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4
圆桌分享:改变格局才是从创业大军中突围的最佳方式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10分钟以上(8540字)

2017-12-24 圆桌分享:改变格局才是从创业大军中突围的最佳方式

限制创业者们最大的因素可能就是他们自身的格局。

【猎云网(微信:ilieyun)北京】12月24日报道(文/齐丰润)

12月23日,“为大胡建打call”2017首届闽籍互联网领袖峰会在北京正式举行,紫辉创投创始人郑刚、小马蜂创投创始人尹平、IDG董事王辛、赛富亚洲投资基金管理公司合伙人谢学军、春光里资本合伙人卢常福、天使投资人吴秋坪、青瓦资本创始人刘剑锋做了主题为“创业窘境·突围福建”的圆桌分享。

[406][143]

紫辉创投创始人 郑刚

在圆桌论坛上,嘉宾们一致觉得创业者的格局小成为了限制闽籍创业者的最大原因。由于闵京两地创业环境和资源的巨大差异,使得两地的创业者在看待问题的方式上又有着较大的不同。受限于此,在福建的创业者们无论是在个人的格局方面,还是在战略眼光上,都不如北上广深的创业者。

[481][195]

小马蜂创投创始人 尹平

除此之外,还有嘉宾提出,福建在对创业者的政策扶持上做的还不够,这使得在福建本地无法形成完整的创业生态,也使得整体的创业氛围得不到提升。

[0][0]

IDG董事 王辛

再者就是创业者需要根据自身的情况和需求去选择创业的位置,而不是一味地沉浸在福建,或者是盲目地进军北京。

[406][143]

赛富亚洲投资基金管理公司合伙人 谢学军

不过也有嘉宾认为,相比于北京的创业者,福建的创业者更懂得珍惜资源,无论是资金还是其他方面的资源,福建的创业者都会细致的把它们用在最该用的位置之上,从而创造出价值,这也是值得北京的创业者们去借鉴的。

[0][0]

春光里资本合伙人 卢常福

论坛的最后,大家对2018年做出了展望,希望闽籍的创业者无论是在什么地方创业,无论是做什么,都要保持住闽商们“爱拼才会赢”的精神,为世界带去变革。

[406][143]

天使投资人 吴秋坪

本次峰会以《“为大胡建打call”》为主题,由犀牛会、起风了、猎云网共同主办,由北京福建企业总商会、福建省互联网经济促进会、福建省委统战部新的社会阶层人士联谊会作为指导单位,主要以福建投资人、企业家、创业者干货分享为主,这也是福建创投圈的一次盛会,是福建创业者爱拼才会赢、抱团一起闯的集中体现。近千名投资人、企业家和创业家们,共同寻找创业新商机,把握未来新方向。

[395][136]

青瓦资本创始人 刘剑锋

以下是此次圆桌论坛实录,猎云网(微信:ilieyun)整理删改:

陈洪武(主持人):大家下午好,我是这一次论坛的主持人陈洪武。我是福建漳州人,很早就来北京了,1987年到北京读书,把北京混成第二故乡。

首先给大家算是拜个早年,元旦马上到了,相信经过2017这么一年,大家肯定也得有失,有成功有失败,过程当中辛酸苦辣都尝过了。

我自己是福建人,在福建的投资给我带来的收获还是挺大的。我在厦门投的都是A股上市的、非常好的企业,也是由于有有这种跟咱们老家之间的非常深厚的感情纽带,使得我对福建的创业者,福建整体的创业环境还是非常关注,经常去福建看企业。应该讲福建确实跟咱们北京这边的创业环境,投融资环境,创业者的理念都有很多不一样,很多差异的地方,我想经过上午的嘉宾的分享,可能也确实有很多大家能够感同身受的,在此我想就不多占用大家时间,先让我们在座嘉宾,每个人用一到两分钟时间介绍一下自己跟你们所做的事。

郑刚:非常感谢主持人。今天真的特别开心,第一个在这种会上讲话,我们福建人的福建音和闽南音,总是让我们觉得自己好像比人家低一等的样子,讲话的气场气势不够;我腿比较短,坐这种椅子很不舒服,他们总是一个大沙发围着坐,今天这个坐起来好像专门为我们量身定做的,真的特别开心。

