎未做过试验的调查正在进行,这可能会耗费公司数十亿美元。

尽管如此,在Facebook内部,团队们很高兴。周四,听证会结束的第二天,雪莉·桑德伯格本应在全公司的问答环节面向员工发言。然而,扎克伯格回到了门洛帕克市,亲自回答了问题。一位员工这么形容:“这是一个马克粉丝的盛会。”。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0
评论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