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1
圆桌分享:60后能不能投?每天睡7个小时为啥不投?这5位创投大佬给出答案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10分钟以上(9314字)

2017-12-23 圆桌分享:60后能不能投?每天睡7个小时为啥不投?这5位创投大佬给出答案

对被投企业团队,到底要不要年龄限制?

 【猎云网(微信:ilieyun)北京】12月23日报道 (文/郭倩茹)

近日,一条不投60后创业者的朋友圈与言论,在创投圈引来众多争议。作为投资者,对于被投企业是不是真应该有年龄限制?投资的逻辑又是什么呢?

在今日举行的“为大胡建打call”2017首届闽籍互联网领袖峰会上,七匹狼集团总裁周少明、博恩集团董事长熊新翔、火山石投资创始合伙人章苏阳、网秦创始人兼董事长史文勇、创世伙伴创始主管合伙人周炜就这些话题展开讨论,分享了他们的观点。

要不要投60后创业者?

%E9%BB%98%E8%AE%A4%E6%A0%87%E9%A2%98_%E8%87%AA%E5%AE%9A%E4%B9%89px_2017.12.23七匹狼集团总裁周少明

周少明认为,从现在新的科技、新的IT角度来讲,会更看重创业者的组织能力。比如,他是如何结合这些新生代的年轻人,如何又懂技术、商业模式跟专业的结合,会更看重这个团队,不是简单的限制年龄。

史文勇认为,一般有三个标准:第一,看创始人对这个行业本身有没有深刻的洞察力;第二,看团队的组织和管理能力;第三,看创业者有没有激情。而且,创业者最好是一件事情一直做深、做透,我们判断业务、团队的三条标准来讲,跟年龄没有什么关系。

熊新翔认为,在选择创业者时,他将自己的一套评估方法称为“熊六刀”,分别从身体、态度、能力、胸襟、性格、人品九个方面对其进行评估,去评判这个创业者是否值得投资。

章苏阳讲道,我们国家10亿美金以上的独角兽企业,其中有15%的创始人和负责人是60后,有41%是70后,也就是说60后和70后总共占了56%。因此,他认为,这次大家争议的东西,主要是讲不投60后。实际上要看情况,有些东西60后还是可以做,有些东西确实也不应该由60后来做。但是作为投资人来讲,不投60后是他自己的一个选择,就这点来说无可非议,就跟有些人讲不投90后一样,这是他的选择和投资原则。

[0][0]创世伙伴资本主管合伙人周炜

周炜认为,每个年龄段,都有自己适合创业的阶段。他投资的角度不是只关注创业者的年龄,更看重的是不同年龄阶段的人专注的领域,是不是与其经历符合。

睡觉多于7小时不能投吗?

在讨论中,各位嘉宾都谈到对创业者本身的关注。其中,就熊新翔提到的创业者,如果睡眠太多的话题,引发了现场的热烈讨论。

[0][0]博恩集团董事长熊新翔

熊新翔谈到,如果一个创业者是男的,一天睡觉超过7个小时,基本上他就不会选择投资了。他觉得,你的身体需要7个小时才能恢复你的体力,说明你的充分恢复速度太慢了。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他所见到的,包括他投资成功的,以及本身他作为一个企业家,所有人大概一天睡眠都不会超过过6小时。以此来计算,如果每天多睡2个小时,一年有700多个小时,十年下来有7000多个小时,在竞争当中,基本上会被竞争对手甩的很远。

投资的内在逻辑到底与趋势在哪?

作为成功的创业者与投资人,各位嘉宾还就自己的投资逻辑,与看好的趋势进行了分享。

周少明认为,很多行业需要经验去沉淀,个人的思想、拼劲、团队的核心能力等都是重要的指标,也是要不要跟投的关键点。谈及投资的内在逻辑时,他表示,七匹狼已经创办了27年,现在已经涉及金融、股权投资和产业投资,产业的投资时是围绕传统产业对供应链进行梳理。在投资方面,第一,内部的孵化创业跟外面结合,第二,帮助现在的互联网缺少供应链、产业、渠道,跟自己进行结合。