我们福建长期以来从古代到现在,一直被边缘化,现在特别开心,我觉得我们回归了主角。我们通过互联网有这么多创业者,有这么多成功的福建人走出去之后,他们在整个中国确实在先行。今天这个大会,第一个要感谢云投,第二个要感谢所有在座大家,你们这种精神,我相信我们福建人的路肯定会走的越来越宽。希望大家到新的行业,新的平台,牢牢抓住机会,谢谢大家。

尹平:小马蜂长头创始合伙人尹平,我们这个基金很简单,一个只投早期天使期项目,第二个我们只聚焦消费升级项目,创新消费。参加这个峰会我觉得特别感谢猎云网、起风了、犀牛会,确实能把大家在北京聚在一起,在这一个寒冷冬天里,我觉得你们是功德无量。

另外一个我也希望通过这次峰会跟更多创业者做一些连接,因为确实我们基金需要跟一线创业者有更直接连接,我们是投早期,往往开第一枪,如果你们有什么创业想法,在消费方面,欢迎大家多多交流,谢谢。

王辛:我刚刚已经介绍过了,我是IDG的王辛,不耽误时间。

卢常福:大家好,我是南平市顺畅人,叫卢常福,是春光里资本合伙人,我在福州、厦门、北京都工作过,也算是二次进北京。原来大学在北京上的,分配回福建,所以在福州、厦门的工作各有三四年。

再回到北京来,自己也是先创业后投资,之前也做了集团副总,在央视也做过部门副总。自己创业以后第一个公司卖了,第二个公司马马虎虎,现在转做股权投资。春光里资本也欢迎大家去,我们在北新桥,在人民美术大厦有个小的会所,欢迎大家有空作客。春光里资本主要投A轮之后项目,主要在大消费、大文化、环保节能这方面,我叫卢常福,希望以后大大家有更多的缘份结识,谢谢。

谢学军:我是谢学军,是泉州人,具体说是安溪人,也是跟陈总是1987年来北京读书,在北京到现在。我在赛富基金工作,赛富基金在福建还是有不少的投资,在厦门有好几个基金,所以我在北京跟厦门两地投的比较多。今天当然跟大家一样,非常高兴来到这里,特别是在下午已经四点多了,这个时候我看会场还是坐的满满的,在各种大会上很少见的,一般下午到这个时候会场里面没什么人了,说明我们福建人凝聚力还是很强的,大家创业热情非常强。

赛富是一家专门投资在大的TMT领域基金,主要投早中期的企业,也欢迎大家联系我们,我们有机会多合作,谢谢大家。

刘剑锋:大家好,我觉得站起来比较有意思,我也站起来,我是闽南人,我是来自厦门本土的比较专注于早期的基金,叫青瓦资本,我是刘剑锋。我们在厦门有做了一个统计,目前我们投了20来个项目里面,70%都投在福建,30%投在外面的城市,今天来的项目也有两个是我们投的。另外在厦门,我们做了一个福建省最大的创业基地,一共两个地方加起来有2300平。

当初做这件事情,我们定位想说,如果像在外地的投资机构,或者外地的创业者,其实我们也希望作为一个对接的平台,所以欢迎大家回厦门。套用早上主持人的话,我们公司可以开在任何一个城市,但心只有一个,非常希望大家回来福建。在这里面再说一下我们的方向,因为我们现在是定位三新,一个是新娱乐,第二新消费,第三新金融,青瓦就是希望像闽南的风格,青山绿水,青瓦红砖,希望会后能够跟大家多互动。

吴秋坪:大家好,我是天使投资人吴秋坪,我们定位自己是一家投资服务管理,而非投资管理公司。怎么定义我们服务,我们想从说创业初期到公司上市需要一系列服务。比如,如果在座的各位,给我机会让我投资了你的公司,我们希望第一可以做到帮你投资,我们投了一个灏景传媒,帮助大家解决流量传媒,在上市渠道,帮你介绍最专业头行,以及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这么做只有一个目的,我们一起早点走向成功之路,所以在座的各位希望你们尽快把BP发给我,谢谢。

