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最好骑的小蓝单车死了?我们和CEO李刚深聊了一次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8分钟(3092字)

2017-11-16 11:22:46 最好骑的小蓝单车死了?我们和CEO李刚深聊了一次

小蓝单车没能挨过这个冬天。

猎云注:昨日有媒体报道小蓝单车已经宣布解散,猎云网记者赶赴小蓝单车北京办公地点了解到,最近不断有供应链厂商围堵小蓝单车公司,员工工资发放也出现问题,CEO李刚已好久未到公司,拖欠200多万物业费的小蓝单车基本已人去楼空。连线CEO李刚,李刚则表示晚些做出相关声明。文章来源:腾讯财经《棱镜》,作者:李思谊。原文如下:

小蓝单车没能挨过这个冬天。

11月15日下午,位于北京望京金辉大厦的小蓝单车总部办公室大门紧闭。一天前,这家公司宣布遣散所有员工。一天后,办公室内使用不到一年的办公桌椅整齐摆放等待出售,数辆自行车随意停放。

催债者和退押金用户闻风赶来。“上午时办公室还有几位值班员工,下午1点左右全部离开了。”大楼物业告诉腾讯财经《棱镜》,小蓝单车尚拖欠有逾百万元物业费。大楼物业已派专人进驻小蓝单车看守,以这些办公用品作为抵押。

坏消息接踵而来。小蓝单车押金难退、员工工资拖欠至2018年2月、供应商欠款高达2亿元……

1000

“融资没有到位。”一位刚刚离职的小蓝单车高管称。而就在一个多月前的一个上午,小蓝单车创始人兼CEO李刚还对腾讯财经《棱镜》表示,小蓝单车的融资进展顺利,有产业型战略投资者即将进入。

然而,拿到融资的好消息遥遥无期,却等来了小蓝单车押金难退、遣散员工的坏消息。作为共享单车行业的后来者,小蓝单车从2017年2月宣布4亿元A轮融资,开始在北京市场崭露头角,到迅速进入共享单车第二阵营,再到如今穷途末路,不到一年的时间。

腾讯财经《棱镜》近日连续多日联系李刚但未能如愿。本文希望通过一个月前和他的这次对话,还原李刚这位海龟创业者对创业、共享经济、以及竞争者们的看法和反思。

没被摩拜们“打死”,却倒在了找钱路上

下一个倒下的会是谁?这是市场对所有共享单车行业创始公司如今的共同疑问。至少在一个月前,李刚觉得并不会发生在小蓝单车身上,“我没想过怎么打赢,但我想过怎么打不死。”李刚说,小蓝单车经营活动的现金流为正,公司可以维持生存。

“如果两三年之后,我依然没钱,你可能打死我。”显然,现实似乎比预想的更为凶险,不是他预想中的两年,而仅仅是两个月没有找到新的投资人。

1000-1

彼时,他也为小蓝单车设想了“差异化”的竞争策略。首先,摩拜和ofo都是美元基金,而小蓝单车会吸引更多人民币基金的投资;其次,头部公司大多做的是战略合作的“表面文章”,而小蓝单车则会在营收和利润方面为合作伙伴参与分配;再次,从当时的情况看,头部两家公司在“争第一”的竞争阶段,无暇顾及周边其他。

如今看来,战斗还未打响,粮草已然中断。从9月中旬到10月底,关于小蓝单车找到融资的消息一直“在路上”,中间传闻四起。

10月19日晚间,社交平台传出摩拜要收购小蓝单车的消息,不过,摩拜的一位投资人随后对腾讯财经《棱镜》称,“摩拜不会考虑收购小蓝。”次日,又有自媒体发出关于“永安行将收购小蓝单车”的报道,随后被李刚否认。

预计行业格局生变,但未按李刚预判的方向发展

当时,李刚预计,未来两三个月,共享单车行业会发生巨大变化——由于一股新势力的出现,这一市场从当时的“楚汉相争”演变为“三足鼎立”。

他分析称,共享单车市场当时主要存在以下变量:

第一,小蓝单车已经算是最好骑的共享单车了,但只能用“不温不火”来形容,因此产品并不是这个行业最重要的因素;

第二,小蓝单车的运营服务已经做得相对较好,具体到每辆车身上的用户数量,比一线品牌高出很多;

第三,小蓝单车在供应链和生产端有很长时间的积累。他从小蓝单车的经验分析,单车骑行舒适、供应链和运营效率都不是这场竞赛的核心,核心是资本。

“这场仗且(怎么)打呢?”李刚当时告诉腾讯财经,摩拜和ofo都是美元基金,大型人民币基金并未进入;二线品牌的战略合作可以更深入,模式可以更多样;再者,摩拜和ofo的精力主要集中在谁成为第一,可能无暇顾及周边更好的体验。

这就是机会。他当时预计的三足鼎立局面是,摩拜、ofo、小蓝单车和Hellobike四家。而如今,Hellobike于10月份被永安行并购;小蓝单车因未能到来的融资倒下。

从骑行爱好者到共享单车创始人,从美国开始在中国结束

在共享单车领域,有许多创业者都以“骑行爱好者”自居,李刚也是这样一位。在他看来,共享单车领域中真正的骑行爱好者们,并不能和他相比。令他引以为傲的是,“整个团队都是自行车爱好者,这是我和他们不一样的地方。”

