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1
谷歌Daydream的背后:沉浸式VR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8分钟(2913字)

2017-01-18 谷歌Daydream的背后:沉浸式VR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一旦计算机可以真正了解用户,了解并响应他们的身体、大脑、文字和情感,将会取得真正的和谐。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118日报道(编译:福尔摩望)

2014年6月,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在谷歌CEO桑达尔·皮采(Sundar Pichai)快要结束其在谷歌开发者大会的讲话时,琼恩·威利刚刚抵达大会举办地点——旧金山莫斯克尼会议中心。他被皮采最后几分钟演讲中的一些内容吸引住了。皮采承诺所有在场的人都会拿到一个与虚拟现实相关、名为Cardboard的东西。

这是威利第一次听说这个项目,也是第一次听到谷歌正在开发VR。鉴于他是谷歌最著名的终身设计师,鉴于他算是Overall Google Aesthetic的负责人,很多人认为他应该知道一些内幕。但事实上,他并没有。所以他走到Cardboard展台,拿起设备,尝试了一些演示。他并不记得当时为什么会让一个朋友把过程拍摄下来,但是他很高兴他当初这么做了。几分钟后,他离开展台去完成自己的任务,但是Cardboard却无法从他的脑海里消失。

3010056-poster-1920-meet-jon-wiley-google-searchs-lead-for-user-experience-humor

Google沉浸式设计主管:Jon Wiley

几年以来,威利一直在帮助公司设计搜索产品,比如语音搜索以及具有标志性的Omnibox。他总是很喜欢隐藏在搜索背后的潜在复杂性:一个简单的界面之后,涉及到了复杂的计算机科学和工程知识。而Cardboard也让他体会到了同样的感觉。他说:“乍看之下,Cardboard是很普通的,它基本上就是由纸板做成的!”但是在体验的那一刻,他知道了这个系统的复杂程度,他的大脑里充斥着各种设计的可能性。

大会结束几个月后,一个由VR菜鸟组成的团队找到了威利,问他是否愿意一起合作。虽然VR技术的发展很快,但是没有人真正了解该如何去感知一个虚拟世界。谷歌甚至允许威利只参与20%的项目,但是他思考了一周后拒绝了,他想要完全投入到项目中。于是,2015年早些时候,他成为了谷歌沉浸式设计的负责人,并着手了解如何让数十亿人在现在和未来的几十年内使用虚拟现实。

在掌舵谷歌最成熟产品之一多年后,威利现在开始着力于开发最新最具实验性的产品。在VR领域,并没有约定的规则和规范,大部分的标准甚至只是不要让人们晕眩。而所有画在纸张上的设计,在沉浸式环境下依然也是平面。所以,威利雇佣了一些建筑师和雕塑家,让他们和自己的工程师一起合作,努力摆脱他们的认知局限,找出真正的设计方向。如果他们走对了方向,谷歌的VR设计者们将会给用户提供一个最具沉浸感、最自然、最人性的VR版本。

用户界面

VR用户的体验从屏幕打开之前就开始了,从你拿起设备的那一刻,你就开始了体验。虽然现在的设备都很奇怪,谷歌现在也无法解决这个问题,但是它的确在往舒适的方向上靠拢。Daydream View设备有织物制成,而不是塑料,所以要比HTC Vive、Oculus Rift和三星的Gear VR更轻、更简单。虽然View看起来没有那些设备强大,但是会让你更想尝试。

谷歌对舒适的重视高于技术来自于Daydream团队早期开发的一个原则。他们认为要让用户戴上设备后,他们的大脑会相信虚拟的东西是真实的,要达到这一点,你就必须要让用户感到舒适。威利说:“你处在那样的环境下,完全被它包裹着,而与此同时你只是戴着这个设备而已。”

谷歌的VR电影制片人杰西卡·布里尔哈特将用户称为“访客”而不是“观众”,以此提醒自己在VR世界里,人们并不是在观察你所创造出来的物体,而是生活在其中。正是这一点改变了正在发生的事情。随着时间的推移,Daydream团队对创造空间站或者Holodecks不再感兴趣,而致力于在一个更现实的地方进行VR探索。

lnszg-YS

Daydream设计主管:Joshua To

制造虚拟现实让真实世界听起来毫无意义,但是谷歌的设计师们却认为这是一个好的开始方式。因为VR的沉浸性让你的大脑真的相信你所看到的东西,不过副作用也会变得真实。这里的副作用并不仅仅只是感到晕眩,而是情绪上的不舒服、混乱甚至恐惧。谷歌所提供的VR体验之一是一个门,感觉像是通往一个更大的世界,但是人们却对此感到不安,担心会有东西从门里出来。早期版本的照片应用是设置在阁楼里,让你感觉到是从家庭记录里翻找照片,但是不知何故,用户的体验和所设想的不一样。设计主管约书亚·陀说:“每个人对阁楼的感觉是不一样的,它不会让你觉得是属于自己的空间。”发生在VR上的一切都是全新的,所以谷歌能做的就是让这一部分更加舒适一些。