[0][0]网秦创始人兼董事长史文勇

史文勇认为,不论是互联网,还是互联网思维也好,对传统产业的改造和格局上的重构,是非常吓人的。原来通讯网络,以运营商为主的通讯往来和最早互联网公司是两个阵营,现在有了今天的移动互联网,不管是支付、出行、外卖等等这些都已经在手机上完成了。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他觉得,未来10年,在汽车行业也会发生同样的变化,既有传统大的车厂、小的车厂去创新改变,改变整个汽车产业的格局以及汽车后市场的格局。

熊新翔表示,他感觉本身整个互联网开始在快速的转换互联网大数据,互联网、云计算这些东西都会转化成一个标准技术。他认为,互联网带来的到处都是机会的盛宴已经正在翻页了,因此投资全面转型做环境和食品安全。

[0][0]火山石投资创始合伙人、IDG荣誉合伙人章苏阳

章苏阳表示,会定位在做以大数据、云和智能技术驱动的医疗、治疗方面以及其他任何产业的创新。他认为未来的新企业想快速发展,必须基于这三个技术。同时他认为,对于我国83%的非新兴行业公司来说,重要的是能不能够坚持以及是不是有决心,而对于新兴行业公司来说重要的是做战略战术规划。在战略方面,通常来说小公司产品比别人好,有相应的一个销售团队,基本上就打败别的小公司。但大公司比的不是谁比谁做得好,而是比谁先犯战略上的错误,大公司就怕犯大的战略错误,谁犯错误谁先掉下来。

周炜认为,中国的无线互联网和技术这些红利仍然在继续,但是主要来自于一个是新人群消费习惯的不同,因为互联网过去靠眼球估值,现在明显靠盈利估值的时代到了。谈到对投资趋势的看法,他觉得现在是AI元年,真正AI发挥作用、产生效应,让垂直的行业感受到其作用,应该是从明年开始。尤其是一些垂直行业的AI应用上,也是其目前集中投资的。

以下是圆桌的演讲实录,猎云网(微信:ilieyun)整理删改:

1、靳继磊(主持人):大家上午好,我是猎云网的创始人靳继磊,很高兴担任主持的环节,今天有点紧张,因为在座的各位身价都是千亿的老板。回到主题,咱们先做个自我介绍。

周少明:各位乡亲、嘉宾大家好,我是七匹狼创办人,叫周少明。

史文勇:我是网秦创始人史文勇。

熊新翔:大家好,我是熊新翔,我们集团是崇尚科学的家族投资机构,最早的时候投过企业服务公司猪八戒,最近两、三年有六七家十亿美金的斩货,很高兴今天参加闽籍互联网大会,谢谢大家。

章苏阳:大家上午好,我是火山石资本投资的章苏阳。

周炜:大家好,我是周炜,创世伙伴资本的周炜,创世伙是一支专门专注于支持中国在科技领域创新的新基金。过去十年,我们在中国投了很多优秀的企业,包括我个人投资企业有九家,现在都已经成为独角兽,包括京东、融360,在文娱领域有喜马拉雅、秒拍等等。这次请我来很开心,因为我职业生涯的开始就是在福建,虽然我不是福建人,当年90年代最知名的一家福建实达,从90年代就在时达,在时达做了十年,包括京东金融的陈生强也是我们的同事,很高兴参加这个大会。

2、靳继磊:我们稍微聊点轻松的话题,今天有人说不投60后,这个新闻比较炸锅,我不知道大家怎么看,或者说大家喜欢投什么样的创始人?

周少明:我是来自传统产业,从传统产业的角度来讲,我们在1990年就创办了七匹狼,我们孵化了很多内部品牌。从年龄段,从传统产业我们看到更多的是这个人有没有创新思想?有没有拼劲?我们并不在乎完全要是一定年龄段的人。从现在新的科技、新的IT角度来讲,我们会更看重这个人的组织能力,他是如何结合这些新生代的年轻人,如何又懂技术、商业模式跟专业的结合,我们会更看重这个团队,不是简单的限制这个年龄。

