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
Tinder大战Bumble :约炮两巨头撕逼,宛如智障小学生对骂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6分钟(2268字)

2018-04-08 Tinder大战Bumble :约炮两巨头撕逼,宛如智障小学生对骂

两家公司使用的语言都非常激进及吸引眼球,这其中可能有更大的目的。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4月8日报道(编译:福尔摩望)

作为世界上最受欢迎的两个约会应用,Bumble和Tinder正在屏幕之下开战。

上个月,Tinder母公司Match Group起诉Bumble侵犯了其专利和商标,且滥用商业机密。

Bumble很快就做出反击。首先,它发表了一封言辞激烈的公开信,声明自己不会被威胁。然后,它提起了自己的诉讼,指控Match欺骗获取Bumble的机密信息。Bumble声称,Match的诉讼是企图通过诋毁公司来吓跑其他投资者。

这只是最近的一次风波,两者之间的闹剧已经持续多年。

Bumble创始人背后的故事

Tinder和Bumble有一段纠结的历史。

Bumble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Whitney Wolfe Herd是Tinder的联合创始人。她于2014年离开Tinder并推出了Bumble,承诺为女性提供更安全的约会体验。该应用的特点是需要女性首先采取行动,凭借这一特点,该公司用户群爆炸式增长。根据分析公司App Annie的数据,去年,Bumble是美国下载量第三大的约会应用。Tinder排名第一,Plenty of Fish排名第二。

AppAnnie的市场经理Lexi Sydow说:“Bumble取得了巨大的增长。几年前,它甚至不会出现在收入榜的前列。虽然现在仍然没有Tinder那么庞大,但是其巨大的增长势头是非常有前途的。”

凭借着其2017年近4亿美元的收入,Tinder仍然是这一行业的老大。但过去两年内,Bumble的下载量增长了570%。

早在她起诉并创立竞争公司之前,Wolfe Herd就是Tinder最初取得成功的关键人物。她是第一批员工,在担任营销副总裁期间,成功的建立了针对大学生的用户关系。她认为,先吸引女性,然后男性会自然而然的跟随着使用。

在该应用的早期阶段,Wolfe Herd与她的老板,即Tinder首席营销官Justin Mateen约会过。根据2014年提起的性骚扰诉讼,Wolfe Herd与Mateen分手之后,Mateen不断在同事和首席执行官Sean Rad的面前贬损她的声誉;多次威胁她,包括告诉Wolfe Herd,如果“伤害了他的颜面”,会解雇她;他甚至还告诉Wolfe,会取消她的联合创始人头衔,因为有一个年轻的女性联合创始人会让公司看起来像个笑话,让公司的价值受损。当Wolfe Herd向Rad提起这件事后,Rad却认为她“很烦人”。当她提出辞职,并要求遣散费和股权时,他反而先解雇了她。

于是,她起诉了。结果,Mateen先被停职,最终被迫辞职。Rad被降职,但之后又恢复了首席执行官一职。2016年末,他离开了Tinder。(现任首席执行官是OkCupid前CEO Elie Seidman。)该诉讼于2014年9月和解。

2

图:Tinder联合创始人Sean Rad

2014年12月,当Bumble在应用商城推出时,它的员工包括了好几名前Tinder员工,比如Tinder前首席产品官Christopher Gulczynski和前设计副总裁Sarah Mick。另一个交友网站Badoo的创始人Andrey Andreev也加入了进来。

毫无结果的收购交易

时间快进几年。

根据Bumble上个月提起的诉讼,去年夏天,Match Group向Bumble提出了4.5亿美元的收购报价。Bumble拒绝了这份报价,因为其认为公司估值要更高。于是,Match要求提供更多关于Bumble财务和营销策略的机密信息,以提高其报价。根据Bumble的说法,Match在12月又提出了另一个报价,要比最初的4.5亿美元高出数倍。但随后该公司决定撤回报价,不再投资。

根据起诉书,今年2月,Match再次返回谈判桌。这一次的报价低于12月的报价。为了让Match提高价格,Bumble分享了其他竞标者的详细信息,这些竞标者有望在3月中旬提供报价。