他甚至对ofo团队所宣称的“骑行爱好者”嗤之以鼻。李刚微笑着评价ofo创始人兼CEO戴威,“我每次都说他,你骑过哪里啊,就说自己是骑行爱好者。”

李刚每年都会组织参与一些骑车环游项目。曾经,他骑着单车环游海南和台湾;他告诉腾讯财经《棱镜》,未来不久,他会骑车去澳洲。在创立小蓝单车之前,李刚还创立了骑行俱乐部——野兽骑行。

1000-2

不同于其他土生土长的共享单车品牌,有海外工作背景的李刚,最先投放的是美国市场。今年1月份登陆美国旧金山湾区。没过多久,李刚收到旧金山市政部门来信,提到了“公共路权”和经营活动不许与现有法律和特许经营协议相冲突等,后者随后以“乱停乱放”和“影响市容”为名,将其移除出当地的停放地。

李刚向腾讯财经《棱镜》解释称,共享单车在某种程度上侵占了公共资源。在法律健全的美国社会,并不允许如此行为存在。随后,小蓝单车转战中国市场。以“好骑”受到用户青睐的小蓝单车,其日活跃用户在2017年上半年位居共享单车第二阵营首位。小蓝单车官方数据显示,截止10月底,小蓝单车在6个城市运营这83万辆单车,用户规模超过2000万。

“共享单车是共享的先头兵,但有损于自行车制造业”

从2016年上半年开始,共享单车走向资本与市场的风口浪尖。在李刚看来,共享单车才是共享经济的先头兵。共享经济分为两个阶段,以uber和airbnb为代表的第一阶段;以及以共享单车为代表的第二阶段。第二阶段的特征是,产品并不是售卖式,更多的是服务式和租赁式为主。

但共享单车行业的兴起,带来的一个问题是——自行车制造业的衰落。李刚解释称,从经济学的角度讲,多边市场价格是公允价值,如果需求方是少数的,需求方就会强势;如果供给方是少数的,供给方就强势。共享单车和自行车制造商两方,孰多孰少,显而易见。

“原来自行车行业,我有无数个生产厂商,我有无数个代理商,大家都挣一个比较合理的价钱。”李刚称,接下来就会变为——只有几家共享单车平台变成需求方。

李刚预计,未来的汽车业也会如此,这是未来20年的必然趋势。原因在于,出行就是为共享而生的。从更宽范的角度来理解,地铁和飞机也算作一种共享。而具体到城市出行,纯人力的自行车将解决3km以下的出行;电动单车解决至5km的出行;汽车则解决至30km甚至更远距离的出行。

李刚心目中的友商们

同处于共享单车行业,李刚和其他同行们难免有共同出席的场合和面对面的“观点碰撞”。最为典型的一次是,李刚和摩拜单车胡玮玮、酷骑单车高唯伟共同参加陈伟鸿主持的《对话》栏目。

节目现场,主持人让三位创始人写出心目中排名前三的共享单车品牌。胡玮炜的答案是:摩拜,某某,某某;李刚的是:摩拜,ofo,小蓝;高唯伟的则是:摩拜,酷骑,小蓝。三者的格局和参照可见一斑。

虽出于竞争关系会经常剑拔弩张,但李刚对友商们的评价却非常友善。“胡玮炜和戴威——非常有大局观”。作为创始人,在什么位置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团队在发展进步。高唯伟——“他是个贾跃亭式的人物。”李刚称,高唯伟所构建的商业蓝图,已经具备贾氏的行业颠覆创新者形象。

上升到企业层面,他的评价如此。“摩拜这家公司从头到尾没做错过事情,这是我比较佩服的一点,团队也比较均衡。”“ofo就做对了一件事,找到了朱啸虎,然后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

他还称,自己看不懂酷骑。伴随着车辆丢失和押金难,高唯伟于10月20日上午在微信工作群中宣布,公司账户上面没有资金,会向朋友借钱保证员工社会保险。

创业者的初心

跟李刚的对话中,他曾多次提到“初心”这两个字眼。甚至在提及到是否愿意被其他品牌并购时,他也是用初心作为理由。“很多找我,但这不是我的初心。”

然而,这似乎跟他所提及的“在什么位置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团队在发展进步”存在某种矛盾。在此后的融资中,李刚也曾从摩拜和ofo处寻求投资的行文,也说明了他更倾向于此类。

他说,做小蓝单车让他意识到了自己的边界——什么事情能做,什么事情不能做。“你要相信,那些经历过更多事情,那些有更多经济资源和社会资源的人,能够帮你做更多的事情。”

他对中国苛刻的创业环境表示了些许不满。“太苛刻了,不给任何犯错误的机会。”李刚向腾讯财经《棱镜》抱怨,中国更喜欢连续创业者,而美国则更喜欢陌生面孔。

一个月前,他的工作内容被见投资人、沟通供应链和考察分部等充斥着。一个月后的今天,留给李刚的则是,一堆待偿的债务和一段跌宕起伏的创业经历。

他是否还会回来?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0
评论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
FUS猎云网2019年度人工智能产业峰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