懂我们传统企业很多经验是要靠沉淀、历练,刚才讲到了医疗,这些不是用年龄段,而是用经验和经历,跟他对这个行业的理解,不能用简单的一个年龄段去衡量。如果从这些新的互联网跟IT的技术,年轻人更有体力,从体力和精力来讲,社交媒体,包括现在的二次元,这些他们年轻人比较有感觉,因为他们生长在这个环境,他们对这个东西更容易理解和看透,所以我觉得这点要看你是投什么样的商品、商业模式?它的组合人数跟核心能力是什么样的组合?这个是创业者跟投资者很重要的指标跟看法,是要不要投的关键点。

史文勇:我们被VC投过,当然我们也投过很多企业,其中包括很多创业项目。我们一般有三个标准:

第一点是看创始人对这个行业本身有没有深刻的洞察力,他对这个产业过去的分析,还是未来的预期,包括他对自己商业判断的可能性。这个严格讲跟年龄没有什么关系,有的人年纪很轻,可能想的很清楚。

第二点其实是看这个团队的组织和管理能力,因为大家都知道今天的产业需要有人帮衬。我们的创始人由三个合伙人起步,这个其实也跟年龄没有关系,我们也见过很多很优秀的团队是老少配组合,核心是看大家是不是有效的团队。

第三点看我们对创业者的一个看法,通常创业者有激情,我们要做下一个BAT,往往激情还不够,还要看耐力,坚持创业是一场长跑,如果是急功近利、焦躁的团队可能很难走得太远,包括团队有的十年换十个方向,最好是一件事情一直做深、做透,我们判断业务、团队的三条标准来讲跟年龄没有什么关系。

熊新翔:我分两个部分,一部分是年龄问题。年龄不是问题,但也是问题。我们说这个年龄是不是失去了创造力,这是个障碍。但是我们也知道麦当劳都是60多岁才开始创业,我记得巴菲特也是60多岁才过百亿美金,所以年龄从这个方向上来讲不是个问题。但是年龄也是个问题,随着年龄的增长,60年代的人的创造力已经失去了,可能这个话题是这个意思。

第二个话题,说到对创业者的评估,我们公司有系统的研究,这一套评价CEO的方法叫“熊六刀”。大概从这六个方面评估CEO,身体、态度、能力、胸襟和品质等等。

比如,第一点是身体,我们有些要求,如果你是男的,如果一天睡觉超过7个小时,基本上我们就不投了。因为你的身体需要7个小时才能恢复你的体力,说明你的充分恢复速度太慢了。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一般我所见到的,我投的成功的,或者我作为成功的企业家,大概一天都不会睡超过过6个小时。如果每天多睡2个小时,一年有700多个小时,十年下来有7000多个小时,在竞争当中基本上会被你的竞争对手甩的很远。

第二个是态度,我们把创业者比作一种药,要求他的“药性”要强。就是说如果创业不成功,他就觉得这个人不是他自己,如果“药性”不强,没有爆发力和耐久力,那么你就会觉得创业可以成功也可以不成功,如果有这种想法,那么这个生意得肯定很快就会被市场妥协了。

第三个是能力,我们只关心学习能力。我们认为这个变化的世界只有用变化的方式去适应它,这个过程中什么东西最重要?就是从无知到有知,从行业成为专家的转换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学习能力是我们认为的要点。

第四个是胸襟,你的胸怀和格局。胸怀是包容和接受不了解、不理解的事情;格局是要多少投资,因为你要用我们VC的钱,要吃我们的PE,如果使用了VC的钱,你就需要达到一定的规模才能行。胸怀干什么?在一个企业的成长过程中,一个人是不能够全部解决问题的,必须要有包容心,这个就要有胸怀。

第五个是性格,我们发现创业者一定要在这件事情上有认识,有一种创业是创造性的,有一种创业是止于至善的。创造性的创业是先建森林后建树木,止于至善的创业是先建树木后建森林,一定要找适合你特质的事业来创业,如果这两个颠倒一定失败。我们在过去自己的投资当中,类似这种事情还真不少,就是创错了业,本来是个成功人士,但是他的方向错了。

最后是人品,我们希望把钱给你,把所有的信任托付给你,希望你能够做一件有良心的事情。事实上我们看到很多没良心的人也取得了短暂的成功,但是基业常青还是要有良心、品德。

