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0
历经创业江湖的人情冷暖,“她时代”是互联网经济不可抹去的一道光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7分钟(2589字)

2017-03-13 13:05:52 历经创业江湖的人情冷暖,“她时代”是互联网经济不可抹去的一道光

阳光下的“她经济”,总有一些被遮挡住的小阴霾。

【猎云网(微信:ilieyun)上海】3月13日报道(文/木木三)

我曾经问过一个投资人朋友,在所有条件都同样满足贵司投资互联网创业项目的标准时,男性创业者和女性创业者主导的项目,你会选择谁?

他思忖了很久,不过答案还是没能给我惊喜,“我会投男性”。

从区分男/女性创业者开始,作为提问方,或许我已经引导了受访者接下来的思维走向。我这位投资人朋友看似思虑再三,实则在我抛出问题后,他看我的第一眼就已经给出了答案。

成功的创业者,若CEO是男性,见报和不见报的采访基本会围绕他的创业历程、独特手腕和改变与创造世界的雄心,洋洋洒洒的讴歌一位成功人士的登顶之路。反观女性创业者的采访,往往标题中的“女强人”、“巾帼不让须眉”、“全职妈妈创业者”等鲜明的字词,第一时间就能告诉你,他的文章接来下要说什么。

经历过漫长男权占主导地位的中国社会,创业圈里性别标签禁锢的对象,是处于我们一直认为的弱势群体——女性创业者。

《奇葩大会》第四期,蜜芽CEO刘楠吐槽了自己深恶痛绝的一种社会现象:“我之前参加一个创业峰会跟几名男CEO同台议事,主持人向他们发问,抛出的问题是‘怎么做用户增长’、‘怎么做利润’、‘怎么成为独角兽’,到我这直接就是‘怎么平衡事业与家庭’”。

对,怎么平衡事业与家庭,女性创业者似乎永远绕不开这道卡。

        一

“我跟刘楠是一起参加的《奇葩大会》,只不过我这个CEO名气不大,节目没能播出”,调性viisee的创始人吴兆婷说起话来快言快语,中气十足的语调和音色,很有感染力。

作为一名妈妈级的情趣品电商创业者,女性说“性”,吴兆婷的创业路时不时会遇到些小尴尬。面对男性投资人,她满嘴的高潮、G点经常让对方面红耳赤,甚至会打断她的叙述,而女投资人更是直接不能理解她,不愿意讨论项目中涉及的敏感话语。

或许,在男性占据大多数的投资人群体眼中,女性从事情趣品行业,必然要跟“浪”、“荡”挂钩。吴兆婷跟合伙人(男)促膝交谈的时候,对方也是建议她改改自己的性格,一直以“异类女性”的身份在创投圈混迹,很难被认可的。

现年37岁的吴兆婷,离异后身边还有个10岁的小女儿,参加路演、沙龙或者见投资人,家庭的事情会反复被问到,无非是精力如何分配,事业与家庭如何权衡这些磨破耳朵的老生常谈。社会一开始就认定了女性在社会角色中的分工,家庭应该是她们主动担起的责任,吴兆婷对每个月只能接一次女儿放学,其实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愧疚。

投身互联网创业之前,吴兆婷在商业地产领域打拼数年,从销售干到经理,身边人口中的称赞她很少听到,利用女性身份上位的评价却是不绝于耳。因为是女性,那些年的职场生涯一直被冠以“女强人”的头衔,尽管她没有雷厉风行、杀伐决断。

一路上遇到了很多艰难险阻,性别标签对吴兆婷的束缚的确存在,她女性创业者的身份短时间内也不会轻易脱掉,毕竟,男权社会的伦理文化影响是根深蒂固的,中国数千年来对女性身份、社会角色的认识,还是以家庭为主吧。

游走在真刀真枪的创业江湖,内心不强大的女性也不会创业,但吴兆婷还是不建议女性创业,女性心理中柔软、悲悯的地带不会随着经历的增长消失。

可是,她觉得女性创业者被性别标签束缚的社会现象会逐渐弱化,直至消失殆尽。

90后创业者的话题,很长时间没被媒体搬到台面上讨论了,这个曾被社会追捧的创业群体,从迎合到抗拒,反映了标签化枷锁之下人们追求自我的觉醒。

“90后、大美女、项目有潜力”,这样的女性CEO在创投圈必定是媒体和资本竞相关注的对象。创立飞巴商旅伊始,陈倩楠因为女性身份,身边的朋友多少都有点不理解,他们说的最多的话是:创业这么苦逼的事情,你一个女孩子干嘛要去自讨苦吃。