陈洪武(主持人):我们美女投资人真的借助任何一个机会都在给自己做做广告,我觉得挺好的,这就是非常好的顶层创业者,我很喜欢这样的。

应该说咱们福建的创业者,我觉得还是挺有特点的,我想起来十几年在IDG介绍一个项目的时候,那个时候做的是公交车身的广告牌,我去跟他谈的时候,他说我们买的成本特别低,毛利水平特别高,我问他为什么能够做到这样,他说公交车上的广告,一般来说公交车公司卖给你之后,你去跟他买的时候,可以按半年买,按三个月买,或者按一个月买,也可以按一年买。结果他跟公交车公司说我买一个月,跟客户最少卖半年,一般来说公交公司一个车身广告刷上以后再弄掉成本很高,所以最后卖不掉也就卖不掉了,基本上买的成本可能一个月两个月,最少卖半年,所以因此利用这种小聪明赚了很多钱。

我去跟公司讲的时候,我说这个创业者特别像福建人,在IDG介绍这个项目的时候,大家哄堂一笑,我说我没有这种聪明劲。福建的创业者,生存能力特别强。但从我自身感受来看,如果说的不对得罪大家,大家别在意。我的感觉福建缺少一个全国的眼光,甚至于全世界的眼光,实际上在很多我投过的企业,他们从福建到了北京以后,视野开拓很多。

我投过的蔡文胜,原来他是在厦门做玉米买卖,后来他到了北京以后,一下进到了中国互联网界的中央位置,所以一下发展的很好。我举这个例子,其实我们在一个地方,可能生存能力很强,也很聪明,但是有些时候你没有一个大的眼光,大的视角,大的格局。有可能我们很辛苦,我们做的很累,也能够赚点钱,但是很难把一个企业做大。所以我觉得站在北京这个位置上看到至少是全国,我们在福建这个地方看的是内看,或者是看周边的市场环境。我想这样的差别还是蛮明显的,最少在我们自身的潜移默化的深层次思想里面,我相信我们在座的诸位都是投资人,肯定有很多这样的感受。

还是沿着刚才顺序,总结合自己过去一段时间,特别是过去一年的经历,跟大家分享一下,你从投资人的角度,去观察两地的创业跟投资环境,包括可以晒给大家的一些分享经验观点,从郑总开始。

郑刚:我尽量缩短,我能不能先做一个民意调查,现在在这里北京工作的互联网创业者,还有另外一部分从厦门过来的,在北京的举手,那应该是一半,在福建的举手,看来应该还是北京居多。

看到确实还是北京人多,我觉得刚才陈总说的非常对,其实我认为还是相对比较有发言权,在北京上海都创过业投过资。以前不敢说在台上讲到自己确实比较有自信的观点,现在会好一点,这几年赶上好时机,确实我也是亲身感受和感觉到。我确实有这个感受,在大的池塘,你才能够比较大一点,你到海洋里面才能成为一条鱼。这个道理是在一个新的市场,大的环境,你能够非常快的成长起来,你的信息量真的是很大。

我曾遇到过台湾的创业者,他们给我的感受就是当地创业,商业模式非常好,产品非常好,人也非是好,但我就觉得他的眼光,他的想服务的东西,他解决周边的问题是狭窄的。当然我们很多创业者,我们创建的时候思想是解决旁边周边的问题,这个是OK的,没问题的,但是你应该是在每一个阶段创业的时候,经常反思一下,我到底还有什么方式,可以再的更大,还有什么方式可以突破,而且这种突破不是小突破,是革命性突破。

企业就是要往大里面做,当然我认为每一个人理想不一样,想做一个小公司也没错,我认为我们既然坐在这里讨论,就还是想成为将军,想成为元帅,想成为百度,想成为特斯拉的。但重要的是,你要在一个对的地方,做对的事,对的阶段,投到对的公司,碰到对的人,你就成了这个世界前沿。

大家要有见识,我们一定不要局限在自己这一个小地方做一件小事情,我们是可以以厦门为背景,但是我们业务是全国性的,我解决问题是世界性的。为什么这么多的创业公司,他们为什么这么多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密度,他们所创造的产品解决的是世界性的问题,所以他们才能成为世界性的企业。谢谢。

尹平:我们这个圆桌论坛讨论一个主题叫做创业,我分享在投项目的时候两个事情,第一个我小马蜂投了将近40个项目,但是没有福建的项目,当然不见得以后不会投,我相信通过这种峰会以后会有新的想法。

第二个比较囧,我回一趟厦门,像刘剑锋也推荐一些项目,我们也会看,类似我们投的范围项目,有的时候真的挺囧。我们那次坐下来跟福建创业人在一起,你知道北京的脚丫子项目,我们对标这个项目,福建很多早期项目对标起点并不太高,而且福建的很多项目,他们的商业模式对在北上广深,都有一个滞后和延时。