这就是六个方面。

章苏阳:我给大家一个数据,我们国家的独角兽企业也就是10个亿美金以上的企业,这个里面其中有15%的创始人和负责人是60后,有41%是70后,也就是说60后和70后总共占了56%。也就是说6个人左右当中有1个是60后。这次大家争议的东西,主要是讲不投60后,实际上要看情况,有些东西60后还是可以做,有些东西确实也不应该由60后来做。但是作为投资人来讲,不投60后是他自己的一个选择,就这点来说无可非议,就跟有些人讲不投90后一样,这是他的选择和投资原则,他可以这样说。至于他们两个人具体的在情感上怎么讲,那是另外一回事。

周炜:各位聊的都挺好,而且有火花,非常好,我觉得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观点,因为自己的人生经验都不一样。我就说点我们自己的统计数据。

首先,我投的公司里面像瑞尔齿科和污水治理公司赛诺水务,这两家是比较成功的,一个是医疗领域的品牌,一个是在污水治理里面做得非常成功,都被上市公司收购了,这两家公司我都是A轮,创始人都是50后,瑞安的创始人60多岁,这是一个数。

第二,在互联网创新金融领域,投资非常成功,投了8家公司全是轮,3家是独角兽,1家上市,宜信、融360等等,这个创业者都是70后,而且是前半段,这是另外一个。

同时,在TO  B领域,针对这些企业创始人基本都是70初的年龄段。但是,最近投的二次元的项目,针对年轻人社交的项目,他们创始人大量的是80后,甚至接近于90或者以后。

通过这个,大家刚才也说得很清楚了,我简单的说一下我的理解。

第一,不同的行业有不同的创始能力,需求的特征。每个年龄段,都有自己适合创业的阶段,但回过头来说,另外一个角度,我不投哪个年龄段,可能针对这个投资人对这个行业的专心投资某个领域,这个领域的创业适不适合这个年龄段的创业者,这都是无可厚非的。

如果一个60后一定要做90后的社交项目,觉得可能不行。但是对于90后来说,他要做需要大量的资源、知识积累,像涉及金融、医疗这些方面的创业,我觉得就难度比较大了。

我自己是70初的,最近我老是在不同的会上,随便一个会都能碰到各种跟我之前发生过关系的人。前一段,在京东金融数字分享大会上,碰到了当年在福建实达做第一批POS机的设计,当时设计出的POS机,第一批的用户是现在银联的副总裁。当天见面很吃惊,这么多年又见到了,这么长时间的客户。

说这个什么意思呢?我自己也觉得老了。因为当你到处都能碰到几十年前跟你在业务上发生业务关系人的时候,说明你自己已经老了。我今年也在创业,虽然年龄比较大,基于行业不同,决定需要什么年龄段和什么经验的创业者,有它的规律,但不是绝对的。

3、靳继磊:2017年马上要过去了,各位也投了不少的项目,分享一下这一年当中什么项目让你印象非常深刻,投资的内在逻辑到底是什么?

周少明:因为七匹狼已经创办到现在27年了,已经不单单是一个集团,我们已经牵扯到三个领域:金融、股权投资和产业投资。如果从2017年的上市公司,我们收购的时装界的老佛爷,另外金融投资也投了十几亿,如厦门银行。另外我这边投了一些新的项目,像B站、逻辑思维、开心麻花都有记录。

我们回过头来还是得问我们关键的投资,我现在也在做投资,我是用产业来投资,我的产业基本上是围绕着做时尚生活,以及围绕做传统产业是做供应链,对时尚产业的供应链进行梳理,以及很多线下的渠道,我们整个集团有8000多家的门店,从这方面来延展我们的投资,所以说我们投的比较放心,有能力帮助人家,通过我们的产业、我们的供应链、我们的渠道,这样的经验跟基金来帮助创业者。

我们有两方面的投资,一方面是内部的孵化创业跟外面结合,一方面可以帮助现在的互联网缺少供应链、产业、渠道,跟我们进行结合,这方面我们也是借助我们几十年产业的沉淀跟人才。

