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
金沙江创投罗斌:我如何命中映客、ofo两只独角兽?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8分钟(2935字)

2017-03-07 金沙江创投罗斌:我如何命中映客、ofo两只独角兽?

做投资不能太忙。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北京】3月7日报道(文/竹子)

2016年,寒潮席卷创投圈,很多创企因为拿不到钱而渴死在了半路。不过,再冷的寒冬也不乏资本的宠儿,部分公司的融资金额和频度依然高得让人咂舌。OFO和映客便身列其中。

这两个项目背后的早期投资人里,都有罗斌的身影。

拥有北京大学法律硕士学位和中山大学计算机学士学位,罗斌毕业后先后在几家基金和投资机构从事投资事务。他在2014年加入金沙江创投,之后投资了映客、ofo、爱心筹、VIP陪练等项目。

在金沙江办公室碰面时,罗斌的手机壳造型是映客的LOGO,薄荷色背景配上咖啡色猫头鹰,拿在手里十分显眼。

“映客和ofo,是我目前为止最满意的两次投资。”罗斌说道。

遗憾与押注

3月1日,ofo扔出一个重磅新闻,宣布完成4.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1亿元)D轮融资。此次融资由DST领投,滴滴、中信产业基金、经纬中国、Coatue、Atomico、新华联集团等机构跟投。

成立两年多,这已是ofo拿到的第8笔融资。一开始,没人能想到它日后会受到资本如此的追捧。

在共享单车初露头角时,金沙江曾经收到过摩拜单车的BP,但由于当时摩拜太重,骑行体验不佳,加上成本较高等因素,最后放弃了对摩拜的投资。

而罗斌通过一个偶然的机会,看到了ofo,找来创始人约谈。

“我的好项目都是自己找来的。”

ofo的几个特点,让罗斌认为它具有可行性:

1.从学校开始铺设,利于运营和市场开发;

2.模式较轻成本较低,铺车量可以做得更大;

3.不用扫二维码,微信公众号开锁更加便捷。

WechatIMG13

罗斌骑着ofo在街头

抛开这几点,对ofo坚定不移的投资决心,或许与此前和滴滴失之交臂的遗憾有关。

时间回到2012年底,彼时罗斌还不在金沙江。当时金沙江创投决定参与滴滴打车的A轮投资,同时天使投资人王刚有想法转让5%的老股,于是在金沙江推荐下,罗斌去中关村e世界(滴滴最早创业的办公室)跟程维见了面。聊完后,罗斌很看好滴滴的运营模式,他认为业务上行的市场空间非常大,同时至少能通过收取信息服务费或是拿出部分专线做自营的方式赚钱。然而由于当时所处基金的一些原因,错过最佳谈判时间,导致没能投资成功。

“ofo做的是一个海量市场,我认为ofo未来的订单量会比滴滴还大。打车群体是骑自行车群体的子集,再有钱的人也有骑自行车的时候。”

滴滴解决了中长距离出行难题,而在短途出行上,无论从时间成本还是经济成本来看,共享单车都有自己的优势。

罗斌算了一笔账,共享单车除了造车成本,几乎不用烧钱。中国近8亿城市人口,每8个人中有1人每天骑车3次,一天就是3亿单,据说这个数据麦肯锡也做过测算。即便加上损毁率、丢失率,最后的数据仍然是乐观的。

“投的时候是1000万美金估值,其实我心里当时是没底的,但我觉得这个必须要投,它是真正能解决出行问题的一个方案。”

最终,金沙江创投领投了ofo的A轮投资。而现在,ofo已正式迈入独角兽行列,过去几周ofo的APP数次排名苹果IOS总榜第一,用户数飞速增长。

“如果说共享单车在2016年是VC投资界的风口,那么2017年才是共享单车真正在普通用户中大爆发的一年。”

时机与赶早

9158、YY直播、六间房,是直播市场最早的一批拓荒者,都曾有过自己的辉煌时刻。由于种种原因,这一波老牌玩家在移动互联网浪潮来袭时,步履维艰。

早在2012年,罗斌就关注过直播在手机端的尝试。但糟糕的用户体验,让罗斌在考察后选择放弃。最终,初期的很多试水者们也都纷纷做鸟兽散。

而近几年,智能手机的普及,使得相关技术在近几年得到了很大的发展。4G的普及和网络资费的下降,加上社交方式的改变,重新激发了直播平台的走红。

在发现映客前,罗斌已经基本看了一圈行业里的直播平台,都不甚满意。接触到映客时,它的直播画面和产品设计体验超出罗斌预期,几经波折,最后找到了创始人奉佑生。而当时,正好是映客资金最窘迫的时期。

奉佑生在创办映客前,是多米音乐的创始人,但由于版权花费太高,且用户没有付费习惯,最后转做留学生语音直播平台Meelive,吸取了之前的教训,Meelive每月收入大概有60万,但市场的局限,让奉佑生再次决定调转方向。这一次,他做出了映客。