还有一个在福建本身比较缺少大的互联网公司,他的团队的优势,或者团队背景显现不出来,有时候限制了我们投资的时候下单的决心。这个是一个实际存在的状况,我们也验证过,就是说北上广深有非常好的资有非常好的商业模式,确实比福建差,福建那怕有一个小小的资源也用的非常好。

我觉得福建的创业者和资源项目对资源珍惜度非常好,包括蔡文胜做流量,不见得产生在福建,但是在福建运营很好。从文化角度来说,很多中原文化并不见得是产生于福建,但是有的时候在福建得到一种珍惜,所以一些资源在北上广深一流的资源,可能真正应用出来一些还在福建一些项目。有的时候看福建一些项目走出来,我们吓一跳,发现这些项目都是在死人堆来出来的,不是先天把资源用的怎么样,而是他的竞争者都死了,最终剩下他,他统一这个项目。

包括我们2014年那时候看的电商项目,同样的方向,正好有两个可选择的公司,一个是福建的创业者,一个是从阿里出来的,大家商业模式差不多,最终下单下的是阿里团队,估值也不算太高,而且投完阿里团队,很快我们给这个团队500万,别人给他1500万,结果两千万烧完之后后面没跟上,这个项目现在正在转型。

回过头来,去年年底,我们没投福建这个创业者,他们只有200万的钱,到现在活的很好,而且还盈利。所以福建创业者对资源珍惜度非常好,包括对资源高效利用是非常好的。所以我在想,以后一定还是要找准好的机会,跟我们之间的创业者多多交流,争取我们有机会能够投资你们。

王辛:有一个建议,我们很切身经历的体会,每个地方都能有一个龙头企业,我觉得在福建还是有很多很多这样的机会。

我觉得福建创业公司如果是立足于福建本土,一定注意两个方面不能碰。第一,如果你的资金壁垒是最重要核心竞争优势,这样子的创业项目千万不要碰。因为没办法,创业投资人去一趟福建见创业者效率太慢了,不适合主要靠资金驱动的业务。

第二,尽量不要碰靠技术驱动的业务。为什么连阿里巴巴都要把第二总部放到北京,因为北京毕竟是人才高地。

我们建议做一个相对来讲比较需要稳健运营,需要机器化运营,需要持续运营,经过十年的努力,我们也有机会变成一个巨头企业,谢谢。

卢常福:我说几点,第一个福建人的个性里面是特别具备创业成功的几个要素:特别勤劳,特别务实,特别有野心。

福建至少从IT、软件、游戏、文创很多领域都是在全国有蛮强的领先优势。创新是拼团队,福建一个完整团队的人才密度,资本的密度,可能跟咱们信息的密度、反馈的时效、眼光格局上略有差距。这是可以克服的,也可以来解决的。

从现在看,福建在新的移动互联网这波浪潮里面,《今日头条》、美图、美团都是福建人创造的,说明福建人的确具备很大的创业基因。

但是对于创业者来说,还是有需要加强的部分。第一,在创业格局上,明显北京、深圳、杭州是特别突出的一线梯队,成都、厦门属于比较突出。在创业版图城市地位,因为我们力争在落地,所以更多项目是在北京、深圳、杭州,没有那么多精力和时间去福建。为了一个项目去来回调研,这多数是通过一些组织进行,包括像今天犀牛会,能够建立起福建籍创业园和北京的创业和投资的联系平台,大家能够更有组织的在更高效率交流,就能够缩短这两个地方的空间和时间差。

第二点我认为,是地方政府的投入不够。现在,各地政府都在做一件事情,通过把自己本籍顶尖创业者、投资人吸引回流本地做集聚。最显著的就是湖北省政府把雷军小米系上百家企业邀请回去,给200亿的创投基金;湖南省政府把滴滴程为这波人召回给了70亿资金。通过这些方式把成功家吸引回本省,强化创业氛围,福建政府如果有这种打算,把外面创业成功的几大企业,加大美图、头条、美团这些真正的龙头企业的扶持力度,我相信能够支撑一个生态,大大推动福建创业人投资的成熟速度。希望经过大家的努力,能够为福建老家在新一得波创业浪潮里面添砖加瓦,谢谢。