另外,我们现在把内部的成立的阿米巴,也叫做事业部,把产业进行价值链的分配,我们可以跟内部的创业者和外面的创业者进行衔接,比如说现在因为有互联网,你可以通过一个平台,面料是一个平台,你把工厂变成是一个柔性供应链,再有渠道来配合你,就很容易提升新的品牌创业,这个也就是说叫做产业赋能,我们通过数据和新技术的提升,就可以把它切成一个一个的功能板块进行组合、创业,这个应该说从传统产业里面的创业就比较容易了,有的时候只需要idea,通过大数据整合个人产品的某一个单品,可以上现在的平台,这个很容易进行创业,我觉得现在是一个很好的跟传统产业的集合。

从以上所说,就可以看到每个创业者的价值点在哪里?他从哪块切入?如果从柔性供应链切入,他应该理解柔性供应链跟现在的商业环境跟产品的特点结合。我们未来产业会变成一个平台,我们以时尚产业作为平台,就会帮助他建立一些柔性工厂,有全球的面料,有这样的渠道,也有线上、线下的渠道来帮助,渠道里面还分品类渠道,看他要创造哪一个品类,时尚行业里面分了很多品类,比如有西装、裤子、外套、羊毛衫,这个东西变成了创业品类的多元性,应该说现在的机会也到了。

史文勇:从2015年之后一直在说下一个风口,智能手机从苹果出来到现在十年深刻的改变了大家的生活方式,下一个十年可能很大一个改变将会在汽车上发生,就是智能汽车上的机会。大家可以看到今年关于无人驾驶,包括车内的各种传感器,包括各种出行服务等等,比如说去年、前年出行大战以滴滴垄断作为收场,但是我们感觉到在出行的新模式、新方法,大家都在聊更好的为消费者提供更多更便利的出行方式,整个的都是未来十年我们认为在整个汽车行业。不管从2B到2C,从车内的硬件、软件服务到改变共享出行这种模式下的创新,这是我们当下以及未来几年会集中关注的点,谢谢。

我们接着聊,刚刚讲了汽车的问题,大家可以看一下十年前通讯产业,十年前用诺基亚手机也觉得挺好的,苹果1刚出来的时候,诺基亚居然发布了彩信,这个东西将来肯定卖不掉,但是十年后再用苹果10的时候,你会发现诺基亚已经不知道在哪儿了。

实际上互联网和互联网思维也好,对传统产业的改造和格局上的重构其实是非常吓人的,原来通讯网络,以运营商为主的通讯往来和最早互联网公司是两个阵营,现在有了今天的移动互联网之后,不管是支付、出行、外卖等等这些都已经在手机上完成了,这种背景下大家没有人再去细分所谓的通讯背景公司和互联网背景公司,大家完全融合在一起。

我们看到未来10年,在汽车行业也会发生同样的变化,既有传统大的车厂、小的车厂去创新改变,也有很多互联网公司和互联网创业公司杀回到汽车制造中做互联网汽车,还有一些产业的上下游从业者,利用自己多年的积累也好,创新也好去影响、改变整个汽车产业的格局以及汽车后市场的格局,包括现在传统的4S店模式、汽车销售、电商等等这些将来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出行方式。

这个是被严格管制的行业,突然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汽车出行现在的选择比以前多了许多,这个会深刻的改变产业的格局,这点简单的用互联网+,但是这是不够的,它是一个重构的过程。现有的格局被打破,新的格局正在逐渐形成,我们也特别欣慰过去十年,网秦见证了整个移动互联网以智能手机为代表的移动互联网快速的发展、迭代和演化,我们相信未来10年见证智能汽车产业颠覆式的变化,谢谢。

熊新翔:今天这个大会是互联网大会,我感觉本身整个互联网开始在快速的转换。以前我们做互联网投资比较多,但是最近两年我们开始觉得互联网盛宴已经开始进入到尾声了,这两年我们转向做环境和食品安全,用互联网和金融为传统的产业插上翅膀。