关于收购事宜,Match没有予以肯定,而且也没有对Bumble的过程描述有所说明。一名发言人说道:“我们无法评论相关的收购流程。”

战争导火线

直到2月中旬,Bumble和Match之间的仇恨才公开。当时,Market Watch发表了一篇有关Tinder最新功能的文章:女性现在可以选择只与她们选定的男性进行互动。

这一功能听起来就与Bumble的模式非常类似。

Bumble在诉讼中声称:“Match复制了Bumble的核心功能,并在Bumble已经创造的领域内进行竞争。这样的行为,无疑是为了冷却投资市场。” 然而,接下里的事情更加令Bumble团队震惊。

3月16日,Match Group起诉Bumble,指责其抄袭。Tinder表示:“Bumble试图模仿Tinder的功能,替换掉Tinder的名字、品牌和外观,试图满足Tinder创造出来的用户期望,并完全在Tinder的基础上打造自己的业务,只是用女性首先行动的营销策略加以区分。”

这起诉讼涵盖了很多理由。关键要点如下:

1)Match Group认为,Bumble侵犯了其去年获得的两项专利,一个有关Tinder配对潜在约会对象,一个有关应用的设计。

2)Match认为,Bumble使用“滑动”术语侵犯了Match的商标。

3)Match还称,之前曾在Tinder工作过的Bumble员工Gulczynski和Mick盗取了其商业机密。

Bumble在纽约时报和达拉斯早报上刊登了一份公开信,作为反击措施:“亲爱的Match Group,我们把你滑到了左边。我们不喜欢你多次试图收购、复制和恐吓我们的行为。我们永远不会被你收购。无论价格如何,我们永远不会损害我们的价值。“

这份信还写道:“我们作为一家由女性创办和领导的公司,不会害怕侵略性的企业文化。这就是所谓的‘霸凌行为’。对此,我们坚决抵制。”

Bumble非常明确地表示,其对于女性来说是一个更加安全的应用。“我们每天都在努力保护近3000万的用户,并设计出一个更加负责的环境,与其浪费时间来收购、复制和起诉我们,你为什么不花点时间来管管你的平台上出现的不良行为呢?”

Match用一则声明作出了回应:“事情很简单:一家公司窃取商业机密和侵犯专利之后,必须要付出相应的代价。我们有责任通过这两起诉讼来捍卫我们员工的工作。”

虽然两方打得火热,但是,一些分析师认为Bumble的公开信是一个精明的营销举动。

法律服务和通信公司Copo Strategies的主管律师Wayne Pollock说道:“Bumble巧妙地将这起诉讼定性为‘大公司在欺负小公司’。虽然Bumble被另一家大公司Badoo占有79%的股份,但是毕竟高层都是女性,也就是我们常常说的‘弱势人群’”。

后来,在3月28日,Bumble有起诉了Match Group,要求后者赔偿4亿美元的损失费。Bumble认为,Match所说的商标和专利侵犯无中生有;此外,Match的行为拉低了Bumble的投资价值。

不仅仅是商标和专利

Bumble坚持认为,这些设计是属于功能性的,因为它们只是模仿了物理运动的方式,并不是可以申请作为专利的东西。不过,Match表示,Bumble还侵犯了Tinder匹配功能的专利。相对应地,Bumble则回应说,根据法院几年前的判决,计算机运行的功能,不能作为商业专利。

基本上,Bumble认为Tinder所说的算法只是数字配对的标准做法,并不是其公司专有的。此外,两者在具体商标名称(也就是应用内功能按键的具体名称)相关的事宜上也在争吵不停。

可以总结为一段话:Bumble认为,Match提交的是虚假专利,主要用来贬低Bumble,这是因为因为它不愿支付Bumble想要的收购金额;Match认为,Bumble的的确确是侵权了,反诉讼是因为其气急败坏。

不过,业内人士则认为:两家公司使用的语言都非常激进及吸引眼球,这其中可能有更大的目的。

Pollock说道:“Match贬低Bumble的估值,这可能是为了收购,也可能是为了吓走其他买家。至于Bumble,它可能是在打‘同情牌’,让Match的投资者、股东和员工质疑其公司文化。”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