谢学军:我上个礼拜在厦门,也跟政府的领导探讨这个话题,他就觉得很有意思。在福建,本地的信息化产业,或者互联网产业,其实是很活跃的。但是他们觉得很奇怪,为什么福建本地出现不了像阿里、腾讯、京东这样的巨头企业,没有形成生态链企业。但美团、头条可以在北京或者其他地方创造这种企业,他们也很感兴趣这个话题。

他们现在为了培养本地的创业生态,会找到头条、美团、腾讯,让他们在厦门做一些分布,做一些研发中心,他们也希望福建本地出现一些大的企业。但也有可能是这样一个原因,就是福建本地条件比较适合小而美的企业,就是小但是质量好的企业。

从创业角度来讲,大家可能要选择适合自己的,你是做一家小而美的公司,还是立志做一个大公司。我觉得不论从哪个角度都是一个好的选择,但是你要选择适合自己的道路,要考虑你现在手上的资源,还有适合你自己的条件。很多人觉得有一个远大的报复,有一个远大理想,编一个宏伟蓝图,就能拿到投资人的投资,能靠不停的烧钱烧出一个伟大的公司来,我想这种时代已经过去了。我认为还是要稳扎稳打,一步一个脚印,创业才能成功,谢谢。

刘剑锋:现在流行一句话,创业就是一种修行,而真正在修行的人是谁,我想应该是创始人。我觉得一个创业的企业,重要是创始人,他占了70%。这70%如何能够跑出来,更多是眼光,他的战略,他的胸怀,他整个人的格局。

人又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特点,就是其实我觉得在福建他的眼光是不是到那里,他的格局是不是到那里。在这种环境里面,人是不太愿意接受主动去学习,所以放到北上深这样的地方,大家可能会在外部环境下导致了他会灰灰心,更愿意接受,才会有这样的心态,关键还是创业者自己本身的修炼自己的自我提升。

我是2006年创业,2007年到了北京,2010年公司并购在香港上市。我应该是在北京限售之前把房子卖了又回到厦门,我记得有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当年在厦门见到蔡文胜是比较难的,在北京的时候我们都住在双井,各种会上能碰得上,但是在厦门的时候,说大家一起泡个茶都比较少。确实,在厦门小个地方,硬件环境非常好,但是还有个情况,有可能是同行相欺,确确实实就少坐下来泡个茶。但是在各种其他的会上,偶然能碰得上。

我拿了IDG的投资决策来北京,这是很重要的一步,现在信息已经非常对称,创始人都开始往外走,加强自己信息,而不再是呆在一个地方。像我现在家庭在厦门,不可能把家再搬到北京来,但是我经常到处跑,这个并不妨碍我去接受信息,也不妨碍我获取更大的项目,提升个人的水平。

这里也有不少从厦门,或者从福建过来的创业者。我的建议是来到这不要只待一天就走,你来参加这个会,你看到只是表面,一定多待上几天,享受一下这里的生活,这里的氛围。因为我当年来北京的时候,就发现我的执行力,我们的项目,或者我们的技术,不会比在所谓的帝都,或者其他城市差,但是我们差的是我们的眼界,我们的格局。

做投资大家都说是看人,你会发现拿到钱或者拿到投资的人都是会来事的,他会讲故事,因为他懂得现在的风口方向是什么。我们厦门有很多项目百花齐放,但我们少的是所谓的独角兽的企业,这方面确实偏少,偏少的原因我们在硬件环境里面,可能格局受限,创始人本身所想的并不想要。

我以前在来北京的时候,有一个在厦门很著名的、现在活的不错的项目,收入也不错,创始人一直问我一个问题,他说我羡慕你,为什么能够一个月在外地出差,我就跟他讲你也可以,为什么一定待在公司里面,你尝试一下,你走了一个月公司就会倒吗?这证明他的胸怀和格局是不够的,创业者一定要尝试走出去,把公司放手。

另外一个我们现在青瓦做了一个事情,是从深圳把华为的高管挖到厦门来。这位高管到厦门来的时候,跟我们团队,我们投的团队,和我们合作的团队高管沟通的时候,大家都有点抵触,我告诉他们,带他来是让他提升你们的眼光,因为你们已经不可能到大公司再去工作了,你们要去学习他。不要因为是一位空降的高管就去抵触,我们所有的创业都是信任,信任是最好基础。我最终想说我们要多增强自我的学习跟提升,谢谢。