前两年我们转向做环境和食品安全的投资,今年收获是挺大的,投了五朵金花,粮田、除雾霾、可以喝的农药等等,总的来讲现在的投资开始全面转向做环境和食品安全。因为我们认为互联网带来的到处都是机会的盛宴已经正在翻页了,因此我们的投资全面转型做环境和食品安全。

互联网可以更多转化成技术,互联网是抽象的东西。正像我说的,我喜欢重庆女孩,我肯定是跟一个人结婚,不是跟重庆女孩结婚。我们谈互联网和互联网+,反映到你自己是要回到生意的本质,要看生意本身符不符合生意的基本道理。但是互联网越来越变成一个通用的东西,互联网从原来单独的产业正在快速的变成基础技术,它会改造第一产业农业、第二产业工业、第三产业服务业,正在快速孵化。

几年前我们讲的互联网和今天讲的互联网已经在深刻的改变。我们现在正在做一个城市,正在改造10万亩的沙漠,把它变成粮田,改造完了以后,我们全部使用无人驾驶、无人耕种、无人播种、无人收割,传统的农民已经不存在了,全部都是软件工程师和农学专家,甚至是管理专家。这是1万台机器,只是每天不知疲倦的早晨开回去,晚上开回来,没有油自己加。

互联网大数据,包括云计算这些东西都会转化成一个标准技术,我2015年时候有一次演讲就讲到用三年的时间,到明年很难有人再说我是搞互联网,这个词已经变成了通用的意思。

章苏阳:我们主要是看3年以后大致能够流行的东西,有些人把这种流行叫做风口,我感觉风口是对少数人来说,但是流行是对绝大多数人的,我们是看3年以后流行的趋势,5年这个时间太长。到了明年,如果谁说我是个互联网公司,大家会感觉到这家伙真土还是互联网,当年搞系统集成,现在还有高级系统集成,我们定位在只做技术驱动的医疗、治疗这些方面和以技术驱动的任何产业的创新。这些技术包括了大数据、云和智能技术,因为将来所有新的一些企业想快速发展,必须基于这三个技术:大数据、云和智能技术,包括医疗,从这三点构成的一个基础来替代从十几年前互联网建立基础,这是一个趋势,我们根据这个趋势,主要是做这方面的投资,主要定位在A轮和B轮。

第一点,咱们国家17%属于新兴行业,83%还是非新兴行业,非新兴行业是主要的,非新兴行业都有个对标的,我始终学比我好的那家,它的目标是明确的,不像新兴行业,新兴行业要做战略规划、战术规划,这是一个极其复杂的东西,这条路到底走得通、走不通,很多情况下只有60%的概率,对于非新兴公司来讲你的目标是明确的,你是不是能够坚持,你是不是有决心,就变成了一个最基本的东西。

只要你有决心,你能够坚持,你一直跳一级,目标就定位在比你好一点的,做到了再往上走,目标明确,这是非新兴行业的做法。但是绝大多数的人在这个里面有可能不能做到坚持,尤其坚持到10年,因为就像你做好事一样,你做一辈子好事就成雷锋了,但是只有一个雷锋。

第二点,涉及到战略的问题,大公司,包括新兴行业和非新兴行业,非新兴行业做战略更容易一些,新兴行业做战略相对比较难。比如说小公司和大公司的竞争是不一样的,通常来说小公司说我的产品比你好,我只要有相应的一个销售团队,我基本上就打败你这个小公司。

但大公司不是,大公司比的不是谁比谁做得好,大公司做得都好,大公司比的是谁先犯错误,谁先犯战略的错误就下来了,诺基亚没有考虑到这个手机跟网所有的东西连一起,诺基亚下来了,苹果上来了,你说大医疗设备,GE和西门子谁好?谁都好,这个时候要看战略。大公司就怕犯大的战略错误,所以大公司之间竞争看谁先错误,谁犯错误谁先掉下来,这个竞争不一样。在传统和非传统的企业里面的竞争同样是这个道理,谢谢。