当你第一次戴上View设备,打开软件,你就进入了Daydream主页,看上去像是野餐或者户外小憩。你所处在的是一个原始的、安静的森林场景,有动物缓缓走过,小溪潺潺流过。这个虚拟世界看上去就和真实世界是一样的,只是天气总是完美的,也没有人会被虫子咬。当你在Google Play里选择了一部电影,你有可能会看到哈利波特的袍子挂在墙上,有可能在你的旁边放着Forrest Gump的巧克力,也有可能看到霸王龙在翻到的吉普车旁咆哮。根据陀的介绍,谷歌计划给与用户更多的控制权,但是就目前来说,大部分环境会让你感觉到了一些古怪的亿万富翁的游戏场所。

智能手机软件正在变得越来越数字化和抽象,但是在虚拟现实中,用威利的话来说“按钮就是按钮,你可以走到按钮面前按下它。”威利希望能够充分利用人类的能力去探索,而不是强迫他们适应另一种计算机界面。

一小步

2015年7月,随着谷歌对虚拟现实的重视程度提高,罗勃·雅格诺及其团队成员向他们的同时问了一个很宽泛的问题:“有哪些关于VR的东西是你想要知道但我们还没有探索到的?”他们得到了220个答复。一些人对运动感到好奇,一些人对阅读感到好奇。而很大一部分人则对VR购物充满兴趣。

雅格诺的团队被称为Daydream Labs,它只有一个任务,就是制造。他们针对一些简单的问题或假设建立最简单的原型来进行测试。然后,每周他们都会邀请团队中的人来进行尝试,并告诉Labs成员他们的想法。他们的第一个项目是文本,测试多远多大才可读。第二个测试项目是架子鼓。

我在11月初见到了雅格诺,就在Daydream发布之前。几乎所有尝试过Daydream View的人都进过白色围墙的测试室。雅格诺让我尝试了一个名为Keyboard Drums的测试,感觉像是打字测试,但是又有些不像。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他还让我尝试了一系列的测试。

雅格诺给我展示的并没有完全实现或者完善好,还在设计阶段。当他们还在试图找出如何让你在走动过程中不感到晕眩时,是没有必要把时间浪费在背景完善上的。他表示,为了尽快实现VR,这也是我们测试原型的原则之一。当你在纸上勾勒出原型是一回事,但是在VR中实现又是另一回事。

这种“你如何在VR中实现某某事情?”的问题将会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回答,并且会随着屏幕、处理器、镜头和控制器的变化而不断变化。威利说:“现在,我们做了很多交互界面,主要模仿人们所认知的世界。但是接下来的事情就像是拥有魔法、超能力一样。”他甚至认为这样的技术迟早会来,只是来的不够快而已。

Daydream

而改变技术的关键就是控制器。现在所使用的头戴设备可以解决一些问题,但是我们也面临着很多挑战,比如将光线投射到眼睛中、行为检测、眼球追踪、身体语言,甚至按下按钮的力量。威利认为,如果不能够充分利用我们的手,如何才能算得上是沉浸式体验呢。谷歌已经开始关注这一方面,并在10月份收购了眼球跟踪公司Eyefluence。谷歌的Daydream控制器很整洁也很有用,但是并没有威利所设想的魔杖的效果。

现在,这种更微妙的输入方式快要来了。Oculus的Touch控制器不仅可以识别按钮,也可以识别手指的移动。微软的Hololens可以识别一定程度的手势。而诸如Leap Motion这样的公司正在直接把传感器放入设备中,可以更多的感应手在空间中的位置。

随着控制器做的越来越好,这将迫使VR设计师们重新思考他们的认知。随着VR更加社交化,用户也可以共享一个虚拟空间。来自Hulu的艾格布莱希特表示:“我想,我们所面临的挑战就是如何充分利用这些打造一个直观但不会令人恐惧的沉浸式体验。”VR可以成为有史以来最直观最自然的计算机系统,但是要达到这个目标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威利最终勉强承认,这是值得努力的,这将是他的整个设计生涯的走向。“我们的工作就是缩小人与计算机之间的距离。”DOS、图形用户界面、触摸屏、语音控制,甚至谷歌的搜索框,都是从根本上让计算机和人更加接近的方法。他说:“计算机不断跨越鸿沟,每一次都让人们更享受使用计算机。”一旦计算机可以真正了解用户,了解并响应他们的身体、大脑、文字和情感,将会取得真正的和谐。虽然不一定是威利所想象的世界,但一定是很美丽的。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4、联系猎云,请加微信号:jinjilei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