企业服务这两年红到发紫,但细数下来,染指的女性创业者寥寥无几,从阿里之前发布的《互联网+她时代:女性创业者报告》可以看到,女性创业集中在美妆、服饰、母婴、美食等领域。选择To B的企业服务,陈倩楠需要面对的合作伙伴、用户大多是男性,无形之中,她女性的身份也在每一次的social中扮演着催化剂或拦路虎。

曾经,陈倩楠跟一家投资机构的投资经理在微信上聊得很投机,一层层的线下见面后,直到合伙人跟前,对方看到一位亭亭玉立的女性,立马就提出疑问:结婚有家庭了,谁来管理公司,带领项目往前奔。

女性创业者后劲不足这个未经过验证的论断,一遍遍被提及。

小时候,陈倩楠因为长得胖一些,相貌上还没成为大众主流审美的类型,一度被一些事情所拒绝,但女性身份的角色从来没给她带来什么困扰。创业后,她却在一些公开场合因为女性身份被投资人、媒体追问一些在我们看来就是性别标签的问题。

“其实,我不太在意外界给我贴的一些标签,只要没有影响到我的生活和创业,I don't care”,反而陈倩楠觉得,标签也是一种特质的表象,大众透过标签,也许会更清楚、直观的认识我们,这样想,打标签(无恶意中伤行为)不是一件坏事吧。

国外留学的经历,使陈倩楠也看到了西方世界里一些对女性的恶,那些博取眼球的行为,终将被社会正义与主流文化讨伐。

选择创业这条路,她根本没在怕,“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是一种享受”。

“从毕业、工作到创业,我虽然一路顺风顺水,却着实也没有太出彩”,自称自己很普通的李汪,是木薯洁面仪(智能硬件)的创始人,创业征途中,她很理解媒体、投资人贴性别标签的行为,利益关系纽带链接的双方都在各取所需。

我们讲性别标签给女性创业者造成的困扰和伤害,很多时候身边人和同圈子人的攻讦才是最锋利的那把刀。

李汪之前看过网易组织的一个创始人俱乐部,也是在3.8节那天,几位女性创始人做了个活动,然而评论中那些挑明了就是恶意中伤的话语,给了她非常大的触动,“女性对女性的刁难才是最可怕的”。

已经结婚的李汪,接下来接触投资人和媒体,很难逃过“事业与家庭”的拷问。大众似乎习惯了为家庭付出和牺牲的主体一定是女性,所谓的平衡是不存在的,做好一件事不得不带有倾向性,这个过程或许你可以采用适当的技巧进行缓解,“真正的挑战来源于女性的内心”。

女性社会身份在被认可和被怀疑的交织中,逐渐在大众眼中向前推进,我们看到的女性创业者的标签也正是外界在清晰与混沌的交叉地带,发出的一种探索的欲望。

性别的区分存在于各行各业,创业者被划分成男性/女性创业者也可以理解,至少在李汪的想法中,被标签恰恰说明了女性在创业江湖中地位的提高,没有被议论和被消费,也许女性创业者这一称谓也不成立吧。

选择创业的人都会经历非常难熬的时期,只不过,女性的话题性更强,外界稍添些佐料即可烹制一道供市民消费的快餐。

李汪的创业,最开始是对自身的一种探索,无关女性身份的表达。

脱离创业者的身份,女性被性别标签束缚,从农耕时代的男耕女织一直到移动互联网纵深发展的今天,社会分工和角色所需承担的具体责任虽然在变化,但是女性还一直活在大众对“女性”的认知里。

其实,细想一下,女性创业者被频频提及,尽管有些人性的恶的表现,可是这无一不在表明,女性在创业圈里始终是被认可的,怀疑的部分固然有,但女性CEO都活成自己的样子,她们发出的声音和留下的背影,也不会在乎“你怎么看我”。

刘楠所经历的事情,还会有后继女性创业者感同身受,继而愤愤不平。

可喜的是,我接触到的女性创业者面对媒体和社会营造的腥风血雨的创业江湖,她们没在怕。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