周炜:市场上机会很多,以前我也投过医疗和技术,但是过去一直专注在TMT的投资,而且专注在A、B轮,早期创新型企业。

我们创世新的基金主要集中在新金融、新出海这些热门领域,然后是新人群,就是现在年轻一代90、95后,比如新零售,还有新文娱,因为在内容平台领域投资是非常成功的。

这五个方向,在过去一年投的项目非常不错,新金融投了京东金融的A轮;还有最近非常热的金融科技冰鉴科技;新出海投的玩美移动,在海外5亿的用户;还有租租车,也是在中国人群出境游方面;在新文娱投的门牙视频,还有最近两个项目正在投。

总的来说,我们仍然认为,中国的无线互联网和技术这些红利仍然在继续,但是主要来自于一个是新人群消费习惯的不同,因为互联网过去靠眼球估值,现在明显靠盈利估值的时代到了。

前段我记得融360上市的时候,我跟其CEO聊,告诉他你应该大肆的宣传,你们应该准备更多的钱,中国公司以前上市靠的是眼球,财务数据一般不太好。但是,从去年开始我们看到中国公司,因为我们做早期投资,很明显看到中国公司的盈利能力是极大地提升,人群的付费意愿也是极大地提升,像我们投的喜马拉雅在12月3、4号这两天短短的48个小时产生的销售额达到1.96亿人民币。

对内容付费,在过去是不可思议的,因为我们现在说40岁以上的中国人,不太愿意为互联网内容付钱的,现在看到巨大的变化,现在说互联网的红利过了为时过早,现在真正的利润体现才刚刚开始。

另外一个,对技术在中国创新,过去十年,我是纯粹技术出身的人,我的第一份工作是设计POS机和银行清算系统,过去十年投的公司大量是用户行为和人群基础。但是,现在开始我们明显感觉到技术在中国5年、10年真正要发挥作用,以前投技术是赚不到钱的,现在投技术开始赚钱,最近在我的团队里增加了三个人,全都是非常硬技术背景的人,希望把这块提升起来。

刚才我已经讲过了趋势,新人群等等还是持续存在的,不用悲观,过度悲观是不对的。

第二,新东西,虽然现在都在讲AI泡沫,就像当年无线互联网刚出现的时候,也有很多人叫泡沫,但凡这个领域够大,泡沫不怕,在泡沫里也有坚实的礁石。

现在,在AI的应用领域,在无线互联网时代和PC时代,巨大的区别是PC时代没有场景这个词,无线互联网因为手机随时随地跟着你24小时在身边,所以出现了场景这个词。

这个就是无线互联网,产生了无数新的机会。今天,人工智能仍然是一样的,泡沫虽然很多,但实际上在很多的垂直行业的应用场景上,还没有真正把作用发挥出来。

我觉得,现在是AI元年,真正AI发挥作用、产生效应,让垂直的行业感受到它有多大的作用,应该是从明年开始。

所以,我们现在正在一些垂直行业的AI应用上,我们可能在中国投资,如果有谁说这个技术比硅谷牛逼10倍,我基本不相信,虽说今年一夜之间超过美国了,我觉得这是“大跃进”,这是不可能的。

但是,在应用场景真实数据的使用上,对AI机器学习的训练上我们有优势,这点非常明确。所以我觉得今后这块的红利还是非常强大的,我个人对这块极度看好,也是目前集中投资的。

4、靳继磊:回到今天的主题“为大胡建打call”,每人一句话。

周少明:现在也有很多创业者跟投资者,现在大家一定要互相拉到有价值投资的钱,这样大家才能相互成功。

史文勇:有首歌叫《爱拼才会赢》,非常适合创业者和投资者,大家一起去努力,爱拼才会赢。

熊新翔:在战斗当中去学习和成长。

章苏阳:毛主席讲战略上要藐视敌人,在战术上要重视敌人。胡适先生讲要大胆假设、小心求证。

周炜:咱们福建出现了非常优秀的企业家,而且很多企业做的都非常大,像美团、头条、京东金融,不是10亿美金的级别,几百亿、上千亿人民币的市值公司。

但是,这些创业者成功大部分都是在北京,我在这儿呼吁一下,福建各方面人才都有,借着这个机会,在厦门、福州能够让当地的创业者在当地就能够成功,不一定跑到北京来。谢谢!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4、联系猎云,请加微信号:jinjilei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