吴秋坪:我们经常说创业者要打破自己的思维边界,要打破自己的思维天花板,我觉得第一个要打破就是地域的限制。我觉得创业要基于自己的项目挑选自己所在的城市发展,如果你的项目很适合在福建,那就在福建,如果很适合在北京,就在北京,如果你的项目很适合在国外也都可以。因为我觉得首先是要站在月球看地球看待整个全世界的角度看待创业这件事情,当下创业已经不再局限你在某一个城市,某一个地域性。互联网时代的各位,我们应该站在全球的角度去看待创业这件事情,如果你是工业4.0,可以跟德国合作学习,如果是AI的话,美国硅谷暂时领先,我们可以跟他们合作,不管通过学习、合作、投资。反正一句话,我们不是说福建人爱拼才会赢,要拼就拼一个全球第一,好不好。

陈洪武(主持人):刚才诸位投资人应该说分享的非常好,从视野,从理念,从创始人的修为,包括从基于本身自身地域,或者区域的优势确立整个公司的业务模型,我觉得分享很多。我想我们这么多人真的要泡茶来聊一天,话题扯不完,现在时间很有限,我们现在最后再占用大家一个时间,每个人从吴秋坪开始,每个人用30秒的时间讲一下你们未来在2018年,你们自己一些投资的去向,跟你们一些想法。

吴秋坪:我们的投资理念永远都是围绕着让这个社会更美好,让人民更幸福的主题,主要在座的各位你的产品和项目是让这个社会变得更美好的,我们非常欢迎你们今天把BP交过来给我们,谢谢大家。

刘剑锋:当初听到云投办这个活动,我也非常支持,觉得特别好。像我刚刚讲的,因为我们大家都是乡亲,至少大家有一个信任基础,信任就是胜任的基础,所以也是希望能够多有机会多互动跟合作。我们其实也是一个创业型的,在做投资时我一直也是把我们定位在创业,在创业里面更多要看创新点,大公司可能看战略,小的公司更多看创新。我觉得大家要专注自己的一些创新点,或者自己的优势。我们闽南人很习惯先把一个事做成生意,也不一定以融资为目的,我觉得关键还是要靠自己生存下去最重要。

谢学军:2017年还没过完,还有几天,现在我觉得我们大家已经都在考虑2018年要做什么。陈总问2018关注什么,我们赛富来讲还是一如既往,在大TMT里面找投资。我们赛富最近在厦门成立了一支基金,正在交割过程中,拿了地方政府引导基金的投资,所以我们有一些本地的投资任务,我们很大的一个关注重点是会关注在厦门本地的企业,所以如果有在厦门创业的朋友欢迎大家跟我们项目同事一起,我们可以多合作,谢谢。

卢常福:2018年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要回我们福建,在福建一定要落地一个春光里的创投俱乐部。明年计划在杭州、厦门、成都落地几个点,希望能够有更多的时间,回到我们最漂亮的福建老家,看更多的厦门项目,希望有幸跟大家结缘,谢谢。

王辛:像我刚才所说的,我们永远是在变化中寻找机会,哪里有变化哪里有机会,哪里有大变化哪里就有大机会,所以我们未来一定会做这个社会的改变者和推动者,谢谢。

尹平:2018年我们仍然会关注消费,但是我们会更关注技术驱动+消费场景应用这一块。创业不容易,投好项目也不容易,所以我希望在犀牛会这个平台大家相互赋能,谢谢大家。

郑刚:因为大家都在问2018年风口是什么,说实话风口很难抓,我一直在想到底是什么项目会让我激动,你把你自己激动了我一看把我激动了,这种项目就是好的。所以我觉得做任何东西真的要有激情,自己要能够激动,这个激动后面有很多人有可能是很大沉淀,有可能你做了一一个很大变革,最后变成一个海啸,这个是非常让人激动的事情。明年新能源汽车让人很激动,还有包括区块链这块技术让人非常激动,我也不懂,但我很激动,我会花很多时间去了解,了解就开始投了。还有就是投了一个安全公司,我也不懂,但是那个人很激动,把我也激动了。

陈洪武(主持人):谢谢诸位,我觉得郑刚的激动真的是讲的非常好,确实我们觉得每个人都是流着乡土的血液,带着乡音很偶然或者很必然的聚于此,就是我们大家的缘分。我想相聚的时间总是很短,我希望通过犀牛会这个平台,让我们从今天开始认识,以后希望在大家缘份能够续下去,互相之间合作越来越多,再次感谢各位嘉宾,感谢。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