人如产品,奉佑生本人也给罗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话不多但回答清晰,缺钱却又不卑不亢。作为一名连续创业者,奉佑生对项目的想法和规划也较成熟。

“我去找映客的时候没有人投它,很多人都看不明白,为什么用户会花钱?现在的95、00后会觉得刷礼物很爽,一般人不明白,但我觉得这是大数据概率问题,100个人不需要都爽,10个人爽愿意花钱就行。”

最后金沙江成了映客最早的投资人,整个决策只用了一周,映客成为罗斌投资最快的一个案子,也是罗斌到金沙江创投后出手的第一个案子。

说来也巧,OFO创始人戴威和映客创始人奉佑生的性格略有相似,偏内敛,重产品。

罗斌告诉猎云,自己偏好有战略思维、执行力、会做人、有格局的创始人。戴威和奉佑生恰好满足了这些要求。

“有的创始人做好多年,一直做不行的项目,这是战略思维有问题。有的找到好项目做不出来,说明动手能力有问题。”

WechatIMG10

环境与风口

《中国移动互联网发展状况及其安全报告(2016)》显示,2015年中国境内活跃的手机网民数量达7.8亿,占全国人口数量的56.9%,智能手机联网终端达11.3亿部。

移动互联网的飞速发展,也带来了移动支付的飞速发展,二维码、NFC等支付方式都在不断的扩展自己的市占率。一瞬间以移动支付为基础的服务遍地开花,大大便利了人们的生活。

罗斌坦言,没有这些外部环境带来的机会,自己投资的项目可能完全会是相反的结果。

曾经试水共享单车领域的也不在少数:政府、企业、机构,最后无一不以失败告终。

但手机定位以及支付手段的成熟,让用户在使用上耗费的时间成本大大降低,同时在短途出行上,提供了便利的解决方案。

而直播平台的集中爆发也有几个前提条件:第一是4G网络的普及,第二是清晰的手机摄像头;第三便是移动支付的高度普及。如此一来,在移动端做直播就顺理成章了。

“我和奉佑生倡导的是,让移动直播更有趣、情景更多。如果只有PC端,不可能有这么多场景。”

作为早期投资人,跟对“风口”的投资非常重要,而风口正是由外部环境发生变化导致的。

什么是风口?罗斌认为有三个特点:第一市场大、有新需求;二能真正解决问题;三有进入壁垒。

“现在还没有看到open出来的特别大的机会。”

对于今年可能出现的风口赛道,罗斌表示还没有明确。而自己今年关注的方向,则“没有太多限制”,但明确透露相比2B领域会更加关注2C。

不设限

投资不是一份热闹的工作,尽管途中会伴随着兴奋、紧张和骄傲。但更多时候,它是一个人思想的独舞,是一个人大脑的狂欢。

诸如直播、今日头条这些赛道,它们的机会是突然出现的,窗口转瞬即逝,如果创业公司不能早于BAT看到其中的机会,最后就只能被干得落花流水。

而早期投资人的压力,则是比主流资本市场更早看到趋势,哪怕早几个月也能带来很大优势,过早或过晚进入都无法获得丰厚的投资回报。而这也是投资人的“狼性”体现。

“相比创业,我们做投资不需要太多关注运营细节,看到方向更重要。我们的执行力就是要搞清楚方向、时点,找到最好的创始人。金沙江创投现在是非常优秀的早期投资机构品牌,有很好的投资业绩和品牌背书,我们在市场上跟最好的创始人合作,很少有不愿意跟金沙江创投合作的创始人。”

找准方向、找对人这种能力,或许来源于天赋,但更多是后天长期思考、训练的结果。

“做投资不能太忙,要闲一些,要有时间去想。”

这也是罗斌选择给自己空出大把闲散时间的原因。工作中除了看项目以外的事,财务、法律等等他全都不碰,没事宁愿自己独坐着发呆。

投资不仅是投商业模式,更是在押注人性。这个“想”,是对日常生活的观察,对社会和科技没有深刻的认知,很难投出好案子。

比如OFO未来的发展可能,罗斌已经思考过很多次。

首先从收费上来看,当竞争变小后,单车收费可以提高,价格对用户来说不是一个敏感价位,但公司的收入却能翻数番以上。其次,共享单车的数量众多、分布众广,自身就是很大的流量入口,如果转换得当,效果将会非常乐观。

现在OFO已经进入了新加坡和美国,同为出行领域的工具,OFO的估值或许不能赶超滴滴,但它的触角可以伸得更广,未来欧洲等国家的市场也可供挖掘。

罗斌笑称“我相信ofo的订单量会超过滴滴,估值不指望赶超。滴滴500亿美金估值,OFO我觉得至少能达到200亿美金。”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4、联系猎云,请加微信号:jinjilei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